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殁剑,她为纪辞歆妥协

作者:故事光景 |字数:1233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弃女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重生之武道逍遥神道丹尊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华娱之纵横

    从牧北辰那儿出来,安闲还要去见见顾扶偃。

    他看到的顾扶偃,不是风流俊朗的扶偃公子,不是天下首富顾璟,而是红尘三千客中的一位普通的痴情男子,他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杯酒,看起来有些颓废。

    安闲走过去,席地坐在顾扶偃旁边,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是九江双蒸。

    他看着顾扶偃:“这么久了,你还没有忘了她吧?”

    顾扶偃转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早忘了。”

    “可我还没说她是谁。”

    顾扶偃一愣,随后站起身,背对着安闲,苦笑出声:“看来我是忘不了她了。”

    安闲亦站起身:“你只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忘记她。”

    “是啊......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忘了她。”因为每一次想到她,心里便像是有一把钝刀在一片一片地剐着,他还能怎么办呢?就任由她在记忆的某个角落被时间封尘、结霜。最后看不见了,多好!

    最后,安闲和顾扶偃静静地坐在台阶上一杯一杯地喝着酒。

    直到说到顾扶偃和沈仪这次一起赴雍城之约的目的时,顾扶偃问安闲:“那潇潇呢?你为什么要娶潇潇?”

    安闲笑,这是今天第二次有人这么问他,难道每个人都以为他娶潇潇是不怀好意?

    见他不答,顾扶偃说:“我见过她,那个姑娘是绝对的左膀右臂,是一个好帮手,但是要做妻子,不见得会是一个好妻子。”

    “她很好......”一语未尽,安闲眸子深了,眼神如墨池一般深幽,这是他的选择,不管潇潇在别人眼中是怎么样的,他只认潇潇是他的妻子。

    潇潇那么好,她跪坐在临湖小榭的蒲团上,穿着素色的衣服,裙摆散开,潇潇像极了那开在盛夏中的一朵莲花,连着四周景色。香炉里焚着淡淡的木兰香,他看见了,潇潇在抄佛经。

    潇潇会抄佛经,大多跟纪辞歆有关,她与纪辞歆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牧北辰刚回魔都过得最艰难最是惊心动魄的时候。

    她能怎么办呢?她只是遵从牧北辰的命令去除掉那些有威胁的人,然而,时任宗正寺卿的纪辞歆脸色寒气逼人,他冷冷地看着她:“你还要杀多少人?”

    “我只是奉命。”

    “殿下要你除掉对手,你就杀人?”

    “是。”

    “你知道有多少人因为你杀了一个人而家破人亡吗?潇潇,你就不怕他们会报复在你身上吗?你晚上睡得着觉吗?”

    纪辞歆这么生气,这么愤怒的指责她,潇潇却是冷静的:“他们家破人亡,与我何干?”

    这般性子,这般性子......纪辞歆恨得咬牙,浑身发冷,“我拦不住你,算了,你去吧,我不劝你了,就让报应落在我身上吧!”

    潇潇愣了一下,话语无温:“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凭什么替我承受报应!”

    纪辞歆拂袖而去,潇潇冷冷地看着,内心却是慌了神。

    后来,纪辞歆生病了,药石无罔,她去宗正府看他。

    他的眼神是陌生的,他对她失望,再也不想看见她了。

    潇潇偏偏抱着他不松手,像是一个害怕被抛弃的孩子,她把脸埋在纪辞歆的怀里,她说:“奉均,我不杀人了,我听你的,你一定要好起来,不要抛下我一个人,我再也不算计别人了,你不喜欢的事,我不做就是了,我把你心中的那个潇潇给你找回来,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后来,潇潇开始抄佛经,一个杀伐果断,狠心如斯的人抄佛经,或许在外人看来,这是虚伪的,但是潇潇是带着虔诚之心去的,她为她杀过每一个人都抄过一本佛经,纪辞歆陪着她,看着她。

    记得有一天,纪辞歆紧紧抱着潇潇,他说:“潇潇,我只是希望你是一个美好的姑娘。”

    潇潇心中大恸,她紧紧回抱着纪辞歆,哭着说:“奉均,你别离开我!”

    潇潇这一哭,势必要和以前断得干干净净,寡情冷静如潇潇,所有的妥协都是因为一个纪辞歆,让潇潇把玄殁剑一分为三,也是因为一个纪辞歆,让潇潇感受到这世间所有的暖,也只有一个纪辞歆.......

    潇潇知道牧北辰来了,他听见了,等她出来,牧北辰一言不发看着潇潇。

    他着这样的潇潇,忽然觉得很难过,潇潇温温的笑,笑容几乎浅得看不见,他却不再正视她的目光,怕眼睛会疼。

    她轻轻地说:“殿下,对不起。”

    那日天气不好,天空阴阴沉沉的,像个要哭泣的孩子,她说:“殿下,我不能再帮你了,我现在,只想要奉均好好的,我只有他了。”

    牧北辰心里撕裂的疼,他紧紧抱着潇潇,说:“潇潇,我不会再让你帮我了,你好好的,纪辞歆不会有事,我们都不会有事,但是潇潇,这对你来说,太残忍了。”

    也就是在那一天,潇潇轻轻拍了拍牧北辰的背,她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一个人,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了,我该怎么办呢?”

    她说:“殿下,我愿意的,我愿意听纪辞歆的话。”

    最后,她唤了一声:“师父。”

    纪辞歆不知道,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玄殁剑嗜血,潇潇以血饲养,是以将玄殁剑带出庑望林海才不伤众人。久而久之,玄殁剑与潇潇融为一体。

    玄殁剑一分为三,在祭坛中,熔炉内燃着熊熊烈火时,发出狰狞的声音。潇潇在另一边忍受着撕心裂骨般的痛,她咬着自己的手臂,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她必须是清醒的,否则玄殁剑会殃及无辜。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眼睛里充满了红色的血丝。潇潇不让凤歌靠近,直至她自己感觉自己身上的痛楚减轻了,对着凤歌笑了笑,说:“你让洛离进来吧。”然后因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洛离轻轻拿开潇潇放在唇边的手,凤歌看着那皮肉反转的咬痕,还有潇潇惨白如纸的脸,转身红了眼睛。

    她把潇潇交给洛离,出门便看见牧北辰,扯起衣袖擦了擦眼泪:“我不能再看潇潇了,她对自己太狠了,实在是......”

    “是啊,她对自己太狠了......”

    洛离如是说。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49617/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4961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