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的门面

作者:盛世爱 |字数:2200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023

    夜,弦月斜挂。

    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办公室,云开拿着材料一进门,厉落就迎了上去。

    “怎么样怎么样?”

    “你们之前觉得精斑很可疑,我就着重检查了女尸的生殖部位。”云开说:“后来发现外.阴处有一些细腻的白色.粉.末。我一直检查不出来是什么,今天看见我姐用痱子粉,就拿回一盒作对比,果然,女尸外.阴处的白色物质就是痱子粉。”

    “啊!”季凛张开嘴巴!瞬间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厉落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老季,成年人为啥还用痱子粉?”

    云开也不说话,这就涉及到了他的知识盲区了。

    季凛却说:“死者很有可能是不正当行业女子,我们接下来就往夜店、KTV等娱乐场所去走访,看看有没有线索。”

    “为什么是从事不正当行业的呢?”厉落诧异地问。

    季凛说:“从事这个行业的女人,由于接触人多的缘故,往往都有妇科病,某个部位总是有潮湿困扰,所以喜欢扑痱子粉,舒服干爽。”

    云开的嘴巴微微张开,显然受到了惊吓,悄悄摸过水杯喝水,挡住了脸。

    厉落有点尴尬,却故作镇定地缓缓鼓掌,摇头晃脑地赞叹:

    “学到了学到了,老季你果然经验丰富。”

    季凛淡淡地说:“你哥教的。”

    024

    近日,SCE娱乐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作为国内最大的艺人管理公司,SCE凭借优秀的艺人和作品,以及互联网大厂的支持,在国内娱乐行业保持着强劲的势头。

    会议室内正召开着一场紧急会议,CEO叶晞汶坐在主位,听下属汇报情况。

    “王雨萱的家人又在网上发声了,通篇微.博控诉着女儿几年来为追星荒废学业,为白烬野应援、买专辑、集资打榜,前前后后花费近68万,王雨萱为了追赶白烬野的行程,经常往返于机场、签售会、演唱会,还要买昂贵的相机拍图,导致大学也无法毕业。”

    “我们也做出了回击,王雨萱悄悄潜入白烬野家的监控视频也散了出去,后援会里有人爆光她的私生饭行为,也都已经在运作了,目前看来对白烬野的影响不大,只要控制好舆.论导向,压住流量明星氪金、引导学生粉过度消费的舆.论声音,就可以了。”

    叶晞汶眯起细长的眼睛:“王雨萱的父母底细查了吗?”

    “查了,她父亲是粮食局的领导,母亲在学校工作。”

    叶晞汶想了想,神色忽然放松下来,嘴角挂着一抹残酷的笑:

    “粮食局,国家公职人员,怎么搞到那么多钱给女儿追星?”

    叶晞汶:“将舆.论往王雨萱的父亲的贪.腐问题引,家人顶不住,自然就收手了。”

    公关:“对方家庭也在机关里混这么久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万不得已,不会如此炒作,我分析他们是悲痛过度……”

    叶晞汶冷笑:“他们悲痛?但我们也是躺枪的受害者呀?我们培养出来一个艺人付出多少心血?现在是同情他们的时候吗?”

    散会后,白烬野新换的主经纪人凌丽留了下来,私下跟叶晞汶说:“汶姐,这么做,会不会太绝?”

    叶晞汶眉峰一凛:“你要清楚,不是我们搞他们,是他们搞我们!白烬野这件事情如果不迅速解决,时间一长,舆.论发酵,很容易在他身上烙下坏印象,路人缘和风评都会受到极大影响,S.C.E正在冲击IPO,白烬野是我们的门面,如果他出事,上市计划受影响,我们一年来的心血就白费了!”

    叶晞汶的眼里闪过一丝狠辣:“想让一个人不能发声,就要扼住他的喉咙,如果他还要出声,就往死里搞他。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

    “那……我们操作之前要不要跟阿烬商量一下?”

    叶晞汶很不满意地看着这个新经纪人:“他现在哪儿呢?”

    “在休假,自从朝露去世后,他的状态就一直很不好,我就想着先让他调整调整。”

    叶晞汶大喝一声:“他休他的假!你打你的仗!雇你是吃屎的!”

    凌丽被吓得瑟缩,连连答应:“是是……那我知道了。”

    025

    滑雪场的检票处,季凛和厉落向工作人员出示了证件,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厉落打了个哆嗦:

    “好冷啊,老季,你说滑雪场是不是个冻尸的好地方?”

    季凛:“我看你这两天查案子查魔怔了。”

    融乐滑雪场是省内最大的室内滑雪场所,尽管外面烈日炎炎,室内的积雪却有半米厚,

    今天是周末,滑雪的人不少。

    拖牵索道缓缓上行,熙熙攘攘的滑雪者飞一般穿梭在雪地上,不停地变换着姿势,场馆内雪雾飞扬,充斥着惊险刺激的尖叫。

    颜昭透过面罩向下看,艰难地挪动了一下笨重的滑雪板,身.下是陡峭的雪坡,看着就惊心动魄。

    这是她第一次滑雪,难得她的高中同学顾一柠有空,生拉硬拽地把她弄来滑雪场,自从高中毕业后,顾一柠就闯进了娱乐圈做艺人助理,整天忙得像陀螺,二人虽彼此然想念,但都因为各自忙碌难以碰面。

    顾一柠比高中时候胖了,用她的话讲就是过劳肥,每天帮她的糊咖艺人搬箱子拖行李打雨伞,常常受气,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靠零食解压,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喂肥了。

    顾一柠把自己喂肥之后,在这一行反而好混了。艺人都不喜欢比自己好看的助理。

    就因为顾一柠瘦的时候蛮漂亮的,还因此被排挤过,后来她把自己喂得膘肥体壮有力气,周围人的态度竟然宽容多了。

    顾一柠见到颜昭时高兴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话匣子收不住,好像把这一年的掏心窝子的话都倒了出来。

    “颜昭你先别紧张,今天我一定把滑雪给你教会了,你先看我啊,我先给你走一个!”

    顾一柠说完,就像风一样滑了下去,颜昭哪有心思看她,她恐高,直往角落里躲,生怕碰见哪个不长眼的把自己给撞下去。

    直到顾一柠上下来回炫技了两圈,颜昭都没敢挪窝。

    顾一柠无情地嘲笑她:“颜昭你篮球打的那么好,滑雪你不敢?放心吧,到了最下面自然就停下来了,不怕不怕!”

    颜昭:“你千万别碰我脚,我让自己慢慢滑!”

    顾一柠认认真真地给她示范了动作,讲述技巧,颜昭学东西很快,听起来蛮简单的。

    可是实际操作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滑雪杖载着她的身躯从高出冲下来的时候,颜昭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耳边风声呼啸,急速失控的不安全感令她四面楚歌。

    勉强滑过最平坦的斜坡后,她的身子不自觉地晃动了几下,两条腿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掰开合上,掰开又合上,完全不受控制,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颜昭心惊肉跳,不自觉地尖叫起来,自己的声音闷在头盔里,刺痛了自己的耳膜。

    巨大的恐惧将她包围,不远处即是终点,颜昭拼命叫,做好了人仰马翻的准备。

    忽然间,从高处俯冲下一抹蓝色身影,身形矫捷,滑姿优美,径直朝颜昭的身影冲去!

    腾飞跳跃,飞旋之中激起身后雪雾飞扬!

    须臾光景,他便追上了颜昭,脚下一转,一个大迂回!旋风一样绕到了颜昭面前,两根滑雪板强势地顶在颜昭的滑雪板上,逼停了她的滑落!

    两道目光隔着透明的面罩堪堪相对,男生的呼吸粗重,水雾渐渐弥漫在面罩上,氤氲了他深邃的眼眸。

    颜昭惊魂未定,来不及看清来人,那人就一个回旋转身,飞一样从她眼前掠过,瘦高的身影忽地飘左,忽地飘右,穿梭进人群中,不见了。

    026

    滑雪场的餐饮区,人们三五成群地享用着美餐,周末游客泛滥。

    季凛带着厉落穿过人群上了三楼,三楼是给滑雪场vip准备的贵宾餐厅,收费堪称奢侈级别,通常要有内部发放的卡才能进来。

    餐厅角落的落地窗旁,坐着一个戴黑色鸭舌帽的男人,巨大的餐桌与他孑然的身影形成鲜明对比,他的餐盘里只有几根芦笋和几片苦瓜,正细细咀嚼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盯着桌上毫不相干的摆件看。

    “白先生,不好意思打扰到你的假期。”

    白烬野认得季凛,立刻起身,请二人入座。

    季凛和厉落在白烬野面前坐下,白烬野想叫服务员添碗筷,厉落连忙摆手说:

    “我们有纪律。”

    白烬野真诚地说:“二位辛苦了。”

    他的这副良好公民的姿态,和平时采访时跟记者插科打诨的样子截然相反。

    厉落早前刷到过他的采访,他的访谈都被剪辑成搞笑视频集锦,有的还做成了表情包出圈,记得有一段是这样的——

    采访者:如果你能进到自己粉丝群,想跟粉丝说什么?

    白烬野:好好学习,爱自己,其实我也没那么好。

    采访者:在机场里见过很漂亮的女粉丝吗?

    白烬野:我近视,看不清。

    采访者:喜欢年上还是年下?

    白烬野:黏中间。

    采访者:呃……过年回家有被父母催婚吗?

    白烬野:我还小。

    采访者:亲戚会催你吗?

    白烬野:亲戚催婚还不能入刑吗?

    ……

    厉落心想,看来他高冷的人设也只是营业的一种手段而已,私下还是很有礼貌的。

    季凛把一张罩着证物袋的照片推给他,正是在王雨萱家发现的那张偷拍的颜昭的侧影。

    季凛:“这个人你认识吗?”

    白烬野微微眯起眼:“这是谁拍的?”

    季凛:“王雨萱,哦,也就是你的私生饭。我们在她家发现了这张照片。”

    白烬野的目光短促闪烁,默了默,说:

    “我和她仅仅是同校而已。厉落警官不是也和她一个班的?我们都是校友。”

    “啊,对,是,我们见过。”厉落有点汗颜,毕竟他和白烬野在学校里的唯一一次碰面,有点狼狈。

    季凛若有所思:“王雨萱跟踪你半年有余,还在你家楼下租了房子,她频繁出入你家,难道你都没有察觉吗?”

    白烬野摇摇头:“没有。”

    厉落问:“床上有其他人的味道,你没闻出来?”

    “我不在床上睡觉。”白烬野答。

    “啊?不在床上睡在哪里睡?”

    这就算隐私了,白烬野没必要回答,他避开这个问题,说:“我也很后怕。我现在已经不在那里住了。”

    季凛:“你跟颜昭在这半年里,有没有过亲密的行为?”

    白烬野忽然笑了,摇摇头,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几不可闻地自言自语道:

    “怎么可能……”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1939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1939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