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守规矩的人 火弹术专家(求一下票)

作者:三阳天 |字数:3091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家有庶夫套路深伏天氏仙道长青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小青山。

    沈铁和余灵飞先一步回到了山上,将这些天收集到的有关余家的情报送上。

    余灵飞、沈铁两人去了一趟上元府,没打探到余家的太多隐秘。

    但还是有一些颇具价值的信息。

    “【猪鱼】余家?”

    王孟徳听完汇报后,微微一凛。

    余家有家族特产,这代表余家不是那种炼气三两只的小家族,而是有着从脱凡到炼气的稳定传承。

    就不知道是否有炼气后期的修士。

    随后,王孟徳饶有兴致的盯着余灵飞。

    七八天的时间,以余灵飞和沈铁两人的修为,从上元府到小青山,路上一个来回就要用掉其中大半时间。

    能在短短时间内,将一些有用但不重要的信息搜集到。

    并且从余家地界上元府,完整的回来了。

    王孟徳毫不怀疑余家对上元府的掌控力。

    很可能是余灵飞这个余家人故意给出的一些消息。

    至少,王孟徳能看出,沈铁对余灵飞的敌意没之前那么大了。

    七天时间,两人发生了不少事情。

    余灵飞重新取信了沈铁。

    “许县令到。”

    沉思之际,外面有人通报。

    通报的人不再是曲良,而是许家送上来的一个管事,王孟徳把曲良送还了柳府。

    许秀忠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四四方方。

    走入正殿,许秀忠只敢匆匆抬头瞟了一眼。

    就见到一人渊渟岳峙般端坐,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出头,身着一身朴素青衫,却难掩其英武俊俏,随手持着一柄法剑,阳光从殿穹斜射下来,让那人一半沐浴在阳光下,一半隐藏在阴影中。

    坐下还有两人在附耳听用。

    许秀忠只匆匆扫一眼,便低下头,行礼道:“拜见仙师。”

    “不必如此客气。”

    王孟徳起身扶起他,示意沈铁为许秀忠搬来一把椅子。

    如今的他已经可以接受放凡人进入正殿叙话。

    自从杀死了丁思、柳朝威后,王孟徳心态悄然发生了些变化。

    “我听说许家还有些疑虑?”

    王孟徳没有客套,直接问道。

    他今天就是打消疑虑,也是顺便确定规矩。

    沈铁、余灵飞两人眼观鼻、鼻观心,只静静侍候一旁。

    听说?其实细说起来有点意思。

    听谁说的?往这方面一想,就更有意思了。

    在场没有笨人,听谁说不难猜。

    许秀凤被仙师收入了房中,枕头风一吹,果然比什么都管用。

    许秀忠苦笑道:“丹徒县县令任免,还要郡守府拿主意。”

    “这个不必担心,你大可将我的决定报上去。”

    王孟徳笑着道:“郡守府若派别人来丹徒县,那派多少,会失踪多少。这句话,你也可以暗示一下。”

    他早已清楚了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修行者的力量有着决定性作用。

    各地方会因为修行势力的影响保持很大的自主权,所谓的王朝郡府不能说摆设,但政令也只能影响核心区域。

    许秀忠当然听懂了王孟徳话中的意思。

    不是他接任县令的话,谁在这个位置上谁死。

    就是那么简单粗暴,除非有修行者和王孟徳讲道理。

    许秀忠担心的不是能否接任县令位置,而是接任这个位置后,但凡余家和王孟徳发生冲突,他都躲不过去。

    可这样的担心,许秀忠没法自己开口说出来。

    一时之间场面安静下来,

    “我知道你许家真正的忧虑。”

    王孟徳笑了笑,指了指余灵飞。

    “仙师?”

    余灵飞见此,也疑惑指了指自己。

    确定王孟徳是要他上前,他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可自己刚把余家的信息带回来,若不是他,沈铁这样直接去上元府打探余家消息,绝不可能全须全尾的回来。

    “我要给你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甚至可能有性命危险。”

    王孟徳望着紧张的余灵飞,一字一顿道。

    他留余灵飞到现在,就是等着这一刻。

    某种程度上,余灵飞是他不多的深入余家的触手,所以王孟徳没急着除掉对方。

    余灵飞心快到嗓子眼了,然而他嘴里还是道:“仙师有命,但请吩咐!”

    “说起来,你们三人,许秀凤、沈铁,以及你余灵飞,上山其实没多少时间,满打满算不到一个月。”

    王孟徳说起了一桩旧事:“一开始你们三人中,我最看好的其实是你。”

    余灵飞一声不吭。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开始最看好他,那说明现在看好的不是他。

    余灵飞自认心里有鬼,哪敢接话。

    王孟徳回想当时。

    沈铁身上柳朝威的痕迹太重,许秀凤年龄偏大,只有余灵飞表现最为自如。

    年纪不大,天资好,他一度想过好好培养对方。

    此时想来,余灵飞面对他表现自主,不同一般人,说明对方其实不难接触到修行者,才没有仙凡的敬畏之心。

    也只有能经常接触修行者的人,才不会有那种朦胧而未知的恐惧。

    “我打算派你出使余家,将我的话带给余家。”

    王孟徳沉思良久,才缓缓开口:“此行若成的话,回来之后我会指点你修行。”

    明明才过去不到一个月,然而对他而言,却像是过去了很久。

    这就是经历。

    时间并不会让人成长,但经历会。

    短短一个月,他已经历过太多事。

    “必定完成仙师的任务!”

    余灵飞松了一口气。

    还以为什么事呢?

    回余家,那就是他自己的家,一点都不危险。

    “你告诉余长山,修行者的争斗,就在修行者之间来进行。他若想要小青山,那就带人上山吧,不要想着利用山下的凡人。”

    王孟徳平静道:“我是一个守规矩的人,若是许家不幸发生了意外,或是被妖物袭击,或是遭遇了江湖怪客,或是被魔物肆虐,若是发生了奇怪的巧合,我会怪罪余家的每一个人。到那个时候,我会偷偷的下山,隐姓埋名,在上元府中游荡,斩尽余家脱凡子弟,你让余长山选择吧!”

    ......

    .......

    余家园。

    “这是王孟徳让灵飞传的话,你怎么看?”

    一个头发全白的老者淡淡问道。

    余日和,余家日字辈还活着的唯一一人,一百一十岁高龄,炼气七层,余家老祖,镇海神针般的人物。

    在他身边,有刚从小青山快马加鞭赶来的余灵飞,此时余灵飞小心站在一旁。

    也有余家家主余长山。

    余长山在老人面前,和余灵飞没什么区别,满是恭敬。

    余灵飞知道自己一个脱凡子弟,又是家族旁系,这个场合没有他说话的份。

    “恰恰说明王孟徳很在乎许家,若是用许家逼迫他,他有很大可能骗他下山。”余长山道。

    余日和见余长山还没恢复理智,有些失望。

    但他没有直接反驳对方,而是又问了一个问题:“还记得当年的刘家和铁血门的故事吗?”

    “百年前,刘家和铁血门两败俱伤,刘家所有修行者全部战死,铁血门也只剩下两位炼气修士。刘家不得不放弃家门隐没于凡俗,铁血门后来也被九星门所灭,如今我余家的家族灵脉就是得自刘家。”余长山回道。

    “当年刘家和铁血门争斗的起点,是一个凡俗豪族以自己女儿先嫁给刘家弟子,而后又送给铁血门门主,挑起两者冲突。铁血门灭了刘家后,未曾追杀其凡俗血脉,但却灭了那个挑拨的凡俗豪族,九族之内,上千命,一族统统罚没,杀的血流成河,尸首遍野。”

    余日和说到最后,语气复杂:“可这又有什么用。刘家灭了,铁血门也要亡了,就算让其付出代价又有什么用。你是一家之主,家族日后会交到你手里,一次的挫折不算什么,重点在于你能否成长,而不是纠结于其中。记住,不要让余家有一天,重蹈刘家和铁血门的覆辙!”

    说到最后,余日和声色俱厉。

    一身炼气后期的强横威压显露无疑。

    余灵飞早已瘫倒在地,昏厥过去。

    余长山也是大汗淋淋,如同从水里爬出来一样,浸湿了衣衫。

    余日和对余长山道:“现在家族的重心要放在狂风谷兽园之上,你要明白,你是长字辈第一人,月清那丫头终究大了你一辈,她潜力到头了,你的修为会慢慢的高过她,家族未来是你的。”

    “我明白了,老祖。”

    余长山重重点头:“我会把小青山放在一边。”

    “不。不是放在一边,而是要了结此事。你悄悄的放在了一边,王孟徳他怎么想?他还以为你在谋划更万全的计策算计他,他在心惊胆战之余,奋力苦修,只为有一天解决你这个假想的敌人。他是元阳派的弟子,纵使元阳派已经覆灭了,也不代表他未来没有突破炼气后期的可能。你放置不理,只会造成双方更大的误判。”

    余日和摇了摇头:“实际上,你只是筹划算计他,还没下手,反而丁思死了,我余家失去一位供奉,是我们吃了亏。你遣人告诉王孟徳其中利害,叫他不要得寸进尺,主动缓和一下双方关系,同时也警告他,不可对外嚷嚷杀死了丁思,掩盖掉这件事。同时送给他我家族特产一瓶妖兽血丹以及一瓶养气丹,将这件事彻底了解。”

    闻言,余长山有些不甘。

    “你要真咽不下这口气,可以将小青山的消息放出去,有魔窟在,那灵脉我余家看不上,但别家不一定看不上。”

    余日和叹了口气:“这样无需我家出手,就有人去骚扰他,让他不能安心修行。若是未来你念头依然不通达,又有足够实力灭掉他,自可随手除掉他。”

    余长山这才点头同意了。

    不过他也提出了一个问题:“若是王孟徳不同意了却这段恩怨呢?”

    “那就举一族之力,毁掉他,灭掉他,不死不休。”余日和语气很平静,就像谈论今天天气如何一样。

    ......

    ......

    “余家的礼物?”

    王孟徳望着桌上的礼盒,好奇自语。

    一瓶养气丹,还有一瓶妖兽血丹。

    检查完之后,养气丹闻起来味很对,药香扑鼻。

    妖兽血丹也没问题,里面蕴含着滂湃的气血,效果不弱于功用大同小异的养血丹。

    “此刻想来,丁思那被我烧焦的丹药,不是养血丹,而是妖兽血丹。”

    王孟徳若有所思,一手把玩着玉瓶。

    “嗯~王大哥你弄疼我了。”许秀凤嘤咛一声,推开他的手掌。

    王孟徳五指用力后松开,再松开后用力,用这种方式集中精神。

    余灵飞给余家带过去他的话后,余家也派人上山了。

    余家的意思很明确,只要王孟徳不对外嚷嚷他杀了丁思,搞得余长山这个余家家主以及整个余家面子过不去,余家就咽下这个哑巴亏。

    同时余家也带来了赔礼,就是眼前的妖兽血丹以及养气丹。

    如此,给两边的斗争做一个了结。

    “了结?”

    王孟徳摸了摸下巴。

    他当然不信这是了结,甚至认为这是余家麻痹他的阴谋。

    很可能,余家今夜就会带人闯法阵来杀他。

    “不过既然余家表示了如此态度,正和我的意。”

    王孟徳任由许秀凤疲惫睡去,他则穿上衣服,拿定了注意。

    他让沈铁和余灵飞即刻回山,不要再去收集有关余家的情报了。

    从明面上停止双方的冲突。

    他相信通过余灵飞能把自己的态度清晰的传递到余家。

    对王孟徳来说,时间站在他这边:“等我强大之后,想怎么揉捏余家都可以,不急于一时。”

    王孟徳伸出五指,放在阳光下,一抓一松,似乎在回味刚才的手感。

    同时,他没有放松警惕,依然保持最高警觉。

    一夜过后。

    余家没来。

    三天过后,余家还没来。

    “这余家玩真的。”

    王孟徳还是挺震惊的,难道从始至终只是余长山谋划他,是余长山这个家主的独走?

    七天过去了,余家真没来。

    王孟徳这个时候,已经信了差不多一半。

    同时,他也明白,停掉这边的冲突,只能说明余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过王孟徳还是多等了一会,同时暗暗观察余灵飞。

    确定对方也消停了,在山上守着规矩,才信了大半。

    转眼间。

    一个月过去。

    万蝠魔窟。

    轰!轰!

    王孟徳指尖出现两团火球,直接将一只变异魔蝠给轰成了渣渣:“一个火弹术缩短到了半个呼吸时间,相当于,一息释放两个火弹术,成了。”

    一个月的时间,王孟徳的实力再次进步。

    在他的刻意练习之下,火弹术终于从精通突破到了专家层次,达到了一息两火。

    “照见本源”

    【姓名:王孟徳】

    【寿命:32/128】

    【修为:炼气四层(39/100)】

    【功法:

    火灵诀(精通254/400)】

    【技能:

    控物术(精通378/400);

    火弹术(专家1/800);

    炎阳之火(大师24/1600);

    回风剑法(专家278/800)】

    【破魔本源:182】

    火弹术提升了一个层次,同时,火灵诀更进一步,熟练度大大提升。

    控物术也有所提升,就连回风剑法这门凡人剑法,也有了很大进步。

    其中本源力量进步最大,达到了有史以来的高点。

    王孟徳的整体实力都有了长足进步。

    炎阳之火也提升了4个熟练度。

    这一个月他试验出炎阳之火进后的方向。

    全力御使这灵火,会消耗炎阳精华,要七天时间才能恢复全部威能,而且御火练习并不会提升炎阳之火的熟练度。

    倒是修为提升法力壮大,滋养之下炎阳之火也会随之被动提升,只是速度比较慢就是了。

    炎阳之火今后的提升方向已经明确。

    一个是修为提升的被动壮大,另外就是吸纳火灵液之类的蕴含火行能量的灵物。

    “余家看起来真消停了,我也可以安心去一趟坊市。”

    王孟徳握了握拳。

    和夜探柳府不同,这一次他要真正的下山了。

    他抬头望向远天,重重云雾遮蔽住了太阳,然而亿万璀璨其光正大,将层层乌云透射的千疮百孔,先是一丝丝,而后一片片,最后旭日万丈,无可阻挡。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10970/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109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