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子来听演唱会

作者:盛世爱 |字数:1476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我看见王元和她老婆也在喝茶,怀里抱着一个小婴儿,正逗着玩,那小孩长得虎头虎脑,又白又漂亮,一点也不像他长得那个熊样。”

    “以前在修锁店,我听人说,王元的老婆早年间得了妇科病,切除了子.宫,那孩子是哪儿来的?我们互助会上刚刚分享了一个案例,说有一对夫妻,因为不能生育就买了人贩子的小孩当儿子,我当时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王元这个王八蛋一定是买来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这么肯定,当时鬼使神差就跟着他们回家了。”

    “来到王元家的小区,看着他们抱着孩子进了家,我就在他们小区打听,越打听越觉得孩子来历不明。我回到家后睡不着觉,一直在想这个事。没过几天,我老婆从医院回来,拿着病历单,医生说是青光眼,已经不可逆了,视神经开始萎缩,最终的结果就是失明。老婆一直哭,她这一辈子,听不见声音,遭了多少罪只有我知道,以后再看不见,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叶小舟的语速陡然加快,痛快地讲述起他是如何投毒杀死王元夫妇的:“最初有想法杀他是我发现王元有订牛奶,牛奶每天早晨放在他们家门口,我当时就想买包老鼠药放奶里,神不知鬼不觉,他们那个小区又没有监控,我和他恩怨在十几年前,那都是老黄历了,没人会把这笔账翻到我头上来。”

    季凛目光锐利:“后来你想到了家里还有小孩,怕小孩也喝到牛奶,是吗?”

    叶小舟点点头:“孩子是无辜的,我不得不选择了另外一种愚蠢的方式。我发现王元每天早晨都到烧麦摊买早点,几乎天天如此。我就开始了我的计划。我跟踪烧麦摊老板,提前踩好了点,又回家把我老婆那件橘红色的工服找了出来,烧麦摊老板穿的一样,戴着口罩谁也看不出是谁。前一天晚上,我骗我老婆包了烧麦,把毒.鼠强放了进去。当天天还没亮,我就偷了烧麦摊的小吃车,来到王元家楼下,他果然一早就出来买烧麦,一切都很顺利,我卖完了就骑车跑了。”

    “投毒的事第二天就上了新闻,我有点害怕,过了两天,梅香的好朋友给我打电话,就是那个小颜昭,她问出了什么事,说有警.察上门问我老婆的情况了。我当时就知道早晚要查到我头上,非常害怕。当晚我跟我老婆又因为烂尾楼的事吵了起来,家里一点积蓄都没有了,我想借点钱跟着互助会去山西找儿子,顺便躲一躲,可是她不同意我去。当晚我就想,反正她也要瞎了,还不如替我死了算了。”

    叶小舟全都招了,最后才缓了缓,像是刚刚与猛兽搏斗过的羚羊,疲倦地问:“警.察同志,你真能帮我找到梅香吗?你可不能骗我。”

    050

    水汽缭绕的浴室,沐浴露的泡沫飞溅在玻璃隔断上,破坏了完美的水雾。

    少女的双手在小巧的胸.脯上胡乱地搓洗着,她仰头冲着蓬头狠憋一口气,水在她张开的嘴巴里形成一个小水潭,没挺多久,她的嘴一闭,水潭里的水便顺着她白皙的脖颈倾泻而下,流过她空旷的乳.沟,让些烟头烫下的圆形伤疤舞动起来,如同池塘里密密麻麻的粉红色浮萍。

    洗过了那两团刚发育就定了型的、里面总像有个柿饼窜动的小小乳.房,她又以马步半蹲着,一只手在臀.部前后揉.搓起来,巨大的水流让她产生洁净的满足感,冲刷掉了生理上的腌臜。

    这世界上的实体,再没有一样比此刻的她更洁净了。她薄薄白白的脸皮儿上没有一星半点的雀斑痘痘,光滑如鸡蛋,爹妈没有给她精致的五官,却给了她遮百丑的通体雪白,加上那一堆小模小样的眼睛鼻子嘴巴,更显得她可人、可爱。

    头发还湿着,发尾在T恤上留下一道道水渍,她就已迫不及待地赶到体育场,跟着粉丝们排起长队。天很热,女孩们恨不得把屁股蛋上面的半块牛仔短裤也给剪了,可她却穿了一身长袖长裤,是队伍中最老实的一个,翘.起的小嘴无比生动,额头上的观音痣分外显眼。

    说她老实,是因为她绷着脸,两眼放光,蠢圆的鼻尖上冒着汗珠,表情中带着一种古怪的庄严,这在供人娱乐的演唱会门口时极其不协调的。她的身子站得似一颗小白杨,队伍往前时,她就跟着重重地迈出两步,手里紧紧地攥着身份证。

    终于排到了她,她把身份证往桌上一放,把检票的工作人员给弄懵了。

    那张身份证是崭新的,还带着薄薄的膜,证的左侧闪耀着一座长城的防伪,中间是她的名字:梅香,右侧是她素净到仿佛过度曝光了的脸,只能看到淡棕色的瞳仁和微翘的小嘴。

    验票的保安歪戴着帽子,拿起她的身份证扫了一眼,屈指一弹,那卡片就险些被弹到地上去。

    “票呢?!”

    梅香打起手语,保安没看懂。

    “我问你票呢?”

    “她好像听不见。”

    “看见了吗?”保安提高嗓门,指了指她身后的人手里的票:“得要票!”

    梅香又打起手语,摇头晃脑的。

    后面有人催,保安烦躁地挥手撵她:“聋子也听演唱会,多新鲜呐!”

    梅香这才明白,一拍自己脑门,那一下子很使劲,吓了保安一跳,她拍完脑门就忙不迭地从包里掏出一张长条门票,保安接过来仔细端详,眉毛眼儿带着明察秋毫的骄傲:“黄牛手里买的吧?又一张假票。”保安边说边把票递给身后的人,用作证物,身后的人把票攒起来,用橡皮筋扎成捆。

    梅香以为他们收了,就要往里进,被一只毛茸茸的大粗胳膊挡住了,粗胳膊上散发着酸臭的汗味,蹭到了梅香洁白的衣服上,梅香下意识地向后退,掏出湿巾狠狠蹭了蹭衣服上沾染的汗渍,这样嫌弃的动作激怒了保安。

    “去去去!耳朵不好,脑子也不好!”

    今天下了小雨,细雨银丝,像是谁在筛糖霜。

    会场门外,颜昭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插到排队的粉丝前面,给工作人员看了一条短信,工作人员向对讲机里说了句什么,就放他们俩进去了,惹得后面的粉丝好一阵羡慕。

    场馆里正在举办一场明星大咖云集的颁奖典礼,后台纷繁杂乱,人们手里抱着各种道具跑来跑去,仿佛地上烫脚似的。颜昭嘱咐着女孩不要乱跑,女孩兴奋地钻进人群,神态像一条钻进羊群的小狼,寻找着自己心仪的爱豆身影。

    女孩是钱律师的女儿钱湘湘,利用颜昭的职务之便,扒火车一样非跟着来凑热闹。

    颜昭跟白烬野的商务谈完公事,从工作间里出来,一开门,就看见钱湘湘站在另外一间屋子门口悄悄向里望,里面正是白烬野的化妆间。

    “你干嘛呢?”颜昭怕她惹事,想赶紧带她回去。

    “姐,我爸说你和白烬野认识,你能给我要到他的签名吗?”

    颜昭冷笑:“如果你自己跟他要,说不定能要到,但你找我去要,那你就倒霉了,我跟他关系不好。”

    “不好?你糊弄小孩呢?我爸可说了,白烬野可喜欢你了!”

    “你爸眼镜度数不够了,该换了。”

    颜昭话音未落,钱湘湘就推开了半掩着的门,假装跌了一跤,莽莽撞撞地就进了化妆间。

    化妆间不大,坐在外圈的是保镖,再往里是团队的工作人员,白烬野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中间,正叉着两条长腿坐着在卸妆。

    钱湘湘也不认生,嘿嘿笑着,在门口稍稍弯了个腰,问:

    “请问,能给我签名吗?我是您的粉丝。”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1939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1939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