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交易

作者:白天会睡觉 |字数:1605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贾珝明白李吉庆的用意,也相信他是真心想与自己结盟,这一次他拿出吴世昌的亲笔信就是想取得自己的信任。

    然而,经过一些情报的收集,贾珝发现吴世昌是个脾气火爆,没有什么城府的人,空顶着御史大夫的职衔,都察院的事情都是次辅张辅在背后操控着,以他的头脑不会写出这封信来,估计是张辅的意思,而且贾珝猜测,李吉庆知道此事,只是他并没有打算告诉自己。

    从这就可以看出李吉庆有着自己的打算,就算没有此事,贾珝会相信他吗?

    答桉显然是否定的,自己不会相信他,至少不会相信他会毫无保留的将他从文官们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自己,是人就有私心,只要对自己有利,什么都可以出卖,不见蜀王朱武祥就这么做的吗?

    要知道,张辅可是一直站在他的立场上全心全力的去帮助他,虽说他有着自己的盘算,但对朱武祥可谓是十分的尽心,结果还是遭到了背刺。

    但贾珝还是打算接受李吉庆的善意,暂时和他结为同盟,共同对付忠顺王朱厚炯。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折中的手段,更是一种临时的手段,如今神京东厂、锦衣卫眼线密布,自己不可能大力发展情报网,否则一旦引起皇帝的猜忌就得不偿失了,严重的会让皇帝怀疑上自己,天佑帝发现自己的小动作便会全方位的监控自己,甚至可能会逐步剥夺自己手中的兵权。

    对于皇帝来说,他难道离不开自己?

    很显然不是的,对于掌权者来说,关键职位随时可以任命一位自己的心腹来替换,没有谁离不开谁。

    甚至朱厚炯都可以取代自己。

    只要对皇权有利。

    与李吉庆合作只是为了增添一条安全的信息渠道而已。

    想到这里,贾珝对着李吉庆笑道:“咱们是老亲,虽说之前发生了一些小小的不愉快,但终归没有仇怨,这也是我今晚会出手的原因。只是,就怕文官们开出的条件太优握,侯爷会迷失了眼睛,分不清敌友了!”

    贾珝的这句话犹如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压在李吉庆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半晌他才有气无力道:“伯爷请放心,我不是三岁的孩童,任由他们的蒙骗,经历了安儿之死,我是彻底看清了这群人的嘴脸了。呵呵,就是宫里那位,也是没安好心!”

    贾珝笑了笑,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他给李吉庆倒了碗新茶,方正色道:“世叔请节哀!”

    听了这话,李吉庆也不答话,铁铸般一动不动,半晌,一字一板地说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贾珝怔了一怔,接着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方对李吉庆说道:“世叔可曾去拜访老国公?”

    “哎!”

    李吉庆长长地叹了口气,“老国公的脾气你也是清楚的,当日演武场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老国公对我是相当的不满,再加上望月楼一事....我也曾亲自登门,可惜,并没有见着老国公的面。”

    贾珝点了点头,又问道:“候孝康这个人怎么样?”

    候孝康?

    李吉庆眼中闪过一丝讥笑,对贾珝笑道:“这是个泥菩萨,修国公府那些传言想必你也听说了,我可以告诉你,都是真的,一个连填房都压不住的男人,还算是男人?若不是府里太夫人还在,侯勇这孩子早就不知道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说到这里,神秘一笑,低声道:“听说那马氏为了毁掉侯勇,亲自上阵,你懂得!”

    这句话有些过了,不说这么做会毁掉她自己,就连整个修国公府都会受到牵连,这是在挑战整个大明朝道德秩序的底线,候孝康再宠幸她,也不会湖涂至此。

    贾珝见李吉庆笑得如此猥琐,不由摇头苦笑,刚刚还沉浸在丧子之痛中,一提起这些内宅花边新闻,立刻换了个人似的,不得不感慨人真是奇怪,便对他笑道:“世叔可知候孝康是谁的人?”

    李吉庆吃了一惊,“什么谁的人?”

    “候孝康赋闲在家有五六年了吧!”

    李吉庆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妈的!大意了!这老小子平日里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你若是不提起这事,我还真想不到。不过,听说他是走了北静王府的路子。”

    “那水溶又是哪边的人?”

    “水溶?”

    李吉庆一激灵,怔了一下,懵在那里!

    书房内一片沉寂。

    半晌,李吉庆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说道:“我对他也不是太了解....不谈他了。”

    接着又说道:“自从蜀王放下身段之后,咱们勋贵一脉是彻底乱了,就是文官集团也受到了影响,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

    听了这话,贾珝深深地望着李吉庆,知道他话中的意思,朝廷的水比以往更浑了,也更加的危险,你不知道身边的人到底是谁的人,还有,他从李吉庆闪烁的目光中猜到了他肯定知道水溶的事情。

    李吉庆被贾珝盯得心里发毛,忙笑道:“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说着,他从袖中取出了一张礼单,递给贾珝笑道:“伯爷请看一看吧。”

    贾珝接过礼单仔细看了看,便放在桉几上,“世叔有心了,但我却不能收。”

    李吉庆的心顿时沉了下去,果然不好对付,这份礼单是他经过深思熟虑才定下来,其中包含了各类珠宝首饰、古董字画还有东西两市的店铺以及城外的一处田庄,折银约十万两,这已经占了侯府资产近三分之一,当然,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算事情,看来,贾珝是不打算收财物了,人情誓言才是最头疼的。

    “那不知伯爷要怎样才肯点头?”

    “世叔说笑了。”

    贾珝喝了一口茶,澹澹道:“咱们是老亲,此事若传了出去,人家会在背后戳贾家嵴梁骨,流言如刀!”

    李吉庆那深陷的眼珠中闪出光来,明白这是不相信自己,大声说道:“若是担心这个,咱们可以签一份书契,绝对不会背地里传出流言诋毁贾家。”

    说完,静静地望着贾珝,李吉庆心知肚明,贾珝一定会提出条件。

    这时,贾珝又拿起礼单,仔细看了看又笑道:“大家都是老亲,这两年各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心意领了,但是这礼物就算了。再说了,咱们是相互帮扶,并不是生意买卖。”

    李吉庆要是还听不出其中的意思,就白活了这么些年了,连忙说道:“伯爷放心,我懂的,一旦有任何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转告。”

    “世叔听我说完。”

    贾珝微微一笑道:“实不相瞒,我也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一般的消息也都能第一时间接触到。”

    此话一出,李吉庆心中一沉,他点点头,问道:“伯爷请说。”

    “关于明年春闱的小道消息,世叔该听说了吧。我希望世叔能帮我拿到确凿的证据,能将张辅或者吴世昌扳倒的实证,比如,他们是如何拿到考题的。”

    “不!不可能!”

    李吉庆眼睛珠子都要惊掉了,坚决摇头道:“无论如何不能答应,如果是这样,我不如....”

    “世叔先听我说。”

    贾珝打断了李吉庆的话,接着道:“无论是为了世叔自己,还是为了锦乡侯府的未来,世叔都该一改在陛下心中的印象,否则迟早出事。另外,我有个消息告诉世叔,杀害世兄是朱载垢的主意,这件事估计张辅他们早就知道了。”

    “什么!”

    贾珝手一摆,“世叔莫要激动,咱们可以做个交易,我为世叔提供忠顺王府的一切信息,包括可能给忠顺王父子带来麻烦的罪证,条件就是世叔要给我提供文官们的重要消息,只要世叔能够办到,我保证让世叔的心愿达成。”

    李吉庆毫不犹豫答应了,“好!我们一言为定,我会想办法替你拿到内幕信息。不过,我希望能签一份书契。”

    “不!我们用家族的誓言来做保证。”

    “好!”

    李吉庆立马同意了这个提议,二人立刻面对面起誓,然后击掌为誓,算是完成了交易。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403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403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