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童年记忆

作者:猫颜 |字数:1859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皓心疼得拽住她胡乱舞动的手:“苡沫,你冷静一点,没事了。我发誓,我再也不吓你了。我只是贫血而已,你不要这样。”

    这世上,也许只有苡沫,才能更换莫宇皓脸上一沉不变的冷静表情。

    苡沫扑到皓怀里,哽咽着说:“对不起,我只是在怨我自己。”

    莫宇皓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抚摸她的头:“苡沫,别怨自己。为你做的一切,我都心甘情愿。我就是想一直守护在你的身旁,好好保护你,照顾你。我不要你的感谢和道歉。”

    渐渐地苡沫的啜泣声越来越小,良久的沉默不语。

    莫宇皓低头看她,苡沫竟然趴在皓的怀里睡着了。累了一天了,也该睡了。

    看见苡沫美好甜美的睡颜,莫宇皓露出温柔的笑意:“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无论我还能在你身边多久,我都要你是快乐的。”

    直到护士的闯入才吵醒了苡沫的梦。

    从医院出来,皓坚持要送苡沫回家。苡沫拗不过他,只好答应。

    出租车上,苡沫靠在皓的肩上熟睡。皓的肩膀宽阔而温暖,这里有她一直奢求的安全感,只有皓才能让她这样放心和依赖。

    从苡沫家出来,天已经黑透了。

    一阵冷风吹过,莫宇皓瑟缩了一下脖子。

    天幕上点点的繁星闪着冷光,草丛里隐约传出一声声悲戚的蝉鸣,莫宇皓心中的悲伤被苦涩淹没。

    听说蝉只有21天的寿命,那只鸣叫的蝉,是不是在为他唱着叹惋的歌?它还能唱几天呢?而他还能等到明年的蝉来吗?

    雨后,空气中泛着潮湿的味道,如泪水般微咸。

    当皓走过一栋房子时,视线不经意被一个浑身微湿的高大男子的背影所吸引。

    这个人是……杨锡泽?

    杨锡泽手中提着一瓶烈酒,似乎在自言自语着什么,好像是喝醉了。

    莫宇皓抬头看看那栋好久无人居住的房子,吃惊地看着他,而后又狠狠地皱起眉。

    一切真的正如莫宇皓所想的那般。可是他现在,应该高兴还是悲伤?

    直到杨锡泽的背影远去,莫宇皓才离开。

    杨锡泽来到左承尧家,用力敲打着门。

    门内传来左承尧的抱怨声:“来了,来了!shi.t,三更半夜的,要拆门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左承尧赤裸着上身打开门,杨锡泽顺着门滑到地上坐下。

    左承尧看到浑身酒气、狼狈不堪的杨锡泽大吃一惊,连忙去扶他:“你怎么搞成这样?”

    杨锡泽没有抬头看他,嘴里还念念有词,神志已经不太清醒了。

    左承尧靠近他就闻到刺鼻的酒气,不禁皱眉:“你到底是喝了多少?平时不是号称千杯不醉的酒神嘛?今天怎么跟一滩烂泥似的?”

    他边说着,边把杨锡泽往屋里托。

    左承尧好不容易把杨锡泽拖到沙发上,转身想去给他倒杯水,却忽然听到他嘴里念着苡沫的名字:“苡沫,我真的不是有意让你受到伤害的……”

    左承尧大吃一惊。

    杨锡泽口中的苡沫难道就是滕爱的好友,黎苡沫?

    那丫头不是让泽丢了一个大面子嘛?又毒舌又鸡婆,泽应该恨死了她呀,怎么听他的语气好像是在道歉啊?

    道歉?想到这个词,左承立刻摇了摇头。

    什么时候听见过泽道歉?疯了,疯了!真不知道是他醉了还是我醉了。

    不过,人们都说酒后吐真言。

    听泽的语气怎么这么像……就像情侣吵架的样子……认识黎苡沫不过几天时间。杨锡泽和那个混世小魔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左承尧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双手捂住头大叫不停:“泽,你干嘛?快放手!疼死了!”

    迷迷糊糊的杨锡泽伸出手,死死抓住左承尧的头发,挥舞着手大力的拉扯。

    “阿尧,你来陪我喝酒。”弄得左承尧抱住头,在他手中摇摇晃晃。

    左承尧一看劝说不行,试图把他的手拿下去。

    杨锡泽死活都不肯松手,活生生拽掉了左承尧的一撮头发:“这瓶就是我的,我要和我抢!”

    左承尧听见他的话黑了半边脸,欲哭无泪啊:“你丫的脑袋才是酒瓶呢!给我松手!”

    “是不是朋友?”杨锡泽口齿不清的问了一句,左承尧刚要回答,就听见他又继续说:“是就喝!”

    “这是你逼我的,别怪我!”左承尧松开手向四下看去。

    “阿尧,你听到没有?快喝……”

    “砰!”的一声之后,屋里忽然静悄悄的。

    杨锡泽闭上嘴,松开左承尧的手滑落到沙发边,昏睡过去。左承尧缕缕头发,把棒球棒扔到一边。

    “也只能这样让你安静下来了。好好睡吧,别折腾我,也别折腾你自己。”左承尧揉揉脑袋,倒吸一口凉气,被拽掉头发的地方已经肿起来了:“幸亏沙发边的球棒没收起来,要不明天我就直接可以上山出家了。”

    左承尧把脸贴近杨锡泽:“你怎么比女人还难缠,我堂堂花神要照顾你一个醉酒的男人,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啊?都说醉酒的女人最可爱,可是你就……”

    突然发现杨锡泽的眼角竟然泛着晶莹,左承尧不再说话了。

    他哭过。

    有什么事能让杨锡泽这么伤心?

    左承尧一直以为他是不会哭的,就算刚创立死神堂的时候,他孤身一人被打断三根肋骨,还笑着对自己说:“他们笑不了多久了,我会让他们哭着下跪。”结果他真的做到了。

    他一直以为杨锡泽是没长泪腺。谈及他沉重的过往,他也很少露出悲伤的表情。

    他是想起他的哥哥和生父了吧,平时强势的他也只不过是坚强的伪装内心的伤。

    那么,今日他的反常是和那个黎苡沫有关吗?

    他们之间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看到像受伤的狮子一样狼狈的杨锡泽,左承尧叹了一口气,架起他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夜静静地,蝉似乎也睡了。

    月亮被云彩遮住光芒,漆黑的夜色勾起了左承尧的那些回忆。

    左承尧的父母在大学时就相爱,而双方的家庭条件都不好。为了供热爱服装设计的母亲姚婉上大学,父亲左郁选择辍学做生意。

    所以,毕业后的姚婉顺理成章的和左郁结婚生子。

    姚婉决定进修学习,可是左郁的小本生意时常入不敷出。为了完成姚婉的梦想,左郁不得不为黑.帮做事。

    左郁本想助姚婉完成梦想之后,就正正当当的做生意。可是这种地方,一旦进入便身不由己。

    左郁努力让自己的地位越来越高,以此给姚婉更好的生活。而姚婉的工作也越来越顺利,遇见了自己的伯乐Davis。被服装界著名的服装设计师赏识,姚婉成为了国内知名服装设计师。

    终于,她发现左郁瞒着自己的事,她不能接受曾经阳光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他竟然如此堕落。而姚婉和Davis的亲近也让左郁心里很不是滋味,两人最终还是分开了。

    母亲离开的那天,左承尧看见父亲站在窗边,静静地望着她的背影,满目凄楚。

    那一瞬间,他仿佛看见了父亲的头上,掩藏在一片漆黑下若隐若现的银丝。

    姚婉得到左萦瑶的抚养权,却没办法带着她一起出国发展。所以,左郁算是一个人把他们两个拉扯大。

    左郁不想让他们两个接触自己的工作太多,想把他们送出国留学。但是左萦瑶不愿意,就开始住校。而左承尧则选择了多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

    到了美.国,左承尧遇见了各式各样的事情,原本一身的戾气也渐渐变得圆滑。在这里,他遇见了杨锡泽,并成为了他最好的朋友。

    左承尧不知道以锡泽这样的个性会对故乡有什么牵挂,可是,左承尧却是亲眼看着,他和家里吵了三年,才最终取得父母的同意和自己一起回国。

    左承尧已经是三年不见父亲了,他的笑容似乎变淡了。

    他看不到许多年前父亲眼睛里的火焰和朝气,也没有独自抚养他们那几年似的斗志和倔强了。

    他知道,父亲思念母亲。

    三年不见妹妹,她早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美丽动人。

    左承尧只有这一个妹妹,他宠她,爱他,护她。

    虽然在别人眼里,左承尧绝对是个花花公子,从来不拿女人当回事。但是,他却对这个唯一的妹妹却疼爱有加,绝对是个好哥哥。

    深夜,蝉鸣更加悲戚。

    月光被乌云遮住了大半,空气中的味道愈加潮湿。

    左承尧闭上眼睛,轻轻叹了口气,告诉自己别再想了。

    谁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命运非要这样安排不可。我们都是不幸福的孩子,早就学会了保护自己。

    他把自己伪装成花花公子赢得别人的爱,而杨锡泽却把自己伪装成冷酷少爷,去拒绝别人的爱。

    泽,我懂你。

    因为,我们是同类。

    翌日,阳光已经把天空镀上一层金边。

    床上的杨锡泽轻轻皱眉,睫毛微微颤抖,缓缓睁开了眼睛,伸手揉揉太阳穴,发出一阵呻吟:“呃……头好痛。”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435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435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