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大结局

作者:锦六爷 |字数:2741

人气小说:孽龙归来苏锋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夜的命名术伏天氏仙道长青

    厉霆赫双目赤红,牙齿咬得咯咯响。

    几分钟之后,他迅速冷静,“景萱不会死的。当初厉斯辰被丢下海的途中,被人救走,应该是凌澈所为。一般人,还没那本事。”

    “爷……”贺锵止了暴风雨哭泣。

    越是这个时候,厉霆赫越强行冷静,“如果我没猜错,厉斯辰不过是一个替罪羊。凌澈要让厉斯辰名正言顺地顶罪,他好带走我的景萱。”

    “可是,那只是您的推断。”

    “把厉斯辰找出来,逼出幕后主谋,再活刮了!安排飞机,去大西洋!”

    ……

    t国曼谷的一处山谷中,谷里鸟语花香,山清水秀,气候宜人。

    一幢三层小楼,依山而建,圈着大大的数千平方的院子,还有几幢附属楼房。几名佣人不时在院中穿梭。

    白景萱昏睡在床上,凌澈坐在床边,清越的眸光盯着她绝美的睡颜,眼神中是满满的爱意。

    “小萱,厉霆赫一定想不到,我不在大西洋,反而在曼谷。我岂会不知道他会派人监控我的手机信号.在他赶往大西洋的时候,我就赶来了曼谷.我曾经救下厉斯辰,备下这步棋,他会成为杀害‘你’的替罪羊。

    我已经安排了一个跟你长得有几分像的女人,让厉斯辰将那个女人丢进梵尸炉。让厉霆赫以为你死不见尸,就算姓厉的会怀疑到我对上,他也永远都找不到我跟你。久而久之,厉霆赫自然会接受你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

    顿了一下,他伸手,轻轻抚着她鬓边的发丝,嗓音清雅中带着温柔,“小萱,我无法失去你。如果没有你,我将生不如死,我甚至活在世界上都没有任何意义。”

    “小萱,我是真的爱你啊,凌澈用命在爱着你!”他眸中涌现出深深的眷恋。

    “我已经布置好了一切,”他抬眼环顾了一下回周,“我们曾经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假扮过夫妻,以前的照片我已经洗出来了,就挂在这房子里。这里的佣人都经过训练。”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里边是一颗棕色的小药丸,“还记得这是什么吗?”

    他接着说道,“这是你曾经亲手提炼的忘情丹,只要你服下了它。你就会忘了厉霆赫。我千辛万苦把你掳到曼谷,这一路,我命人在护送你的过程中,对你进行了催眠,会让你脑海中生成,我们已经是夫妻的些许暗示。

    只要你吃下这颗丹药,再醒过来。你曾经爱厉霆赫有多深,就会忘记他,忘得有多彻底。我们俩本来就是最好的伙伴,催眠会让你误以为,你已经嫁给了我。再加上那么多受过训练的佣人,可以为我们的婚姻佐证。

    从此以后,你将是我凌澈的爱妻。”

    他不停地憧憬、诉说着二人的未来,“我们再也不要回到国内。我们会在这个鸟语花香的山谷中安度余生,从此夫唱妇随,共看日落黄昏。你说这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对了,我找医生给你诊断过身体,你竟然怀孕了,你怀了厉霆赫的孩子,我是多么痛苦啊。”

    他双眼里弥漫出泪意,心痛得像缺了一个窟窿,“可我依然不想伤害你。我会把你与厉霆赫的孩子,当成亲生的扶养,孩子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不是他的生父。”

    一边说着,他将白景萱扶坐了起来,“吃药吧.我的爱,等你醒了,我们就再也不会分开!”

    他将药丸凑到她唇边,正要捏住她的下腭,想迫她张嘴,白景萱却突然睁开了眼眸瞬变。同时,一记手刀重劈凌澈颈项。

    凌澈瞬间晕了过去。

    或许是怕他醒来太快,她对着他的后颈又是一记重踢。

    忽然,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厉霆赫带领大队人马匆匆走进房间,看到的就是凌澈倒在地上,以及白景萱安然无恙的站在旁边。

    “景萱.……”厉霆赫一见到白景萱,激动的三两波奔向她,狠狠的将她拥入怀里,向来沉冷无波的面庞布满着急切的关心,“老婆,你要不要紧?”

    “你来了。”白景萱显然早就料到丈夫会来。

    “我的人马找出了厉斯辰,严刑逼供,他承认,凌澈是掳走你的幕后主谋,并且,凌澈防着厉斯辰,厉斯辰也留了一个心眼,暗中派人跟踪的凌澈的人马,跟踪到,你被掳到了曼谷。我就找来了。”他紧紧地箍抱着她,力道大得,几乎将她抱疼了。还好,被丢进梵尸炉的,只是一个被凌澈找去冒充景萱的女人。

    天知道,差点以为失去了她的那一刻,他心痛得,无法呼吸。

    是坚信她不会死的信念,才能死撑着,寻找她。

    “厉斯辰死了吗?”她随口问。

    “已经千刀万剐。”人渣,不配再活着。

    她点了点头。

    厉霆赫掏出手枪,准备一枪干掉凌澈。

    白景萱伸手拦住他。

    他浓黑的眉宇微蹙,“你到现在还舍不得他死?”

    “他没有坏透。”她就事论事,“阎渊曾经出100亿美金买你的项上人头,凌澈接了单,却并没有伤害你,这个人情要还。凌澈明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没有让我打胎,他想假装是孩子的生父亲。”

    她将凌澈之前的计划说了一遍。

    又道,“林家与厉家也是世交,凌谨伯父不能再失去独生子.留下凌澈的性命吧,让他回不了国,永远都忘了我。”

    厉霆赫神情有几分犹豫。

    白景萱对着地上昏迷的凌澈,叹道,“区区催眠师根本催眠不了我.这些天,我装着迷迷糊糊的,也就是想看看幕后主谋到底是谁.”她面色忽然变得特别的失望,“原来就真的是你啊,凌澈。亏我还心存寄望,你不会对我下手,可你,竟然打着这样的一手算盘。”

    她将药丸喂入了凌澈嘴里,“这颗药既然你舍不得丢.爱的越深,也就忘得越彻底,那么,你就永远忘了我吧.我也可以让你好好按照你的计划走,找个陌生女人,给你安排一个‘妻子’。你将与一个陌生女人,永远在这座房子里过夫唱妇随的生活。”

    白景萱说罢,转身离开了房间。

    厉霆赫怎么轻易放凌澈?

    他朝身后的一名保镖使了个眼神。保镖会意的上前,用折叠刀挑断了凌澈的手脚筋。

    “你以后再也不能再动用武力。而凌家,也将因你而,家道中落。”

    厉霆赫残酷地说完,这才与妻子一道离开。

    二人在曼谷的酒店住了一段时间,让白景萱好好的养胎一段时间之后,才重回了国内。

    凌谨与杨新爱夫妇得知了凌澈所犯下的罪行。不用厉家出手,凌谨自动请辞官位。偕夫人杨新爱前往曼谷照顾凌澈。

    凌澈的手脚筋被挑断,被医生治好,万幸,只是不能动武,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的活动。

    当他醒来之后,见到凌谨与杨新爱。

    他淡淡地叫了声,“爸、妈。”

    “撤儿,你醒了.”杨新爱喜极而泣。

    一个大约二十二三岁的年轻女孩,扑向床上的另一侧,对凌澈娇滴滴地喊道,“老公,你终于醒了!”

    她是被白景萱安排给凌澈做‘妻子’的王允仪。

    凌谨与杨新爱也决定顺从这一点,将计就计,能让凌澈有个后代也好,毕竟,澈儿从来不肯接受别的女人。

    “滚开。”凌澈皱了眉头。

    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女人很恶心。

    凌谨与杨新爱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生怕儿子识破。

    女孩王允仪一脸的诧异,“我是你老婆王允怡呀,老公,你忘了我吗?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你只要离我近一点,我就觉得很恶心。”凌澈实话实说。

    允怡露出伤心的表情。“老公,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再叫一句,我杀了你。”凌澈淡漠疏离的眼神朝王允仪投过去。

    允仪似乎被冰刺一样穿透五脏,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

    一时不敢再造次。

    不过,凌澈这么帅,还非常有钱,她是肯定要巴上他的!

    凌谨夫妇见澈儿没有提起白景萱,是真的忘记了她。一时之间稍稍松了一口气。

    凌澈出院之后,凌谨夫妇俩与儿子、假儿媳就在谷里的三层楼房住了下来。

    不过,凌澈始终对所谓的妻子王允仪不假辞色,也不允许她靠近。让王允仪一时莫可奈何。

    白景萱在t国安好胎之后,与厉霆赫乘私人飞机,才回到国内,景萱就被当成了国宝级的熊猫对待。陆家与厉家的长辈皆对她嘘寒问暖,天天围着她转个不停。

    半年之后,白景萱挺着已经有7个月的肚子在院子里散步,厉霆赫自然像往常一样搀扶着爱妻。

    跟在两人身后的保镖贺锵接了个电话,看了白少夫人一眼,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厉霆赫没有什么事,需要瞒着白敬轩的。

    “少夫人给凌澈安排的那个假老婆,王允怡想爬凌澈的床,被凌澈给掐死了.”

    “凌澈还有没有别的举动?”

    “没有了,他与凌家二老,在曼谷的别墅里,倒是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以后没有什么事,不要提起这个外人。”厉霆赫冰冷地下令。

    “属下遵命。”贺锵的视线在白景萱的肚子上瞅了瞅,挠了挠脑袋瓜子,“少夫人,您说您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

    白景萱看向厉霆赫,“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只要是女生的我都喜欢.”霆赫肺腑之言。

    “我觉得吧,还是生个女孩。”贺锵抱怨道,“女孩多好,像少夫人这样美丽,又贵气,肯定宇宙无敌可爱。”

    一通彩虹屁,把白景萱吹上了天。

    白景萱微微一笑。前世的贺锵可是在一次保护厉霆赫的行动中,死了。当时是阎渊派人埋伏,今生,阎渊已经被她干掉了。贺锵自然不会死。

    这样忠心的下属还是可贵的。

    曼谷那边。凌澈对于杀了所谓的老婆王允怡,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贱女人趁半夜想摸上他的床。找死!

    清越的身影站在鸟语花香的院子里,凌澈淡然看着四周美丽的景色,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少了一点什么,却又始终想不起来。

    他又觉得在思念着什么人?记忆里偏偏没有那个人的影子。

    去看过医生,医生又说他的脑子没有毛病。

    也许他只是习惯了孤独吧。

    凌澈的一生,都没有结婚,也没有别的女人,独自终老。当然了,这是后话了。

    一年之后,厉家老宅,白景萱正在书房里,于电脑桌前,用手提处理公司的事宜。

    从敞开的窗户望出去,古色古香的华美庭院里,厉振山、厉松、唐静贤,还有陆广邈,都围着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男孩,团团转。

    “小宇恒,到太公这里来.”陆广邈蹲下身,向小男孩张开怀抱。

    厉宇恒可是他唯一的孙女白景萱生的宝贝儿子。

    “宇恒来我这里哟,我是你奶奶。”唐静贤在另一个方向进着小家伙张开怀抱。

    “我是爷爷,爷爷最爱你了。”厉松也摊开手。

    “别信他,太爷爷才是最爱你的。”厉振山拄着拐杖,也等着曾孙子往他这边来抱。

    厉宇恒站在中间,被四个长辈围着,乌黑滴溜溜的眼睛环顾了一圈,一时不知道选择哪一个。

    “爸爸,爸爸抱...”厉宇恒迈着小短腿向着客厅里的厉霆赫跑过去。才九个月的他。刚学会走路,小步子摇摇晃晃的,穿着一件白色的小短衫,开裆裤,别提多可爱了。

    “哎呀,我的重孙子,怎么会喜欢那个大冰块!”厉振山一通抱怨。

    “为什么我的孙子不是最喜欢我?”厉松也有些吃醋。

    倒是唐静贤,嘴角挂着慈爱的微笑。得感谢儿媳妇啊,为子嗣艰难的厉家传后。

    白景萱看着家人全都和乐乐融融的,心情也变得格外愉悦。

    厉霆赫抱着儿子小宇恒,从楼下上来,走进书房。

    “这兔崽子说要吃奶。”厉霆赫眉头深锁,“再给他吃几天,必须让他戒母乳。”

    妻子的一切都是他的,儿子也不许抢!

    白景萱抱过儿子,让他侧着身靠在自己怀里,撩起衣服给儿子喂奶。“喂到十个月吧,多喝母乳对孩子身体好。”

    “不行。”厉霆赫摇头,喝奶粉也是一样的。

    “你不给我喝……妈妈的奶……那我喝粑粑的奶……”小宇恒脾气好,奶声奶气的跟父亲商量。

    才九个月大,能说出几个字句,很难得了哟。

    厉霆赫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没有。”

    “哇哇哇……粑粑不给我喝奶奶……哇哇哇……”哭声嘹亮。

    厉霆赫赶忙抱过儿子沉声,“不许哭。”

    小家伙根本不给他面子,哭得更凶了。

    他只得小心翼翼地轻声,“宝宝不哭。”

    白景萱瞧着老公的神情,一种父爱的光辉在他眼里散发。

    真好,厉霆赫是很爱儿子的。

    一会儿,小宝宝哭累睡着了。厉霆赫将小家伙放在书房里的婴儿床上,悉心地为他盖好薄被。高大的身影迈步走到白景萱后边,将她连人带椅子圈抱进怀里。他的脑袋靠在她薄削的肩膀,嗅着她迷人的发香。

    厉霆赫低声,“老婆,我爱你。也爱我们的孩子。”

    “我也是。”白景萱温柔的回应。

    两颗心紧紧的深爱着彼此,两人将一直幸福下去。

    《全文完》

    7017k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2656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2656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