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又冒出一个

作者:辰泠妍 |字数:2354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灵境行者沈浪苏若雪万道龙皇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万古神帝飞天鱼

    朱珠头枕着床边,横躺在床上舒服地呻吟着。“太舒服了,没看来你的服务水准还蛮不错的。”

    吴浩明心满意足地盯着老婆嘴角上的微笑,手指愈发轻柔地按摩她的头皮。“别管干过多久,想当年咱也是正式从美发班毕业的。给客人洗头都是小菜,不然等一会儿,我给你剪个可心的发形,绝对潮流、时尚”

    “才说你胖,这就喘上了?你那也能算是美发班毕业?给几个老头、老太剪了免费头算毕业的水平,也敢在我头上招呼?”朱珠很不捧场得白了他一眼,“若不是腿脚不方便,我根本不想用你。不应该是不敢劳您吴大爷的驾不过话说回来,这被人侍候的感觉是格外舒服。”

    吴浩明轻轻地挤她头上的泡沫,弯腰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温水壶,试了试水温,最后延着他额前的发根处缓缓倒下,直到把她的头发完完全全冲净。

    用毛巾把她的长发包裹好,他才扶着她的肩,让她起身坐到床上。

    “太舒服了再不洗头,我非疯了不可。头皮痒得快被我抓破了。”感觉轻爽得朱珠用毛巾抹干湿漉漉的长发。

    吴浩明却没闲着,收好搭在床边的浴巾,将满盆的洗头水端出去倒掉。回来时,他手里又多了块擦地的抹布。蹲在地上,勤快地擦干地上的水渍,把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

    当他收拾停当,拿起吹风机转身时,正迎上老婆大人恍若看到怪物的眼神。“怎么了?”他被看得心中发毛,不由自主地在自己身上上下打量,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过来”朱珠冲他招了招手。

    他傻怔怔地来到她跟前站好,“干啥儿?”

    “坐过来”朱珠有些恼火地瞪了他一眼,直到他听话得在她身边坐下。她迫不及待地抬起双手,狠狠地掐住他的两颊,拼命得向外拉扯。吴浩明原本一张帅气得脸,生生被她拉得变形,而且她口中还念念有辞。“真得是我老公?不是别人假扮的?可也差太多了吧?说你是谁?为什么要假扮我老公?还不快快脱掉人皮面具,现出原形”

    感觉朱珠快把他的脸皮抓破,活剥下他的脸皮,吴浩明连忙告饶状拉下她的手。“老婆,这张脸是真得,是长在肉上面的,拉不下来得。我真得是你老公吴浩明,如假包换”

    “我老公?绝对不会他可没你这般勤快。从前的他可是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就算逼不得已要站着,他也会先个可能让他靠的人或物。一张脸、一个模样,可做人的差距也太大了点儿吧?怎么就突然勤快得让人不敢认了?”朱珠歪着并没有,不停上下打量他。“真得不是假的?”

    她眼中的促狭和口中诚恳的语气完全不搭调查,吴浩明明知她在逗弄自己,却又拿她无可奈何。想抓她的痒,又怕她挣扎时,拉扯让受伤的腿。盯着她半晌,见她得意地翘起下巴,他趁机抱住她,狠狠地吻上她得意的唇……

    朱珠出院,李凤丽直接把女儿接回了家。她实在不放心,把受伤的女儿交给女婿一个人照顾。别得不说,单是做饭就非常麻烦,与其她两头跑,干脆住在家里更方便她照顾。

    出院已经两天了,除了做饭、洗一洗衣服,照顾朱珠的事根本轮不到她插手。吴浩明把照顾老婆的事全包了下来。从送水洗漱、端茶送饭,甚至朱珠解决生理问题都由他抱着,进出洗手间。

    从前李凤丽一直觉得自己有福,找了个能干的丈夫,不曾想朱珠比她更有福气,吴浩明虽说没有朱建文能干,但他对妻子细心入微的照顾和极有耐心的体贴,让他不知不觉中成了岳母眼中完美女婿,连看待他的目光都变得不同了。

    盛了碗小火慢熬了一下午的骨头汤,李凤丽关火,端着汤碗上了楼。来到朱珠房间的门口,还是按平日里的习惯直接推门而入,结果撞见屋内坐在床上热吻在一块的小夫妻,吓得她差点把手里的汤碗打翻。

    “哎呀”她紧忙转身退了出去。

    房内的朱珠羞得满脸通红,推开黏人的吴浩明,狠狠地在他身上拍了一记。“浑蛋”

    吴浩明却笑得跟偷了腥的猫一般,扬扬得意地起身。“借海涛的车快三天了,现在用不上,我去还车。”他回身又对着门口喊:“妈进来吧我要出门,珠珠就交给您了。”

    在门口进退两难的李凤丽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尽量面色平静地走了进去。直到厚脸色的女婿出了门,房间内尴尬的气氛才慢慢散去。李凤丽轻笑着刺儿了女儿一句。“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害羞,不知道锁门?”

    第一次被老妈撞见二人亲热,朱珠也很难为情,最后只能以傻笑应对。“嘿嘿……”

    “要不要给浩明再准备一间房?你的腿还打着石膏,千不能胡闹……你现在最需要静养……”李凤丽不好把话讲得太白,可他们小两口结婚不久……她这当妈得,又不能不提醒他们。

    “咳咳……”朱珠正在喝汤,听到此,不由得呛得直咳。“您想到哪儿去了?我们又不是小孩子那么不知道轻重。”

    “伤筋动骨可不是开玩笑的,一定要好好养一养。”李凤丽就怕年轻人什么都不放在心上,老了反被病疼折磨。“再说现在吃的红药可是活血的,要真是不小心怀孕,对孩子也不大好。现在都只要一个孩子,可得讲究优生优育……”生怕女儿不在意,她忍不住在她耳边开始长篇大论。

    “知道了,妈——”朱珠捧起汤碗,一饮而尽,把空碗塞回老妈手里,举手投降。“谨尊老佛爷教诲”

    纵然再激情四溢,被老妈这一盆凉水浇下来,也都降上冰点了。何况为了今后几时年美好生活,禁欲是必需的

    虽说在家里休养一个月,可这段日子,朱珠丝毫没感觉到寂寞。吴浩明整日贴身服侍,老滋补老汤一直没断。闻讯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更是络绎不绝,连在国外的陈友军都特意赶回来探病,同时带来了大赚的喜讯。

    朱珠的交通事故处理得也格外顺利,肇事司机负全责。不过面目全非的家用轿车,朱珠是不打算修了,直接处理掉换新车。李凤丽第一个表示支持,她可是打心里对那辆车厌恶了。

    为了买新车,朱珠再一次借了老名义。钱是她出,可新车却是赵阳光四个人陪着吴浩明去省城选得。

    说来也怪,原本都很个色的四人,竟意外和吴浩明成了好朋友,称兄道弟、勾肩搭背,大有无话不谈的亲昵。

    放五个大男人一块出去,朱珠完全不担心他们会花天酒地。倒是担心他们会酒后驾驶,走时她特意嘱咐再嘱咐。“去省城想多玩两天没问题,只一条,绝对不能酒后驾驶。宁可晚回,也不能喝酒开车,记住了?”

    “记住了”吴浩明知道她仍心有余悸,连声答应。他早已把老婆的话当成了圣旨,他们五人只在省城住了一夜,第二天选好车子,当天就往城赶。

    把新车开回别墅,给老婆大人报备之后,他专门打车拉着赵阳光四人去了城最大的海鲜大酒楼。弊了两天的几个大男人终于可以敞开量的畅饮。

    “感谢哥四个陪我去省城,我敬大家一杯。啥也不说了,全在酒里了。”吴浩明一扬脖,来了个先干为敬。

    “浩明别跟我们客气,我们可没跟你客气。龙虾、鲍鱼、海参、螃蟹一样不落都点了。我们就算来城解馋了。”赵阳光咽下口的龙是,嘴一抹。“干了”

    酒桌上男人间也好拼酒量、论高低,自觉酒量不错的吴浩明又亮出他长胜不败得绝招。没等怎么动筷子吃菜,他就连干三杯,妄图以此威慑群雄。

    不料强中更有强中首,赵阳光从容淡定地跟着他连干三杯,还悠哉地给自己和吴浩明倒满了第四杯。

    吴浩明这才明白自己遇上了酒中高手,三杯白酒下肚,喝了近一斤的量,对方只是面色微红。见事不妙,他连忙改弦易辙。“吃菜、大家多吃菜。光喝酒不吃菜,岂不白瞎了一桌好菜?”

    “看着我们四个面,想在酒桌上压我们一头,从此当我们的大哥?”赵阳光不留情面地点破吴浩明胎死腹中的诡计。

    吴浩明不急不恼,只是嘿嘿一乐。“我这招百试百灵往常只要我连干三杯,基本就没有人敢上前和我拼酒。都以为我的酒量极高,其实……我也就三杯多那么一点儿的量”

    张明亮放下手中啃净的螃蟹腿,开口安慰道:“浩明千万别气馁象他这样把胃献给D的高手,可不是咱们这种自费酒徒能比得。三个你绑在一块,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王晓军在一旁补充,“别人越喝越醉,他是越喝越清醒他可是他们领导御用得陪酒专员。”

    “失敬失敬遇到大侠了我这是在关公面前耍了回大刀,小弟服了”吴浩明爽快地服软了。老婆大人说过,能伸能屈才是真丈夫。

    “看你认罪态度不错,放过你一回。不然就凭我,也能轻松地把你喝到酒桌底下去。”赵阳光得意地大手一挥,算是放过他了。“不过得罚你,龙虾再来一盘”

    “没问题服务员,龙虾再来一盘”

    酒足饭饱的五人来到酒店一楼大厅里买单,还不忘商量一会儿去城哪家洗浴中心,冲洗一天的疲惫、尘土。

    这时从酒楼电梯里走出几位年轻男女,衣着华丽、行为再着几分嚣张,说话声音也极大,引得大厅里的人都好奇地看过去。

    吴浩明在几人中看到了曾经熟悉的人影,不觉轻皱了下眉,又转过头等收银员结算。

    “先生,您今晚一共消费了4350元……”

    接过收银员递过来的零钱和发票,吴浩明冲着四人招手,准备离开。

    “浩明?”背后传来不甚确定的女声,“吴浩明?”

    还是被看到了吴浩明无奈转身,淡淡地望过去,只是盯着来人,却不讲话。

    “真得是你”来人兴奋极了,紧走几步来到他跟前,原想扑来抱住他,最后在他淡漠的目光中止住了脚步。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涩涩地问:“你还好吗?”

    吴浩明打量眼前穿着时尚的前任恋人宁红,轻轻地点了点头。“很好”

    身处他国,在梦中无数次想念的人,如今就在眼前,宁红格外激动,可他冷漠得态度又让她很受伤。“我几天去找过你,敲了半天得门,家里没人。今天在这遇到你,太好了……”

    赵阳光几个也感觉到那个女人的神情有异,心中警铃大作。“浩明,走不走了?不是说去洗浴中心吗?”

    吴浩明冲他们笑着点头,“马上来”转下宁红时,又是一张扑克脸。“没事儿,我先走了再见”说完,不等她再说什么,他便急匆匆地同赵阳光等走出酒楼,招来出租车扬长而去。

    宁红气得直跺脚,她这次就是想回国同吴浩明再续前缘,却被那几个不解风情的蛮汉给搅了。“真是气死人了”

    因为不愿分开打车,都想同吴浩明挤在一处,打探刚刚在大厅里发生的八卦,赵阳光四个加吴浩明愣是挤进一辆出租车。

    好在天黑,酒楼离他们要去的洗浴中心中远,出租车司机也没有拒载。

    “浩明,当才那女的谁呀?”赵阳光故作暧昧,嗲声嗲气地追问。

    其他三人也没闲着,你一言、他一语地在旁边帮腔。

    “她肯定暗恋或追求过你”

    “初恋情人?”

    “不会吧,她那么年轻?”

    “别瞎猜了,她是我以前的女朋友。我们分手都快四年了……”吴浩明却对宁红得事提不起兴趣,“听好嫁到国外去了……我可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可千万别回去对朱珠乱讲,不然我就惨了”

    “贿赂我们我们有条件地替你保秘。”赵阳光邪邪地一笑,“绝对不能背叛朱珠……不然小心我们几个拳头”

    “好马不吃回头草”吴浩明不屑地弯了弯嘴角,“再说她也没那魅力,让我抛弃妻子之后,乖乖地回到她身边。没门儿”

    “没门好,不过记得把窗子也封上哈哈……”

    “保证没门、没窗”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6553/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655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