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尘埃落地

作者:白天会睡觉 |字数:1965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哎呦!贾队长来了。”

    伯爵府二管家林之孝正带着管事和小厮将各处的灯笼点上,突然看见了大步进来的贾贵,笑着上前打招呼。

    “林管家说笑了。”

    贾贵望着林之孝,“三爷人呢?”

    林之孝:“在外书房。”

    “那我先过去了。”

    贾贵笑了笑,“有时间请林管家吃酒。”

    林之孝目送着贾贵离去的背影,心中一阵潮热,连忙回头扫望了一眼呆立在那里的管事和小厮,喝道:“还楞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抓紧时间去点灯笼?你们瞧瞧人家贾贵,肯跟着三爷出去打拼,这才一年多,不仅放了白身,更是当了亲兵队长,啧啧,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此时距离李吉庆等人进宫已经一个时辰了,时光飞逝得如此之快,贾珝也坐不住了,在书房里来回走着。

    今日之事,全是贾珝在背后推动,先是将那侍卫长和证物送给了内阁次辅张辅,担心李吉庆是扶不起的阿斗,又给裘良写了一封信,没成想自己的担忧成真了,差一点让朱厚炯翻盘,可惜,一群废物,送去的证人竟然被朱厚炯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打死了,没了证人,就是皇帝也不能定忠顺王府的罪,这件事最多是王府的侍卫背着忠顺王做下的案子,赔钱完事。

    “三爷,贾贵回来了。”

    终于,门外传来了贾福的声音。

    贾珝立刻站住了,望向书房门。

    贾贵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书房门口,一只手扶着门框大口喘气。

    “怎么样?”

    贾珝急问。

    贾贵喘了口气,“回,回三爷的话,见到戴总管了,说是蜀王去求情了,大宗正、内阁以及大理寺的人都去了上书房,最终因为没有人证不能证明那些人是奉了忠顺王的命令前去刺杀李安,大宗正提议忠顺王以钱赎罪,这也得到了次辅等人的认可,另外,次辅还提议让锦乡侯次子李贵接任西城兵马司指挥使一职,这件事得到了首辅的支持。”

    “那,陛下的意思?”

    “陛下没有反对。”

    贾珝怔了一下,接着又问道:“陛下可有对忠顺王进行处罚?”

    贾贵擦了一把汗,“没听说。”

    贾珝点点头,转身在靠窗前的椅子上坐下了,贾福上前倒了碗茶,贾珝刚揭开茶碗正准备端碗喝茶,瞟了一眼低头擦汗的贾贵,淡笑了一下,指着身边的椅子,说道:“来,坐下歇一歇,喝口茶。”

    贾贵一下愣在那里。

    “还不快去。”

    贾福最敏锐,推了他一下。

    “多谢三爷!”

    贾贵被感动了,规规矩矩地给贾珝行了一礼,斜坐在贾珝身边的椅子上,端起那碗茶小心的喝着。

    贾福这时说话了,“三爷,咱们手中不是还掌握着一些证据,不若将这些送到锦乡侯府?”

    贾珝:“不用了,李吉庆斗不过朱厚炯。”

    贾福兀自不服气,也只得将那口气带着唾沫生生地咽了下去。

    “这个李贵倒是一把好刀!”

    贾珝眼中闪出了光,声调里也透出了杀气。

    贾福一惊。

    贾珝接着说道:“盯着朱载墨,一旦他出府了,立刻来报。”

    贾福这才明白过来,这是准备再添上一把火,彻底将这两家逼上绝路。

    贾贵想了想,“三爷,黄昏后,咱们在东城的那处宅子外有不明身份人出没....”

    贾珝脸一沉,“暴露了?”

    “应该没有。”

    贾贵站了起来。

    贾珝站起了,走到书案边,拿起了一封信,那是一炷香前梁王府送来的,梁王朱武城亲笔信,就一句话,提醒自己小心,南镇抚司盯上了自己,玄真观里有他们的眼线。

    将那封信放到烛火上点燃扔进了火盆里,看着它烧成灰烬。

    贾福低着头。

    贾贵也低着头。

    贾珝慢慢望着他们俩,慢慢说话了,“这神京东厂、锦衣卫眼线密布,应该是在张府的门口被他们给盯住了。”

    “小的该死!”

    贾贵立刻跪倒在地。

    “起来吧,这不怪你。”

    贾珝十分温和,“那处宅子交给商会,你们最近就不要露面了,还有,忠顺王府的事情放一放。”

    “可是....”

    贾贵懵在那里,稍顷还是开口了。

    “好了。”

    贾珝摆了摆手,“以后有的是机会。”

    “是。”

    贾珝点点头,“你去安排下,不要再被人盯上了。”

    “是!”

    贾贵退了下去,贾珝这才对贾福说道:“明儿,你再去找焦太爷吃酒,探探他的口风。”

    ..........

    张辅坐在马车里有些心烦意乱,他一直在策划一盘很大的棋,已经策划了几个月,按照商议好的规划,再有一两个月就可以收官了,可惜,随着浙江的大胜,局面逐渐失控,皇帝不仅有了钱,更是开始了插手朝政,特别是京营被裁,破坏了他这局棋中最重要的一步,为了挽回局面,他费尽了心思才从十二团营中拿到了三营兵权,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吉安伯肖延庆和济宁伯洪泰便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永定门外,这两处兵权也被皇帝和贾家瓜分了,还有就是陆大友,让他心中充满了愤怒,若不是清楚知道忠顺王府的一些秘辛,他都怀疑朱厚炯是皇帝派来打进文官集团的探子。

    李安之死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若非宫里送来了证据,他杀了朱厚炯的心都有了,他刚刚安抚住了投靠来的勋贵,却又发生了这样的恶劣事件,相当于直接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朱厚炯的不满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没想到会如此激烈的反应,一点余地都没给留。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让吴世昌将证人送到锦乡侯府的根本原因,他咽不下这口气,可惜,李吉庆这个废物,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十万两买了他儿子的命,亏大了。

    对于这个李安,张辅非常的看好,已经打算好好培养了,可惜,福薄命短!

    又想起朱厚炯的那句话,‘三姓家奴’,呵呵,如今锦乡侯府已经被逼上了绝路,只能死心塌地的跟随文官集团了,勋贵那边肯定不会在相信他们了,忠顺王肯定会找准时机对付他们,至于皇帝,不好说,首辅出面支持肯定是得了皇帝的示意,以后锦乡侯府的日子不好过啊。

    不由又想起了李吉庆的次子,是个狠人,比他老子强,看来可以试一试。

    尽管这件事情已经暂时平息了,但他知道,这件事只是开始,还有就是贾珝,似乎所有事情都和他有着关联,今日之事说不得也和他有关,他可是听说了,裘良是在接到一份神秘信件之后才带人赶到赌场抓住了那个正在赌场赌博的王府侍卫,裘良是勋贵一脉的人,和贾家关系十分不错。

    此子是个大祸害,不能留。

    今日之事也让他明白了天下没有什么无懈可击之事,这让他有些心虚了,皇帝会不会已经察觉了,会不会正在等着自己跳出来,想到这里,心中又忐忑不安。

    还好,送往朵颜三卫的那封信自己并没有署名。

    张辅心中长长松了口气,敲了敲车厢,“先不回府,去户部宋尚书府上。”

    ......

    蜀王府内书房一片沉寂,一向温文尔雅的蜀王朱武祥难得的发了脾气,从宫里回来后便将自己关在了书房内,一名宫女仅仅因为走路脚步声大了一点就遭到了责罚。

    此时,蜀王朱武祥在书案后的椅子上闭目静坐。

    李安之死最大的受害人不是李吉庆,而是他朱武祥。

    尽管这件事已经被平息了,但他知道,这件事已经在忠顺王府和文官集团之间造成了裂痕,而且难以弥补,朱武祥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进宫给忠顺王求情已经是他能做的最大努力了,至于朱厚炯与文官们的恩怨,他无能无力,他无法两全,他只能站在文官们的身边,这是他的立身之本,至于忠顺王府,他只能以后慢慢地去安抚了。

    这时,王府长史罗应鹤推开书房门走了进来,一眼便望见面色阴郁的朱武祥,轻步走到蜀王面前,“王叔怎么说?”朱武祥这时才睁开了眼,望向他。

    “没见到忠顺王爷,不过却见到了世子。”

    朱武祥愣了一下,“他怎么说?”

    罗应鹤想了想,“世子说了,忠顺王府为了支持殿下,不仅丢了兵权,更是落入了文官们的算计之中,希望殿下能够为其做主。”

    朱武祥站了起来,抬头望向了门外,目光中充满了失望,稍作沉思,又问道:“查的怎么样了?”

    “此事与宫里无关,估计是忠顺王府的仇敌....”

    “贾家?”

    蜀王望向了罗应鹤。

    罗应鹤:“有可能,不过应该不是,贾家这些年被明里暗里打压,根本没有反抗的实力,那贾珝不过运气好才得了军功升了职,就算有些能力,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大的能力。”

    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或许,文官们贼喊捉贼吧!”

    朱武祥愣了一下,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点了点头,“这件事还是要查下去,最起码咱们要心里有数。”

    “是。”

    罗应鹤点了下头,犹豫了一下,又道:“殿下有时间还是见一见世子吧。”

    “怎么说?”

    “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朱武祥眉头微皱。

    “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怪怪的,殿下有时间还是自己看一看吧。”

    朱武祥望向了他,见他满眼恳色,只好说道:“行,你安排一下。”

    罗应鹤立刻躬身答道:“是。”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403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403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