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倾诉衷情

作者:李思卿 |字数:5639

人气小说:霸道老公深度爱不负荣光,不负你神医弃女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总裁爹地超给力校花的贴身高手

    云儿的伤势并不算轻,外伤倒还好,敷些草药,养个三五日便可好了。只是她的肋骨断了两根,若不是吾期输给她的灵力护体,她怕是容忍不了这样久。

    夜君用灵力给云儿修复了断掉的肋骨,只是伤筋动骨,总是要将养许久。英宁命人煎了药,亲身照顾着。只是云儿一脸惶恐的样子,“小姐,奴婢卑微,怎能让小姐服侍奴婢用药。我自己来就行了。”云儿伸手就要去接那药碗。

    英宁稍稍躲开,舀起一勺子药,贴心吹凉了,递到云儿嘴边,沉声道:“我本就不是什么小姐,你在我眼里也不是奴婢,有什么卑微不卑微的。何况你是因我受伤,我照顾你理所应当。”

    云儿抬眼瞧了瞧站在一旁,面色冷淡的夜君,只见他微微点点头,她才低头喝下药。

    云儿喝完药,英宁便嘱她好生歇着。在伤养好之前,不必在她跟前伺候了。

    云儿乖巧睡下,英宁便同夜君一起出去。夜君换了衣衫,又是一幅温文尔雅的模样。他在她身旁浅笑道:“我们去那亭子里坐坐可好?”

    英宁不言语,只轻轻地点头。水塘里的荷花开了満池,迎风送来了阵阵荷香。他们刚在凉亭落座,便有人送来了茶水点心,还有一把伏羲琴。

    夜君将手里的折扇放在石桌上,并脱下手上的玉石指环,交给一旁的人。手指放在琴上,略微调了下音,便行云流水般地弹奏了起来,悠然,低沉,清如溅玉,颤若龙吟。只是英宁的心思并不在其中,她拖着腮,遥望远处,愁绪难解。

    夜君一首曲子未完,便停了手。琴音戛然而止,英宁恍然回神,她不解道:“你为何不弹了?”

    夜君伸手接过玉石指环,仔细地戴好。烦乱地挥挥手,示意身旁的人,将那伏羲琴拿走。他取回石桌上的扇子,随手拨开,淡然道:“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英宁面色一红,不好意思地道:“抱歉,我对音律并不大懂,叫你对牛弹琴了。”

    夜君无奈地摇摇头,望着満池的荷花道:“你不是不大懂,是不愿放心思,也就无法懂。宁宁,你有心事,不如讲与我听听?兴许我能帮你解解惑。”

    英宁捏着茶杯,里面飘出淡淡茶香,是心尖儿的香味。她忽然就想起,她同钟吾期误入别有洞,无意间发现了这茶叶。她烹煮新茶时,因吾期不是第一个尝到的,他还一度有些生气。那时他们是真的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可如今怎么竟走到了这种境地。差一点就要不共戴天,她当真这样恨他吗?

    她漠然地对他说,希望到兵戎相见的那日,谁都不要手下留情。倘若真的到了那一日,她会对他下手吗?她似乎只是睡了一觉,她的人生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记起从前,恍如隔世。明明之前,他们还是好好的,只睡了一觉,便成了仇人。

    英宁放下手里的杯子,已经有些许凉了,茶味都不香了。她无意识地搓搓手指,淡淡道:“我有些担心。”

    夜君看着她愁眉不展,宽慰道:“一切都有我,你担心何事?”

    英宁摊开两手,无奈地笑:“我现在只是一介凡人,没有灵力,连一点功夫都不曾有,怎么能找神荼复仇。我也只是嘴上说得痛快,恐怕到了冥界,神荼随便一掌就能劈死我。”

    夜君轻笑道:“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竟是这个。”

    英宁见他笑得开心,疑惑问:“这不是要紧的事吗?我一无是处,怎能担起报仇大任,岂不是痴人说梦?”

    夜君看着她,仍是一脸笑意。英宁正纳闷,只看他将手伸到她眼前,扎眼的功夫,便幻出一本书来。

    英宁拿起看了一眼,书名叫做《幻灵诀》。夜君道:“你按着这上面的口诀,慢慢修炼。等你练熟了,我再输你些灵力,并不会用太长的时间,你便可恢复到从前的状态。”

    英宁简单翻了几页,她有几分眼熟,似乎是在哪里看过。她想了又想,才恍然大悟:“你曾经给过我这本心法,不过神荼说这是禁术,似乎是这书上的招数狠辣了些。”

    夜君嗤笑一声,不屑道:“这是我魔族的圣书,他们所谓的正派自然是看不上眼,便污蔑这是禁术。招数毒辣又如何,同样是杀人,他们的招数难道就高贵了吗?”

    英宁点头,夜君的话自然也是有道理的。温厚的招数也罢,毒辣的招数也罢,用处都是一样的,杀人而已,哪里还分什么正派邪派。

    夜君又道:“你只须安心修炼就好,我还是那句话,一切都有我,你什么都不必担心。”

    英宁不在说话,盯着湖里的荷花,看得出神。夜君将她杯子里的茶水泼掉,重新倒了一杯,递给她。

    英宁看了看,并没有接,而是淡然道:“换掉这种茶吧,我并不是多喜欢。换成旁的什么,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都好。”

    夜君微愣,收回手里的杯子,唤来一个丫鬟,低声嘱咐她将桌子上的茶水撤掉。那丫头动作很是麻利,一会儿的功夫便收拾完,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又重新沏了一壶新茶。

    夜君倒了杯新茶递给她,笑道:“碧螺春,今年的新茶,味道很是清香,比那什么心尖好太多了,你尝一尝。”

    英宁接过杯子,轻啜一口,又轻轻放下。她趴在栏杆上,鞠起一捧水,很是清凉。水里的锦鲤大约以为她要喂食,朝她欢快地游过来,条条肥嫩,看起来味道十分鲜美。她皱起眉问:“这鱼能吃吗?红烧好,还是清蒸好?”

    夜君惊悚地看着她,忽然笑出声:“这锦鲤是观赏用的,已经养了许久,还是不要吃了吧。你若想吃鱼,我叫人吩咐厨房做其他的鱼给你吃,好不好?”

    英宁笑笑:“我只是随便问问,不是真的要吃。不过厨房里有什么鱼?若是清蒸,还是鲈鱼比较好。红烧的话,应当是黄河鲤鱼味道最正。”

    “我竟不知你还懂得这许多。”夜君无限感慨道。

    英宁顿了顿,轻声开口:“我娘亲是开客栈的,她做菜很是讲究,我从小耳濡目染,自然是有些心得的。”略停了停,她又道:“说来我已经许久未见到娘亲了,现下我身体已经大好,我是不是可以去见见她?”

    夜君沉吟片刻,按理该去看看的。采薇毕竟是她凡间的亲娘,将她养了这么大,知恩图报才是正理。只是此事要好生谋划,毕竟神荼对英宁虎视眈眈。凡间是他下手的最好地方,稍有差池,英宁恐遭遇灭顶之灾。

    他道:“自然是要去看看,只是你让我好好想一想,怎么才能躲过神荼的眼线。哪怕有十分之一的不妥,我也断不会叫你涉险。”

    英宁感激地瞧着她,柔声道:“谢谢你,真是麻烦你了。”

    夜君脸色一沉,伸手便握住她的手指。她的手掌微凉,大约是方才玩水的缘故。他沉声道:“宁宁,你我之间还需这样客气吗?”

    英宁一时无言,想要抽出手,他却握的更紧。英宁只好道:“你权当我未说过吧。”

    夜君叹了一口气,另外一只手手背轻轻抚摸她的脸颊,英宁觉得有些痒,刚要扭头躲开。只是她的速度慢了些,夜君倾身便吻住她的嘴唇。鼻息间满是独属他的味道,淡淡的茶香,伴着些许花香。

    英宁脑子里瞬时像炸了一般,她惊慌失措地想要抽身,夜君却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英宁挣扎了几下,却分好未动。她伸出手隔着他的衣衫,使劲掐了一下他结实的腰,他吃痛,嘶了一声,将她放开。

    英宁红着脸,低声控诉他:“你怎可对我这样?你可知,男女授受不亲。”

    夜君眼睛盯着她,脸上也并无半分愧色,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只是他也不开心,眼神阴晴不定,良久他才开口:“若是他亲吻你,你便不会说出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的话吧?”

    英宁咬唇,不知该如何反驳。夜君手指抚上被他吻得有些红肿的唇,嘴里喃喃道:“他吻你行,我吻你便不行了吗?宁宁,分明是我们先认识的,你为何总看不到我呢?我一直守在你身边,可以帮你报仇,也可以救你与水深火热之中。可他有什么好呢?他能做到的,我也不逊色。况且,钟吾期已背叛与你,宁愿助纣为虐,也不肯帮你,你难道还要对他留情吗?”

    英宁被他说中,心中酸涩难忍,只是面上却不肯承认:“他那般对我,我怎会还对他留情。若我还对他有一丝一毫的情意,那我就该被天打雷劈了。”

    夜君手指捂着她的嘴,皱眉道:“切莫要胡说八道,天打雷劈的该是他。宁宁,感情的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忘却的。我会在你身边,等着你接受我,哪怕只有一点点的位置,我也甘之如饴。宁宁,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英宁此刻心乱如麻,她并不知夜君竟对她有这样的情意。她以为他们之间只是朋友,抑或是伙伴。她有时甚至觉得自己在夜君眼里,更像是一枚棋子。她知道夜君的目的,为了魔族,为了他的父母。她从不会认为是为了自己。她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她彼时愿意去做一颗棋子。至少她认为,就算有一日她这颗棋子无用了,夜君也不会弃之如敝。

    如今夜君竟对她诉衷情,她实在有些措手不及。看着夜君满含深情的眼睛,英宁无法狠心开口拒绝。她胡乱地点点头,夜君喜上眉梢,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十分开心地道:“宁宁,我已经是知足了,此生无憾。”

    英宁顿了顿,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心底深深叹了口气。夜君一向淡定优雅,何时这般失控过。她忽然觉得自己真是罪过,她似乎并未允诺他什么吧,他怎地就这样开心,如同一个孩童一般。罢了,有一个人事开心的,也是好的,何必再去计较什么。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42490/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4249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