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城门冲突

作者:白天会睡觉 |字数:1867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一场秋雨一场寒,神京一连下了数天的雨,天佑四十年的中秋节在一场暴雨中悄然而逝,好在老天赏脸,一夜雨后天晴,今日是太皇太后的六十八岁寿诞,天佑帝下旨举国欢庆,更是在奉天殿大宴群臣,发了横财的天佑帝大手一挥,这次寿典,凡在京七品以上的官员及他们的家眷都可以进宫参加寿宴,当然,五品以下官员进不了奉天殿,只能在奉天门外广场上参加寿宴,不过也有例外,比方从五品工部员外郎贾政就被特旨准入奉天殿参加寿宴,虽说只能在奉天门外参加寿典,但能亲自为太皇太后祝寿是一种荣幸。

    作为女性天生就有一些优势,再加上老寿星是太皇太后,所以那些五品以下官员的家眷享受到了高品级官员家眷同样的待遇,进入慈宁宫大殿列席寿宴。

    大约到了酉时中,太阳西下,地上的暑气刚刚散尽,清风吹拂,正是一日中最清凉的时刻,许多神京的百姓携妻带儿,男女老少,三五成群前往正阳门、永定门两条大街游玩,天还没黑,大街上已经被堵得满满当当,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好似整个神京的百姓都涌上街头。

    街道两边挂满了或高端大气,或小巧玲珑的花灯,据说为此顺天府花费了近十万两银子,天黑点燃所有的灯笼,会将两条大街照亮犹如天上仙境。

    古时民众的夜生活非常的枯燥,难得有如此盛景,不说那些平民百姓之家,就是官宦富户人家也出门前来观看花灯,不过他们可不会与这些老百姓挤在一起,而是早早的就在大街两边的酒楼定下了包间用以观看花灯夜景。

    一些孩童也会在家丁护卫的保护下来到酒楼边近距离的观看花灯,只是,如此密集的人流难免不出错,特别还有隐藏在暗中的黑手,数日前,在锦衣卫和东厂的配合下,刑部与顺天府集结大批人力破获了之前的拐卖孩童案,抓获了百余名人贩子,更是抓到了一个头目,捣毁掉了他们在南城的据点。

    如此大的损失不仅没有让这些凶残的人贩子收手,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报复之心,今日这么难得的机会,他们可不会客气。

    由于晚上有灯会,除了女眷被太皇太后留在了慈宁宫看戏赏花灯,奉天殿的官员在寿典结束后便退出了皇城,因为正阳门大街上挤满了人,所有人改走崇文门。

    离开奉天殿的时候,牛继宗告诉了贾珝一件事,南安郡王已经表态会全力支持梁王朱武城争夺太子之位,而且,东平郡王并没有反对此事。

    这几天,贾珝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按照前身的记忆,最终是蜀王朱武祥夺得了皇位,当然,是因为天佑帝的突然暴毙,他一直怀疑,贾敬的突然暴毙与天佑帝之死有着关联,只是,去了两次玄真观都没能见到贾敬。

    就在贾珝陷入沉思之中时,突然,“贾珝!”远处传来了一声叫喊声,贾珝猛地一惊,他一扭头,却听见了一声破空声,身子本能地微微一侧,这是他在浙江与海匪倭寇的厮杀中形成的一种条件发射,‘嗖!’一支利箭从他身边擦过,这支箭射在了崇文门守军的肩膀上,那军卒一声惨叫,翻身倒地,守城的禁军顿时一阵大乱,周边的百官乱作一团,贾福等人拔出腰间佩刀冲过来打算将贾珝围在中间,贾珝也大吃一惊,他扭头向来箭处望去,只见又是一箭射来,这一箭是朝着胸口射来,贾珝翻身下马又躲过了一箭,这一箭力道强劲,直接钉在了石板路上。

    贾珝勃然大怒,一把抓过马背上的弓箭,从箭袋中抽出一支箭搭弓上弦,拉弓如满月,目光紧紧盯着一名身着华服的青年,此人贾珝认得,正是忠顺王长子朱载垢,此子武艺不凡,三年前开始代替忠顺王坐镇神机营。

    就在朱载垢又取出一支箭的一刹那,贾珝手中的箭射出去了,箭矢迅疾无比,直向着朱载垢的右臂射去,只听一声惨叫,箭矢被朱载垢的亲兵用身体给挡了下来,朱载垢又惊又怒,他张弓便是一箭,但,贾珝的箭更快,为了躲闪,他从马上滚下,那支箭也因为他的躲闪而射到了边上一名官员的身上,崇文门内一阵大乱,城门口的百官跌跌撞撞,向两边奔逃,防守城门的禁军这才如梦方醒,呼喝着冲过来将双方给团团围住。

    但双方并没有罢手,贾珝的箭一箭接着一箭,若不是朱载垢的亲兵不顾安危冲上去替他挡下了贾珝射来的箭,此刻朱载垢早已被射成了刺猬,只片刻时间,已经有七名忠顺王府的护卫中箭倒在了城门下,除了一个倒霉的被射中了脖子,其余的都没什么大碍,朱载垢本人则被一箭射中了左臂。

    贾珝毫发无伤,但,有两名亲兵因为替他挡箭而被射中了肩膀和胸口,不过问题都不大。

    一场突来的冲突就这么结束了,内阁首辅温方言又惊又怒,他浑身发抖,颤声大喊道:“放肆!”

    倒霉蛋刘文彬脸色惨白,捂着受伤的肩膀,尖声喊道:“岂有此理!来人,抓起来,统统抓起来!”

    崇文门下一片沉寂,警戒的禁军并没有听从这位内阁大臣的命令,这件事不是他们可以处置的,只能等宫里的旨意。

    就在这时,皇城方向一辆马车急奔而来,远远的就听到了忠顺王朱厚炯的怒吼声,“该死的孽障!你是要逼死我吗?”

    另一边得到消息赶来的禁军副将李贤见状,一勒马缰,拨马到一旁去,边上的官员还有警戒的崇文门守军给马车让开了一条路,两名王府侍卫将朱厚炯从马车里扶出来,忠顺王气急败坏地冲到朱载垢面前,抬手就是两记耳光,“该死的孽障,你吃醉了酒不回去躺尸,到这耍什么酒疯!”

    忠顺王满头大汗,他来到内阁与六部官员面前,拱手施礼道:“小儿酒后无德,今日是无心之举,诸位大人受惊了,所有损失本王一力承担,待会王府长史会登门送上汤药费,还请各位大人多多宽容。”

    说着,又给中箭的内阁阁臣刘文彬深深一揖,“小儿年少鲁莽,又吃醉了酒,待明日酒醒了,本王带他亲自登门致歉!”

    刘文彬没想到忠顺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又惊又怒,可是,又明白事情不能再这么闹下去了,“射伤本阁一事,本阁可以不追究,但是令郎酒后无德,目无王法,当街行凶刺杀朝廷官员的事情,本阁会上书参他!”

    忠顺王急了,脱口而出,“阁老,小儿只是吃醉了酒,昏了头,再说了,这是私怨....”

    “忠顺王爷!”

    内阁首辅温方言高喝道:“当年的事情朝廷早有了定论,贾家与忠顺王府没有私怨,更没有仇恨。还请你不要昏了头。”

    忠顺王不禁一怔,向次辅张辅望去。

    张辅却静静地站在那里,既不看他,也无表情。

    忠顺王无奈,只得答道:“是本王一时心急,说错了话。”

    朱载垢却说话了,“我没有吃醉酒,贾源老匹夫杀我曾祖,此仇焉能不报!”

    说着,一把扯下左臂上的箭,当着百官们的面给折断了。

    崇文门下又是死一般的沉寂。

    内阁与六部的官员还有忠顺王一起向贾珝望去,贾珝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抽出了马背上的雁翎刀,忠顺王的头‘嗡’地一声大了,事情闹大了,不禁把目光转向次辅张辅,一直没有吭声的张辅脸色微微一变,见贾珝已经拎着刀走了过来,他伸手一拦,“且慢!”

    朱载垢这时也回过神来,他的后背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明白自己大意了,伤了左臂的他铁定不是贾珝的对手,看着一步一步慢慢走来的贾珝,他猛地咽了口唾沫,额头上的汗已经下来了,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忠顺王忽然转身一脚将朱载垢踹到在地,喝令道:“来人!给我将这个孽障打死。”

    那些王府的护卫也明白过来,立刻奔上来几名护卫将朱载垢按倒在地,另有两人从边上不知哪家的轿夫手中借来两根棍棒,冲过来抡棍便打,听着忠顺王的怒喝声,他们心中有数,雷声大雨点小,忽然,兵部尚书镇国公牛继宗笑道:“这么一出好戏,应该将陛下请来一看才是。”

    忠顺王一咬牙,道:“此事是本王教子无方,愿赔罪赔钱,五万两,可行?”

    “不行!”

    牛继宗一口回绝。

    “再加上东西两市各两处店铺。”

    “呵呵,忠顺王府世子的命就值这么点!”

    “良乡还有两处田庄!”

    “抵命钱是够了,但是这口气该如何出。”

    忠顺王看了看牛继宗,又望向持刀而立的贾珝,暗暗叹了口气,一把夺过护卫手中的木棍,照着朱载垢的大腿如雨点般落下,忽然,朱载垢一声大叫,直接昏死了过去,那一声清脆的断骨声所有人都听见了,忠顺王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转头向贾珝望去,淡淡道:“贾将军,这下怒气消了吧!”

    “咳咳!”

    牛继宗猛地咳嗽了两声,提醒贾珝差不多得了。

    贾珝这才开口,“王爷说笑了,这其实只是一场误会,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

    说着,又对站在边上的崇文门守将说道:“抓紧验伤,也好让小王爷回去养伤。”

    一句话提醒了崇文门的守将,这时,一直在外围看热闹的李贤走了进来,“还不快谢过贾将军。”

    忠顺王见状,脸一沉,又对崇文门守军说道:“小儿年少鲁莽,请各位多多包涵,伤者五十两银子,其余每人十两辛苦费。”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马蹄声,接着便传来了戴权的声音,“陛下口谕,忠顺王朱厚炯、三千营主将贾珝进宫觐见。”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403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403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