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佣兵之殇(二更)

作者:公子安爷 |字数:5903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弃女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重生之武道逍遥神道丹尊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华娱之纵横

    万俟庸的脸色猛然沉下,黑的能挤出水来。

    他冷冷的盯着秋彤看了会,然后目光微移,落在她身后的凤幽月身上。

    “就是你伤了佳儿和路儿?”他冷声质问,不、是冷声审问。

    凤幽月非常不喜欢他审犯人似的语气,她皱了皱眉,从秋彤身后走出来。

    “万俟家主,这就是你对待炼药公会银级长老的态度吗?”她扒拉了一下腰间的银色令牌,冷声问。

    万俟庸扫了令牌一眼,瞳孔微微一缩。

    “银级长老?为何老夫从未听说澜城炼药公会有你这号人物?”

    “她是北幽域来的!”万俟佳连忙接话,“大爷爷,这女人是北幽域的土包子!”

    凤幽月眼底一抹厉光划过。

    “北幽域?”万俟庸眉心微皱,眼中浮现出一抹轻色,“不过是北幽域分会的长老,竟有这样大的口气。今日,我就替诸位会长好好教育教育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

    话落,四周气流逆转。

    万俟庸抬起大手,夹杂着高阶玄尊的玄力的掌风破空向凤幽月的脸颊袭去。

    凤幽月被他的精神力牢牢锁定,无法动弹。就在她准备叫出魔煞之时,一道黄色风刃从一旁飞来,稳稳接住万俟庸的攻击。

    砰!

    两道能量在空中相撞,发出一声闷响。

    万俟庸的掌风消散于无形,黄色风刃在空中停顿一瞬,径直向他的面门飞去。

    万俟庸脸色大变,脚步一错向后退去。就在风刃即将刺入他脸颊的那一刻,忽然转了个弯,擦着他的鼻尖飞回,最后消失在风中。

    沉稳的脚步声响起,两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几人面前。

    “万俟家主长本事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欺负小姑娘。”夏侯旭笑容讥讽,踱着闲散的步伐走到凤幽月面前,将她挡在身后。

    “夏侯会长?夏侯大哥?你们怎么……没去吃饭么?”凤幽月惊讶的看着二人。

    “有事耽误来晚了。没想到刚一到就看到你被人欺负。”夏侯恩担忧的打量她,“有没有受伤?”

    “没有,多谢夏侯大哥关心。只不过会长他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好?”凤幽月担心夏侯旭会因此得罪万俟家。

    “有什么不好的?”夏侯恩不屑的嗤笑一声,“夏侯家和万俟家的仇,早在我娘嫁给我爹时就结下了。虱子多了不痒。”

    凤幽月想起万俟庸想去夏侯恩他娘做第六房妾室的八卦,嘴角忍不住一抽。

    夏侯旭的到来,让万俟庸的脸色难看至极。每每看到他,万俟庸总觉得自己脑袋上戴了顶绿帽子。

    “夏侯会长,你不去吃饭,跑来管什么闲事?怎么?家里的妻子人老珠黄,开始对漂亮小姑娘动心了?”万俟庸冷笑着说。

    “啧,真是王八眼里看谁都像王八。”夏侯旭指桑骂槐的感叹一声,“这小丫头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本会长帮她一把,怎么到了万俟家主嘴里就变了味?怪不得当年梓欣选择了我,想必是早就看出万俟兄龌龊下流的心思。”

    “你——!”万俟庸被踩了痛脚,恨不得一刀砍死夏侯旭。可无奈抢老婆抢不过人家,连打架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他气的胸口起伏不停,粗气喘的跟风箱一样:“夏侯旭,你当真要为了这小丫头片子与我万俟家为敌?!”

    夏侯旭眉毛一挑,一脸‘难道我俩还是朋友’的表情。

    万俟庸喘气喘的更狠了。

    就在这时,宴会厅门口又落下一只飞行兽,走下来的人竟然是花雨学院院长东方律和一位长老。

    看到针锋相对的两个人,东方律一愣,抬脚走过来:“万俟家主,夏侯会长,你们这是……”

    “东方院长。”夏侯旭拱了拱手,笑道,“不过是和万俟家主叙叙旧,谁知道他气性太大。哎,这人呐,一旦上了年纪就不要计较太多。光天化日的,一大家子合起伙来对付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万俟家主,你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当着外人的面被戳脊梁骨,万俟庸气的脸都红了,‘你你你’个半天也不知道该骂什么。

    东方律看了眼二人,又扫了眼被东方旭挡在身后的凤幽月和秋彤,隐隐有些明白了。

    “想必其中是有什么误会,万俟家主心胸宽广,岂会和小辈一般见识。不如二位卖在下一个面子,散了这场如何?”

    凤幽月轻轻皱了下眉,心中升起一股怪异感。她看了眼夏侯恩,果然脸色也有些怪。

    夏侯旭笑眯眯的盯着东方律看了片刻,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既然东方院长开了口,我便卖你一个薄面。万俟家主,这丫头是我佣兵公会罩着的人,你若再想动她,还是先掂量掂量吧。告辞!”

    说罢,不等万俟庸开口,转身大步流星走进宴会厅。

    凤幽月看了万俟家几人一眼,最后将视线落在东方律身上,轻声一笑。

    ……

    午饭过后,夏侯旭回了房间休息,夏侯恩和凤幽月还有秋彤在学院中的湖边散步消食。

    秋彤还记着刚才发生的事,小嘴吧吧的说个不停。可说了半天,她发现凤幽月一点动静也没有。

    “诶,你想什么呢?”她捅了凤幽月一下。

    “嗯?”凤幽月抬起头,茫然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秋彤翻了个白眼:“感情老娘说话是给自己听呢!身边两个人,没一个听的!”

    凤幽月抓了抓头发,转头看了一圈,视线落在夏侯恩身上。

    夏侯恩站在湖边,出神的望着湖面,若有所思。

    “夏侯大哥。”凤幽月抬脚走过去,面色严肃,“我有个问题。”

    夏侯恩转头看向她,道:“你是想问,东方律为何偏帮万俟庸是吗?”

    凤幽月抿了下唇,点点头。

    刚才东方律偏帮的不明显,但她能够看出来他是向着万俟家的。按理说,花雨学院在南幽域,东方旭和万俟庸都是东幽域的人,两边应该没有太多瓜葛才是。可东方律为何问也不问就帮了万俟庸说话?难道他就不怕得罪佣兵公会吗?

    凤幽月问出这个问题,夏侯恩苦笑一声。

    “凤妹子,你对佣兵是什么看法?”他问。

    凤幽月皱眉沉思一会儿,道:“大多数佣兵团都很好,当然不能否认还有少部分搅屎棍。但比起世家门派之争,佣兵团之间的风气更好一些。我没去过澜城佣兵公会,但听易渊和吴轩说,大家还是很友善的,也很有血性。”

    “但是血性不当饭吃。”夏侯恩苦笑一声,“我们这群人,好听点说是佣兵。如果不好听的说,就是乌合之众。大家没有豪门世家当靠山,没有顶级门派出资源,一切都是大家靠命挣来的。我活了三十多年,曾经亲眼目睹过许多兄弟想通过佣兵这条路变强大、保护家人朋友。可最后都死在意外之中。幽月,这条路太难走了。现在许多人,宁可依附给世家门派当牛做马,也不愿做个佣兵有血有肉的闯一闯。”

    凤幽月似乎听明白了夏侯恩话中的意思。

    佣兵,大多是没有家世没有靠山的散修。他们组成一个团体,通过做任务来获取金钱;通过冒险来抢夺资源。他们的一切,都是用命换来的。

    但也正因为没有强大的靠山和资源做后盾,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世家门派眼里,这些人永远都是乌合之众。哪怕成立了佣兵公会,哪怕迈入一等势力的行列,仍然无法和那些底蕴雄厚、财力过人、资源丰富的豪门大家相提并论。

    所以,当夏侯旭和万俟庸发生争执时,东方律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站在万俟庸一方替他开脱。

    “自从我爹做了澜巍国佣兵总会的会长,一直在想办法改变这种情况。他曾经试图依靠自己的人脉拉关系,想要得到世家门派的帮助。可那些人没有一个是真心想要佣兵公会强大,他们希望的是能够把这些佣兵变成手中的刃,供他们使用。”夏侯恩叹了口气,“利益之下,一切血性、信念是垃圾。”

    凤幽月沉默,她连劝慰夏侯恩的话都说不出来。

    现实就是如此,这是个武力至上、利益至上的世界。

    她抿了抿唇,缓缓开口:“想要让大家看得起,何不让自己变得强大?”

    夏侯恩一愣。

    “我认为,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只有佣兵们的实力提高了,大家自然而然就会尊重他们。”凤幽月习惯性的摸了摸指腹,“就拿苍龙卫来说吧。他们以前都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我用了两年时间,倾注一切物力财力,将他们生拉硬拽成北幽域第一佣兵团。虽然现在他们的个人实力并不是北幽域最强的,但是三百人团结在一起的力量,无人能及。夏侯大哥,我认为,想要让佣兵变得强大,首先是要让大家变得团结。当你们凝聚成一块铁板,就再也没人敢瞧不起佣兵公会。”

    夏侯恩皱着眉,若有所思。

    “你继续说。”他道。

    凤幽月摸了摸鼻子,继续道:“另外,我觉得佣兵公会需要一个灵魂人物。大家需要一个信仰,只有有信仰的人,才会无所畏惧,激流直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577/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57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