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碎成泡沫

作者:猫颜 |字数:1842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灵境行者万道龙皇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

    看到展翊手中颤抖的苡沫,莫宇皓突然停手了。

    他不能让苡沫受到一点伤害,他没办法再继续打下去。看到站在原地不动的莫宇皓,身后的红发男子一把把他对倒在地,几个人上来把他团团围住拳打脚踢一顿。

    展翊得逞的大笑起来:“莫宇皓,你也有这么不冷静的时候,真是少见啊!既然你不动,我就答应你不弄死她,哈哈……”

    展翊的目光凶狠起来,表情变得残忍,从腰间摸出一把闪亮的匕首,冰凉的刀面在苡沫的脸上滑动:“你说,我要怎么对她好呢?”

    苡沫觉得脸上冷冷的,皱着眉一声不吭。莫宇皓挣扎着大喊:“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放开她冲我来!”

    “这小妞真是有天大的本事,不仅把大名鼎鼎的西风豹迷得神魂颠倒,还光明正大的挑战我们泽哥!只可惜,我展翊修理人可是从来不分男女!”

    说着,他转头看见苡沫漂亮的脸不禁冷笑两声:“你也是一个闭月羞花的美女,只不过,你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来惹我们泽哥,那就是和兄弟们过不去,所以……”

    “我就知道那个混蛋不会放过我,还罗嗦什么,动手啊!”苡沫眼里满是怨怒,丝毫没有畏惧。

    展翊摇摇头说:“泽哥才不会把你这个小丫头放在心上,是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出来为泽哥做点事。”

    苡沫不禁冷眼看他:“他干的就是他干的,帮他推卸什么责任?”

    杨锡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吗?

    这些分明就是他指示的,可是,为什么在她心里,却是这么迫切的想要相信展翊的话?

    “怎么想是你的事,泽哥光明磊落的岂是容你侮辱的?真是不知好歹!”展翊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高高的扬起匕首。

    莫宇皓在几个人的手下歇斯底里的喊:“不要!”

    苡沫苦笑的闭上了眼睛。

    “住手!”就在刀要划破苡沫脸颊的那一刹那,一个饱含怒意和声音制止了他的动作,所有的人向声源望去。

    莫宇皓还在地上挣扎,鲜血不停的流,望着来人大声喊道:“杨锡泽,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这么对苡沫?你知不知道苡沫……”

    糟糕,一时情急,差点把那个秘密说出来,他停顿一下,话锋一转道:“苡沫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放开他们!”冷冽的不容置疑的语气。

    杨锡泽看到苡沫悲伤地蕴含怒气的脸,不禁皱眉。

    差一点,她就要受到伤害了,如果自己晚来一步又会是怎么样呢?杨锡泽不敢想象。

    “泽哥?”展翊缓缓放下匕首,几个人松开莫宇皓。

    是杨锡泽!他来了。

    他为什么要来这里?来看他们的笑话吗?她才不要让他得逞,她不哭,她不能哭!

    可是,当苡沫想对杨锡泽展开笑容时,泪水却不能控制的滑到了腮边。

    苡沫撑起凄凉的笑容,挣脱展翊钳制得魔掌,踉踉跄跄的向前走几步,抬头注视着杨锡泽:“杨锡泽,现在你满意了?”

    满眼通红的苡沫,落在杨锡泽眼里,心脏的某个角落突然抽痛。

    看到站在一边的展翊,杨锡泽胸中突然升腾起一股止不住的怒气:“谁让你们来的?”

    他威严的语气中不带任何温度,周围的空气冷得快要结冰。

    阿翊瞬间满头冷汗。

    自己为泽哥效力这么久,得到的从来都是赞赏和肯定,这次竟然惹得泽哥如此发怒。

    他一时语塞:“我……我没……”

    苡沫倔强的把头偏向一边,故意不去看杨锡泽。

    她冷笑着打断展翊连不成句子的话:“你别假惺惺了,在这里演戏有意义吗?”

    苡沫的怨怒像一把锥子扎在杨锡泽的心底,那么疼。

    看到她故意躲闪的悲戚表情,听见她怨恨的语气,杨锡泽忍不住自责。他怎么会这么不经意的就伤了她的心?

    杨锡泽从来没体会过这样复杂的情绪,眼前这朵带刺的蔷薇,不但不感谢他的出手相救,还冤枉是他是导演这场闹剧的主角。可是,他非但没有丝毫的生气,还满心的心疼。

    这朵冷艳的蔷薇,好像刺痛了他,也刺痛了自己。

    此刻的苡沫像碎了一地的泡沫,悲伤的神情看的杨锡泽的心隐隐作痛。

    天空中开始飘起小雨,空气变得更加阴冷。

    杨锡泽好看的眉毛拧成一条,冷冽的语气让在场的几个人如临寒风:“你什么时候学会自作主张了?我说过让你们找他们的麻烦吗?都给我滚!”

    展翊的表情面如死灰,慌忙的解释:“泽哥,我错了,绝对没有下次了。”

    苡沫推开阿翊,跑到莫宇皓身边。

    她跪在地上伸手去搀扶她,连声问道:“皓,你怎么样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因为失血过多,又经过一番苦战,莫宇皓已经没剩下多少力气。

    他伸出手轻轻拭去苡沫脸上的泪说:“傻瓜,你没错干嘛道歉,不要哭了,再哭就要变丑了!”

    苡沫吸吸鼻子,把泪水往肚子里咽:“我不哭,皓,我们回家。”

    杨锡泽走过去,想帮娇小的苡沫扶起莫宇皓。

    苡沫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杨锡泽,大声道:“你离我们远一点!不要过来!”

    “苡沫,我只是想帮你,我送你们去医院。”被她推开的杨锡泽疼的不仅是胸口,好像都牵动了心脏。

    “你别叫我苡沫,我会觉得恶心。谢谢你的好心了,我和皓受不起。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苡沫明亮的双眸里闪烁着疼痛和怨恨,大颗的泪珠涌出来,砸在地上,碎成蔷薇花,也砸碎了杨锡泽的心。

    苡沫,你真的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开始恨我?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吗?一瞬间叱咤风云的恶魔竟然变得不知所措。

    “苡沫,别这样。”皓拉了一下苡沫的一角:“也许真的不是他。”

    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此聪明的杨锡泽是不会这样做的。如果任由苡沫和杨锡泽闹翻,苡沫一定会后悔的。

    苡沫看着莫宇皓,指着杨锡泽说:“他不想?主人不放狗,狗会咬人吗?他不想,你怎么会受伤?”

    面对苡沫绝望而愤怒的眼神,杨锡泽也不知该如何是好:“阿翊是我最得力的兄弟,也许是因为他太讲义气,也许是因为他想为我抱不平。可是我……”

    “杨锡泽!”苡沫高声打断他的话,走到他面前,抬起头忽略他懊恼的神情,继续道:“在你的字典里,恐怕没有‘对不起’,更没有‘我错了’这种字吧?如果皓因为我的关系受到任何伤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苡沫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扶着皓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杨锡泽的视线里。

    而就在苡沫转身的一刹那,泪水却决堤了。

    看到他们亲昵离去的背影,杨锡泽心里酸酸的。

    他想采下芳香诱人的蔷薇,却被刺扎疼了手指。如果苡沫不是罂粟,他一定会误会,自己中了她的毒,然后上了瘾。

    “如果再有谁伤害了苡沫和她的朋友,你们知道我的脾气!”

    几个人听了胆战心惊,连忙应声:“是!”随后奔散而去。

    杨锡泽站在路边看着苡沫的背影越来越不清晰,漆黑的夜模糊了他的双眼。

    他抬头遇到皎洁的月光,不禁叹息:“我错过了你那么多,如今,我就在你面前,又怎么会忍心伤害你?我不想用那段记忆来束缚你的爱,可是,你真的忘了我吗?我等了七年,终于回来了。你可曾等过我?”

    天空中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柔软的云彩也变成了黑灰色。

    杨锡泽没有回家,而是在雷鸣闪电中独自一人去了酒吧。

    在拐角处,莫宇皓为苡沫拭去泪水:“苡沫,别哭了。”

    苡沫没有回答依旧向前走,却突然感觉双手一重,皓栽倒在地上。

    苡沫吓得跪下来推着皓大声喊:“皓,你不要吓我,你醒醒!”

    “怎么办?救护车,对,救护车!”苡沫慌张的掏出手机,颤抖着按着键子。

    “笃……笃……”救护车的警鸣响彻云霄。

    “夜上浓妆”酒吧。

    灯光明灭的酒吧中,年轻的男女在舞池中摇曳身姿。

    吧台边上有一个十分英俊的男子,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烈酒。

    男子的表情凄楚,使人看了万分心疼。不时的有穿着艳丽容颜姣好的女子过来与他搭讪,都被他大声喝走。

    这个男子正是杨锡泽。

    他侧趴在吧台上,明亮的眸子闪着暗淡的光,盯着手中的酒杯,口中轻轻呢喃:“到底怎样,你才会相信我?”

    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拿着酒杯坐到杨锡泽身边。

    她轻佻的拍了一下杨锡泽的肩:“泽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晓蝶都想你了。怎么浑身都湿了?我们去‘玫瑰夜’吧,我请客怎么样?”

    杨锡泽拍掉那个女子的手,大声喊:“滚!离我远一点!”

    聂晓蝶一愣,而后满不在意的笑起来:“泽哥,你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我陪你喝酒解闷怎么样?”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435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435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