第716章 考验

作者:文立刀 |字数:1371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弃女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重生之武道逍遥神道丹尊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华娱之纵横

    七十万,一根毛都不会少,而六十九万,则会少一根手指头!

    童叟无欺,公平合理,这就好像你买螃蟹,八条腿的螃蟹,断了一条腿,当然就买不上价了。

    说完六十九万,老白就挂断电话,同时把手机电池也拆了下来。

    老昌满脸黑线,那特么是我手机……

    再转回头看马小军,孩子被吓得脸色苍白。

    “别!别!我爸他会给你钱的,他一定会给你钱的!”马小军已经听明白了电话里的意思,一万块,一根手指头!

    老白笑的本来就难看,此刻笑起来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没事啊,乖,你过来,哥跟你说这事。”老白一脸狞笑,手里拎着菜刀,冲孩子就过去了,那孩子不住后退,最后转身,拔腿就跑,可是刚迈了一步,胳膊就被老白抓住了。

    “不用怕,没事的,呵呵,你不是左撇子吧?那咱就选左手,小拇指是最不常用的,我给你留一个关节,就是短一点而已,啥都不影响,没事啊!”

    手被人按着,仿佛被钳子捏住一样,那孩子吓得已经哭出声来,一个劲儿哀求:“哥,我错了,别,哥求你了……”

    不光是这孩子,老昌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过来劝阻道:“老板,他还是个孩子。”

    “你起开!”老白一把推开老昌,一脸的暴虐拉着男孩走到了供桌前,手里的菜刀高高举起,然后狠狠地剁了下去!

    “啊!啊……啊……”马小军惊恐的看着自己掉落的小拇指,只剩下惨叫。

    已经不知道疼了,只是害怕,全省冷汗瞬间湿透了衣衫。

    “没事啊,哥给你包扎一下,香灰能止血,可能会肿几天,有两个礼拜左右就不那么疼了,没事,这是小伤,小伙子,坚强一点!”老白仿佛是个冷血变态一样,在孩子的伤口上撒了一把香灰,然后扯下一条灵堂的幔帐,给他包扎了起来。

    孩子身体哆嗦成一团,死死的盯着自己断掉的小拇指,而一旁老昌也是如此。

    这是什么操作?

    老白挥刀砍断了一根蜡烛,接着那孩子就开始惨叫,现在捧着自己的左手,全身都在颤抖,而老白则一本正经的给他包扎完好的手指,只是缠纱布的时候,把孩子的小拇指折起来了,严严实实的绑了一层,外面看似乎真的少了一截一样。

    这边包扎完,老白煞有介事的用两根手指捏着那半截蜡烛,仿佛那上面沾着血一样。

    “找个盒子,装起来,给他爸送去,好让他知道,咱们不是开玩笑。”

    老昌看着那半截蜡烛,心说你特么是逗我吧?

    可是再看马小军的时候,这孩子白眼一翻,已经晕了过去。

    老昌想说话,可是又怕孩子听见,冲老白挤眉弄眼。老白倒是无所谓,收敛了刚才入戏冷血杀手的那种表情,笑道:“没事,想说什么你就说吧,他听不见。”

    老昌指了指手里的半截蜡烛,“老板,我真把这玩意给他家送去?”

    白长生一笑,拿过那蜡烛,顺手给扔了出去,“不用,你出去溜达一圈就行,过几分钟再进来。”

    当然不能真把孩子手指头给剁了,老白这只是用入梦术营造的一种幻境而已,想要知道他们在事件中的反应,那就需要把戏作的真一点,再真一点。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马小军悠悠转醒,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侧面,有两盏长明灯发出昏暗的灯光。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这里是洪家祠堂,而他被人绑架了。

    睁开眼睛,马小军没敢出声。两名绑匪,年龄大的那个不知道去哪了,只有那个白衣人还留在大殿里,此刻正桌在供桌上,背对着自己,似乎正在吃东西。

    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手指头被包着,并没有流血,似乎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疼。

    可是……小手指头少了一截。

    “醒了?”白衣人没回头,只有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

    “饿了吧?过来吃点东西。”

    马小军从地上坐了起来,却是没挪步。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

    听白衣人这样说,马小军不敢违抗,蹭着步,走到了供桌前。

    白衣人指了指他对面,“坐。”

    马小军面露为难,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灵位,却只见头顶上灵牌全都倒了,没有一个是立着的!

    面前,一个鸡大腿递了过来,马小军咽了咽口水,却是不敢接。

    “拿着!”老白直接把鸡腿塞进了他手里,“老弟,哥哥我出来是求财的,难为你也没啥意思,我要的是钱,不是你的命,你是死是活取决于他们的态度。”

    老白说着,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手机,此刻马小军才注意到,手机仍旧亮着,时不时还有几句对话传来,听声音正是自己“父母”的。

    “天林,刚才是谁敲门啊?怎么没人说话?”

    这声音是他母亲卢凌的。

    “不知道,开门没人,就只有这个盒子放在门口。”

    “啊?”

    之后,能有两分钟,那边都没有声音传过来,不过可以想象,夫妻二人面面相觑,都想到了那个最坏的可能。

    “打开看看!”

    “别!天林,我害怕……”

    “害怕有什么用?你起开!”

    “啊!”

    女人一声尖叫,过后便是撕心裂肺的哭泣,“我的展儿啊!这帮天杀的,真的把孩子的手指头给砍断了啊!”

    其实,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这夫妻俩此时正捧着自家的一个旧鞋盒大哭,鞋盒里是半管鞋油。

    “别哭了!哭的让人心烦!”

    “天林,别犹豫了,咱去找四叔公吧,让他给主事,把族人都召集起来,让大伙一家出点,咱写账,说什么也得把赎金凑上啊,要不他们真的能撕票啊!”

    那边又是一阵沉默。

    “天林,你倒是说句话啊!”

    “那是七十多万啊,咱今后可怎么还啊?”

    “不管怎么还也得借啊,不行的话,等展儿救回来咱再报警,看警察能把人抓住不?要是人抓住了,钱多多少少不也能追回来一些吗?”

    男人声音显得不耐烦,“那要是抓不住呢!”

    “抓不住也得救咱儿子啊!你要钱还是要命?”

    男人犹豫道:“问题是,那不是咱亲生的啊!”

    女人不说话,呜呜地哭了出来。“你个没良心的,展儿我们从小带到大啊,你现在说这种话?”

    男人继续道:“我也心疼展儿,可怕就怕,这次我们背上一屁股债把他赎回来,过两年他再跟了他亲妈,到时候我们可是人财两空啊!”

    手机里,又是长久的沉默,而这边,马小军手里拿着鸡腿,眼泪也止不住滴落在供桌上。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0610/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061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