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鹤夫人?

作者:西瓜奶酪 |字数:2350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灵境行者万道龙皇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

    凌文萧与鹤启言两个人在店员的带领下,换上了美容院为顾客准备的衣服,换好之后分别被带到二楼的房间里去泡澡。

    凌文萧选择做牛奶浴,试了一下水温正好,凌文萧躺在浴缸里闭着眼睛,水蒸气使整个房间都变得潮湿,让人整个状态都舒缓了下来。

    “太舒服了,我之前怎么没发现这么好的生活方式,回家之后,我也要多买一些牛奶,在家泡泡澡。”

    凌文萧泡的快要睡着了,技师进来将她叫醒,让她选择一会使用的香薰的味道,凌文萧看了看,有檀香、苦菊、薰衣草、玫瑰、葡萄柚,凌文萧选择了葡萄柚,听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精油有椰子、薄荷、香蕉,甜橙、茉莉,凌文萧选择了薄荷味道,她喜欢清爽的感觉。

    选好之后,技师就带她起身,为凌文萧换上一件只能包住胸前的布巾,技师又拿了一个布巾为凌文萧包裹住了上臀。

    包好之后便引领凌文萧来到了旁边的一所房间,凌文萧推开后进门一看,是两张按摩床,其中一张床现在鹤启言正趴在上面,他的技师已经开始为他捏肩了。

    鹤启言听见开门声抬头看见凌文萧,伸手招呼她,指了指身边的那张按摩床:

    “快来。”

    凌文萧双手不自然地捂住胸口,这感觉如同走光一般,在鹤启言的面前,脸也害羞地涨红了起来。

    “天啊,我可以拒绝吗?这男女公用一间房可还行,鹤启言这几乎算是什么也没穿吧!我这更是穿的不能再少了。不行,我要和技师说一下,我要一个单独的房间。”

    凌文萧站在门口的这几秒的时间里,内心已经做了无数个设想,凌文萧刚想说话,技师便走过来扶着凌文萧的手将她引到床边,微笑地伸出请的手势说道:

    “鹤夫人,您趴到床上就好,我来为您服务。”

    凌文萧听见她喊自己鹤夫人表情管理有些失控,瞪大双眼转头看了看鹤启言,只见鹤启言此刻正在无比享受地闭着眼按摩,凌文萧只好礼貌地点点头,趴到了按摩床上。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这就当是在沙滩上穿泳装了,那里不是也男男女女的混在一起。”

    凌文萧抱着一种豁出去了的心态,安静地将脸放到指定的位置,技师开始为她在身上涂抹精油,轻轻地揉捏各个地方,凌文萧感觉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拥堵的经络被疏通畅快,尤其闻着甜美的香薰味道,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地快要睡着了。

    “嗯,舒服,看来这一趟来的还挺值得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文萧被一声惨叫给吓的清醒了,睁眼一看是鹤启言正在被技师正骨,表情狰狞,疼得嗷嗷叫。

    凌文萧看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紧接着,自己也被正骨了,自己的叫声更是惨绝人寰,两个人看着彼此都笑出了出来,这两个人一会笑一会哭地,画风非常清奇。

    凌文萧这几天心里的小别扭,小情绪也在此刻都烟消云散了。

    差不多持续按了有十分钟的样子,技师终于停下了手,两个人需要在这里休息半个小时后再进行足疗按摩,两位技师整理好工具后对着两个人说道:

    “鹤先生,鹤夫人,我们先出去了,过半个小时再来,请二位好好休息。”

    房间里只剩下凌文萧与鹤启言两个人面面相觑。

    此刻的两人还在因为刚才的画面,笑声不止,平躺着看着对方,在逐渐冷静了之后,空气里的葡萄柚味道也淡了许多。

    两人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身上只将重要的部位遮了起来,凌文萧又感觉到一丝尴尬的气息,不自觉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布料,鹤启言看着她手在动,眼神便不自觉地跟随着动。

    凌文萧抬眼看他,正好与鹤启言的眼睛四目相对,凌文萧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地使劲蹦,蹦的凌文萧都有些不会呼吸了。

    鹤启言看着她白嫩的、发光的身体,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凌文萧肉嘟嘟的嘴唇像是在有无形的钩子召唤着他,他舔了舔嘴唇,直勾勾地盯着凌文萧,眼神有些迷离。

    凌文萧感受到鹤启言有些不对劲儿的表情,便想坐起身来躲开他的视线:

    “这个鹤启言,这是什么表情看着我。”

    凌文萧坐起身来,谁知身上的那块布料竟然松掉了,直接掉了下来,凌文萧手疾眼快,赶紧抓住布巾捂在胸口处,防止走光,空气又变得凝固了,凌文萧僵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凌文萧内心显然是崩溃的:“啊啊啊,这是为什么情况,为什么我总是在这种时刻出现这么囧的事情。”

    鹤启言起身下地,走过来坐在凌文萧身后,伸手拿住凌文萧手里的布巾帮她重新围了一下。

    “系好了。”

    凌文萧点点头对他说道:“谢谢鹤总。”

    两人此刻靠得很近,凌文萧看不见鹤启言离自己有多近,而且他在自己身后,只觉得特别不自在,浑身的汗毛也竖了起来,身体前倾着,尽量让自己离鹤启言拉开一些距离。

    鹤启言感受到了凌文萧的不自在,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躺了下来:“小萧子,我也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光天化日之下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别这么紧张。”

    “我不是怕你干什么啦,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很复杂,你让我假装你女朋友,但是又对我搂搂抱抱的,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而已。”

    凌文萧还是一动不动,在床上笔直地坐着。

    “我只是想让我们的状态更像情侣一样,至少在户外的时候,可以亲密一点,所以我总是会想着去牵你的手,或者搭你的肩。

    至于那天晚上,我们酒都喝的太多了,我之前从来没有断片过,如果不是有视频,我真的没想到我还能这样,我保证我绝对没有对其他人这样过,我一直没有谈过女朋友。”

    凌文萧听了转身看着她,一脸的不相信:

    “你作为娱乐公司的大老板,身边肯定有一大堆的小姑娘对你前仆后继的啊,就算外面没有,咱们公司的艺人都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鹤启言做了个发誓手势:

    “我保证,我鹤启言从未谈过恋爱,从未碰过任何一个小姑娘,除了你,如果我说了一个字的假话,我的公司就全部破产。”

    “还有,我愿意对你负责,但是并不代表你被我绑定了,你还是自由的,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要的决定,做我真正的女朋友也好,还是给你一些赔偿我都愿意。”

    凌文萧看着他真挚的表情,激动的语气让身体上的肌肉一颤一颤的,凌文萧看着这画面,就像是动画片里的人物,感觉有点好笑:

    “我谈恋爱一定是彼此相爱才会在一起,你这种说辞,我觉得有点被胁迫的意思,我也不是那样的人。

    而且只不过是一个吻,对于我们演员来说,太正常不过了,所以,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今后咱们就是好哥们了,多个朋友多条路,我以后就指望你这个靠山了,鹤总。

    至于亲密互动,我也理解,在外人面前我会努力伪装好鹤总的女朋友的这个身份的,我相信你的人品。”

    鹤启言将手握成拳头,抬起来示意与凌文萧碰拳,凌文萧也抬起拳头和鹤启言撞了一下,鹤启言将凌文萧搂进怀里,高兴地拍了拍她的背:“好兄弟!”

    凌文萧的胸被紧紧贴着,刚刚恢复平稳的心又扑通了起来,鹤启言肯定感受到了,故意将头往凌文萧的颈窝埋了埋,鼻息喷在凌文萧的脖子上,让人感觉痒痒的。

    这时技师敲了敲门:“鹤先生,鹤夫人,我们进来了。”

    凌文萧听见有人来了伸手将鹤启言挣脱开,又拉了拉胸前的布巾。

    技师推门进来只拿了一个大的木桶,放到了里面的小屋,只见小屋有一个单人按摩椅,但是位置比正常的单人椅稍微还大那么一点。

    技师用手指着按摩椅:“鹤先生,鹤夫人,可以到这里坐下了。”

    凌文萧看着这个按摩椅问道:“这个看着好像有点坐不下吧?”

    “坐得下的,鹤夫人,你们所选择的服务套餐叫做鸳鸯情深,所以足疗就是两个人做到一起,鹤先生先坐上去,然后鹤夫人做到鹤先生的两中间,鹤先生从后方环抱住鹤夫人,然后后靠在椅背上。

    我们家很多顾客都反馈这个方案很好,非常舒服,可以更加加深彼此的感情。”

    凌文萧心里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内心咆哮到,这是谁设计的鬼点子啊!

    凌文萧还在犹豫的时候,鹤启言就已经行动起来了,拉着她就将她抱在了自己的腿上,两腿分开,让凌文萧的屁股坐在了自己腿中间的按摩椅上。

    双手环绕抱住凌文萧的肚子,用手把住凌文萧的脸向自己靠近,倒在椅背上,鹤启言将凌文萧的头贴在自己的脖颈上,闭上眼睛开始享受。

    技师将四只脚放在木桶里,两个技师一人两只脚开始按摩,凌文萧睁着眼睛只觉得尴尬,只好也将眼睛闭了起来。

    “好吧,做戏就做全套,就当是一个人肉靠背了。”

    凌文萧心一横,便放松全身的肌肉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了,技师的手轻柔地按摩着每一个穴位,有的点还有一些酸麻胀痛,疼的时候凌文萧刚好可以抓鹤启言的胳膊,鹤启言一会儿就要发出一声惨叫,不光是自己的脚疼,还有胳膊疼。

    穴位按摩好了之后,便开始涂抹护肤霜,用保鲜膜包裹住,做脚膜二十分钟,技师在这个时间段便出去了,鹤启言和凌文萧便后靠着等待时间。

    因为房间里的灯光昏暗,加上香薰有一定的助眠作用,凌文萧昏昏沉沉地进入浅层睡眠,鹤启言的双臂环绕在自己腰上,就像是系了安全带一样,睡得更加放心。

    凌文萧睡着睡着感觉胳膊好痒,像是被蚊子叮了一样,凌文萧抬手拍了自己胳膊一下,凌文萧一动把鹤启言也吓醒了,全身一紧坐了起来,睁开蒙圈的眼睛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凌文萧拍拍鹤启言的胳膊,安慰道:“没事儿,好像有一只蚊子。”

    鹤启言紧绷的身体放松了,又向后靠去,但只觉得手里捏到两个肉肉的软软的……

    凌文萧也反应过来,低头看着那双手,马上将他的手推开,回过头瞪着鹤启言质问地问道:

    “你干嘛?”

    鹤启言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搞得不知所措,耳根瞬间滕地红了起来,说话声像是犯了错的小狗: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凌文萧看他这无辜的表情,只好无奈地转过身来,单手捂住脸,摇摇头,作孽啊!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生。

    这时技师敲了敲门:“鹤先生,鹤夫人,时间已经到了,我们进来了哦。”

    技师进门将两个人裹着的保鲜膜撕开,两个技师分别带着两人回到刚刚换衣服的房间。

    换好了衣服之后,两人在大厅碰头,鹤启言看着她胳膊做了一个让她挎上的姿势,凌文萧想翻一个白眼,难道你挎上才叫情侣吗?这里也没有你们公司的人,你还在这演什么啊!

    看着鹤启言不挎上就不打算走的样子,只能无奈地将手搭在鹤启言的胳膊上,抬头给了鹤启言一个假笑,意思就是再说,“怎么样?这回你满意了吧!”

    鹤启言带着凌文萧潇洒的迈着大步向前走,凌文萧只能配合他加快脚步。

    她有些恍惚了:“这个鹤启言还是我刚刚认识的那个严肃,冷酷,处事雷厉风行的娱乐圈商业大佬吗?看着状态,说他是小学生好像也不为过吧!”

    两人走到地下车库,鹤启言走到副驾驶为凌文萧打开车门,坏笑地说道:“鹤夫人,请进。”

    “谢谢鹤先生。”

    凌文萧坐进副驾驶上,看着鹤启言从车头走过,怎么回事?还有点帅……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4888/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4888/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