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俗套的英雄救美

作者:白天会睡觉 |字数:2539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天佑四十年,三月十七日。

    清晨,天上飘起了毛毛细雨,一艘三层的楼船行驶在江面上,桅杆上,挂着偌大的一面旗帜,上书‘江南大营.游击.贾’,后面还有两艘货船。

    此时距离三门湾一战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了,贾珝如愿的升为了游击将军,并统领一营三千江南大营精兵,此次他正是奉了东平郡王徐鹏举的军令押送军饷和粮草前往淮安漕运衙门。

    贾珝的船队自金陵码头入长江,之后便北上进入京杭大运河,再有不到一日的功夫便可到淮安。

    船队经过扬州之时,贾珝猛然想起件事情,那就是,贾敏就是年前刚去世的,算着日子,黛玉已经被贾母派人接进京了。

    往前行驶了一个时辰,遇到了漕运衙门设下的关卡,不过军官看清挂在桅杆上的旗帜后,连忙呵斥手下放行。

    船队继续在运河上前行,河风吹得官船上的旗帜哗哗直响,贾珝站在船尾默默地望着运河两岸的风景,“三爷,外面风大!”边上的贾福小声劝道。

    正准备返回船舱,贾贵匆匆从船头赶来,“三爷,情况不对,刚发现在咱们的前方有几艘快船,上面的人似乎是在盯梢,一见着咱们的船队便立刻向前方窜去,多半是前去通风报信去了。”

    “前面河道是什么情况?”

    “不远处会有一个小弯,到那里所有的船只都需降帆减速....”

    “还要多久?”

    贾贵:“盏茶功夫。”

    说话间三人便来到了船头,河湾已经尽在眼前了。

    “通知下去,做好大战的准备,只要发现身份不明之人,立即射杀!”

    贾珝举起千里眼观察着前方。

    这时,贾福忽然说道:“三爷,你听,这是什么声音?”

    贾珝侧耳细听,一阵喊杀声从水面上传来,边上的贾贵一惊,“二爷,这是水匪在劫掠过往的客商船只。”

    “这是运河,哪来的水匪?!”

    贾福不解道。

    贾珝默默地点了点头,贾福说的不错,这里是运河,各府不仅在辖区内设有关卡,漕运衙门更是有巡逻船只不停地来回巡视,所以,应该不是什么水匪,而是仇杀!

    能被人在运河上追杀的,不是高官就是富商,既然遇上了,自己作为官军,不可能袖手旁观,说不得会有不菲的收获。

    贾珝心里有所猜测,面上不显痕迹,“通知下去,做好准备!”

    随着命令传下去,原本在船舱内休息的军卒立刻冲了出来,不一会,船舷边站满了身着铠甲手持弓箭和火铳的军卒,一双双寒冷的目光只盯着前方,只要出现情况,他们立刻张弓射箭或点燃手中的火铳射击。

    喊杀声越来越近了,贾珝的官船最先转过弯来,只见两艘客船被一群小船围困住,好在小船上的人并不多,手中没有弓箭,再加上客船上也有家丁护卫,双方正搏命厮杀,一方想登上客船,一方则拼命阻止,杀的是有来有回。

    就在这时,只见远方河面上又驶来几艘快船,应该是见久攻不下,对方来了援军,看到这里,贾珝眉头一皱,因为有一艘快船朝着他们驶来了,对方明知这是官船还如此明目张胆,这是有恃无恐,看来背后来头不小啊!

    贾贵眼尖,“三爷,是咱家的船!”

    贾福也放下了手中的千里眼,“不错,是咱家的船。”

    贾珝拿起千里眼顺着贾福的手势看去——两艘客船的船舱前各挂着一个灯笼,那灯笼被河风吹得招展摇曳,但还是看清了上面的字:荣国府。

    贾珝愣了一下,瞬间反映过来了,这是贾母派来接黛玉进京的船,没听说她们在路上遇到劫匪啊?!

    来不及多想,直接命令道:“扬帆,弓箭准备,不要放火铳,不要伤着船上的人。”

    这时,那艘快船也已经到了,一个头目模样的人站起身刚欲说话,几只利箭突然射来,船上几人全部中箭跌落河中。

    “呜——”

    号角声响起,交战的两方都被突如其来的号角声震住了,接着便是箭矢袭来的破空声,箭头非常的准,虽然有少数落空,但大多数还是射在了杀手的身上,荣国府的家丁知道官船上的军卒是在帮助他们,一时士气大盛,杀得对方不停地后退,这些杀手不仅要应付着荣国府的家丁,还要小心着随时射来的箭矢,渐渐地便乱了脚步,不时有人被砍翻跌落河水中。

    混战,仍在继续。

    当贾家家丁正在与杀手激战之时,第二艘客船船舱内,黛玉面色平静地坐在床边,边上奶母王嬷嬷正抱着她的贴身丫鬟雪雁抹眼泪,只是她手中紧握的白玉簪却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平静,这时,她听到了窗外传来的号角声,顿了顿,面色一松,放下心来。

    她明白,这种号角声只有官军才有,猜测应该是巡河的漕运兵丁发现了被杀手围攻的他们,她早就听母亲说过外祖家,知道这是真正的权贵世家,更是见识过外祖家的权势。

    两年前,自己那三岁的弟弟被人买通了府里丫鬟下药毒杀,这件事传进了神京,不久后,金陵来了一位国公亲自坐镇扬州城,之后的一个月时间内,扬州城每天都在杀人,一个月内,扬州八大盐道总商换了三家,至于那被换掉的三家全部被送到了菜市口,听说那一个月杀了三千余人。

    虽说报了仇,可惜自己的母亲却伤心欲绝,一病不起,终于在新年前一夜病逝了。

    南直隶是勋贵的大本营,这些漕丁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解救荣国府的两艘客船,否则事情传出去,就是漕运总督都担待不起。

    突然,船舱门啪地被推开了!

    一切声响戛然而止。

    王嬷嬷猛地站起身,黛玉也吃惊地抬起了头。

    一个贾家二等婆子一阵风似的闯了进来,“姑娘咱们安全了!”

    黛玉闻言心里一松,一旁的王嬷嬷对空拜了拜,又道:“神佛保佑,好在漕运衙门的人及时赶到!”

    那婆子:“嗨,不是什么漕运衙门的人,是咱家的三爷....”

    王嬷嬷一怔,急问道:“府上的三爷?”

    黛玉和丫鬟雪雁一齐望向那婆子。

    那婆子愣了一下,忙赔笑道:“瞧我这张嘴,姑娘可能不知道,府里大房有三位公子,前来祭拜姑太太,接姑娘上京的是琏二爷,后面还有一位三公子和四公子,三爷是府里二姑娘同胞兄长,咱家三爷如今在江南大营当差,官职不大,游击将军,蒙陛下恩典,领一营兵马。”

    黛玉沉吟了片刻,望了望王嬷嬷,说道:“王嬷嬷,给宋妈五百钱打酒吃。”

    “是。”

    王嬷嬷应声走到一边从包裹里取来一串钱,“多谢宋妈了。”说着,将那串钱递给了宋妈。

    宋妈接过钱,又重重地扣了个头,“多谢姑娘赏钱。”接着爬了起来,退了出去。

    望着宋妈消失的背影,王嬷嬷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话了,“姑娘,依着宋妈的话,这位大房的三爷是姑娘的兄长,于情于理都该见上一见...”

    黛玉被王嬷嬷这么一点,也反应过来,点了下头,“麻烦嬷嬷了。”

    .....

    贾珝站在船头,看着远处的河面,仔细琢磨着刚送来的口供,这些杀手可不是一般的人,都是盐商手下的私盐贩子,至于他们为何冒着风险截杀荣国府的船只,说来还是和林如海有关,他们是冲着黛玉来的,至于原因,一个月前,内阁送来了一份公文,要求盐道衙门上缴一百五十万两捐银,说是让盐道衙门上缴,背地里的意思就是让扬州盐商出这个捐银,本就与盐商之间有龌龊的林如海趁机对大小盐商进行打压,不仅将江西总商白家的盐引给夺了交给了彭家,更是连续出手抓获了一批价值五十万两的私盐,私盐价格是官盐一半价,也就是说,林如海又给皇帝抢了一百万两浮财,这下彻底惹恼了白家,这不人家盯上了被贾家接上京的黛玉。

    贾珝这才发现自从他来到浙江之后,好些事情都发生了改变,这些在之前都是没有的事情。

    该死的蝴蝶效应,希望自己记住的几件大事不要受到影响!

    “三爷,有人求见。”

    正在考虑该以什么样的借口前去看一看林黛玉之时,突然贾福走了过来禀报道。

    闻言,贾珝眉头微皱,刚送走了贾琏和贾雨村,这又是谁,“什么人?”

    “回三爷的话,是荣庆堂的婆子宋妈,她说是奉了表姑娘的话前来请三爷去说话,说是要感谢三爷...”

    见贾珝面露不虞,贾福连忙说道。

    黛玉要感谢我?

    “三爷,天色不早了。”

    这时,贾福又提醒道。

    贾珝回过神来,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笑了笑,“你将李侃孝敬的那些宝物挑两件一会送过来。”

    说着,背着手走下了船头。

    客船内,黛玉静静地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手中握着一卷手有心没心的看着,雪雁略一犹疑,旋即凑过来,小声劝道:“姑娘不要担心,刚刚王嬷嬷和几个婆子打听过了,这位三爷虽说是武人,却不是那种凶神恶煞之辈,是个知礼的,平日里对府里几位姑娘都很好,特别是四姑娘,真是当亲妹妹一般宠溺,还有....”

    “这闹了大半日的,你也不嫌累。”

    黛玉眼睛盯着书。

    雪雁倒了碗茶放在边上的案几上,笑道:“咱们这一去,也不知何日才能回来,总是要对府里几位了解了解。”

    黛玉把手里的书往案几上一搁,忽然外面传来声音,“表姑娘没事吧,没受着惊吓吧!”

    “三爷放心,没有,好着呢。”

    这是宋妈的声音。

    雪雁听了,忙转身去沏茶,“姑娘,来了。”

    黛玉忙拿起先前放下的书,想了想,又放了回去,站起身,望向门外。

    片刻,只见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少年不急不慢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王嬷嬷和宋妈两人,宋妈手中还擎着一个木匣子。

    少年剑眉星目,俊朗不凡,一副温文尔雅的谦谦公子模样,黑色的头发仅用一根白玉簪束着,就是面色稍黑,估计是因为在江浙带兵的缘故,黛玉连忙上前见礼,还未说话,贾珝开口了,“妹妹不用多礼,叫我三哥哥即可。”

    黛玉微微一福,叫了一声‘三哥哥’,声音悦耳动听。

    贾珝看着面前的黛玉,微微一笑,走近了,看得更清晰了,她和迎春姊妹不同,她的眉毛修长而秀美,白皙的鹅蛋脸竟是素面朝天,一双清秀的凤目透露着一丝淡淡的忧伤,正应了曹公那句‘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贾珝精神一振,真是个美貌端庄的姑娘,一阵河风吹进来,她长裙的下摆似乎要随风飘起,一声清脆的佩环相击声传来。

    见贾珝站在那里打量自己,黛玉小脸微红,微微欠身,又唤了一声,“三哥哥!”

    贾珝回过神来,笑着道:“妹妹莫要生气,只是觉得妹妹面善,好似在哪里见过,所以失态了,见谅!”

    说着,转身从宋妈手中接过木匣子,掀开盖子,“没想到会在这见到妹妹,没什么准备,小小礼物,还望妹妹不要嫌弃!”

    说完将匣子放在了边上的案几上。

    黛玉上前一步,打量了匣子里的礼物一眼,一枝白玉簪子,一支镂空莲纹白玉步摇,微微一福,温柔地笑了笑,“多谢三哥哥。”

    顿了一下,又道:“我,很喜欢。”

    刚说完,她的脸上不由飞过一抹霞红,这是她第一次收到父母以外的人给的礼物,还是一个男性。

    “呵呵!妹妹喜欢就好。”

    贾珝心情畅快,又见宋妈给他使了眼色,明白天色不早了,自己不能在这多待,便笑道:“妹妹的意思我明白,都是自家人不必外道。”

    见黛玉又要给自己施礼,忙摆了摆手,接着道:“今日的事情我也查清楚了,林姑父那里我会送一封信过去,妹妹若是担心可书信一封有我命人一同送去。对了,为了安全起见,船队会连夜赶往淮安码头,明日妹妹和琏二哥换乘我的官船进京,另外我会让贾贵领一彪兵丁护送你们。”

    黛玉心里如明镜一样,知道这件事的起因是自己父亲,对着贾珝浅浅一笑,“麻烦三哥哥了,明日一早我会将信交给三哥哥。”

    不等贾珝开口,一边的王嬷嬷便说话了,“姑娘,该吃药了。”

    这是个礼教森严的时代,一群婆子围在这里,也不好多说,便笑了笑,直接道:“妹妹早些歇息吧,等我回京了咱们再聊。”

    说完,又向宋妈点点头,便在黛玉惊讶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黛玉目光一凝,眉头微皱,继而想到:这个三哥哥好生奇怪....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403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403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