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丹田筑气,(下)

作者:酸辣茄子 |字数:3483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伏天氏夜的命名术仙道长青

    在王顺知的带领以及众炼气弟子的欢声笑语中,还没过一盏茶的功夫。他们便来到了筑气坊……

    其中的景象一下子让他们惊呆了。

    轻轻推开门,宽敞明亮的大房间便映入眼帘,暖暖的微光射入其中,明光与灰暗的交织揉和,让人倍感惬意,石质的地板,虽然参差不齐,但却给人别样的感觉,历经几十年的木质老屋顶,老横梁与老柱子,任凭时光在它们身上肆意地“打磨”,它们还都是一如既往地支撑其左右。纵使岁月的轨迹在它们的身上留下伤痕,可它们依旧在阳光的陪衬下散发着自己的“光辉”。

    百年屋室屹立不倒,枯滕朽木依旧留香。教书育人师德无尽,慈心善念传遍万家。

    这对于一个历经数百年,为无数贫寒弟子提供温馨环境的学习空间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赞美之词……

    当一打开门,一看到屋内的种种事物,这让王顺知的怀旧之心油然而生,使他又想起了当年的形形色色的人与物。每一幕,到现在,依然历历在目,这些让人挥之不去的记忆,早已深深埋藏在了他的心里……

    虽然物是人非。但,曾经的欢乐与悲伤,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天却永远不会褪色。

    王顺知(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唉…这地方还是当年的地方,可人却早已不在了。”

    林亦寒(疑惑的)“:师尊,为什么您要这么说?”

    王顺知(语重心长的)“:傻孩子,师尊我啊,是突然想起了在这里所经历的“漫长”的时光,想起了当年我身为这里的一员,与其他炼气弟子一起打闹玩耍,一起欢乐,一起悲伤的时刻。”

    话音刚落,只见肖小羽风一般地迅速凑到王顺知的身边,然后两眼放光地请求道

    “:师尊,您能跟我们讲讲您在这里的过去吗?”

    话刚说完,只见王顺知朝她撇了一眼,双眼紧闭,装作咳嗽了几声,随后严肃地回答道

    “:不行!时间不早了,咱们还得上课……”

    还没等到他的话说完,肖小羽便像一只温顺的小狗疯狂地蹭着他的衣服,这让他好不自在。

    王顺知(害羞的)“:小羽,你都多大的孩子了,怎么一有事儿,还想着往师尊怀里蹭啊。”

    王顺知“:你这样的行为还怎么让师尊见人?也不给你师弟师妹树立个好的榜样。”

    肖小羽一听这话,没有多想。立刻便抱住了王顺知,然后装作撒娇的说道

    “:师尊……你就告告我们好不好嘛……!!!”

    肖小羽的这一行为让林亦寒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亦寒随即用鄙疑的目光望向他的师姐,并下意识地朝后退后了几步。

    林亦寒(暗想着)“:㘈……没想到我可爱的师姐竟然是这样的人!!!”

    当王顺知看到林亦寒做出如此举动的时候,便立马伸手想要挣脱“束缚”,并不耐烦的说道

    “:小羽,快…快放开师尊,否则师尊可要生气了。”

    “:你看你亲爱的师弟都对你如此举动都“嗤之以鼻”了,你不怕他笑话你吗?”

    “:快…快放开师尊。”

    只见肖小羽朝林亦寒望了望,便若无其事地继续朝王顺知撒娇道

    “:师尊……您就告告我们嘛!!!”

    “:您要是不告诉我们,小羽可就不理你了!!!”

    王顺知(暗想)“:这傻丫头,又来这一套。唉…这样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只好应了她吧。”

    王顺知(无奈的)“:好好好…师尊说总行了吧,不过你得向师尊保证,以后不在公共场合这样抱师尊。还有,你先放开师尊。”

    肖小羽(开心的)“:嘻嘻,小羽明白!!!”

    随后,肖小羽便立即松开手,悄悄地跑开。

    王顺知(看了一眼肖小羽)“:嗯…行,师尊我就说一说我在这里的经历,不过…师尊可得跟你们说好,师尊只讲一小部分,因为师尊还要讲课,你们都听见了吧?”

    众弟子(异口同声的)明白,师尊。”

    可唯独林亦寒还站在原地傻傻地发呆……

    肖小羽(连忙拍了拍林亦寒)“:亦寒,你还愣在这里发什么呆啊,快回应啊!”

    林亦寒(不禁打了个冷颤)“:嗯?!哦。”

    随后,林亦寒也和众弟子一并回应道

    (激动的)“:太好了,师尊!!!”

    王顺知(连忙)“:好啦,不要再叫啦,再叫,师尊我可就不讲了。”

    众弟子“:哦。”

    后来,只见王顺知轻咳了几声,随后便说道

    “:如你们所见,这座名为筑气坊的建筑现在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了。”

    “:它之所以现在还能完好如初,就是因为每任堂主接过炼气堂的管理职务时均会斥资来修缮它,在咱们龙腾炼气堂内的其他建筑亦是如此。”

    “:只不过,轮到你们师尊我担任这炼气堂的堂主时,这龙腾炼气堂也早已“破败不堪”。

    “:自从上任九君为封印邪魂天帝而命丧黄泉时,由于咱们炼气堂与此任九君瓜葛至深,所以有小人别有用心加以利用,大肆宣扬此任九君乃我炼气堂中人所害。”

    “:在此之后,九地中人无不大肆唾骂我炼气堂,就连九地君尊也渐渐疏远咱们炼气堂”。

    “:虽然早在我之前好几任堂主都别有用心想要尽可能消除这一影响,但最后都无济于事,颓势日益凸显。”

    “:直到我这一任堂主,由于招不到富家弟子,没有人来咱们炼气堂花钱听课。所以咱们炼气堂没有了可靠的收入,之后炼气堂都已经快揭不开锅了,情况十分危急。”

    “:好在师尊我想了个办法,自己开农场种地,养殖家畜家禽来供咱炼气堂日常开销。”

    “:收成好富裕之时甚至可以拿出去卖,可以获得不菲的价格,只不过必须要隐姓埋名,生怕别人察觉咱们露出了什么马脚,这样咱们就卖不出去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本炼气堂可以招收贫寒弟子的原因。”

    肖小羽(十分崇拜的)“:哇…师尊,您真的是太厉害了。”

    王顺知(得意洋洋的)“:哈哈哈,一般一般,也就世界第三罢了。”

    话音刚落,紧接着王顺知继续说道

    (长叹)“:唉……只可惜就算是这样以及你们的师哥师姐通过参加多场比赛拿到的不少气源币,可距离修缮咱们炼气堂所有的建筑的费用还是差了很多。”

    “:”所以,咱们炼气堂中每座建筑在修缮时,都尽可能采取最省钱的方法。”

    听到这里,只见肖小羽关切的问道

    (焦急的)“:师尊,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王顺知(无奈的)“:唉…小羽,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师尊也尝试过很多方法,只可惜最后都失败了,到现在师尊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修缮咱们炼气堂。”

    林亦寒听后,心中颇感惭愧,他知道自己微不足道,渺小的地位,为炼气堂做不出多少贡献,但他深知,有志向就一定要说出来。

    于是乎,他便信誓旦旦的对王顺知说道

    “:师尊,弟子一定尽心尽力,早日恢复本炼气堂往日荣光!!!”

    王顺知听完,欣慰的朝林亦寒笑了笑,随后便语重心长的说道

    “:亦寒,你能有这份心,师尊我真的很高兴,只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希望能等到你成名的那一天,咱们炼气堂就可以飞黄腾达了,也算是不负前任堂主的依托。”

    “:当然,不成名也罢,只要能为咱们炼气堂做出贡献的,不管多与少,都是咱们炼气堂的“大功臣”,哈哈哈……”

    林亦寒(坚毅的)“:弟子指定不负师尊嘱托!!!”

    王顺知(高兴的)“:哈哈,师尊我静候你的佳音。”

    话音刚落,只见王顺知紧接着继续说道

    王顺知“:哈哈哈,当年我作为咱们炼气堂的炼气弟子时,也和你们一样调皮,也是让我的师尊抓不住头脑,由于我太活泼好动,喜欢拉帮结派,所以我的师尊也老是将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直到他临走时,他还对我“念念不忘”,现在想想…嗤嗤,当年的我还真是个“大红人”……”

    王顺知“:行啦,该说的咱们也说完了。现在,师尊命令你们,赶紧找各自的位置,师尊马上就要讲课了,今天的内容非常重要,因为必须要好好听。”

    众弟子“:是,师尊!!!”

    肖小羽(委屈的)“:师尊,可…可小羽还想听。”

    王顺知(愤怒的)“:够了,小羽,你要是再这样的话,师尊可就要罚你抄气诀了!!!”

    肖小羽(惊恐的)“:是…是,弟子下次再也不敢了!!!”

    说完,肖小羽便和大家伙一起寻找各自的位置了。

    王顺知“:嗯…你们各自确定好自己的位置,就把它记下来,这位置已经固定了,到时候找不见位置可别怨师尊我。”

    众弟子“:是,师尊。”

    王顺知(连忙拍手)“:啪啪啪啪啪…好了吧,好了就过来,师尊开讲了。”

    只见王顺知站在筑气坊的中心,周围的炼气弟子围绕在他身边,听他讲课。

    王顺知“:还记得师尊之前上课教过你们的东西吗?”

    众弟子“:记得呢,师尊!”

    王顺知(欣慰的)“:那就好,你们可比我曾经教过的学生强多了。”

    王顺知“:”我以前教过的学生,那记性都还比不上鱼的记性呢。师尊我前阵子刚讲完,后阵子准得忘,还没过几分钟,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林亦寒“:额……”

    王顺知(笑了笑)“:哈哈哈,师尊就开个玩笑,你们可别当真。”

    王顺知“:现在我可就要开讲了。”

    只见王顺知安然自若地盘腿坐在地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随后便说道

    “:呼……为了怕你们有的人听有遗忘,师尊我就给你们讲得精细一点,你们可要仔细听好了,师尊我只讲一遍,过期不候!!!”

    “:同样的,我还会给你们亲自的做一遍示范,同样只做一遍,错过了可就再也没有了。”

    “:在开讲之前还有一件事忘了跟你们提,那就是,再过几日,师尊就要组织你们进行气脉测试了,你们可都要做好准备。”

    “:还有一点,那就是你们由于没有进行气脉测试,所以你们练习时不要盲目用气,用些许气即可。”

    众弟子“:弟子明白!!!”

    王顺知“:废了这么半天话…现在开讲,不等你们了。”

    王顺知“:这丹田筑气有三字口诀。也就是一“吸”,二“固”,三“呼”。”

    王顺知“:一“吸”指的是“均匀吸气”,也就是要将气息平稳地运到丹田之中;二“固”指的是“固筑丹田”这一步需要有强大的定力做支撑,所以待会儿师尊讲完,你们可都得要好好地练习扎马步来锻炼定力;三“呼”指的是将气均匀呼出,可以通过调节运气节奏的快慢来调节“推”出气的力度。”

    林亦寒(苦恼的)“:不是吧,还要扎马步,我可不想干这么“麻烦”的活。”

    正当林亦寒分心之时,只见肖小羽急忙从背后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并生气的说道

    “:师尊现在讲的可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亦寒,你怎么能轻易分心呢!”

    林亦寒(连忙)“:哦,知道了,师姐。”

    还没等林亦寒反应过来,王顺知便开始讲解起了动作。

    王顺知“:第一步,要深深的吸一口气,让自己感觉到胸腔内有一股气流。”

    王顺知“:第二步,胳膊弯曲,双手要抬至与肩同高,同时将你所吸的气灌注丹田,并以残留的气息为引,运向你的四肢与五脏六腑。”

    王顺知“:第三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那就是将绝大部分的气反运至你的双臂,然后用力推出,并将剩余少部分的气在你的体内回转,形成“气罩”。”

    正当王顺知讲得“热火朝天”之时,只见肖小羽悄悄溜到林亦寒身后,再次轻轻拍了拍他的头。

    林亦寒(不耐烦的)“:唉呀,师姐,我有在认真听课啦,能不能不要老搞“背后偷袭”。”

    肖小羽(尴尬的笑了笑)“:呵呵呵…亦寒,师姐说的不是这个事,而是你的“师哥”。”

    林亦寒(震惊的)“:师…师哥?”

    肖小羽“:对…对,就是在你对面那位,他叫霍龙,你不跟他去打个招呼吗?”

    肖小羽一边说一边用手朝师哥的方向指去,林亦寒在她的指引下目光逐渐转向对面那位男子身上。

    只见那男子身材高大壮硕,面容俊俏,堂堂七尺男儿站在他面前都要矮一小截。

    此刻,他正聚精会神地听王顺知讲课。

    林亦寒见时机已到,随即便偷偷溜到那男子身边,小心翼翼地跟那男子打招呼。

    林亦寒(小声的)“:师哥…你好!”

    那男子起初并没有搭理他,只是这一句话,便引起了他的注意。

    霍龙(瞥了林亦寒一眼,然后生气地说道)“:亦寒,难道师尊没教过你上课规距吗?赶紧听课!”

    这一句话不时让林亦寒愣了神。

    林亦寒(疑惑的)“:师…师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霍龙(不耐烦的)“:你那天做自我介绍我早就听见了,现在请你不要打扰我听课好吗?”

    林亦寒“:额……”

    肖小羽(望着林亦寒尴尬的笑了笑)“:哈哈哈…你师哥的脾气有点不好…不过没关系,你们相处的时间长了,自然也就认识了。”

    正当肖小羽等人聊的正欢乐时,就在此刻,王顺知的腹部开始微微发光。

    王顺知(大喊)“:喝!!!”

    只见他大喝一声,他吸入并在他体内弥留已久的“气”顺势从掌中推出,只听一阵尖锐刺耳的碎裂声,在离他很远的两只陶罐随之破裂。

    紧接着,一声巨响传来,只见气浪不断从王顺知向周围刮去,纷纷吹拂起了弟子们的衣袖。

    “风平浪静”之时,只见一个无形的“气罩”覆盖在他的身上。

    这一系列操作让众弟子无不大为吃惊,只见他们都在惊叹着王顺知武功的高强,林亦寒亦是如此。

    然而,就在这时,王顺知却突然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随即便立刻向众弟命令道

    (严厉的)“:还不赶快去练习扎马步,都在这儿愣着干什么?”

    “:师尊我该讲的都讲完了,就只剩下你们去独立练习了。”

    话音刚落,只听众弟子回答道

    (异口同声的)“:是,师尊!!!”

    随后众弟子便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练习扎马步了……

    不知何时,王顺知突然握着把戒尺,只见他一边四处走动,观察弟子们做的动作是否标准并做出纠正,一边用戒尺的敲打来提醒众弟子不要懈怠。

    过了一会儿……

    只见他发现一位弟子的动作极其不规范,于是便从周围找了些“厚”书,分别放在那位弟子伸直的胳膊以及弯曲的腿上,并嘱咐道

    (严肃的)“:保持这个姿式不要动,等会我过来检查。”

    话音刚落,只见他朝众弟子大声说道

    “: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们每天练习扎马步的场所,不仅上午,中午得练,下午,晚上也得练习,你们的基础太薄弱了。”

    “:别以为扎马步扎够时间了,就可以轻松离开了…在我这里没有这一说法,必须得经过师尊我检查同意后,你们才能离开。”

    “:否则,你们就别吃午饭了!!!”

    他的这句话引得众弟一阵唶嘘……

    王顺知听后,立马补充道

    “:你们也别嫌太累,想当年师尊我也是像你们一样一无所知,后来还不是靠勤奋学习才学出来的。”

    “:这丹田筑气就好比是后期炼气的基础,而扎马步则是丹田筑气的根本。连基础都炼不好,还谈什么跨越更高一层的台阶啊?”

    “:还有,你们可别小看这丹田筑气,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够让你们保命的!”

    这些话让林亦寒痛苦不堪。

    林亦寒(烦躁的)“:我的好师尊啊,求求你别说了,我的耳朵都快磨出老茧子了”

    三柱香过后……

    在前往饭厅的路上……

    林亦寒(神轻气爽的)“:师姐,这可恶的扎马步终于练完了,呼……”

    林亦寒(忧愁的)“:可是一想到下午还要继续练习,我就浑身没劲,唉…真的好累。”

    肖小羽(轻松的)“:呼…我也是,亦寒。要不这样吧,吃饭的时候我给你讲一些有趣的故事,让你放松放松,如何?”

    林亦寒(激动的)“:真的?那咱们赶紧去吃饭吧,肖姐姐,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去听你讲故事了。”

    肖小羽(戳了戳林亦寒的头)“:好好好,我的小师弟现在怎么嘴甜了,早上还顶撞你师姐我,哈哈。”

    林亦寒(生气的)“:我哪有?”

    于是乎,林亦寒便和肖小羽便火速赶往饭厅了。

    未完待续。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1667/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166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