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听房

作者:辰泠妍 |字数:2312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灵境行者沈浪苏若雪万道龙皇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万古神帝飞天鱼

    “单住?”一听到小儿子自己住一处别墅,冯丽华的心里突然豁亮了许头,连带头也没有那晕了。“还是你爸妈有眼光,一下子买两幢别墅,可比存钱合算多了。”

    吴浩明扶她起身穿衣,“那就快跟我们一块走吧,不然真病了,家里也没有人照顾。”

    冯丽华便不再推辞,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她现在期待马上能看到儿子的别墅(她已经自动把别墅归到自己儿子名下)。

    朱珠看了眼婆婆的表情,无奈的转身抱起儿子。不用费心思猜,她都知道婆婆此刻的想法。她娘家只有两个女儿,没儿子。小妹又要远嫁,将来娘家的财产全都是她一个人的。是她的,自然就是吴浩明的,只怕婆婆正得意呢

    管她如何想,房子是她的,就是再算计也不会落到旁人名下。婆婆与老公是割不断的母子,照顾她是为人子女的义务,只希望她住进以后,别忘记谁是主人。

    站在别墅门前,冯丽华暗自感叹,简直太棒了他们三人住别墅,简直太奢侈了。这别墅若是她的,她就可以在家宴请宾朋,让他们羡慕自己富足的生活。别墅若是大儿子浩民的,那就更棒了。大儿子替吴家顶门立户,若真得住进别墅,就算是吴家光耀门楣,

    唉……

    可惜这别墅只是小儿子借住媳妇娘家的房子……

    想到朱家的情况,冯丽华眼中又闪过异彩。朱家没儿子,老两口的财产以后都是两个女儿的。小女儿嫁得远,朱珠离他们近,也许将来分财产会多分。就算平均分配,小儿子最少也能分到一幢别墅。

    吴浩明打开房门,最先把老妈让进去,接着是老婆、儿子,最后他才跟进,随手带上了门。

    冯丽华打量别墅内的装修以及里面的家电,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布置过的,一点看不出仓促借住的痕迹。难道这原来住过人?还是根本就是朱珠娘家买给她住的?

    阳光透过客厅的落地窗照进来,房间里暖洋洋地舒服极了。再想到城北旧房子里怪异的霉味,冯丽华感觉整个人又重亲活过来了。她脱掉外套,坐到沙发上,看着孙子站在阳光下扶着沙发蹒跚学步。

    看着到老妈脸上幸福的表情,吴浩明突然觉得把老妈接来住的决定是对的。“妈,要不要参观一下别墅?对了,朱珠咱妈住哪个房间?”

    躲进厨房准备水果的朱珠探出头,“让咱们就住一楼的主卧吧,带洗手间,妈用得方便些。”

    “好的”吴浩明一兴奋又把儿子扛上肩,“走,咱们陪奶奶看房间去”

    为了欢迎婆婆来住,她特意准备了老公和婆婆都爱吃的烤肉,还有儿子的蛋羹。吴凌恺小朋友显然对滋滋作响的烤肉更感兴趣,若不是朱珠抱着儿子坐在餐桌的另一边,只怕他早就扑上去了。

    看着儿子焦急的模样,吴浩明起身给他和老妈倒了一杯果汁。“宝宝,和奶奶干一个。”

    吴凌恺一本正经地捧起杯,跟奶奶进行了标准的干杯,这才心满意足地端起杯子喝果汁。

    朱珠笑着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小酒鬼”

    冯丽华算是正式在别墅住下,比起前世,朱珠和婆婆同住的时间整整早了一年。自从入住别墅,冯丽华的气色都变得不一样了。她依旧每天下午准时出去会友,如果赶上吴浩明在家,还会亲自开车送老妈。

    前世城北的房子未到手之前,朱珠三口人被迫和婆婆挤在她租住的旧房子里。婆婆独自一人睡在北面的小屋,他们三口人则挤在客厅兼卧室的双人床上。

    冯丽华每天四、五点起床,毫无顾忌地出入朱珠他们的卧室,根本不考虑她进去合不合适,里面的人是不是在睡觉?只要她醒了,那朱珠的卧室在她眼里,只有客厅的功能。

    弄得朱珠每天因睡眠不足特别痛苦,特别是在夏天,明明热得要死,睡觉时还得穿得特别整齐,生怕第二天早晨会走*。至于所谓夫妻生活……更是没影的事儿

    居住环境狭小,连带她看吴浩明都不顺眼,直接把他踢到沙发,分床睡了大半年

    记得前世朱珠还和闺蜜一起闲聊,说起此事。刘海英还大胆的臆测,“你婆婆不会是怕你把她儿子吸干,故意让你们……”她色色地挑了挑眉。

    “不会吧?”朱珠也暗自吃惊,“什么叫我吸**儿子,她儿子不知多生龙活虎,健康着呢婆婆还会管儿子的房事?”

    “当然会管这叫听房”刘海英满脸八卦之光,“听房古为有之,我听别人讲,有的婆婆夜里会守在小两口的门外,听他们有没有*房,好给儿子准备第二天早上的鸡蛋这就以形被形,懂不?”

    “也太变态了点儿吧?”万一她儿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变“快男”。

    “这就变态?小儿科啦”刘海英不以为然的继续暴料,“上面讲得还算好的,婆婆当中,要属守寡的单身婆婆更可可怕我们医院就有一个女医生的老公不正常,他们结婚十多年了。除了刚结婚那会儿,他们夫妻俩睡在一块儿,后来大半时间,他老公都是睡在婆婆房里的。”

    朱珠差点把刚刚吃到肚里的咖啡吐出来,“那你们同事还不离婚?她就眼睁睁地那么看着?”

    “不然怎么样?十多年了,就凑合过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知道人家的想法。“那个女医生也到更年期了,可不就得凑合过吗?”

    “换成我非疯了不行,没准哪天忍不住,暴发流血事件”朱珠惊骇地摇头,“又不是一天、两天,这可是整整十多年”

    后来,朱珠跟老妈说起听房,李凤丽竟想起曾经的往事。“以前住咱们家隔壁的郑阿姨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十多年的邻居,可比远亲还近。

    “说起来也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有一天,你郑阿姨和她婆婆吵得天翻地履,我去劝吵,结果竟也是因为听房。”那时候她还年轻,哪里会吵架,人家吵架,她吓得两腿颤颤。“她婆婆半夜不睡,跑到他们两口的床边站着,就盯着他们俩口子。还时不时的说歪话,‘咱儿子那么精瘦的,可别老让咱儿子侍候你,可得悠着点儿。’结果婆媳这才吵起来”

    再后来,朱珠陆陆续续地听已婚的闺蜜讲,婆婆听房古有之,各式各样,不必太戒意。朱珠倒觉得婆婆不是听房,更象是闯房。不管不顾的进出别人的房间,完全没把儿子当成年人,也没把儿媳妇的感受放在眼里。

    数次想出去另租房住,都被吴浩明拉住。不过也就是在那半年多,吴浩明逐渐明白了许多事,不再事事以婆婆的意见为准,反而学会更多得动用自己的大脑。也算是朱珠苦熬大半年的意外所得。

    自从婆婆住进别墅,倒是有人早早给他们煮早餐,每天白粥、咸菜,反倒让她们没法去娘们蹭饭。朱珠也不知道婆婆的早餐,她和儿子能吃多久。不知道吴浩明出国,她跟儿子还有没有幸吃到她做的早餐。

    从前只吴浩明不在家,冯丽华一改早起的习惯,从来不会起床做早饭,朱珠每天照顾孩子,还要早起做早饭。收拾好碗筷,再送儿子上幼儿园。还要买菜、收拾房间,做三餐。赶到冯丽华生病,还要叫护士上门打吊瓶,她在一旁守着。

    全天无休,还要抽时间打理吴浩民生意上的各种单据……

    当着吴浩明的面儿,冯丽华总爱摆出慈母的样子,而换在儿媳面前,拿得却是婆婆的驾子。对朱珠讲话也无然不顾忌,完全把儿媳当成傻子一样的摆弄。每每看着婆婆自作聪明的把戏,朱珠就会感到可笑。

    住进别墅,冯丽华的思想又活分起来,一天趁着全家人看电视,莫明其妙地讲了一句。“这父母的财产将来都是儿女的,朱珠离你爸妈近,他们又那么喜欢我孙子,将来他们的遗产都是我孙子的。”

    吴浩明听得脸面发烫,“妈,你这说得啥话?我岳父、岳母的身体还好着呢,什么遗产?现在说太早了吧?再说小恺将来还得自己去闯,等别人的遗产,能有什么出息?”她的眼角时不时得往老婆脸上瞄。

    若换成前世,朱珠多半就会不言声,全不把婆婆的话放在心在,随她怎么讲,她又不会掉半斤肉。可如今她就会毫不客气的顶回去,让婆婆早些知道哪些是别人,还轮不到她肖想。“啥是遗产?遗产就是一辈子没花完,剩下的,愿意给你的,那叫遗产。人还没死就惦记,那就夺产。我可不希望我儿子长大成为不想着自食其力,整天只想着夺产的混蛋就象现在浩明,不也从来不问,妈你有多少存款,开多少退休金,能留多少遗产给他,不是吗?”

    冯丽华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引来儿子、儿媳各一大通数落,心中不悦,脸上也没了笑容。“就一句玩笑话,至于这么紧张吗?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还不能说一说?”

    朱珠微微一笑,不急不恼。“我们也是怕小孩子不懂事,把笑话当真事听了。为了小恺将来,我们必须提醒他:看好自己的钱袋子,别人的钱包是别人的”

    冯丽华更大的火气,听了这话,也没了发脾气的借口。她闷声皱眉,看了会儿电视,便起身回房,看自己的电视去了。

    朱珠心情却奇好,心情无比的顺畅,憋在心里两世的话终于说去口,她仿佛整个人都飘到了云端。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伟人曾经说过话: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相隔一世,再次与婆婆交手,朱珠早已不是昨日的黄毛丫头。从容淡定,知己知彼,有勇有谋,再斗的乐趣,简直不是一个“爽”字就能概括完的。

    吴浩明看着老婆脸上狐狸般的得意,也不禁跟着翘起嘴角。他愈发佩服老婆的手段,谈笑间就把战火熄灭,得胜又不会让老妈太过难堪,手段是越来越高了

    女人的战争,有时需要男人走开,吴浩明乐得置身事外,不然成炮灰的,恐怕只有他了。

    被儿媳妇顶了两句,冯丽华生了两天的闷气,不过见儿媳妇对她的态度没什么变化。特别是饭菜、水果也同往日一样换着花样的做、买,她心里的不悦也慢慢淡了。

    朱珠本身是个美食者,闲来无事就爱钻厨房给家人做饭、做菜。不知是不是因为加入爱心的关系,朱珠做的饭菜特别好吃,也特别受家人的欢迎。

    “这牛肉汤就是好喝……”吴浩明吃着老婆煮的牛肉萝卜汤,边抹头上的细汗,口中不停地称赞。“这牛肉煮得又香又嫩,真是不错。”

    看着老公爱吃,朱珠脸上带着满意。连她的宝贝儿子,也津津有味地吃着牛肉汤泡饭,当然里同没有多少米粒。

    朱珠煮了一下午,牛肉几乎入口即化,很适合冯丽华吃。可听到儿子夸儿媳妇的厨艺,她听了难免有些刺耳。“从前打死不喝牛肉汤,现在竟然也吃了”

    “还真是”朱珠也跟着点头,“刚结婚那会儿,给他煮牛肉汤,吃不了两顿,就都被他给倒了。”

    “以前不爱吃,那是因为不好吃。”吴浩明嚼着口中的牛肉,不住地点头。“以前咱妈做的牛肉汤,牛肉跟橡皮筋差不多,怎么嚼也嚼不烂。差不多要整个吞下去,喝一碗牛肉汤,跟受刑差不多。”想起老妈恐怖的厨艺,他的头就摇也波浪鼓。

    冯丽华气得,狠狠地用眼睛剜儿子。“吃了三十多年,现在说不好吃,以前干啥了?”

    对于老公的白目,朱珠无语倒想撞墙。当着儿媳妇的面儿,揭婆婆的短,他这是看日子太平静,没事儿、找事儿

    面对老**怒目和老婆鄙夷的目光,吴浩明才察觉自己失言,连忙改口讨好。“老妈做饭哪能不好吃呢?吃了三十多年,我在国外想得最多得就是妈做的饭。以前就是吃饭店吃多了,才会觉得家里饭没味儿,现在可不一样了,最想吃得就是妈做的饭”

    明知是儿子在哄她,冯丽华听着也舒服。带着得意,开始吃饭,颇有几分太后老佛爷的派头。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6553/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655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