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的内裤

作者:盛世爱 |字数:1327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042

    某居民楼外拉起了警戒线,一楼一户的窗户大开,两辆警车鸣着警笛开到楼下。

    厉风带着队员们赶到的时候,消防员已经断气通风,排除了险情。

    “谁报的警?”厉风问。

    颜昭跑过来,厉风一见,错愕了一下。

    “是你?你这个时间,不应该在学校上课吗?”

    “我是来找梅香的……”

    厉风眼前的颜昭,脸色苍白,迷惘失神的双眼被红血丝覆盖,悲恸的泪水滚滚落下,她见到厉风,似乎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她不断用手背截断脸上的小溪流,竭力想开口,可鼻腔里、喉咙里都像是被覆上了一层膜,令她连呼吸都不能维持。

    跟她一样悲痛的还有坐在门口的死者丈夫叶小舟,他弓着腰坐在门口的石敦上,低沉的哀嚎声如同旷野里的兽。

    厉风朝小张使了个眼色,小张点点头,厉风跨过泣不成声的两个人,带着云开和季凛等人进了现场。

    这间房子只有四十几平,却被隔出了两室一厅一卫一厨,客厅放了张饭桌,进出都很狭窄。往里走,房间里很洁净,左手边的卧室里仰躺着一具中年女尸,死者身穿家居睡衣,面容安详,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明显的开煤气自杀现场。

    云开走到尸体前,戴上橡胶手套,开始了他的工作。

    厉风吩咐手下:“找一下家里有没有遗书、存折等贵重物品都还在不在。”

    不久后,云开简明扼要地说:“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大概7小时左右,睑结膜点状片状出血,嘴唇边少量白色泡沫,面部颈部尸斑呈樱桃红色,尸体表面无可见致命的机械性损伤……”

    云开说着,忽然眉头紧锁,音量陡然提高:

    “尸体是不是被动过……谁动了尸体?”

    云开向来话少,用厉落的形容就是:云开的严肃是半永久。

    此时的云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动了怒,派出所的民警听到后,跑过来,尽管资历比云开老,但在云开的冷气压下,还是显得有点紧张。

    “没、没人动啊!我比120先来的,来的时候人已经死透了,我特意嘱咐医护人员保护好现场,我们就掀开被子看了一下。”

    “死者始终处于仰卧姿势吗?”云开大声问。

    “对啊,一直就这么仰躺着。”

    云开的眉毛压得很低,两只墨黑的眼仁在眼眶里疑惑地转动着。

    不对劲……

    不可能一直仰躺着……

    厉风这边,正在另一间卧室里的写字台前驻足。

    季凛跑上来,说:“找到了一张存折,里面也没多少钱了,一条金项链,一份购房合同,抽屉柜子里都没有明显的被翻动痕迹。”

    厉风挥挥手,表示知道了,就又聚精会神地打量起这个写字台。

    这是一张90年代风格的烤漆桌子,桌面压着透明玻璃,玻璃下压着一些手抄诗,还有几张照片,是家庭成员的合影。有男主人年轻时在某个景区石碑前的留影,照片背面写有一行字:“觳文于2009年于天涯海角留念”的字样;另外有死去的女主人头戴塑料花和西服不合身的男主人的结婚照,甜蜜幸福;有他们两个抱着女婴的合影,女婴穿着小裙子,眉心点了个红点,恰好点在她的观音痣上,虽然父母二人都没什么笑容,她却笑得露出两颗小牙……

    厉风的目光落在一张照片上,那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女孩,你搂着我,我搂着你,戴着生日帽吹蜡烛的瞬间。

    厉风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个女孩正是颜昭。他把玻璃抬开,将这张合影拿在手上端详。

    侦查员跑进来,向厉风汇报:“厉队,报警人叫颜昭,是八中的高三学生,和这家的小女孩梅香是好朋友,颜昭找不到梅香,就在学校午休的时候跑到梅香家里来找人。敲门无应答,颜昭见卧室的床帘拉着,就往缝隙里看,看见死者躺在床上,以为睡着了。颜昭说,因为多日与梅香失联,情急之下就敲窗,敲了有十多分钟死者仍然一动不动,觉得不太对劲,就给死者的丈夫叶小舟打电话,叶小舟凌晨四点就去厂里上班,颜昭中午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厂里,接了电话就往回赶,颜昭给叶小舟打完电话就报了120,紧接着又报了警。”

    厉风听着汇报,眼睛不自觉地被照片里的女孩所吸引。

    她眉清目秀,小头小脸,五官舒展,精致秀气,笑起来甜美可爱,又带着一丝青涩。

    厉风把照片转过去,发现背面写着一句话,字体幼稚,歪歪扭扭:颜昭,等我有了助听器,带我去听演唱会吧!

    侦查员接着说:“邻居都说,没有听到任何异常。”

    厉风把照片放回桌面,沉着片刻,对侦查员说:“你们马上搜查一下,看看房间里有没有梅芳芳儿子叶平生的照片!”

    侦查员往书桌附近扫视一圈,突然惊讶道:“对呀!怎么没有梅芳芳儿子的照片?按理说,梅芳芳夫妇一直在寻找失踪的儿子,照片贴得满世界都是,怎么家里一张都没有?难道是怕触景生情全都收起来了?”

    厉风冷笑:“我看未必。”

    厉风说完,抬头正见云开正朝自己招手,便大步走了过去。

    云开把厉风拽到墙根处,压低声音:“控制住梅芳芳的丈夫!”

    厉风默契点头:“嗯!我早交代好了!”

    二人心照不宣。

    云开走到尸体旁,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你看,尸斑形成于身体右侧大腿处,右侧肋下。说明死者处于向右侧卧的姿势入睡,直到死亡依旧是侧卧的姿势。人死后的4-5小时,尸斑会随着体位变更而转移,但如果死亡7-8小时后,尸斑固定,不再随着体位的变更发生改变。死者被发现时却是仰卧的姿势,按理说仰卧死去,尸斑应该积于后背,而不是积于侧面,这就说明,就死者死亡后的6到7小时,尸体被翻动过。”

    厉风不禁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云开继续说:“尸体的腰间没有内裤的松紧带形成的勒痕,内裤应该是死后才穿上去的。”

    尸体死后,从侧卧的姿势,变成了仰躺,而且死了以后,还给自己穿上内裤……

    厉风的思维高速旋转着,握着拳抵在唇边,在房间里踱步,视线落在屋子里的每一样东西,洁净的屋子,窗子是在里面反锁的,如同睡着了一样安详的女主人,多么完美的自杀现场。

    单凭尸体由侧卧变成仰卧这一点,不足以证明什么,万一真的是有医护人员记错了,动了尸体呢?

    可是不对,就算是有现场人员动了尸体,那么尸体死后穿上内裤,这又怎么解释呢?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1939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1939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