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宴会

作者:卢本五十五 |字数:6006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缘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讨论完后,易在床下轻微活动着身体,艾瑞莉娅在旁边小心的照看着,伊泽还在呼哧呼哧的啃西瓜。直到迪菲亚冲进来。

    “霍鲁老师让我来通知你们,为庆祝比赛结束,今天有晚宴,你们要全部到场!”

    “你的身体,能去吗?”艾瑞莉娅关切的问易。

    “没问题。并且,我还想当面向李青到个谢。”

    “那你呢,探险家哥哥。”迪菲亚凑到伊泽身前。

    埋在西瓜里的伊泽头都没抬,比划了个“ok”的手势。

    “那我们晚上见咯。”说完迪菲亚一蹦一跳的拉着艾瑞莉娅离开了。

    “喂。”屋里只剩下伊泽跟易两人。

    “怎么?”小心活动着身体的易疑惑的看向伊泽。

    “你真不打算跟我一起出海吗?”伊泽背对着易坐在,脸上看不清表情。

    “恩。经过这次比赛,我觉得我的实力还远远不够。所以我打算继续跟师父修行。”易吐出一口气,缓缓的说到。

    “那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几年之后。”伊泽叹了口气。

    “是啊。”易也默默的说到。

    “不管了,等我什么时候想你了,就来艾欧尼亚找你。”伊泽一把推开椅子,向医务室外走去。

    “好。”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夜幕降临,星光璀璨,学院里一派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欢声和笑语织成了一道网,笼罩着整个南武学院。学员们男生穿着英姿飒爽,女生们打扮的美丽动人,为了这场南武学院取得胜利而举办的盛大欢庆。

    学院前偌大的空地上摆满了桌子,学员个个脸上洋溢着喜悦,举着酒杯流连在每个酒桌前。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不妨碍交谈。

    在最前面几张白色的桌子上,坐着迪鲁院长一行人,还有在比赛中表现突出的选手。伊泽一行人就在其中。而除了伊泽几人外,长风也在其列。理由据说是,在比赛中逼得易大师用出终极秘技的为数不多的几个高手之一。

    不断的有学员端着酒杯来敬酒,大伤未愈的易端起酒杯应付着前来推杯换盏的学员们,虽然只是浅浅的抿一口,却丝毫不能阻止学员们的热情。而伊泽,丝毫不搭理前来表示友情的学员们,趴在桌子上呼哧呼哧的喝着汤,丝毫没有受到手臂受伤只能用一只手的影响。

    “易大师,李青学长,你们好。大家好。”

    已经被敬的有点麻木的易努力抬头看了一眼,“喔,你是克里沃。”

    克里沃,个人赛黄区的优胜者,也是与李青争夺个人赛冠军名不见经传的黑马。

    端着酒杯克里沃一脸微笑的站在酒桌前,文质彬彬的向桌上的几人问好。易赶忙招呼他坐下,李青只是抱着双臂微微点了点头,维鲁斯则一脸震惊的看着从宴会开始到现在已经吃了三十分钟的伊泽。

    克里沃欠了欠身子,拉开椅子坐在长风旁边。

    “啊,不好意思,我能问一下像你这么出众的武艺,是在何处跟着什么高人修行的。”易突然想起了在后山时跟李青交谈的话,出声问到。

    克里沃端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小口,“我是在艾欧尼亚东部的山谷里跟着我师父修行,我师父吗,高人算不上,也没有什么名气,只是胡乱的传授了我点东西罢了。”话语谦逊,一脸笑容让人感觉很舒服。

    “呵呵,太谦虚了。”易微微笑着,心里却想到:难道打败德莱文是巧合,那些只是我的胡乱猜测,还是他真的在假装滴水不漏。对,一定是我的胡乱猜测,现在比赛都已经结束了,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目的。放下心思的易一脸轻松的举起酒杯,“为了艾欧尼亚多有几个像你这样的高手。”

    “为了艾欧尼亚。”克里沃也一脸笑意的举起酒杯。

    而后众人都把克里沃视为了朋友,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跟其聊着天,克里沃也完全融入了氛围。当然,伊泽除外,因为他在吃东西,什么也不知道。

    宴会已经进行了一半,众人也都有了微微的醉意。一直坐在椅子上默不作声的李青突然站起来,“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就会随卡隆院长返回北肆了。”

    “额,这么匆忙吗?”易抬起红红的眼眶惊讶的看着李青。

    “比赛已经结束了,再呆下去也没有意义。我要回去北肆接着修行了。”李青边说着边往前走,突然回头看着伊泽,脸带歉意:“不好意思,伊泽。没法为你送行了。”

    “小意思。”伊泽昂了昂头,微微一笑。

    “那么,诸位。有缘再见。”说罢走出了宴会的空地,消失在了夜幕中。

    “哎,分别的日子。”伊泽摸着圆滚滚肚皮,叹了口气。

    迪菲亚听到伊泽的叹气,跑过来紧张的抓着伊泽的胳膊,“探险家哥哥,你也要走了吗?”

    “喂!不要晃,我快吐出来了。”伊泽努力挣脱开拉着自己手臂不断摇晃的迪菲亚,“恩,就这两天吧。已经耽误太久了。”

    “哦,伊泽兄不打算呆在艾欧尼亚吗?”克里沃一副感兴趣的样子。

    伊泽:“你是谁?”

    易:“。。。”

    在易一脸尬尴兼凶神恶煞的向伊泽解释完后。伊泽看着易恶狠狠的样子,“哦哦”了两声表示听明白了。剔着牙回答到:“艾欧尼亚,只是我伟大探险家探索世界的一站而已。”

    克里沃:“哦,那不知道伊泽兄探索世界的下一站是?”

    伊泽剔着牙偏头看了一眼满脸笑容的克里沃,“从这里出海,下一站好像只能到比尔吉沃特吧。”

    “比尔吉沃特也是跟艾欧尼亚一样的岛屿吗?”迪菲亚又凑到伊泽跟前。

    “我也不知道,没去过。在皮尔特沃夫偶尔听人提到过,好像是一个港口城市吧。”每当提到自己的故乡,伊泽总是露出一丝神往,“喂,别晃啊。”却被迪菲亚打断了。

    克里沃看到两人的样子哈哈笑了几声,举起酒杯,“那就祝伊泽兄的行程,一路顺风。”

    “谢了。”伊泽有气无力的举起杯子。

    宴会已经到了尾声,众人都在酒足饭饱后做着最后的道别。突然夜色深处出现了一个人影,慌慌忙忙的跑到迪鲁老师身边,不知道在耳语什么。

    “那是。。学院图书馆的耶迪老师!神色这么慌张,出了什么事吗?”艾瑞莉娅看着跑到迪鲁老师桌前的人。

    伊泽也注意到了那个耶迪老师,摇了摇头,“谁知道呢。”话音刚落,就看到迪鲁老师大步向这边走来。

    “艾瑞莉娅,易,伊泽,维鲁斯。跟我走。”话语里透着急迫。

    “发生什么事了。”醉醺醺的易习惯性的去摸长剑,却发现不只他,艾瑞莉娅等大家的武器都没带在身边。除了维鲁斯那把睡觉都不离身的大弓。

    “路上说。”霍鲁老师一马当先,大步向学院深处走去。

    “那个,易,有什么事情,我也可以去帮忙。”克里沃看着起身的众人。

    易想了想自己的伤还没有痊愈,真有事情多一个人多一分力。“好。一起去吧。”说罢跟上霍鲁老师的步伐向学校深处走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易加快步伐跟上迪鲁老师。

    “有人,侵入了学院图书馆的三楼。”迪鲁老师皱着眉头,“学院图书馆不是一直对外开放的吗,三楼?是放什么的。”艾瑞莉娅不解的看着迪鲁老师。

    “三楼,只存放着一本编年史。里面记载了艾欧尼亚从古至今所出现的,学院,门派,寺庙等的详细介绍,其中有记载各教派的看门武艺和镇牌之宝。而且这次入侵的几个人,均是一袭黑衣。”迪鲁老师说着加快了步伐。

    “是他们?”

    “是他们?”

    易跟伊泽同时出声。不过易想到的是诺克萨斯德莱文一行人,而伊泽想到的则是小组赛最后一场上台的同是一袭黑衣,邀请自己加入的所谓“寻宝小队。”

    “是诺克萨斯一行人的话,就有理由知道他们为什么需要那本编年史了。我以为,他们早已离开了艾欧尼亚。可是,他们怎么敢选择要在南武学院动手,这是在向全学院宣战。”易想努力追上众人的脚步,却无奈身体传来一阵疼痛,皱着眉头苦笑了一声,“这个样子,是没法战斗的。”

    “我想,他们可能是想趁着学院的人都去参加宴会,防守薄弱才趁机潜入的吧。”易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是克里沃。

    易缓缓点了点头,“恩,不管怎样,已经不是比赛了,这次要让他们有去无回。”眼神里透出一抹厉色。

    伊泽紧跟着迪鲁老师的步伐走在最前面,并没有听到易跟克里沃的对话。心里却有自己的想法:从那天赛台上来看,寻宝小队这么低能,应该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如果不是寻宝小队,就是他们了。伊泽眼里冒出浓浓的怒意: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霍鲁老师带着伊泽,艾瑞莉娅,维鲁斯率先达到了图书馆。望着漆黑一片的图书馆,像是一头长着大嘴的巨兽,潜伏在黑夜里等待猎物。

    “灯路已经全被破坏了。”管理图书馆的耶迪老师说到。

    霍鲁盯着无声无息的图书馆,点了点对耶迪说,“你留在门口,如果情况有什么不对,马上去像迪鲁院长说明。”说罢推开了图书馆的大门。

    伊泽回去望了望,还没看到易跟来。一甩头跟着迪鲁老师冲进图书馆。

    迪鲁老师压低脚步走在图书馆的过道上,悄悄的转过头说到,“这栋图书馆只有三层。虽然对手的目标是在第三层,但不能就确定他们一定在第三层。我们不清楚对手的所在,所以,每一步都要小心。”

    对手的目标是三楼,霍鲁老师一行四人也在黑暗的图书馆里悄悄的向三楼摸去。

    伊泽环望了黑漆漆的图书馆一层,暗暗想到:不管是德莱文那些人,还是寻宝小队,都是四人。而我现在基本上没有战斗力。

    大厅全部查看过了,能推开的房门也全部看过,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霍鲁老师在前,艾瑞莉娅,伊泽随后,维鲁斯紧张的握着长弓在队伍防守在队伍最后面。一行四人穿过宽敞的大厅,左右是环状楼梯,缓缓向二楼摸去。殊不知在居高临下的三楼上,黑暗里几双眼睛已经盯上了他们。“呵呵,来了。准备礼物吧”

    而此时,易和克里沃终于赶到了图书馆。越来越近了。。。

    二层。

    伊泽似乎忘记了,交手过两次的泰隆,最擅长的,就是隐匿。一行四人虽小心翼翼,没有发出一丝声响的在向三层行进,却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全被对手看在眼里。

    二层,黑暗悄无声息的笼罩着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东西。静,静的可怕。却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霍鲁老师周身肌肉紧绷,双拳已握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三楼。伊泽点点头,一回头,惊出一身冷汗。

    维鲁斯不见了!

    在队末护卫的维鲁斯不见了伊泽一脸心惊,看着刚刚走上来时空荡荡的楼梯,拍了拍霍鲁老师的肩膀,示意维鲁斯突然消失了。

    而就在此时,二楼大厅一角的桌子上,漆黑的房间突然亮起了一盏蜡烛,一个黑色的身影背对着坐在椅子上。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怎么,是不是发现拿弓的那小子找不到了?”那道身影突然回头,嘴角一勾说到。

    赫然是卡特琳娜!

    而在伊泽身后,烛火映出一道明亮的反光。。黑暗里缓缓浮现出泰隆那隐在一袭斗篷里的身影,手上的刀刃闪着冷冷的寒芒。

    “维鲁斯,在哪?”伊泽眉头紧皱,冷冷的看着卡特琳娜。

    卡特琳娜一阵娇笑,“你们有三个人,我们只有两个。要杀了我俩,轻而易举。只是。。。”卡特琳娜翘着腿坐在椅子上,朝上面指了指,“三楼的那件东西,我们就要带回诺克萨斯了。”

    “你什么也带不走!”伊泽一脸怒容,缓缓解下右手的绷带向卡特琳娜走去。

    “等等,伊泽。”霍鲁老师按住伊泽的肩膀,“他们两个,交给我。”同时转过头对着艾瑞莉娅说到,“你跟伊泽,去三层。”

    卡特琳娜听到这句话,掏出匕首把玩在手上,挑衅似的看着伊泽。

    伊泽深呼一口气,“霍鲁老师,维鲁斯,就交给你。”转身飞快的冲上楼梯,往三层奔去。

    艾瑞莉娅说了句”小心。”紧随伊泽跑向楼梯。

    卡特琳娜看着奔向三楼的两人,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回过头正视着霍鲁老师,并没有急于动手。“大叔,你都一把年纪了,要不要我俩一个一个上,”

    霍鲁老师肌肉隆起,光头上青筋暴露,脸上的伤疤有些狰狞,“不要太小瞧人了。我可是,南武学院的霍鲁啊!”在此之前的一小会,消失的维鲁斯明明记得自己跟着伊泽身后,可一转头发现队伍不见了,伊泽大哥,艾瑞莉娅,霍鲁老师全都不见了。维鲁斯紧记霍鲁老师的话,没有发出一丝声响,长弓紧紧的握在手中开始一点点的观察周围的环境,搜寻伊泽他们的身影,好在并没有碰到什么意外。在维鲁斯小心翼翼的穿过看着有点熟悉的大厅,走过一通走廊后看着眼前的环状楼梯,肯定的想到:这里我一定来过。

    而已经到达图书馆的易跟克里沃在和耶迪老师简短的交流后,也走进了图书馆。穿过大厅后看到了正在站在楼梯前犹豫不定的维鲁斯。

    “维鲁斯!“易喊了一声。

    “呼!”维鲁斯受了惊一样嗖的转过身来,拉满的长弓对准了身后。看到刚刚喊自己的是易,拍着胸脯送了口气,摆了摆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易也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子着魔了吗。

    维鲁斯蹑手蹑脚的朝易和克里沃走过来,一脸紧张的问道,“你们怎么刚到”

    “啊,外面的耶迪老师给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图书馆的结构。”易左右看了看,“他们呢?”

    “不知道。”维鲁斯垂头丧气的说到,“就在之前,我们一起在二层的楼梯上,然后我一转身,人全没了。”

    “没了?”易一皱眉。

    维鲁斯像是想到了什么,抓着易的手,“你们刚进来,这里也就是一层了?”

    “是一层,”易看着莫名其妙的维鲁斯。

    “那这层楼梯上去,就是二层。他们肯定在二层。”说着维鲁斯向二楼跑去。

    ————————————————————————————————————而伊泽跟艾瑞莉娅,已经奔到了三楼。三楼比之下两层下了很多,只有一条走廊,几个房间。在伊泽转过楼梯口,出现在走廊上时,漆黑的走廊突然亮起灯火。适应了黑暗的伊泽被强光一照,难受的揉了揉眼睛。

    虽然灯亮了,却没有出现一个人影,伊泽偏过头问艾瑞莉娅,“你知道存放编年史的是哪个屋子吗?”

    艾瑞莉娅摇了摇头。

    “那就一间一间的找吧。总之小心点。”说着伊泽推开左手间的第一间屋子。

    伊泽皱着眉头看着这间屋子杂乱无章的摆设,“那么重要的东西,应该不会放在这里吧。”虽后向第二间屋子走去。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不是被伊泽推开的那一边,而是它的对面,另一间屋子。

    伊泽猛的回头,只看见德莱文静静的站在房门前,望着对面的伊泽,灯光把他的身影拉的很长。

    伊泽摇了摇头,“当真是阴魂不散呢。不过,看样子,你好像也没得手啊。”

    德莱文嘴角浮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看的令人毛骨悚然。“得手吗,也快了。我只是在这里等着看看谁是猎物罢了。”说了一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猎物?然而你并不是猎人。”伊泽并没有仔细想想德莱文这匪夷所思的话。

    “伊泽瑞尔。已经来不及了。我们下次见面,你一定会记得我说的话。”

    “什么来不及,你来不及回到诺克萨斯了吗?”伊泽哈哈一笑。

    德莱文并没有理会伊泽的挑衅,转身飞奔的窗口纵身跳下。

    艾瑞莉娅看着剩余没搜索的几间屋子,“他们,还有一个叫德什么的,还没有出现。”

    “德莱厄斯。不用担心,他俩每次都是一起出现的。德莱文已经跑了,德莱厄斯也不会留在这里。我们赶紧下去帮霍鲁老师吧。”

    与此同时的易一行人,快速穿过了楼梯来到了二楼的大厅。只看到霍鲁老师浑身布满了伤害,手臂更是汨汨的留着血,脸上的伤疤更加显的狰狞,倚着墙壁坐在地上。

    “霍鲁老师!”易焦急的飞奔过来。“是谁?”

    “黑色诺斯。”霍鲁老师努力的正了正身子,“这里只出现了其中的两个人,一个女的和一个拿刀的刺客。我估计剩下的两人应该在三楼。你们快去帮伊泽。”

    “可是。。。”易看着满是伤痕的霍鲁老师。

    霍鲁老师嘴角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我没事。用刀的刺客已经被我重伤,那玩匕首的女孩已经背着他从窗户逃走了。不用担心我,快去吧。”

    看到易还是有些犹豫,克里沃主动提出,“你们都比我强很多,我上去也帮不了什么忙,就在这里留下照看霍鲁老师吧。”

    易一脸感激,“那就再好不过了。拜托了,克里沃。”

    而维鲁斯担忧伊泽的安危,已率先一步向通往三层的楼梯跑去。

    易感激的向克里沃道声谢,转身向楼梯走去。

    克里沃看着易转身,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微笑,只是那一脸笑容变的有些残酷。而已经转身的易和坐在地上的霍鲁老师谁也没有看到。先行一步的维鲁斯刚跑过楼梯,就在走廊转角遇到伊泽和艾瑞莉娅。

    “你他吗去哪了?害我一通担心。”伊泽看着突然出现的维鲁斯又惊又喜。

    “我也不知道啊,在二层时一转身就已经看不到你们了。随后就回到了一层,碰到了易大师。”从小生活在寺院里的维鲁斯是除了师父外第一次受到别人这样的关心,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恩,没事就好。易呢,还有你怎么会出现在三层?”伊泽问道。

    “啊,易大师也快上来了。”维鲁斯看了看空荡的三层,“是霍鲁老师,让我们上来帮你。”

    “霍鲁老师他没事吧。”伊泽担心着独自面对两人的霍鲁老师。

    “恩,受了伤。那两人已经逃掉了。”

    “呋”伊泽长呼一口气,“那这次的事件,已经解决了。”

    而在二层,刚转过身往三层走去的易听到身后一声剧烈的呼喊!

    “尔敢!”

    易猛地后头,只看到一个铁塔般的身躯挡在了自己面前,那是霍鲁老师。然后。。。

    “噗嗤!”

    一声轻向,易看着霍鲁老师浑身是血的身体一阵抽搐,缓缓的垂下了头,保持着双臂张开的姿势缓缓倒在自己身前,带着一阵血花,甚至没来得及再回头看一眼。

    易呆住了,浑身不住的颤抖,大张的嘴巴发不出一丝声音愣在了原地。因为霍鲁老师倒下后,露出了身后的凶手,手上抓着一团碎肉的克里沃,脸上依旧带着习惯性的微笑。

    而这一幕,也被刚转过楼梯角的伊泽几人看到。艾瑞莉娅听到霍鲁老师倒地时发出沉闷的响声,看着带着去一蓬血舞,双膝软到在地上,痛苦的捂着双眼,泪水不断从手指缝滴落。维鲁斯也愣在了哪里,看一眼易,又看一眼伊泽。

    “呵呵呵,这样都没杀死你啊,亲爱的易大师。”克里沃勾起嘴角,低头看着手上的一团碎肉,随意的扔在一旁甩了甩手。“真不明白你们艾欧尼亚人,怎么还会有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东西。”说完看了一眼楼梯上的伊泽,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让我们,后会有期吧。”

    易没有听到克里沃的说话,准确的说是什么也感觉不到。脑子一片空白,还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一动不动,就那么瞪大了眼睛张着嘴立在原地,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

    几人之中唯有伊泽冷静着,看着克里沃向大厅尽头的窗户跑去,大喊一声,“维鲁斯!”

    维鲁斯眼疾手快,张弓拉箭,一道无形的箭带着强烈的破空声射向克里沃。

    “嘭!”

    向窗户方向飞快移动的克里沃感觉到身后的劲风和一丝丝寒意,一个快速的闪身,维鲁斯射出的箭擦着克里沃带起一片衣角钉在墙上。

    克里沃跳上窗台,回头看了眼伊泽几人,露出尖尖的牙齿牙舔了舔手上的血迹,脸上的笑容狰狞却嗜血。纵身跳到窗外,等伊泽追来,已经消失在了浓浓的夜幕中。

    直到现在,伊泽才明白过来,德莱文所说的得手是什么意思。从一开始,他把几人一起聚在图书馆,目的根本不在那本编年史,从始至终的目标,都是为了取伊泽和易的性命。

    伊泽小心的缓缓把霍鲁老师翻过身来,胸前的大窟窿鲜血泉水一般的涌出来,染红了地毯。而霍鲁老师,已经失去了生机,永远的消失在了这片大陆。

    “嘭。”易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仰面倒在了地上,仍然大睁着双眼,仿佛还在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却已经失去了意识。是啊,克里沃是新交的朋友,克里沃是自己委托留下来照看霍鲁老师的,克里沃的目标本来是自己。我,才是害死霍鲁老师的凶手。

    伊泽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捂着脸仰面闭紧了双眼,努力不让泪水留下来。他不能哭,不能崩溃。因为他要替同伴坚强下来。

    良久,伊泽走到把头深深埋在膝盖里的艾瑞莉娅身边,无言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转头对维鲁斯说到:“你去通知迪鲁院长。”

    “好。”维鲁斯默默的收起长弓,向图书馆外走去。

    此时的图书馆,静的可怕,只有艾瑞莉娅轻微的抽涕声。伊泽脱下身上的外套,缓缓盖在霍鲁老师身上。而后起身走到失去意识的易身边,默默的坐下来。

    ————————————————————————————————————————————学院医务室,易已经安静的躺在了床上,还是没有意识,只是那双眼,却是终究不能闭上。伊泽叹了口气,上前紧了紧背角,起身向学院祠堂走去。

    学院祠堂,艾瑞莉娅静静的坐在霍鲁老师的灵柩前陪伴着他。迪鲁院长默默的负手而立,站在艾瑞莉娅身后,曾经挺直的身躯佝偻了许多,像是突然老了好多岁。伊泽并没有打扰他们,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向图书馆走去。

    学院图书馆,依旧一片漆黑。伊泽轻车熟路的直奔二楼。伊泽沿着二楼大厅的走廊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地上的血迹还未干涸,黑衣里也是一抹刺眼的猩红。突然伊泽眼睛一亮,发现了目标,正是钉在墙上维鲁斯的箭!

    伊泽走到墙边,用力拔出深插在墙上的箭。取下箭头上克里沃的衣角,借着微微的月光,赫然看见上面画着一个大大的“五”!伊泽紧紧的攥着衣角,望着浓浓的夜色在窗口站了很久。

    随后伊泽径直回到了自己屋子,打开包裹拿出笔记写道:诺克萨斯,现不明年轻高手,名为克里沃,名字不知真假。代号,五。探险家伊泽瑞尔8月11日夜于南武学院记。随后把那片衣角加在笔记里。合上笔记后向学院医务室走去。

    伊泽走到医务室,隔着窗户朝里看了一眼,却发现之前躺在床上的易已经不见了。伊泽急忙推门进去,摸了摸被子还有余温,桌上留着一张纸条只有两个字:走了。伊泽抓起纸条向学校祠堂跑去。

    气喘吁吁的伊泽赶到学院祠堂,却没有易的身影。只有艾瑞莉娅哭累后像个孩子一样睡着了。迪鲁院长仍然在其身面默默的站着。

    伊泽拿出纸条,“易留下的,他没来过吗?”伊泽想着他一身重伤,再加上精神的打击,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会去哪呢。

    迪鲁院长看了眼纸条,缓缓的摇了摇头,“他一定会有自己的想法。”

    这一瞬间,伊泽突然释怀了。是啊,不管易是去追赶诺克萨斯那几人,还是回到村庄跟随自己的师父修行以变的更强,他一定会有自己的想法。易看着遥远的天空渐渐显出的亮光,不管在哪里,一定还可以再见的!

    是的,天亮了!清晨的后山树林,虽然还是在炎热的八月,树林里却仍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凉意。这片树林,有着各种各样的树木,一顶挨一顶郁郁葱葱的树冠,俏头的碧叶,连成一片,像时间一样古老,又像春天一样年轻。树林在安睡着,而霍鲁老师,也将在这里安睡。

    学院并没有公布霍鲁老师的死讯,只想让霍鲁老师走的平静一些。来参加葬礼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

    霍鲁老师被缓缓下葬,没有盛大的葬礼,没有奢华的陪葬品,只有代表身份的南武学院老师制服整齐的叠在身边陪伴着他。已经哭的梨花带雨的迪菲亚扑到伊泽身上死命的锤着伊泽的胸口,“为什么,你们这么多人还拦不下那一人,为什么霍鲁老师会死,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伊泽任由迪菲亚发泄着,缓缓低下了头,“对不起。”

    迪鲁院长叹了口气,佝偻的身子仿佛再也挺不直,“霍鲁他,是为了艾欧尼亚的未来牺牲的。而你们,正是艾欧尼亚的未来。”

    “呜呜。。。”迪菲亚倒在伊泽怀里,泪水打湿了伊泽的衣襟。

    ——————————————————————————————————————————学院房间,伊泽的屋子。

    护目镜,笔记,里约大师的地图,每一件有意义的物品。伊泽在屋里收拾着自己简单的行李。

    “要走了吗?”

    “恩。”

    “去比尔吉沃特吗?”

    “恩。”

    发问的是艾瑞莉娅,之后两人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在经历霍鲁老师这件事后,伊泽明显的感觉到艾瑞莉娅成长了很多。

    伊泽坐在椅子上垂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良久,才缓缓出声道“艾瑞莉娅。。。”

    “嗯?怎么,”艾瑞莉娅仰头看着伊泽。

    伊泽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缓缓摇了摇头,“没什么,保重。”

    “你也是。”

    在最后伊泽还是没有把里约大师嘱托的话说出来。因为他觉得,艾欧尼亚才是最需要艾瑞莉娅的地方。

    学院办公室。

    “要走了啊,伊泽。”霍鲁故去的这一天里,迪鲁院长的头发好似更加花白。

    “恩,耽误了太久。”伊泽看着和第一次见时既然不同的迪鲁院长,莫名的有些心痛。

    “也罢。”迪鲁院长拉开抽屉拿出一卷颜色泛黄的图纸。“从艾欧尼亚南岸出发,要穿过保卫者之海达到蓝焰岛,而比尔吉沃特,就是蓝焰岛上的一个天然港口。”说着把图纸递给伊泽,“这是几十年前我们游历大陆时蓝焰岛的地图。不过过了这么多年,岛上的格局一定也发生了变化。但总归还是能用上的。还有,在蓝焰岛如果出了什么麻烦,你可以找一个叫洛灰的人。”

    “谢谢。”伊泽小心的把地图装进背囊。

    “去吧,孩子。愿着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迪鲁院长一脸疲惫的转过身。

    伊泽看着迪鲁院长苍老的背影,无言的深深鞠了一个躬,走出门外。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待伊泽走了很久,迪鲁院长还默默站在窗前,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俊朗的年轻人,“伊泽兄,你的孩子,跟你很像。”

    ——————————————————————————————————————————————在艾欧尼亚南岸港口,去往蓝焰岛的船客船每周只有一趟。而十分不巧的是,今周去往蓝焰岛的船在昨天刚开走。无奈的伊泽只好遍寻港口,终于找到一艘即将出发的商船,并答应担任商船的保镖。因为前几天的比赛已经传遍了艾欧尼亚,所以商船的人也很乐意伊泽一起同行。

    下午的港口,船都平静的停泊在岸沿。只有即将出航的那艘商船,水手们正在扬扬的升起船帆。和站在岸边为伊泽送行的一行人。

    “大哥,抱歉。我还是不能。。。”维鲁斯一脸的挣扎。

    伊泽摆了摆手打断了维鲁斯的话语,“恩,我知道你的苦衷。并且,我也不会再邀请你了。”

    “大哥,我。。。”维鲁斯一脸的愧疚,他以为自己几次拒绝了伊泽,伊泽已经失望了。

    “没什么,我只是明白了你们对于艾欧尼亚的重要。”伊泽微微一笑。

    “大哥!”维鲁斯眼眶里有泪花闪现。

    “艾瑞莉娅,你已经从南武毕业了。打算在艾欧尼亚干点什么?”伊泽转过头去望着她。

    “先回家,看望一下我父亲。然后打算去我哥哥的军队,保卫艾欧尼亚。”艾瑞莉娅认真的想了想,回答道。

    “军队。。。也不错。”伊泽挠了挠头,刚想说代我向里约大师问声好,却突然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告诉艾瑞莉娅遇到里约大师的事。说完伊泽看着为自己送行的最后一人,已经哭得红肿了眼圈的迪菲亚。

    “抱一下。”迪菲亚可怜兮兮的说。

    “还是不要了吧。”伊泽脸有点发红。

    “快点!”迪菲亚张开双臂。

    “以后,别这么爱哭了。”伊泽轻轻的拥了一下迪菲亚,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爱怜的看着她。

    “喂~~~探险家,我们该启程了。”远处的商船上,传来水手的呼声。

    “好!”伊泽摆摆手。

    “咦,你眼眶怎么红了。”维鲁斯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

    “啊?有吗,可能是海风太涩了。”伊泽忙不迭的揉着眼,转身向商船走去。

    “伊泽,我们在艾欧尼亚等着你,等着你成为伟大的探险家的那一天!”

    伊泽终究是没忍住,任由泪水从眼眶里留出,嘴角却有着一抹微笑。背着身朝后面挥了挥手,“再见了,诸位。”

    登上商船的伊泽看着岸边三人使劲挥着手的身影越来越小,马上就要模糊不清时,却仿佛看到岸上多了一道身影。修长的身形,背后斜斜插着一把长剑。

    伊泽低下头微微一笑,“保重。易!”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5569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5569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