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调和

作者:碳烤土豆 |字数:3547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缘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那个汤章威命令那个遂宁公主,和那个凯瑟琳去给那个白存孝,还有燕玲贵妃,以及为他玩儿他们调和。

    那个冰雪宫主,还有莲花郡主,以及唐昭宗和何皇后他们知道了那个汤章威的部下有了矛盾,他们高兴的合不拢嘴。

    这些人他们认为那个汤章威的旗下,有各种各样的人,他们迟早闹翻的。

    那个唐昭宗和黄金一族的巨人们,达成了协议,那就是黄金一族的巨人将他们的金条给唐昭宗,唐昭宗则找人为那个黄金一族的巨人们出气。

    那个莲花郡主,则负责给唐昭宗他们提供武器。

    燕玲贵妃登上酒楼之后,环目一扫,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邱尚文预订的雅座,那是全酒楼中最好的隔窗的一个座位,居高临下,还可以俯瞰街头的夜景。

    这时,韦婉儿等三人已入座,酒菜也已摆好,却尚未开动,这情形,当然是等侯燕玲贵妃到齐之后再开动。

    燕玲贵妃巨目环扫中,却发现白存孝也赫然在这酒楼上,那座位相距他们预订的雅座也不过二丈左右而已,坐在白存孝对面的.是一个灰衫文士,两人浅酌低斟,款款密谈,状至愉快。

    燕玲贵妃自然心中有数,目光一扫之后,随即大踏步地向韦婉儿等人的座位前走去。

    陡地,一声冷笑,紧接一线白光,挟着破空锐啸,向燕玲贵妃面前疾射而来,同时响起一个破锣似的语声道“不成敬意,燕玲贵妃多多包涵……”

    明知对方是谁,而竟敢太岁头上动土,此人莫非是吃了熊心豹胆么?

    燕玲贵妃披唇微哂间,伸右手食中二指向那迎面射来的白光一夹。

    夹是夹住了,竟是一根鱼刺,也许是这根鱼刺上所蕴藏的真力之强出于他的意外,但见他神情微震,目射寒芒地循声瞧去。

    只见就在他右侧三丈处的雅座中,围坐着四男一女,男的一色黑衫,年约五旬左右,女的则一身粉红宫装,外表看来,年约二十七八,貌仅中姿,但神情之间,却隐含着无限荡意。

    燕玲贵妃的目光才投射过去,那宫装妇人已媚然一笑道“燕玲贵妃别来无恙?”

    坐在她左首,那蓄着一撇山羊胡的黑衫老者同时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燕玲贵妃,对你我来说,这天地似乎太狭小了一点,是么?”

    燕玲贵妃哈哈大笑道;“幸会!幸会,想不到睽别十年,诸位的风彩依然如旧。”

    宫装妇人笑道;“彼此彼此!可喜燕玲贵妃也健朗如昔。”

    微顿话锋,目光移注山羊胡老者曼声接道“大哥,原先我真担心十年前的这笔账,没法索还,现在我才知道,那是白担心了。”

    燕玲贵妃目光深注地问道“诸位就是为了向我燕玲贵妃索还十年前的陈账而来?”

    山羊胡老者答道“非也,今宵只能说是巧遇,不过,遗憾的是老夫五兄妹都聚齐了,而燕玲贵妃却偏偏只有一位。”

    听这语气,敢情这五位还不知道燕玲贵妃是与韦婉儿等人一起来的。

    燕玲贵妃淡淡一笑道“有道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诸位如果认为我十年前对你们的宽恕是一种罪孽的话,我决不推卸责任。”

    山羊胡老者阴笑道,“话说得够豪爽!也够八面玲珑,果然不愧是当今武林八大高人中人物!”

    燕玲贵妃平静地接道“不过,今宵,燕玲贵妃没法奉陪,请另订一个时地如何?”

    山羊胡老者冷笑道“恐怕由不得你!”

    宫装妇人也同时笑道“择地不如撞地,燕玲贵妃还是将就一点吧!”

    燕玲贵妃脸色一沉间,韦婉儿已娇声问道“申老,这五位是甚么来历?”

    燕玲贵妃正容答道“禀令主,这五个是阴山门下,外号‘索魂五魔’。”

    韦婉儿接问道“平日为人如何?”

    燕玲贵妃人道“淫凶残忍,无恶不作!”

    韦婉儿道“申老跟他们有何过节?”

    燕玲贵妃道“十年前,五魔中的老么正在……正在……迫害一位年轻书生时,被卑座碰到,当时,因其系女流之身,卑座仅予薄惩,即放其离去。”

    听这语气,敢情当年这宫装妇人干的是“倒采花”的勾当,所以燕玲贵妃才在韦婉儿面前吞吞吐吐地说得语焉不详。

    韦婉儿毕竟太年轻,显然听不懂燕玲贵妃口中那“迫害”二字的言外之意,当下她扭头与韦婉儿低声交换了数语,只见她幛面纱巾一阵波动,冷然答道“申老,可以便宜处理!”

    燕玲贵妃身形微微一躬道“谢令主!”

    一向眼高于顶,个性孤僻,不与任何人来往的“北漠狼人”燕玲贵妃,居然对一个年轻女郎如此服贴,而他口中的“令主”二字,更使人有莫测高深之感。

    这情形,可不由使那“索魂五魔”心中暗自嘀咕了。

    但他们方才话已说清,就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同时又自恃五兄妹在一起,另一个得力助手即将赶来,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做梦也不曾想到,那毫不起眼的年轻女郎,竟是威震武林的“铁板令主”之一。

    这倒并非是他们五个孤陋寡闻,而是因为“铁板令主”业已多年未现侠踪,谁会想到就在这节骨眼上会碰上这位煞星哩j所以,燕玲贵妃的话声刚落,宫装妇人已“格格”地媚笑道“令主?这称呼怪响亮的啊……”

    燕玲贵妃扬了扬手中的鱼刺,冷然截口问道“这鱼刺是谁所发?”

    宫装妇人发媚笑如故地道“那是奴家所敬,怎么?燕玲贵妃莫非还要回敬一番?”

    燕玲贵妃冷笑一声道“你猜对了!”

    夹住鱼刺的手指一弹,同时一声沉叱“妖妇,还你!”

    一线白光,有如急矢离弦似地向宫装妇人面前疾射而去……

    山羊胡老者冷笑一声,凝功伸手,由横里将鱼刺接过。

    接是接住了,但他的身躯却禁不住微微一晃。

    燕玲贵妃目注山羊胡老者却一声笑道“冉立金,老夫以为你这些年来,已有大大的长进,想不到还是不过如此。”

    燕玲贵妃的话声未落,对方五人已一齐变色而起。

    燕玲贵妃淡笑挥手道“诸位请稍安勿躁,咱们既然狭路相逢,自然非见过真章不可!”

    接着,目光一扫对方五人及桌上多余的一付杯筷,微微一哂道“诸位还有一位有力的靠山没来,是么?”

    冉立金“山羊胡老者”阴阴一笑道“不必等别人,咱们五兄妹足够超度你!”

    燕玲贵妃笑道“老夫是一番好意,想等你们的靠山到齐之后再动手,既不领情,也就算了!”

    一顿话锋,又注目沉声接道“听说诸位不但是以金木水火土排名,而且还练成了一个象征五行的‘五魔索魂阵’……”

    冉立金冷笑截口道“不错!‘五魔索魂阵’自练成以来,还没逢过敌手,你如果害怕,只要当众向咱们兄妹磕三个响头,咱们也不为己甚,可以放过你这一遭。”

    燕玲贵妃朗笑一声说道“真看不出来,你还很够仁慈。”

    一敛笑容,扭头向邱尚文问道“邱兄,劳驾通知酒楼掌柜,不相干的客人,立即退出,所有损失,由本人负责赔偿!”

    邱尚文扬声笑道“小弟遵命……”

    当邱尚文走向柜台时,所有全楼酒客,除了韦婉儿与白存孝的两桌之外,均立即纷纷退出。

    燕玲贵妃目注白存孝座上两人,故装不识地蹙眉沉声道“看情形,两位当也是道上人,如果与‘索魂五魔’并无渊源,最好也请立即退出。”

    白存孝笑了笑道“不要紧,必要时,咱们由窗上跳出还来得及。”

    这时,酒楼掌柜为避免增加无谓损失,已苦着脸指挥手下人迅疾地将桌椅搬开,清出了一个足有二十丈方圆的空地。

    燕玲贵妃目光环扫,淡淡一笑道“行了!诸位请!说着,已缓步走向空地中心。

    “索魂五魔”互望一眼,人影飞闪间,已采取包围之势将燕玲贵妃困在中心,并纷纷亮出兵刃。

    老大是狼牙棒,老二是判官笔,老三是子母金圈,老四是丧门剑,老五却是一条丈二红绫。

    冉立金目注燕玲贵妃冷冷一笑道“你还不亮兵刃!”

    燕玲贵妃笑道“老夫的兵刃,不到生死关头,不肯动用,今宵为了尊重你们这‘索魂五魔’的名气,我特别戴上一付手套吧!”

    说着,已探怀取出一付特制的手套,徐徐套上。

    燕玲贵妃这一付手套,也不知是用甚么原料制成,黝黑晶亮,而薄如蝉翼,套在手上,长及肘弯,由于他说得那么郑重,显然这手套必有其不可思议的妙用。

    燕玲贵妃戴好手套之后,目光一扫对方五人道“诸位请!”

    “索魂五魔”中的老大冉立金左手一挥,五个人立即围绕着燕玲贵妃迅疾而有规律地转动起来。

    燕玲贵妃尽管艺高而狂,但面对这凶名久着的“索魂五魔”联手之下,却也不敢大意。

    尤其“索魂五魔”艺出阴山门下,而阴山老怪司马因不但功力奇高,辈分也高于当今武林中的八大高人,可说是当代武林中既怪僻又难缠,更最护短的有数老怪之一。

    所以,燕玲贵妃一敛狂态,脸色肃穆地注视对方环绕他移动的身法,默察其中变化。

    不错!这“五魔索魂阵”委实是由正反五行阵演变而来,除了五行生克之变化外,其中似乎还隐含着一些他所看不懂的变化。

    这情形,不由使燕玲贵妃心中暗凛而浓眉微微一蹙。

    也就当此瞬间,‘索魂五魔’中老么冉立土一声娇叱“老贼接招!”

    话未出,招已先发,手中红绫一抖,如灵蛇飞舞似的,上端直点燕玲贵妃“左肩井”大穴,下端却飞速缠向燕玲贵妃的双足,同时左手骈指如戟,点向燕玲贵妃的“七坎”要穴,一招三式,端的是集奇诡狠辣之大成!

    燕玲贵妃冷笑一声,身形一旋,激起一阵强劲罡风,将红绫带的攻势硬行逼得一偏,右手硬截冉立土的左掌,左掌却向冉立金横里击出一记劈空掌。

    也就当此同时,对方五人,已纷纷发动攻势,狼牙棒,子母金圈,丧门剑……等,一齐向燕玲贵妃的周身要害之处击来。

    燕玲贵妃身形如陀螺疾转,“天狼八式”,源源使出。说来也真气人,平常,燕玲贵妃这“天狼八式”,抓无虚发,此刻却偏偏无法得心应手。

    每次都在即将抓中对方兵刃之同时,却总以毫发之差给避了开去,而且,他自己还着实挨了对方几下重的,如非他一身功力都集中在双臂之上,使双臂坚如钢铁,并事先套上一付特制的手套,仅仅那几下,也就够他受的了。

    这情形,燕玲贵妃当然明白,那完全是对方阵势的变化太以玄妙之故。

    尽管他也依着正反五行相生相克的变化去破解,可就是每次都差上那么一点点。

    就当他心中纳闷的同时,又几乎挨了冉立金的一记狼牙棒,冉立金并阴阴一笑道“燕玲贵妃,这‘五魔索魂阵’的滋味如何?”燕玲贵妃环目中寒芒一闪,冷笑一声道“不过如此而已!”

    冉立金道“就是没法破解。”

    燕玲贵妃道“你等着瞧吧……”

    话声中,左掌环扫,左掌一记劈空掌,向冉立金击出。

    但他的掌力才发,冉立金的身形又以毫发之差避了开去,并哈哈大笑道“燕玲贵妃,冉某人正瞧着哩!”

    同时,燕玲贵妃耳中传入韦婉儿的真气传音道“申老,这妖阵除了正反五行的变化之外,还掺杂了小周天阵的部份变化在内,………请注意听我的传音……”

    燕玲贵妃暗道一声“惭愧”,自己偌大年纪,竟远不如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娃儿……

    忖念未毕,韦婉儿的传音又起“申老,退‘离’宫,进‘坤’位……”

    真是一语指迷,燕玲贵妃如法泡制,乍退再进间,一声闷哼,冉立金已首当锐锋,被燕玲贵妃一掌震飞丈外。

    右掌顺势一探,冉立火的丧门剑已到了他的手中,同时左掌劲气“嘶嘶”,疾向冉立水的前胸处抓来……

    凡是隐含奇门变化的阵势,只要一人受制,也就等于全阵瓦解。

    目前,燕玲贵妃在韦婉儿的暗中指示之下,举手投足间,不但立即将对方的首脑人物一掌震飞,而且也同时夺过了另一人的兵刃,这“五魔索魂阵”,事实上已算是名存实亡了。

    就当五魔中的老三冉立水生死一瞬之间………

    陡地,一声大喝“申老儿手下留情!”

    燕玲贵妃微微一怔,劲力微卸,改抓为拍,将冉立水震出丈外,但尽管燕玲贵妃闻声卸劲,冉立水却仍然被他一掌拍得“哇”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身形也摇摇欲倒。

    也就在此同时,燕玲贵妃面前人影一闪,已出现一位年约六旬,长髯及腹,貌相奇古,却是脸色冷漠得不带一丝表情的黑衫老人。

    这时,“索魂五魔”中的其余三魔,仅仅向这新到黑衫老人微一点首,已一同奔向已受伤的冉立金冉立水二人身前。

    燕玲贵妃目注黑衫老人微微一哂道“独孤老儿,你几时投入阴山门下了?”

    原来这黑衫老人正是名列当代八大高人中的“南荒孤独翁”燕玲贵妃。

    燕玲贵妃漠然反问道“谁说的?”

    燕玲贵妃漫应道“你老儿既然没投靠那司马老怪,为何替司马老怪的门下讨情?”

    燕玲贵妃冷漠如故道“他们五位,目前是我的客人……”

    燕玲贵妃截口笑道“原来如此,那么,方才他们五个座位上多出一付杯筷,本来就是你老儿的了?”

    燕玲贵妃点点头道“不错。”

    一顿话锋,又注目接道“姑且撇开他们目前是我的客人一节不论,我也总不能见死不救啊1”

    燕玲贵妃冷然一哂道;“说得是,只是你老儿几时换了这么一付慈悲心肠?”

    燕玲贵妃不理会燕玲贵妃的讥诮,目光一扫韦婉儿那一桌,然后,目注燕玲贵妃蹙眉问道“申老儿,你见到铁板令主么?”

    燕玲贵妃微笑地道“我就是令主座前的右侍……”

    燕玲贵妃截口笑道“这真是奇闻!一向不与人交往的‘北漠狼人’燕玲贵妃,居然肯屈居铁板令主侍从之职。”

    燕玲贵妃神色一整,朗声说道“铁板令主德威所及,四海同钦,我燕玲贵妃忝为武林一份子,又岂能例外!”

    燕玲贵妃笑道“不错,那六句歌谣说得好‘寰宇拜双童’,你老儿自不能例外,可是……”

    微顿话锋,又注目接道“我只看到令主的座车在楼下,这楼上却未看到寰宇共尊的令主。”

    燕玲贵妃冷冷笑一声;“那是你老儿有眼无珠,令主侠驾可不就坐在那上首……”

    说着,用手一指韦婉儿所坐的席位。

    燕玲贵妃目光向韦婉儿深深地一注,然后以一种既讶异,而又轻蔑的语声问道“就是这么一个女娃儿……”

    燕玲贵妃截口怒叱道“你敢对令主不敬!”

    燕玲贵妃轻狂地笑道“话出如风,我已经说出了,你老儿又能怎样?”

    燕玲贵妃脸色一寒间,燕玲贵妃又微哂着接道;“而且,尊敬与否,各人有各人的自由,谁也没法强迫人家去尊敬她,你说是么?”

    燕玲贵妃方自冷笑一声,韦婉儿已娇声说道“这位老人家说得是,申老,这位老人家是谁?”

    虽然是明知故问,但语声却是平和已极。

    燕玲贵妃恭声答道“回令主,这位就是当代八大高人中的‘南荒独孤翁’燕玲贵妃。”

    韦婉儿“哦”一声道“怪不得口气这么大,原来是独孤老人家。”

    语声微微一顿,那透过纱巾的炯炯目光移注燕玲贵妃,仍然是平和地问道“独孤老人家,像你偌大一把年纪,总不致于不明白本令主的来历吧?”

    燕玲贵妃漠然地问道“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怎样?”

    韦婉儿幛面纱巾微微一扬道“不知道么,有点说不过去,知道吧,那就是明知故犯!”

    燕玲贵妃冷笑一声“这语气,倒蛮像那么回事……”

    韦婉儿冷然截口道“燕玲贵妃,你未免太不识抬举了!”

    燕玲贵妃双目中厉芒一闪道“凭你也敢如此对待老夫!”

    韦婉儿幛面纱巾微微一扬,震声叱道“轻视我韦婉儿之罪可恕,不尊敬铁板令主之罪难饶!燕玲贵妃,本令主念你成名不易,不过份使你难堪,你可自行掌嘴四下,以示……”

    燕玲贵妃冷笑道;“别作你的清秋大梦了!老夫可不是燕玲贵妃……”

    他的话没说完,人影闪处,香风微拂,清叱震耳“狂徒大胆!”

    燕玲贵妃连反应的念头都没转过来,已“劈劈啪啪”挨了四记火辣辣的耳光。

    而韦婉儿却依然端坐原位上,她的身形,竟好像根本不曾移动过似的。

    身法都没看清楚,这情形,如非他亲身体验,可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事。

    当然,燕玲贵妃并非浪得虚名之辈,方才之所以有如此情形,一方面固然是韦婉儿的功力太高,另一方面却是他过于低估了韦婉儿的功力,同时,他心中也可能另有所恃而有恃无恐。

    几方面的情况凑合在一起,于是就促成了他弄得灰头土脸的结果。

    以燕玲贵妃的功力,双方距离又几近十丈,而在挨了对方四记耳光之后,连对方使的是何种

    燕玲贵妃莫名其妙地挨了四记耳光,方自惊凛羞愤交迸,双目中凶光暴射,准备不顾一切地一拼时,韦婉儿却螓首微抬,目注屋顶扬声说;“阁下想必是通天教中的高人,有种就下来跟本令主朝朝相,否则,你就识相一点,乘早给我滚得远远的……”

    。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18003/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1800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