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当年的真相

作者:白天会睡觉 |字数:1538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玄真观位于西山东南角,它是神京名观之一,在元末时期它曾显赫一时,太祖皇帝登基之后,笃信佛教,再加上之后的永乐皇帝,玄真观渐渐失去从前的盛况,更是在土木堡之变中遭到焚毁,圣祖还都之后,玄真观与清虚观一起被朝廷修葺,因为当年的战火导致玄真观香火断绝,至今没有恢复往日的盛况,再加上有个清虚观在边上,玄真观便慢慢衰落了。

    玄真观最大的一个特点便是随缘,广开山门,因此,观中子弟人员结构复杂,但都是真心求道之人,不像清虚观,特别是张道士整日混迹于勋贵高官人家,没事还给人说亲牵红线,整得自己像下凡的月老。

    从皇城出来,贾珝并没有回府,而是先到城外玄真观见贾敬一面,他要从贾敬口中问出当年的真相。

    玄真观后山一处偏殿中传来一阵诵经声,贾珝站在殿外透过窗户默默地看着贾敬。

    贾敬如往日般,盘腿坐在蒲团之上,闭眼默念着经文,突然,他听到了门外传来的声音,“敬大伯!”

    “....”

    贾敬倏地睁开双眼。

    贾珝大步走了进来,对着贾敬施礼道:“侄儿拜见伯父。”

    贾敬没有动,像是对贾珝,又像是自言自语,“得时者昌,失时者亡。云厚者雨必猛,弓劲者箭必远。心急成不了大事....”

    听了这话,贾珝脸上掠过了一丝惊疑,可也是很快便消失了,急剧思索了片刻,直接问道:“大伯,四十年前河套一战,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京营会战败?祖父大人是怎么死的?还有,武宗皇帝为何落水而亡?”

    闻言,贾敬的身子明显晃了一下,接着口中念着经文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

    贾珝静静地看着贾敬,半晌,叹了口气,道:“今日在上书房,陛下又提起了当年之事....要起风了,侄儿不能糊里糊涂的当一枚别人手中的棋子,贾家更不能成为别人成功路上的踏脚石,侄儿知道大伯出家让爵定有隐情!父亲说了,当年京营战败与文官集团以及忠顺王府有关,如今侄儿不仅得罪了忠顺王府,更是领了一份烫手的差事....如果不能知道当年的真相,不能有所准备....”

    贾敬面容凝重,两眼望着面前的香炉,说道:“当年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是非常的清楚,我只知道,武宗的突然驾崩与河套惨败有着很大的关联,当年贾家深受武宗皇帝的信赖,你祖父兄弟俩掌握着京营十五万大军,当年的忠顺王也只是他们麾下一小将,河套一战大军崩溃的太突然了,若不是你祖父领着老营顶住了瓦剌人的突袭,说不得京营主力会全部折损在河套,虽说最终击退了瓦剌人,但三千营也付出极大的损失,一万五千精锐老卒,战后收拢不到三千。

    那一战勋贵一脉损失惨重,辛苦培养的接班人全部折损在了战场上,因为武宗的突然驾崩,河套战败的背后原因根本没有去调查,只是有小道消息说,是神机营的火炮阵地遭到瓦剌人的突袭才导致了大军的溃败,太不正常了,不说神机营有着自己的骑兵,更是有两营刀盾手和数千名火铳手,怎么可能会被瓦剌人瞬间击溃?”

    贾敬这时站了起来,走了两步,意味深长地说道:“当年京营前往河套并不是与瓦剌人作战,听说是为了接应瓦剌一个部落内附,还有,此事与忠顺王府有着很大的关联。”

    贾珝听到这里,下意识的问道:“是不是英宗留在草原上的后裔?”

    贾敬转过身来,紧紧地盯着贾珝,“你从哪里听得的消息?”

    贾珝一怔,随即说道:“我,瞎猜的。”

    贾敬眼中掠过一丝疑惑,过了片刻才接着说道:“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宫里肯定知道,毕竟当年你祖父他们是受了武宗皇帝的旨意,但是这么大一件事,当时的内阁不可能不知道,然而,这些事情随着武宗驾崩销声匿迹,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一般,就连损失惨重的勋贵一脉也没有去追究此事。”

    贾珝一凛,“此事会不会牵扯到了内阁,或者说文官集团,难不成是他们勾结的瓦剌人,出卖了京营十五万将士?”

    贾敬故作沉吟,过了片刻才答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就连全力支持勋贵的武宗皇帝都死的不明不白。”

    说到这里,眼光一凛,“当今亲政五年后,养心殿发生了一起失窃大案,陛下借机裁撤了整个禁军,如今戍卫皇城的禁军都是当时从九边抽调过来的精锐。”

    贾珝一惊,如果是真的,那这些文官的胆子也太大了,为了权力,他们竟然敢弑君,看来前世天佑帝突然暴毙多半也是他们下的手。

    贾敬背着手来到窗前,看了看天色,“好些事情我不便告诉你,以后慢慢你就清楚了,宫里面其实什么都明白,只是,这么些年了,一直没能挣脱束缚在皇权上的枷锁,勋贵一脉也缩回了南直隶,呵呵,要不是有东平郡王压着,说不得连南直隶都要丢了,你以为两年前你敏姑姑的儿子是怎么死的?小小的盐商敢有这个胆量?这不过是勋贵和士族之间的一场博弈,林家成了牺牲品....”

    贾珝愣住了,他把问题考虑得比较简单,竟没有想到这中间会有这么多的内幕,乎听,贾敬接着说道:“陛下被逼着近二十年不上朝,将所有的朝政全部丢给内阁处理,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权力越大,越容易出错,出了错就要挨罚,这些年兵部、刑部还有工部大体上被陛下掌握在手中,可惜那些人也学精明了,都躲到了幕后,不在给陛下发难的机会,牢牢地将户部、礼部、吏部还有都察院掌握在手中。

    陛下今年五十又二了,拖不了几年了,一旦蜀王登基,两位皇帝的努力将全部付之东流,大明朝将彻底为士族所掌控,以文御武将在他们手中实现,皇帝将会被困死在皇城。”

    贾珝瞥了贾敬一眼,明白他说的都是真的,而且前世就成为了现实。

    这时,贾敬从袖中掏出一个蜡丸,径直捏碎了,一股清香扑鼻的药香散开,看着贾敬递过来的丹药,贾珝懵了,什么情况?

    “这是神丹,食之可延年益寿,增强体魄。”

    贾珝望着这颗鲜红的丹药,咽了口唾沫,猛地摇了摇头,贾敬忽然笑了,“你怕吃了会死?”

    贾珝点了点头,贾敬沉默了,目光移向窗外,“这是按照道门的外丹之术炼制的丹药,用的全是草药,没毒。”

    突然,贾珝目光一闪,猛地一抬头,望向贾敬手中的丹药,急问道:“这不会是给陛下炼制的丹药吧?”

    贾敬笑了,“你小子真是个怪胎,这也能猜到,不错,我就是在此负责给陛下炼制丹药。这件事情也就老太太知道。”

    贾珝沉默了,难怪记忆中,天佑帝刚一驾崩,贾敬便死在了玄真观中,原来这一切都有着关联的,还有贾母,怪不得一听到贾敬的死讯直接昏死了过去。

    贾珝压下心中的一口气,不禁问道:“靠谱不?”

    贾敬哈哈一笑,“虽说是药三分毒,但是配合着膳食,效果还是有的,固本培元而已。”

    说到这,将手中的丹药又递了过来,“尝尝?”

    见贾珝下意识的一退,撇了撇嘴,直接将丹药塞进嘴里,“回去吧,我这里你没什么要事就不要来了。”

    知道问不出别的来了,规规矩矩地给他行了一礼,“侄儿告退了。”

    说完,转身就走。

    “等一下。”

    贾敬忽然开口了,“秦氏你照看着点,千万不能出事,她是个身份尊贵之人。”

    贾珝一惊,这贾家就是个是非窝,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没有答话,更没有转身,听完径直走了出去。

    离了玄真观,贾珝没有直接回城,而是前往清虚观,看看这个老神棍可知道一些当年的隐秘!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403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403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