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宣府的军报

作者:白天会睡觉 |字数:1691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就在那些贾家密探带着贾珝的手令离开神京城不久,一队军使纵马狂奔,不断挥鞭猛抽胯下的战马,向神京疾驰而来。

    这队军使一个个硝烟黑面,身上军服破损,显然是从战场而来。

    在永定门守军和周边百姓惊疑的目光中,马队很快消失在大街上。

    巍峨迤逦的皇城城墙已遥遥在望,那军官猛抽一鞭,马跑得更急了。

    正阳门门前,急促的马蹄声引得守门禁军注目望去。

    那队军使疯狂抽着马向这边驰来,驰到正阳门下,那军官胯下那匹战马,一声悲鸣,口喷白沫,前腿一软,向前瘫倒。

    那军官毕竟久经战场,纵身一跃,站在地上,气喘吁吁,“八....八百里加急...”

    说着,举起那份已被汗水浸湿的八百里加急奏折,踉踉跄跄向守城禁军军卒走去。

    ......

    乾清宫上书房。

    天佑帝朱钦德将那份军报狠狠地掼在地上!

    大殿内,锦衣卫指挥使马顺直挺挺地跪在地上,此时任何辩解都是苍白无力,这是宣府总兵长宁侯张孝光递来的军报,朵颜三卫翻越毡帽山段长城袭击了开平卫,独山堡、半壁店堡和猫儿堡等十余所前哨城堡陷落,朵颜三卫在阿鲁特的率领下围困了龙门卫,援军在大松山附近遭遇了朵颜三卫的伏击,双方在九月八日清晨爆发了一场大战,宣府镇先锋营后退至小白阳堡等待援军。

    天佑帝一拍御案,“不是说朵颜三卫一直待在山海关以西、古北口以东蓟州边外放牧,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宣府并翻越了长城?!”

    马顺:“臣死罪!”

    天佑帝气得脸都白了,兀自强抑着问道:“最新的一份密报是什么时候?”

    马顺想了想,“九月六日,密谍在密报中说一切正常。”

    就在这时,戴权一阵风似的闯了进来,禀报道:“陛下,缉事所里最新的密报是九月七日发来的,密谍称,一切正常。”

    天佑帝勃然变色,厉声道:“查!朕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天佑帝猛地站起,又对马顺说道:“将北镇抚司的人撒出去,朕要知道关外草原人的一举一动,特别是瓦剌人。”

    “陛下放心,草原的情况一直在掌握之中,鞑靼人趁着瓦剌人遭受大疫袭击了阿失礼的右翼三万户,如今双方正在大战,一时半会不会分出胜负。”

    天佑帝的脸色略略平缓了一点,他认为马顺说得有点道理,但,他还是担心,文官们太狡猾了,东厂抓获的信使身上的包裹都是空的,也就是说,信已经送出去了,信的内容,送给谁,或送给了哪些人,都不清楚。

    想到这,他又沉思了片刻,便道:“虽说鞑靼人和瓦剌人有着仇恨,但是不得不防,那起子孽障不知会给他们许了什么承诺,要小心他们暗度陈仓,特别是朵颜三卫又掺和了进来,朕怀疑这件事有着他们的预谋。”

    “臣遵旨!”

    马顺一颗心落下了,皇帝没有责罚与他,他重重磕了一个头便下去了,天佑帝说的不错,瓦剌与鞑靼很可能在演戏,这件事不能再有差错了,否则皇帝不会再信任自己了。

    马顺退下去了,上书房内一片寂静,天佑帝瞥了一眼戴权,问道:“可有消息传来?”

    戴权连忙跪了下来,大声说道:“老奴无能。”

    “朕有时真想一刀杀了这些吃里扒外的畜生!”

    天佑帝轻轻叹了口气,道:“可惜,朕不能。难道朕也要重走堂兄的老路子?也许朕也会像堂兄那样死的不明不白。”

    戴权下意识一颤!

    天佑帝眼光一寒,嘴中却冷笑道:“既然他们想将御林军调出神京,借瓦剌人的手覆灭掉,彻底束缚皇权,就不要怪朕无情了!”

    想到这里,对戴权说道:“去将首辅还有镇国公请来。”

    说着,又想了想,“将长宁侯的军报以及那份从张府送来的密报给贾珝送去,告诉他,做好准备。”

    戴权叩了个头,答道:“老奴遵旨。”

    一炷香后,乾清宫内传出了一道旨意,兵部尚书镇国公牛继宗入内阁参赞朝政、协理军机,使原本风清云淡的朝局骤然间变得紧张起来,满朝文武议论纷纷,不少人都意识到,这次事件将点燃文武之争的烈火,还有就是皇帝的态度,竟然没有经过内阁的商议便直接宣布了此事,这是夺了内阁的权利,一时间,关于此事的各种猜测又成为了大街小巷茶楼酒肆的热门话题。

    当然,还有朵颜三卫突袭宣府之事也让神京百姓愤慨不已,纷纷咒骂他们忘恩负义。

    贾珝已经得到消息了,此刻,他正在书房里焦急地等待着。

    “三爷,戴总管来了!”

    贾珝精神一振,“快!快请进来!”

    说着起身迎了出去。

    这时,戴权在几名侍卫的护卫下快步走来。

    “戴总管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贾伯爷客气了!”

    戴权看了一眼那些侍卫,对贾珝微微笑道:“咱们里面说话。”

    听戴权这么一说,贾珝不由一笑,对贾福点了下头,一摆手道:“请!”

    二人走进书房,分宾主坐了下来,贾福亲自给二人上了新茶,走到门边并带上了门。

    戴权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眯着眼打量书房,整齐简洁的书房让他暗暗赞叹,不愧是军伍出身,从书案的细微处便可看出,贾珝是个谨慎之人,做事一丝不苟。

    贾珝放下茶碗,望着戴权,“朵颜三卫袭击宣府的事情已经听说了,不知总管前来所为何事?可是陛下有差事?”

    贾珝这句话问得十分坦率,开门见山,这让戴权十分的高兴,呵呵一笑说道:“伯爷真是个忠厚之人,若是人人如此,何愁大明江山不能千秋万载!”

    贾珝微微欠了欠身子,“多谢总管的美誉!”

    “伯爷谦虚了。”

    说到这,戴权从袖中将那份军报取了出来,轻轻地放在了案几上,“伯爷先看看军报再说吧。”

    贾珝接过军报展开一看,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接着把军报放下,对戴权说道:“朵颜三卫一直游荡与蓟州边外放牧,朝廷也随时关注着他们的动向,他们既然能攻陷开平卫并击退了宣府的援军,说明他们翻越长城的最少有两三万人,这么大规模的动作,朝廷的细作不可能不发现。”

    戴权点了点头,“伯爷说得不错,可惜,东厂和锦衣卫传回的密报都说一切正常。”

    贾珝沉默了,他相信戴权说的是实话,这时,戴权又将一封信放在了案几上,淡淡道:“看了这封信,想必伯爷就一切都清楚了。”

    贾珝一怔,捻起信封中的那张信笺,展开细看,贾珝的脸色渐渐凝肃起来,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接着咬了咬牙,狠狠地说道:“这些伪君子,他们就不怕死后下地狱!”

    戴权笑了笑,朝贾珝望了一眼,“下地狱?不过是弱者的自欺欺人罢了!若是真的有神明,有地狱,还要咱们这些人做什么?!”

    贾珝听了这话,不由点了点头,略做沉思,便问道:“不知陛下可有口谕?”

    戴权面色一正,站起身对着皇宫方向一礼,方道:“也算不上口谕,陛下让伯爷做好准备。”

    听了这话,贾珝忙站起身,应声答道:“臣遵旨!”

    说着,又对皇宫方向深深一揖。

    戴权笑了起来,笑声而且很大,“伯爷有心了,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完成陛下的差事,以后有什么消息,杂家会命人给伯爷送来。”

    说到这里,瞥了一眼门外,小声道:“给您打八折!”

    戴权将最后三个字,‘打八折’咬得很重,言外之意就是告诉贾珝,这些消息他都是背着皇帝告诉自己的。

    贾珝微微一笑,然后从容地上前走了一步,答道:“多谢总管,东城有一处三进院子,小小心意,还望总管不要嫌弃。”

    “哦?”

    戴权长长的眉毛微微一抖,将军报和密信折好收进袖笼,方对贾珝说道:“虽说杂家和府上关系非常好,不过,老话说得好‘无功不受禄!’这个规矩不能破,告辞了!”

    说完,扭转身就走。

    贾珝也没在意,明白这个老东西是怕自己给他下套,亲自将他送出了府门。

    望着消失在宁荣街角的车队,贾珝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妈的,这群伪君子竟然想阴自己。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403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403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