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人心之恶

作者:风御九秋 |字数:1804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弃女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重生之武道逍遥神道丹尊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华娱之纵横

    “经络?”白衣女子面露疑惑。

    见她这般,南风眉头再皱,她果然不知情

    “他的经络被封住了?”诸葛婵娟问道。

    南风点了点头。

    “可是我先前曾经检视过他的经络,十二正经都是畅通的。”诸葛婵娟说道。

    白衣女子在旁,南风也不便解释,再度冲白衣女子问道,“这些曼陀罗花的种子是你寻来的还是他寻来的?”

    白衣女子闻言,再度面露疑惑,不过此番的疑惑不是无知的疑惑,而是不明白南风为何有此一问。

    “是不是他寻来的?”南风放缓了语气。

    “他是为了让我免受庸人打扰,才寻了这些花种回来的。”白衣女子说道。

    见南风神情异常,诸葛婵娟猜到他发现了什么,冲白衣女子说道,“你夫君昏睡太久,想要救治有些棘手,你且等上片刻,容我们商议对策。”言罢,冲南风使了个眼色,二人离开大殿,到得外面。

    “有什么不对劲儿?”胖子凑了上来。

    南风不曾说话,缓步向南,诸葛婵娟冲胖子招了招手,二人跟了上去。

    到得石像正前,南风停了下来,延出灵气凝聚屏障,隔绝声音,与二人说道,“这道士所余灵气不在气海,也不在十二正经,皆被封在了奇经任脉,任脉为阴脉之海,将灵气封在这里,可以缓息敛阳,苟延性命。”

    诸葛婵娟瞬间了然,“他既然这么做,就说明他不想死。”

    南风点了点头,“对,他不想死,这女子想必是被他骗了。”

    “我去询问详情。”诸葛婵娟转身。

    南风撤回灵气,待她离开,重新布起屏障,冲一头雾水的胖子说道,“这些曼陀罗花是那道士找回来的,打的是驱逐外人的名义,实则是为他自己准备的。在寿数即将终了之前,他将自己的灵气封在了奇经任脉,为的是借助曼陀罗花的功效僵而不死,等那白衣女子晋身居山之后舍身相救。”

    “不至于吧?便不能是那女的自愿的?”胖子不是坏人,好人是很难想象坏人能坏到什么程度的。

    “她的确是自愿的,但她是被人欺骗了之后才自愿的,”南风摇头说道,“那道人僵死之前肯定没有跟她说实话,说的应该是些依依不舍的诀别之言,也可能是来生再聚之类的甜言蜜语,引诱那白衣女子自愿救他。”

    “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再怎么怕死,也不至于这么干吧。”胖子咧嘴,实则他已经知道南风说的很可能是事实,但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确切的说是不愿相信人心会如此险恶。

    南风苦笑摇头,“她先前所说的话咱俩在外面也听到了,她说了句‘我想救他’,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那老道没要求她那么做,是她心甘情愿舍身相救的。”

    胖子叹了口气,还是那句不至于吧。

    “那老道带的是七品法印,七品法印对应升玄深红,这等修为,说明他离开玉清宗的时候很年轻……”

    不等南风说完,胖子就打断了他的话头儿,“修为低也不一定就是年轻人……”

    南风也打断了胖子的话头儿,“你不了解玉清宗,玉清宗挑选弟子门人极为严苛,三宗之中他们练气是最快的,这老道离开玉清宗的时候年纪肯定不大,这么推算,他至少与这白衣女子做了几十年的夫妻,到最后竟然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当真是其心可诛。”

    “我还是感觉不应该,”胖子矛盾纠结,“就是一条狗养了几十年,也不舍得害了它,更何况是人,再说了,那老道士当年能为了她背离玉清宗,就说明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女的,不然也不可能一起生活这么多年。”

    “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就一定是会有真情?”南风侧目。

    “没真情,能在一起生活那么多年?”胖子反问。

    “这白衣女子若是长的跟长安王屠夫的婆娘那样儿,那道士还跟她生活了那么多年,那才说明有真情。”南风摇头,“但她不是那肥婆,她秀色可餐,还容颜不老,这种女人,谁不喜欢?谁不想占有?所以呀,在一起生活多年不一定就有真情,也可能是霪欲在作祟。”

    “你现在是一句人话也不说了呀。”胖子骂道,他倒不认为南风说的不对,只是认为他参悟天书之后看的太过透彻了。

    南风不曾接话。

    胖子往东挪了挪,看向北面正殿,“好像你猜对了,那女的正在说什么,诸葛的脸色很难看。”

    “我倒希望我猜错了。”南风摇头,正所谓耳濡目染,善良美好的东西如同光明,经常看到光明,心境会变的坦荡。卑劣虚伪的东西如同黑暗,经常看到黑暗,心里难免蒙上阴霾。

    由于有屏障阻隔,胖子只能看到诸葛婵娟和那白衣女子自殿里说话,二人说的什么他却听不到。

    “把屏障撤了,听听她说的啥。”胖子说道。

    南风如言挥手。

    这女子没什么心机,确定三人无甚恶意,又见诸葛婵娟和善,便将自己的来历以及这老道的情况说了。

    这白衣女子本为灵芝瑶草,异类无有姓氏,只名阿瑶,有着千年道行,早在汉时就已经能够幻化人形,容貌秀美,偶为乡人所见,惊为天人,相告传扬,终被朝廷所知,汉皇刘宏听闻此事,便大兴土木,自此处修建行宫,有心聘纳。

    这白衣女子讲说的很是简略,可能省略了一些细节,也可能是她压根儿就不知道皇帝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她看来刘宏此举非常唐突。

    不过联系前后,不难推断内情,这处行宫里竖立有不少石碑,石碑上刻的是神女赋的字句,而神女赋所讲说的是先皇偶遇巫山神女一事,而巫山神女的本体就是一株灵芝。

    可能有人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发现阿瑶是灵芝成精,刘宏也知道了此事,便将她与巫山神女联系到了一起,由此大起好奇之心。

    刘宏倒是盛意拳拳,诚意满满,但是阿瑶不买账,眼见刘宏自此处大兴土木,便远远的躲了出去,刘宏屡屡祭祀邀请,却始终不曾现身相见,至于这尊石像,则是匠人根据曾经见过阿瑶的那些人的描述而凿刻出来的。

    皇帝很少有长性,毕竟对他们来说有意思的事情太多,没过多久刘宏就被别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慢慢的也就不来了。

    随着朝代的更迭,这处位于深山之中的行宫就被废弃了。

    再后来就遇到了衍鹤子,衍鹤子云游至此,身染重病,命不久矣,见他凄惨,阿瑶动了恻隐之心,现身搭救,然后就是俗套的渐生情愫,结为夫妻了。

    说到与衍鹤子朝夕相处的情景,阿瑶脸上满是幸福神采。

    说到衍鹤子为了能跟她在一起,痛苦的离开了师门,阿瑶的语气充满了愧疚。

    说到衍鹤子临终之前千方百计寻来曼陀罗花,以求自己死后,她能免受外人侵扰,阿瑶好生感动。

    阿瑶是局内人,但三人是局外人,局外人与局内人最大的区别是局外人判断事情不会受到感情的影响和误导,阿瑶糊涂,三人却不糊涂,根据阿瑶所说诸多细节,越发确定这衍鹤子是恶毒骗色在前,卑鄙害命在后。

    “一把火烧了这狗东西。”胖子气不过。

    “不妥,太便宜他了。”南风摆手。

    “那就把他弄醒,当着阿瑶的面儿审他。”胖子又道。

    “也不妥。”南风摇头,衍鹤子无疑是个骗子,但这个骗子与别的骗子最大的不同是他骗了阿瑶一辈子,阿瑶虽然被骗了,却感觉很幸福,倘若真的揭露衍鹤子的卑劣嘴脸,最大的受害者是阿瑶。

    “这也不妥,那也不妥,干脆别管了,”胖子烦了,“怎么还有这么傻的娘们儿。”

    “管是肯定要管的,我想的是该怎么管。”南风说道。

    “别管了,随她去吧,这事儿跟咱也没啥关系。”胖子说道。

    “什么叫跟咱没关系?只要被咱们遇到了,就跟咱有关系。”南风随口说道。

    “刚才说走的是你,现在管闲事儿的还是你,不干正事儿啦?”胖子说道。

    “你怎么知道咱们之前遇到的那些人和事,以及之后遇到的人和事跟斗法没关系?”南风歪头看向胖子。

    “有啥关系呀?”胖子不明所以。

    “天道让我们在这时候遇到这些人或异类,必然有其……”

    “行啦,行啦,别扯没用的,你就说你想咋办吧。”胖子不耐烦的打断了南风的话头儿。

    南风尚未答话,诸葛婵娟自正殿出来了,出门之后努力挤出的笑意立刻消失了,黑着脸冲二人走了过来,“我们刚才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南风点了点头。

    “怎么收拾他?”诸葛婵娟咬牙切齿。

    “烧死。”胖子起哄。

    “好主意。”诸葛婵娟同意。

    南风咂舌皱眉。

    二人转头看他。

    南风沉吟片刻,出言说道,“她现在已经是大洞修为了,只要渡过天劫,就能生出内丹,不妨让她渡劫,看她渡劫之后会做什么,也看那衍鹤子会做什么……”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51707/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5170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