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又会破案的六六

作者:盛世爱 |字数:2242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她接到哥哥厉风的死亡通知,冲进公安局,也是在脚下这个位置,她撞了两下都没撞开这道门,门死沉,而她当时已筋疲力尽。

    终于撞开了门,汗水从每一个毛孔里渗出,散发着寒气,她紧咬牙关,透过朦胧的泪水,看到哥哥就躺在离她三米远的地方,解剖台上焦糊一片,那他妈是什么鬼东西?

    本已绝望的厉落忽然燃起了一丝侥幸……

    不,那一定不是我哥,不是厉风!

    那玩意烧成那个样,阎王都不知道它是谁!

    厉落的腿仿佛碳化了一般,身上粘腻腻的,一动也动不了,她只能扶着门,远远地看着。

    她看到云开什么防护都没做,仅穿了一件白大褂,甚至连手套都没带。

    他站在那具焦尸前,脖子长长,眼放蓝光,就像想要喝人血的野兽。

    他熟练地从那一排刀具中拿起一把,在那具焦糊的尸身上划了长长的一道,他扒呀掏呀,满手暗黑色的黏液……

    他又跑到头的位置,手里的解剖刀迅速掉个儿,用刀柄开始剥离骨膜。

    手上黏腻的体。液和人血使得刀子总想溜,他不得不转身去洗手,再转回来的一刹那,一抬头,就看到了她。

    他短促地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很陌生,很冰冷,仿佛从未相识过。

    云开整个人又被吞没在沉默繁琐的尸检当中,动作有条不紊,却诡异地倍速着。

    人皮血肉之间发出的黏腻的声音,刺激着厉落的神经,她愕然、惊悚地看着云开那机械的、疾速的不似人类的操作,看傻了眼。

    她感到身体里有什么支撑着的东西断裂掉了,几乎快要站立不住……

    “在这站着干嘛?”

    季凛走过来,打破了厉落的回忆,他推开解剖室的门,厉落也悄悄跟了进去。

    季凛一进去就怏怏不乐,没精打采,尽管已经三十岁,但他丝毫没有发福,面容棱角分明,下颌线清晰,两条浓浓的眉毛一皱,185公分的颀长身躯往椅背上一趴,竟还像个发愁的少年,他生来就窄小瘦削的脸蛋,和他身上的肌肉线条非常不协调:

    “小云,线索断了,老张让我七天破案。”

    云开没理他,聚精会神地望着显微镜,薄削的唇紧抿,周身散发着安静气场。

    季凛似乎习惯了云开的冷漠,他往解剖台旁一坐,长腿交叠,搓着下巴上,兀自复盘:

    “宠宝的老板娘跟王雨萱有过争执,但这不足以构成杀人动机,而且痕检也做了,他们的住所、诊所和车里都没有检测出王雨萱的DNA,宠宝的动物麻醉剂里,也没有水合氯醛。”

    ”真爱堡倒是有这种药,但是王雨萱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在宠宝宠物诊所。诊所只有前门有监控,后门直通小区,小区里没有监控,小区门口的探头也没有检测到她的身影,真是邪了门了,她从进到诊所的那一刻,就再没出过这个小区。”

    “小云,你给分析分析呗!”

    厉落一听到季凛叫“小云”,她就想笑,云开可是局里的王牌法医,老成持重,不苟言笑,敢这么叫他的只有季凛。

    局长下令七天破案,眼下线索断裂,季凛泰山压顶,这是来找云开讨好求助来了。

    云开的精力仍沉浸在显微镜里,像个冰冷的电脑一样,语气不带任何起伏、语速飞快地说:

    “这是我验过的最干净的、创口最少、死相最平和的尸体。从尸僵分布来看,废弃家属楼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是抛尸现场。如此简单的尸体处理方式,应该是初犯。男性作案会选用直接力量,刀斧棍棒,而女性作案则会使用间接力量,毒鼠强,注射器。”

    “女性犯罪动机就那么几种,嫉妒、积怨。一个年轻、瘦弱、胆小、有车、与死者有仇怨的女性,排查社会关系就好了,你愁什么?”

    季凛脊背挺直,抓住椅背拼命摇晃,哼哼唧唧:“我也想排查,得给我时间啊!我现在急火攻心,就看这两家诊所里的女的很可疑,你说,凶手是不是精通药理,才会想到使用水合氯醛这种东西杀人?我以前听都没听过。”

    云开也停下了动作,眉宇间陷入疑惑:

    “目前没有临床表明,水合氯醛和五氟利多混合用药会立刻致死。”

    “王雨萱的情况比较复杂,首先,她一直在服用五氟利多,五氟利多的用药禁忌是不能与中枢神经系统抑制药合用,而水合氯醛里恰恰含有抑制中枢神经系统的成分,水合氯醛的用药禁忌也是精神抑郁和患者禁用,那么这两种药物如果超剂量注入王雨萱体内,就十分危险,她的中枢神经系统会受到严重缺氧性损害,造成心脏损伤,如果不及时送医,这种急性中毒就可能会致命。”

    “但,这也只是万分之一的概率,不能百分百就能保证杀死人,就算搞不到氰化钾,她去买毒鼠强,不是更保险?”

    季凛眼睛一亮:“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凶手给王雨萱注射水合氯醛的时候,没想她死,只是想要麻醉她,但是她不知道她正在服用五氟利多这类药物,所以造成了误杀?!”

    云开放下手里的样本,从实验区走出来,摘下了眼镜,一抬头,这才发现季凛身后还缩着一团人影,正是厉落。

    厉落提着一个便携塑料鱼缸,正用两只黑黢黢的眼睛怯生生地盯着他看。

    她的鱼缸很小巧,盖子上面有通风口和提手,缸里趴着一条乌黑的六角蝾螈。

    云开看到那条六角蝾螈的时候,倏地一愣,浅淡的眸子寂寂地收了回来。

    厉落把鱼缸放到一张空着的解剖台上。

    季凛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撩闲:“你又拿这条壁虎来干什么?”

    “这叫六角蝾螈,没见识。”

    厉落瞪了季凛一眼,又推了他一把:

    “你!过去,把王雨萱的脸挡住,我要看看尸体!”

    “哎呀?”季凛劈手就给了她脑瓜一下:“你跟谁没大没小呢!嗯?”

    厉落捂着脑袋上蹿下跳地躲,口中振振有词:“我害怕死人的脸嘛!你就帮我挡一下嘛!”

    “你想看尸体就去看,让我挡脸干什么?”

    “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也想帮你嘛!万一能有点用呢?还剩五天了,我看你破不了案你怎么跟老张交待!”

    “就你那脑子还想破案?”

    季凛狂戳她脑门,嫌弃得连五官都挤到一起去了:“你高中那数学题都谁帮你解的?是我!就你脑子里那两块儿琥珀桃仁儿,一动都掉渣!还帮我!办公室的茶你沏完了吗?地都扫了吗?”

    厉落梗着脖子嚷嚷:“我进警队不是为了干保洁的!我要查案!”

    “还查案,吃鱼都不敢看鱼头的胆儿。”

    “看就看!”厉落挺起胸膛,硬着头皮走向尸体,王雨萱那张七窍生蛆的脸猝不及防地落在了她的视线里。

    “哎呀!”

    厉落瞳孔皱缩,血液逆流,吓得捂住了眼睛!

    就在下一秒,一张白布飘然落下,苫在了尸体的脸上。

    厉落一转头,撞上了云开深邃的眼里。

    季凛坏坏一笑:“行啊小云,知道心疼媳妇了?”

    云开转身走回原来的位置,把清冷的目光躲回显微镜:

    “别乱讲。”

    ……

    厉落显然受了刺激,下定决心还是不往尸体跟前凑了,她抓起六角蝾螈的鱼缸,面带僵硬的微笑,有点尴尬:

    “季队,小的突然想起来办公室的打印机落灰了,小的这就回去擦!茶水会给您沏好的,您跟云法医慢慢聊哈!告辞!”

    说完,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

    反正局里有大神呢,她就别冒充骨干了!还是回去扫地吧!

    屋子里一下子又恢复了清净,云开主动开口,问:“局里新来个心理学的博士,你带她去看看。”

    季凛收起玩笑,表情里多了几分担忧:“厉风过世以后,她走哪儿都带着那条壁虎……”

    “是六角蝾螈。”云开道。

    “反正就那破玩意!她非说是她哥。那小东西她养了好几年,原来是粉色的,挺可爱的,在水里游来游去,还有六条珊瑚一样的腮,但你说也怪了,自打厉风没了,它突然变黑了,鳃全没了,有点吓人。”季凛打了个激灵。

    云开:“蝾螈变黑、鳃退化,属于变态现象,与蝌蚪变青蛙同理。”

    季凛:“厉落受到的刺激应该比我们每一个人都严重,厉风的尸体被烧焦,又被扔进了水里泡了那么多天。捞上来的时候连我看见都做了好几天噩梦。那时候蝾螈突然变黑,一定让她产生了联想。”

    云开:“蝾螈的变态时间是在厉风去世之后,可能厉落给它换水不及时,甚至忘记换水,导致水质不清,水位下降,所以蝾螈被迫完成了两栖动物的变态。”

    季凛摇摇头:“畏惧让人迷信,思念同样也会。她睹物思人,托物追思,我们非要给她科普,反而显得比那条冷血动物还要冷血。”

    云开不言语,低下头,把手里的镊子慢慢放下,像是突然失去了力气。

    “唉!”季凛满脸愁云:“那玩意要真是厉风就好了!有厉风在,破案我就不发愁了。”

    厉落回到办公室,把鱼缸放下,沙皮狗一样趴到桌子上,六角蝾螈那两只芝麻大的小眼睛盯着她看。

    “六六,你说,我连尸体都不敢看,还怎么做警.察?”

    六六扭动着长长的黑尾巴,一口吞下一条红虫。

    “厉落落……厉落落……”

    冥冥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唤她。

    厉落猛然坐直身子,四下张望,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啵~”

    六六在鱼缸里甩了一下尾巴,激起一簇水花。

    那个声音又响起了:“厉落落,好好用功!”

    那是她学生时代不好好写作业时,她哥厉风对她说过无数次的一句话。

    厉落一下子不知所措,确信自己是幻听了,这个声音出自她的大脑,又仿佛脱离了她的掌握。

    没错,她是得用功,既然当了警.察就要好好研究案子,成不了她哥那样,最起码也别太丢人。

    想到这里,厉落又重新把桌上的证物一一摆开,继续研究王雨萱的案情。

    脑海中厉风的声音又冒了出来:厉落落,衣服!衣服!

    声音是从脑子里崩出来的,突然在办公室门口的方向,厉落下意识地回头朝门口望去,依稀看见厉风的身影若隐若现,虚虚实实,像全息投影。

    哥就站在门口,音容宛若生前,他身材高大,皮肤还没烧焦,朗眉星目,就那么活生生地站在门口望着厉落,表情有点哭笑不得,仿佛为她操碎了心似的,哥絮絮叨叨地念叨着什么。隐约听见他喊她的名字,指着她的衣服说:

    “厉落落!快把衣服脱下来吧!你又不听话,招惹那些东西!”

    “衣服?”

    厉落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耳边又响起厉风的唠叨:“哎呀厉落落!衣服!”

    厉落的视线恰巧落在一张照片上,那是王雨萱的尸体被发现时,在现场拍的衣物特写。

    衣服……

    对啊!衣服!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1939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1939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