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指甲

作者:盛世爱 |字数:2178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厉落嘿嘿笑着,厉风摸着她的脑瓜顶听案情,那感觉就像盘着以个什么物件,又像是摸着小狗。

    “季凛,你继续。”

    季凛接着说:“和王元夫妇同住一栋楼的租户说,案发当天早上5点左右,他出来晨跑,看见了烧麦摊,想买烧麦回去,但是卖烧麦的说卖完了,要收摊了,这位邻居当时心里就觉得奇怪,怎么才早上5点就已经卖完了呢!后来也有两位目击者反应说,当天五点左右路过的时候,想买烧麦,但摊主很匆忙的收车,说卖完了。”

    小张问:“他们确定5点左右看到的那位摊主就是牛大婶吗?”

    季凛:“牛大婶在当日五点钟正和出勤民警在一起,有不在场证明。牛大婶在这一片干了十几年,年纪大的老邻居可能会跟牛大婶稍微熟一点,但这三位目击者都是年轻人,他们当时都低头玩手机,加之摊主戴着口罩,并没有注意到摊主的长相,平时他们也并不关注身边的人,不爱与陌生人攀谈。”

    小张:“那衣服呢?穿什么衣服有没有印象?”

    季凛:“有一个稍微有点印象的,就说,当天摊主穿的就是往常的衣服。”

    小张:“往常的衣服?”

    季凛:“牛大婶说,她平时出摊,常穿一套工服,她以前在钢厂上过班,出摊时总穿钢厂的工服,橘红色的,胸口的缝兜处有钢厂的logo。我们调查得知,钢厂在建厂的前五年,确实使用过橘红色的工服。”

    厉落向窗外看去,问:“你们那些天眼呢?”

    窗外,云开在烧烤摊前又点了两根烤面筋,正在用手机扫小吃车上的二维码付款。

    天突然下起了雨,这雨来得急躁,摊主推着车就要跑,云开追着人家的车扫码,摊主摆摆手,大概不想要了,毕竟都是常客,可云开执拗追车,样子有些滑稽。

    厉落坐在车里笑了,直到看见云开迈着长腿往车这边跑回来,她才赶紧低下头,假装打游戏。

    季凛打开手机视频,放在桌上给大伙看:“牛大婶丢车的当天,5点01分,微信收款记录里有一笔死者给钱秀芬的转账记录,也就是说,嫌疑人把牛大婶的小吃车骑到楼下的时候,在5点01分之前等到了来买烧麦的死者,死者买完烧麦,就扫了牛大婶小吃车上的二维码。随后嫌疑人立即离开。我们调取了附近5点左右的监控,但老街的探头很多都坏了,只有十字路口这里拍到嫌疑人的画面。嫌疑人带着口罩和帽子,只露出眼睛,看不清楚长相,体型和牛大婶非常相似。”

    小张说:“你把牛大婶的工服那张照片找出来我看看?我怎么看着嫌疑人穿的这套跟牛大婶的一模一样呢?”

    季凛:“厉队也是这么觉得的,而且这个颜色的工服市面上不太好买到。厉队让我调查了一下给钢厂生产工服的服装厂,服装厂说,当时那一批工服做出来之后,因为钢厂觉得颜色太浅,就没有再续订,服装厂剩了一批橘红色工服,就便宜卖给了新开的电子厂,电子厂给女工买下了这批橘红色的工服,又给男工定制了深蓝色工服,后来电子厂的女工纷纷反映说工服颜色太浅不耐脏,两年后女工也都换成了统一的深蓝色工服。给电子厂的那批工服,logo是印在领子里面的,外面看不见logo。”

    小张放大了监控照片,嫌疑人穿的橘红色工服,胸前确实没有logo。

    云开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回身把烤串递给厉落,一身的湿气潮烘烘,车厢里很快被他身上洗衣液的香味充满了。

    厉风:“电子厂,橘红色工服,建厂初期老员工,女性,南方人,这么一来,我们的排查范围就缩小了许多。”

    季凛:“嗯,目前看来只有王元和钱秀芬中毒身亡,凶手是有针对性的投毒,我们走访了所有王元和钱秀芬的亲友邻居,都说他们两夫妻做买卖,交友广泛,近期也没和什么人交恶。倒是牛大婶的口碑不太好,之前就因为把小吃车放在胡同口,阻碍邻居通行被举报,后来和邻居吵了一架。”

    厉风突然看向云开:“云开,你有什么看法?”

    云开拧开一瓶饮料,仰头痛饮,喉结上下滚动,喝完,他拧上瓶盖,瓶子没两下就被他有力的手劲拧死了。

    “他还没说完,你一打断,他该忘了。”云开说。

    季凛作为警队新人,被另一个新人小法医看透了智商,有点不高兴,嘴硬道:“我就是不喜欢别人打断而已。”

    云开的尸检报告,云开自己可以随时随地、一字不落地背出来,季凛不行,活一多脑子就乱,好在他知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记录做得勤,兜里有本,遇事不慌。

    季凛一拍脑门,对厉风说:“那天你不是说,让我把死者家门口的鲜奶送检吗?结果也出来了,没毒。”

    厉风皱起眉,很头疼的样子:“如果我和王元家有仇,想给他夫妻投毒,为什么不选择在他家门口的鲜奶里下毒呢?这样不是更方便?王元家住在楼那么简陋,连楼道的单元门都拆了,而且还是一楼,嫌疑人明显来盯过梢,又怎么会不知道死者家每天早上都有鲜奶送到门口呢?只要打开鲜奶瓶,放进无色无味的毒鼠强,事就成了,何苦大费周章又偷车又假扮烧麦摊主这么费事?”

    厉落插上一句:“那说不定人家两夫妻都不爱喝鲜奶呢!”

    厉风:“不爱喝干嘛要订?”

    厉落:“你订奶你不也不喝吗?不是天天逼我喝吗?”

    厉风:“那不是为了让你长个儿吗?”

    季凛又拍大腿:“对,我刚想说死者家小孩的事。”

    厉风:“你快说,狗脑子。”

    这时,一直沉默的云开开口了。

    “钱秀芬的腹腔里,没有子.宫。”

    此话一出,厉落赶紧堵住耳朵,她知道,云开一开口就是五脏六腑、尸虫大蛆。

    厉落似乎觉得堵耳朵效果还不够,用摇头晃脑增强耳部噪音,小辫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032

    上课时间的教学楼,从外面看去,恬静的像个吃饱睡着了的孩子。

    教学楼的小窗里传出朗朗书声,如同孩子鼻孔里传出的鼾声。

    每个班都有几十个学生,唯独一楼的某间办公室内,坐着五个外貌出众的少年,一个老师正在给他们单独辅导课业,少年们目光呆滞,神色游离,老师想把这些复杂的方程式输入他们的脑子,实在有点难。

    偶像偶像,这下真成了泥胎偶像。

    经纪人成艺和娱乐公司的合伙人Andy就站在办公室旁边的厕所里,一起吸烟。

    Andy:“这五个孩子,你最看好谁?”

    成艺:“辛渡长得好,人气也最高,但训练不刻苦,总偷懒抱怨。白烬野倒是从来不喊累,舞跳得也不错,但长相不够精致,也不够出色,我不看好。”

    Andy:“我不要他们太出色,不好控制,捧起来不放心。练习生是可以复制的,艺人最好还是要像韩娱男团,可以流水线生产。”

    成艺:“我知道,我也尽量在让他们少接触学校,少接触社会,越单纯越好,最好变成漂亮的空壳,这样才比较听话,不会叛逃……”

    白烬野趴在窗台上,斑驳的树荫散落在他清澈的眸子里,年少的脸上本该充满活泼,此刻却毫无生气。

    “白烬野同学?”辅导老师轻声唤了唤他,白烬野没反应,固执地望向窗外,无心课业。

    “阿烬,听课!”坐得最近的辛渡把手放在白烬野的腿上,推了推他。

    “别动我!”白烬野轻声发起脾气,推开了辛渡的手。

    辛渡不怒反笑,在桌子底下踹了白烬野一脚,一双妩媚的眼睛恣意发狠,锐利中带着几分娇媚。

    真是一个漂亮的少年,让人移不开眼。

    “阿烬,你还不退.团啊?留在这里也是给我解闷儿,你根本不适合做明星。”

    白烬野回头,恶狠狠地瞪着辛渡,辛渡做了一个投降的手势,撇撇嘴。

    老师不去理会两个学生,继续自顾自地讲着课。

    糯糯的风吹过,拂过白烬野柔细的肌肤,悄悄地把他身上的清新和纯真卷走了一缕。

    窗台上爬过一只小蚂蚁,正举着食物残渣,身手麻利地往白烬野这边爬,白烬野的眸子里忽然有了灵气,闪闪溜溜,目光紧紧锁定住小蚂蚁的轨迹。

    忽然,几根手指头扒上窗台,吓了他一跳,那是一双女孩的手,指甲盖上贴着花花绿绿的五角星贴纸。

    白烬野的好奇心从蚂蚁身上转移到这只手上,然而手的主人一直趴在窗户下面,没有露头。

    很快,那只手捏着一条绿油油蠕.动的东西,递上了窗台。

    白烬野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不由得大叫一声!

    “啊——”

    那只花花绿绿的手立刻缩了回去!

    辛渡懒懒地问:“又怎么了?”

    “虫子!”白烬野大惊失色地拽着椅子,用屁股往后挪,挪离窗台好远。

    辛渡翻了个白眼,无奈地摇摇头:“白烬野你是小孩吗?怕虫?”

    其他几个练习生也跟着笑话他。

    辛渡站起来,找张纸把肥硕的绿色虫子铲起来,扔到了外面去。

    白烬野黑着脸,瞪了大家一眼,硬着头皮把椅子搬回窗台边上去,跟全世界赌气!

    经纪人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老师,打断您一下,白烬野,你出来一下。”

    白烬野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门口,一出门,目光正撞上一张熟悉的脸。

    .

    年级主任拍了拍颜昭的肩膀,像经纪人介绍说:“这是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孩子,明天的国庆节主.席台讲话,就由她来带领白烬野同学一起完成。”

    经纪人很会跟这个年纪的孩子沟通,满眼和蔼地问:“同学请问怎么称呼?”

    女孩礼貌微笑,落落大方地回答:“您好,我叫颜昭。”

    经纪人满眼欣赏,这女孩不仅生得漂亮,小小年纪就举止得体,气场十足,一定是出自有涵养的高知家庭。让人甚至有想挖她当练习生的冲动。

    经纪人很尊重地伸出手,颜昭也伸出手,露出了一只贴着指甲花花绿绿的手,和他握了握。

    经纪人和老师都满意地看着颜昭。这样的好孩子谁能不喜欢呢?让她跟白烬野搭档,上台演讲,立学霸人设,事半功倍。

    和长辈打过招呼,颜昭转而面向白烬野,笑容仿佛是焊在脸上一般,嘴在笑,眼睛却是寒冷的:“同学,你好。”

    白烬野低头看着她伸过来的那双手,发呆,没应。

    “白烬野?”经纪人唤了一声,见他不动,又推了他一下:“你还不快谢谢老师?老师特意为你写的演讲稿子。”

    白烬野还是没回答,他漆黑的瞳仁一眨不眨地盯着颜昭的指甲,两道浓眉微微拧起。

    颜昭不动声色地把手缩了回去。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1939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1939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