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缥缈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 肉身之力

作者:笑匠 |字数:3189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都市奇缘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与此同时,星月之下,两千蓝星铁骑沉默无声,唯有战马奔腾。

    越过山川,夸过草地,乏眼间便出现在了蛮人大军盘横的山谷之外。

    “杀蛮贼!”

    一名少年将军,高举唐刀,猛地一声爆呵出口,整个身形亦是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直直冲着那正快速回防后方的蛮人大军。

    另一边,白芒坠落的地方传出了一道令让感到寒风刺骨的话语。

    “杀我兄弟,谁给你们蛮人的狗胆?”

    “嗯?”察太尔格听闻此话,眉头一挑,视线亦是死死锁定在那尘烟散去后的身影之上。

    “你是何人?”察太尔格厉声问道。

    听闻此话,只见那尘烟中的少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将目光一一扫向那山谷口此时一个个痛哭流涕的战兵面上。

    半响之后,只见张寒缓缓开口说道:“抱歉,我来晚了。”

    “殿下!”众人悲戚齐呼,这些面对生死亦未曾色变的男子,此时竟是一个个委屈的放声大哭。

    当然,这哭声中有悲痛,亦有劫后余生的喜悦。

    “殿下?”察太尔格大吃一惊,“你就是这星城殿下张寒?”

    张寒闻言,神色一寒,微微撇了眼察太尔格说道:“我是谁你无须知道,但你要记住,我就是那个送你下地狱的人,给我死!”

    话音落下,张寒的身形骤然移动,而因为右脚在那地上的作用力太大,直接导致这已经被砸成蛛网状的地面再次龟裂开来,转头大小的碎石更是猛地冲天而起,砸入张寒身后的人群当中。

    “嗯,”察太尔格见状,瞳孔猛缩,手中一把上好的钨钢宝刀亦是本能的往前一扫。

    那被称作殿下的少年身形太快,以他宗师境的实力竟是无法看清,仅是这一手,就将这察太尔格吓得不轻。

    “锵!”

    金鸣声响起,在四周众人的注视下,察太尔格手中万金难求的钨钢宝刀,亦是二阶灵宝的武器应声而碎。

    而一剑劈碎对方的宝刀,张寒的面上却没有半分神色变换,依旧沉着脸,身形在那半空中竟是诡异的做出一个凌空旋转的举动,他竟是借助反震之力,旋转一周后又再次劈出一剑。

    察太尔格见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顾不上什么颜面不颜面的,就地弯腰一个侧滚甚甚躲开这直刺眉间而来的攻势。

    “你......”察太尔格躲开之后就要开口怒骂,乃是张寒根本就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只见他脚尖在那地上一点,伴随着阵阵劲风,一道如同月牙般的剑刃猛地划过地面,笔直的斩向那察太尔格。

    “哼!真当我好欺负不成?”察太尔格铁青着脸,大骂一声之后只见他竟是惊人的做出了一个挥拳的动作。

    “嘶!将军这是要用肉身之力轰碎这月牙剑气?”一名蛮人士兵惊呼。

    话音落下,只见月牙划过几米的距离,重重斩在了察太尔格挥出的拳头之上。

    轰!

    剧烈的爆破之音响起。

    在众人震惊的视线当中,只见那场中猛地一阵金光亮起,一个放大了好几倍的拳头虚影亦是立马浮现于此。

    这拳影,竟是在击碎月牙剑刃之后尚有余力冲着张寒轰去,其威势倒也十分惊人。

    感受着身前凛冽的劲风,张寒却是不慌不忙的再度抽剑前劈,又是一击月牙轰出。

    轰隆隆.....

    在这一击之下,月牙与那拳头虚影同时消散于天地之间,演化出了漫天金蓝碎片。

    紧接着,“嗖!嗖!嗖!”月牙剑刃一道接一道的不停打出,速度之快,在那半空之中都凝聚出了一道长长的流光。

    “哼!想要拼底蕴,你还早了几十年!”察太尔格冷哼说着,手中拳头亦是与张寒一般,疯狂挥动,巨大的拳头虚影乏眼间便将他这一方的虚空填满并对着张寒重重砸去。

    轰轰隆隆......

    一时间,在四周众人的注视下,这两人竟是单纯的以灵力释放出惊人的攻势不停的进行着硬拼。

    那金光与蓝光直接将这山谷四周照得犹如白昼。

    “嘶!”见得此幕,四周随即响起了阵阵倒吸凉气之音。

    “太恐怖了,这星城之主竟然能跟大将军比拼至此,这人是怪物不成?”

    “我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张寒应该还是只是一名气劲大师吧!为何他会有如此浓郁的灵气底蕴?”

    “哈哈哈,殿下到了,我看这蛮人还能嚣张多久。”

    “呸!区区蛮狗,遇上殿下还不得抱头鼠串。”

    “......”

    四周众人议论纷纷,但大都在表达着对张寒实力的震惊。

    与此同时,两千星城战兵已经杀到了近前,若是此时立于远处山腰之上就能看见,那两千战兵犹如一条盘横前行的巨龙,带着一股势不可挡之势猛地扎入了蛮人大军之中。

    “为兄弟们报仇,杀!”刘安红着双眼,怒喝一声之后用刀背重重在那身下战马之上一拍。

    “唏律律!”战马嘶鸣一声,亦是猛地加速。

    “给我挡住他们!”

    “别乱了阵型!”

    作为

    蛮人的精锐部队,在见到来势汹汹的刘安等人之后亦是迅速的反应了过来,两万大军几乎有一半左右的队伍开始快速转身,摆开了防御之势。

    “锵!”

    “砰!”

    哗啦啦.....!

    在众人瞪大的瞳孔之中,两支军队重重碰撞到了一起。

    一时间,人仰马翻,团团鲜血冲天而起,金属摩擦以及士兵的凄厉惨叫亦是响个不停。

    而那冲入人群中的两千战兵,此时竟是势如破竹,横扫一片,硬生生在那蛮人阵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不好!这些人全都是气劲大师!”

    “卧槽!砍马腿!别跟他们硬砰!”

    “哼!想挡我,你们挡得了吗?”

    刘安言罢,手中唐刀带着恐怖威势向着那身前的几名蛮人扑面而去。

    而这一幕,被那远处小山丘上的老人祭祀尽收眼底。

    只见此时的他微微坐正身子低声道:“嗯,倒是有些实力,难怪区区两千人马就敢冲击我两万大军。”

    说道这里,老人祭祀又将目光望向那山谷口的位置嘀咕道:“不过怎么这星城的少年都这么厉害,若是放在我大蛮,这些可都是些好苗子啊!”

    与此同时,李化风带着他忠实的护卫大周禁卫军统领宋泰缓缓出现在了远处的山头。

    看着远处那已经绞杀到了一片的人马,宋泰的眼中竟是罕见的有着丝丝向往。

    多少年了,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遇见这样敢一怒大杀四方的战兵是什么时候了。

    而作为一名士兵,甚至是统领一军守护皇城安危的大将,宋泰都渴望着自己的手下能有着这样的一批士兵。

    奈何不管他如何的体恤手下,如何护短,大周百姓那根深蒂固的腐朽思想已经很难在让这些百姓信任他们这些将军。

    即便是他们同为一军之人,也远远无法向眼前这批战兵一般,能不假思索的将后背交给身后的兄弟。

    静静观看半响,只见宋泰缓缓开口说道:“我大周,若能得这一军,不,哪怕是得其千人,皇城的安危将会固若金汤。”

    李化风闻言微微一愣,一双堪比豪门家中娇生惯养的女子的美目随即望了过来说道:“也许我们可以与这张寒淡淡。”

    “嗯?谈什么?让他交出这支战兵?”

    “不,君子岂能夺人所好,我想说的是,让他为我们也操练一支这样的战兵。”

    “嘶......”

    宋泰眉头一挑,细细品了一翻李化风的话之后感觉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言归正传。

    在那山谷口的位置,张寒与蛮人南部大将军察太尔格的战斗越演越烈。

    双方的动作均是快到让人眼花缭乱。

    “张寒!区区气劲大师你也敢与我如此比拼底蕴,当真是不知死活,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察太尔格一边疯狂挥拳击碎一道道凶猛劈来的剑刃,一边又毫无掩饰心中不屑之情的大声嘲讽道。

    而听闻此话,张寒却是懒得理会,唯独手中斩灵剑招式一变,那漫天蓝色的剑刃便快速转化为了阵阵白芒。

    “嗯!这是?”察太尔格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这张寒在如此高强度的比拼下还保有余力,此时的招式竟是比之前那月牙要强上不少。

    轰隆隆......

    轰鸣声中,察太尔格第一次感到了吃力,他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灵力已是消耗过半,再如此下去,只怕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因为灵气枯竭而再难以抵抗张寒的白芒剑招。

    想到这里,只见察太尔格眼珠一转,面色随即一狠,竟是快速的打出三拳之后开始缓缓上前。

    “嗯,将军这是要干嘛?”

    “他不会是想要近身与那张寒展开肉搏吧?”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你难道忘了大将军是如何成名的了?”

    “嘶!对啊!我怎么把这茬忘了,大将军当年可是号称大蛮南部肉身无敌的。”

    众人说着,投向那场中的目光亦是开始出现阵阵流光。

    若是能让大将军近身,仍他张寒如何逆天,怕是都难以抵抗大将军的肉身碾压。

    与此同时,张寒也感受到了这察太尔格的意图,不过神色依旧冰冷,瞧不出半点焦急也看不出一丝喜悦,仿佛他此刻就是一个只知道不停挥剑不停打出阵阵绚丽剑技的木头人一般。

    半响之后,察太尔格已经顶着那漫天剑招前行了五六米的距离。

    你可别小看了这区区五六米的距离。

    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满打满算也就十二三米的距离。

    这察太尔格能在如此强度的剑招覆盖下逼近这么远的距离,没有过人的实力是很难办到的。

    而两人的这些举动,同样死死牵动着四周众人的心思。

    “遭了,那蛮狗竟想杀到殿下身前去,这要是被他近身还得了,我可从未见过殿下有什么近战的招式。”

    “实在不行等下我们悄悄摸上去,即便是死我也得捅那蛮狗一刀,想要去到殿下身前,除非踏过我的尸体才行。”

    那看上去四十来岁的精瘦战兵沉声说着,在他身旁的几人亦是眉头一挑,随即其中一人有底气不足的说道:“可是这样做会不会给殿下抹黑?”

    “抹黑?”精瘦战兵不屑道:“只要能护得殿下周全,我崔云即便是受千夫所指也在所不惜,区区名誉与殿下安危相比,怕是连他一缕青丝也不及。”

    那战兵说着,言语中的坚定之情直叫身旁同伴动容,随即便见这些人的目光亦是缓缓变得坚定了起来。

    回到场中,只见那察太尔格双拳齐出,将那迎面而来的凶猛剑招通通击碎。

    “哈哈哈,小辈,有什么招你最好赶紧用出来,等你爷爷我近身,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听闻此话,张寒眉头一挑,面色阴沉了几分,紧接着,张寒做了一件出乎众人预料的事情。

    只见那漫天剑光竟是在一瞬间消失一空,却是张寒抽剑静立,没有在一股脑的对着那察太尔格挥剑。

    剑尖斜指地面,张寒伸出一手勾勾手指道:“匹夫,你来!”

    “嗯?”察太尔格一愣,可当他看见张寒眼中的不屑之后顿时火冒三丈。

    他想象中的自己一点点碾压过去,在到达对方身前之时必定能击碎对方的心理防线,到时候他只需要动用一点点肉身之力便能将这张寒拿下。

    可是千算万算,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张寒竟会不按常理出牌,还主动放弃了用剑招对他远程压制。

    想到这里,又听着四周的阵阵喧哗,察太尔格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感。

    只见他在那场中仰天长啸一声,目光充满残暴之色的望向那不远处的张寒后高声骂道:“小儿!休得猖狂!”

    “砰!”

    察太尔格脚下的大地瞬间龟裂开来,他整个身形亦是猛地化作一道流光,裹挟着惊人杀意的向着那张寒飞杀而去。

    “嘶!”四周星城战兵只见,均是被这气势凶猛的一招给吓得不轻,纷纷惊呼出口道:“殿下当心!”

    然而,那场中的张寒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此先灵动无比的身形此时竟是呆呆立于原地,不躲也不闪,就是这般静静的看着那察太尔格逼近。

    这一幕,可是将四周不少星城战兵的心都提了起来,甚至有不少冲动些的,此时已经强忍着伤势冲杀出去。

    与此同时,察太尔格已经迅速越过十来米的距离,来到张寒身前。

    看着对方那呆呆静立原地的身形,察太尔格的嘴角勾起一个残忍的幅度。

    只见他猛地高呼道:“死来!”

    “轰!”一拳轰出,以两人为中心,大地猛地下沉一截,大量的飞沙碎石亦是猛地冲天而起。

    “殿下!”

    四周传来阵阵惊呼。

    如此迅猛的一击,他们很难形象张寒会在这一击之下还安然无恙。

    然而,当尘烟散去之后,场中的场景却是让众人大跌眼界,直接惊掉一地眼球。

    只见张寒此时依旧保持着此先的举动,静静站立于那山口位置,唯独抬起了一只手掌,并伸出一掌,轻飘飘的将那察太尔格打来的恐怖一拳尽数挡下。

    “嘶!”目睹此幕之人均是震惊的倒吸一口凉气。

    “这怎么可能?这张寒竟然接下了大将军的蓄力一击?”

    “他怎会如此轻松随意?难道他的肉身之力比大将军这个号称大蛮南部第一的人还要恐怖?”

    “哈哈哈,殿下就是殿下,总能做出一些让我等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此狂暴的一拳,竟然能纹丝不动的接下,看那样子,似乎这蛮狗的拳头还无法从殿下手中挣脱。”

    “真是捏了把汗,我都不知道殿下的肉身竟然如此强大。”

    “......”

    众人议论着,场中的张寒却是神色平静到有些可怕的缓缓开口说道:“我只问一次,那密林中的两百星城战兵可是你等斩杀?”

    “嗯?”察太尔格闻言眉头一挑,同时感受着那被张寒用手掌包裹着的拳头上传来的巨大握力。

    心中那里还有半分狂意,若是此时他还弄不清楚自己与这张寒的差距,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你这肉身是怎么回事?”察太尔格眼中带着浓浓惊恐的开口问道。

    从他的拳头击中张寒的那一刻起他便感受到了,自己的拳头仿佛是被铁钳子夹住了一般,认他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防抗之力。

    而此言一出,察太尔格清晰的见到张寒眉头一挑,紧接着便感到拳头山传来一阵怪力,将他的铁拳都快要捏得粉碎。

    “回答错误,废一手!”张寒轻飘飘的说着,同时手中微微用力。

    “咔嚓!”一道清脆的声响猛地在这山谷口的位置响起。

    这肉身之力才甚甚踏入铁皮境的察太尔格,与肉身之力已经达到铜骨,单手臂力上万斤重的张寒相比,如何有会是其对手。

    只需轻轻一握,那在别人眼中可徒手斩金断铁的手掌便瞬间化为了一团血肉模糊的肉球。

    “啊!”察太尔格吃痛,发出了一阵犹如杀猪般的痛苦哀嚎“混蛋!给我松手!”

    在痛苦的刺激下察太尔格忘记了他身前之人的肉身之力还远远在他之上,竟是猛地扬起另一只拳头对着对方面庞打去。

    “嗖!”

    只见那拳头才刚刚抬起,张寒持剑的手臂却是快速往身侧一划。

    “砰!”重物落地之音响起,却是察太尔格的另一条手臂重重砸落在了地上。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53145/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53145/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