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阴差阳错

作者:天天抹粉嫩唇彩 |字数:4000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弃女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重生之武道逍遥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神道丹尊华娱之纵横

    ♂? ,,

    在余下最后的血图腾力量消逝前,我狠狠的将手里挣扎不停的那东西的头给拧断,给前方推了出去!

    耳边顿时传来了那人怒不可偕的声音:找死!

    我心底冷笑,想跟我玩这招,还嫩了点儿!

    血图腾力量的消逝,让我有那么一瞬间极度虚脱,圆月弯刀也不知道在哪儿,当时的我虽然识破了他的伎俩,可却将自己陷入最为危险的时刻!

    我能感觉到他似乎是在我右边,距离上应该离我有十多米远,这中间应该有荆棘树林遮挡,所以他并没有冒失的对我下手,就算我当着他的面将他养的尸给解决掉,他也没有冒进,从这一点可以判断,这个人要比我现象中理智的多。

    我缓缓的蹲在地上,背对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叠白光莲纸,我想趁着他靠近我前做一只纸鹤,以便于处理他突然对我下手的危机。

    就在我蹲下的瞬间,身后的脚步声加快朝我冲了过来!

    黑暗中,我快速的叠出了一张纸鹤反身弹出,纸鹤在空中自燃,一朵红色火焰突然砸在了他的身上,吓了他一大跳!

    借着火焰的微弱红光,我朝他扫视了一眼,发现那是一个同样头扎道士头的青年,这时候,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没再去多想,借着微光,我身侧不远闪了一下亮,我心里一紧,应该是我的圆月弯刀,想都没想,朝那边一个翻滚,就将刀从草丛里捡起!

    有刀在手,我也不怵他,他惊慌失措的想将地狱火从身上拨开,却不得其所,后来发现火焰似乎并没有伤害到他,这才恢复神色,恼怒的道:雕虫小技而已,没想到司徒青居然会命丧在的手里!

    司徒青?这应该就是那个本地活阴差的名字了,那这个养尸人应该跟他是亲戚了。

    我持刀淡淡的道:既然俩是亲戚,那他应该跟说过我们这行的规矩吧,弱肉强食而已!

    那人听了并没有吭声,因为他身上的地狱火已经消逝了。

    我心里却是冷笑,虽然我这种级别的火对于灵魂的灼伤那是不疼不痒,可那伤害却是永久不可修复的,他应该还不知道吧?就算他这次能侥幸逃走,回去后起码也得落下个智商下降的后遗症。

    因为火焰的消逝,我也渐渐失去了他的目标,但是可以肯定的说,他应该在移动,忽左忽右,我警惕的朝后面退了几步,因为不能保证他会不会突然对我丢个毒针之类的东西过来,没有血图腾力量护身的我,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刚退了两步就无路可退了后脖子上传来的刺痛告诉我,身后是一片荆棘。

    就在这时候,脚步声消失了,我正想着要不要朝旁边躲闪的时候,脖子被一只带着些许尸臭的手给狠狠的锁住!

    我挥刀朝身前一划,他快速的朝侧面一闪,躲开了我手中刀的同时,一把捏住了我的手腕,狠狠的一拧,我手里一阵吃痛,刀掉在了地上!

    他腾出那只捏我手腕的手双手将我狠狠的反锁在地上!

    我被一点脾气没有的按在了地上,身后传来了他得意的笑声:真是太弱了,看来阿青是点太背了才能被算计,今天我就让给他陪葬!

    我心里一凉,就在说话间,旁边传来了一阵枪响,我身后的那人惨嚎了一声,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勒住了我的脖子,面对着朝我们照射过来的好几道手电筒光恶狠狠的道:们想让他死是不是?

    我眯着眼睛朝前面望去,手电筒后面露出了冯裤子那张此时此刻看上去极度可爱的脸。

    冯裤子冷声道:是谁?为什么要袭击警察?

    我身后的人,桀骜不驯的道:那是们找死,这里是我修炼的地方,岂能容们随意打搅!

    冯裤子笑着道:是个养尸人吧,看年纪轻轻,是司徒家的人?

    我身后的人疑惑了声道:怎么知道?

    冯裤子道:介个年代在江西还敢干介个的,也只有司徒家的了。

    我身后那人有些不耐烦的道: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我提个要求,只要们放我一条生路,我就把他放了。

    /首(h发+(

    冯裤子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好,而他身边却传来了一个严厉的声音:谁同意了?有什么权利放走一个罪犯?

    因为光线的问题,我看不清楚是谁在说话,声音上听,应该是个我不认识的人,敢这样驳冯裤子面子的显然是个领导。

    而这次参与搜山行动的军警领导都有。

    我身后的人听到那个声音后,面色一变,恶狠狠的道:既然们不愿意放我一条生路,那横竖都是死,我不如拉一个当垫背的,顺便也算给阿青报仇了!

    我心里顿时开始对那人破口大骂起来,这种时候居然还出来打官腔!

    冯裤子赶忙道:慢着,容我们商量一下!

    继而他似乎就跟那人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两人似乎争执了起来,就在这个空档,我背后传来了一阵针扎的疼痛,随即眼前一黑,就朝前面扑倒了出去,晕厥过去的瞬间,我看到了一道黑影飞快的朝我身后扑了过去,随后传来了一阵阵枪响!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子里,似乎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忽然想到了什么!

    这不是齐太岁家的棺材楼吗?

    我怎么在这儿?

    我记得自己最后的记忆好像是在江西,怎么醒来后居然是在齐太岁家里?

    恍惚间我从床上坐了起来,门嘎吱一声从外面推开,齐太真老爷子正拄着拐棍,微笑着朝我走过来道:贵人醒了啊,老朽给去准备点吃的。

    我朝他道了声谢后,跟在他身后,问他齐太岁呢?

    老爷子和蔼的道:他带着懒牛儿去后山了,大概午饭档口会回来。

    我应了声,跟着他一同来到厨房,帮忙添柴加火的同时询问他我是怎么来的?昏睡了多久?

    老爷子倒也不隐瞒,说我是被齐太岁被带回来的,已经昏迷三天了。

    我心里一阵阴霾,为什么会这样?

    午饭的空档,齐太岁果然骑着懒牛回来了,瞧见我坐在门口,不屑的笑着道:恢复的还不错,明早就可以回去了!

    全集txt下载,全文免费阅读,电子书,请记住77读书www.77dushu.com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5122/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5122/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