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拍卖馆

作者:卢本五十五 |字数:5873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缘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额。。”伊泽回头看到了正从海兽拉着的车子上缓缓走下来的,“普朗克。”

    而这边侍者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转折,普朗克刚下车还没走近隔着老远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普朗克船长,您来了。”

    普朗克摆摆手,指了指伊泽和杰斯,对侍者说:“这两个是我的朋友。”

    “明白明白。两位请进。”说着拉开门,笑出了一脸褶子。

    “这次,又承你情了,普朗克。”说着伊泽看了眼向摇着尾巴的哈巴狗一样的侍者。

    普朗克哈哈一笑,“没关系,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转身跨门而入。

    拍卖馆中,已经零零散散的做了好多人,并且还有大量不断刚刚赶到,推门进来的人。

    这座拍卖馆一共三层,第一层是普通的座位,第二层是一个个**的包厢,每一个包厢都是一些比尔吉沃特有身份,或者是大富豪才有资格进入,价格也是贵的吓人。至于第三层却只有一个非常大的客厅,内部装饰也非常的豪华。

    此刻,拍卖厅的第一层数百个座位上渐渐的要坐满了。因为伊泽两人是被普朗克带进来的,所以侍者不曾向二人说明:就是这数百个座位,每个座位价格就高达一百金币,够海盗们在普通的酒馆挥霍半年的了。

    至于第二层的十几个包厢,按照位置的不同,从几百金币到一千金币不等。

    而第三层,根本不对外开放。却是不知为什么人准备的。

    比尔吉沃特交易会的知名度非常高,并且有身份,资格知道这个拍卖会的,也大多都是行走在瓦洛兰大陆上有一定的成就,且有一定的名声的人。当然,本地人除外。伊泽不禁对那名中年男子的身份产生了许多猜测。

    “探险家还有这位朋友,跟我一起进去上面的包厢坐吧。”在伊泽知道了这里的规则后,普朗克发出盛情的邀请。

    “还是不用了吧。”伊泽在一层环顾一圈,找到了为数不多的两个空闲座位。“我俩就坐这里吧,在哪看不是看啊。”伊泽对着普朗克微微一笑,拒绝了他的好意。

    “也对,在哪看都是看。”说完带着手下们,跨过一层向二层的包厢走去。

    伊泽和杰斯坐好之后。杰斯想起了在门口侍者对普朗克恭敬的样子,忍不住看向伊泽:“原来,你在比尔吉沃特还有船长朋友。”

    “那不是我朋友。”伊泽头也不抬,“是个海盗。”

    “哦。”杰斯看伊泽像是不愿意再多说的样子,放弃了追问。

    随着一批一批的人陆续涌进拍卖馆,一层已经坐满了的样子。而人流中,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向二楼的包厢走去。一层的人群都看向那几个走向二层的身影,毕竟能去到二层,也说明了其不可小觑的身份。其中,赫然就有曾经敲诈过伊泽的,厄运小姐。

    “那个女人。。。”一看到她伊泽就想起了自己的27个金币,一想起自己的27个金币就止不住的心疼。

    “哦哦,那是厄运小姐。”

    “身材真正。”

    “呵呵,小心你的舌头。”

    “这娘们,是个小辣椒。”

    一层的人群,也有知道厄运小姐名头的不法之徒。嘴里发出一阵阵尖锐的口哨和戏虐的喊声。

    正在往二层走的厄运小姐转头看向那个吹口哨的人,舔了舔嘴唇对其妩媚的一笑,顺儿脸上的表情边的冷落冰霜,伸出手比了个“枪”的手势。而后不再理会起哄的众人,目不斜视的走上二层。

    而二层的窗户上是一层特殊的玻璃,从外部无法看到里面,而里面却可以轻易看到外面一层的人群。

    伊泽看了看已经坐满的一层,而门口也再没有人进来,心想着:这拍卖会,该开始了。

    果不其然,没有片刻,台子上走出两名漂亮的侍女推着一台金属制的车子,车子上有一个长方形的东西被布蒙着,不知道道是什么。

    而后一名穿着绅士的褐发中年人微笑着走上台来,看着周围人群朗声说道:“先生们,女士们,欢迎大家来参加今年的比尔吉沃特交易会。”

    这位中年人也是非常的潇洒,侃侃而谈,极力开始调动气氛:“大家都知道,因为洋流的关系,夏季之后比尔吉沃特出港的船只将大大减少。所以,这一年一度的拍卖会又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呢。定会来您们不虚此行!”

    “啪啪啪。”台下一阵热烈的掌声。

    因为知道拍卖会的显然都是老主顾了,当然也有认识台上的中年人的,台下已经有人不耐烦的喊到:“约尔森,年年都是这些废话。能不能开始了。。。”原来那名中年人叫约尔森。

    “哈哈哈。”

    约尔森站在台上,摊了摊手,停止了自己的高谈阔论,“看了这位观众性子很急啊。那好,进入我们的拍卖第一件物品。来规矩,每次加价最少一百一百金币,上不封顶。”说着走到金属车旁,缓缓掀开幕布。

    “哗。”

    观众们爆出一阵嘘声。

    “第一件拍卖物品,开胃菜。海蛟。”约尔森很满意自己营造的气氛,接着说:“这只海蛟,是前不久有人花大价钱请我们出海,因为好运,捉到了两只,所以各位今天有幸了。虽然这只海蛟还处在幼生期,但它的好处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低价,一千海妖币。”

    “海蛟?”伊泽看着台上被装在一个长方形水池里的还在不断游动的似蛇生物,他当然不认识。

    “海蛟,据说成年后是深海霸主。全身是宝,那本介绍海兽的书里着重介绍过这种生物。”杰斯开始回忆自己看书时的介绍。“不过这个很难捉,据传成年的海蛟已经掌握了水系的魔法。而成年之后的海蛟,传说还有化龙的可能。”

    “化龙。。。太夸张了吧。”伊泽看着水池里小蛇般的生物。

    “我也觉得,毕竟只是传说。”杰斯顿了顿,接着说到:“而要出海捉海蛟,不仅要有运气能碰到,还要有实力。据说每次有捕捉海蛟的,必须是开着一艘全副武装的军舰去。”

    “开军舰。。。那岂不是比我还强。”伊泽有点咋舌的看着那条自己一只手能攥过来的海蛟。

    “是比你强,不过你是不会被捉到的。”杰斯打了个哈欠,显然对这条海蛟没什么兴趣。

    “为什么?”

    “因为哪有人会真开一艘军舰去对付你。”

    “。。。说的也对。”

    而周边的出价,也越来越高,已经到了一万海妖币。

    “一万一千海妖币。”一层的一名花白胡子的老头显然知道海蛟的价值,开价道。

    “一万三千海妖币。”同样是一层,显然也明白这条海蛟的价值,语气里有一股势在必得的坚定。

    “吗的。”那名老头低低的咒骂了一声,显然这个价钱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

    而台上的约尔森拿着一个小木槌,“好,这位先生开价一万三千海妖币,还有更高的吗?”停了停,“没有了吗,那么一万三千海妖币一层。。。”

    “一万三千海妖币两次!”

    “一万三千海妖币三次,成交!恭喜这位先生成为本场首次拍的物品的买家。”约尔森喜笑颜开的重重的挥击了一下木槌。

    “接下来,我们请出第二件物品,来自。。。”

    身在拍卖馆的伊泽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第二件拍卖品。却不知道,今天早上找不到的菲兹已经在外面闹翻了天。。。

    时间再回到之前一点。因为贪玩找不到伊泽的菲兹无精打采的拖着三叉戟走在屠宰码头上。

    在比尔吉沃特港的周边水域,经常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海洋生物,所以菲兹刚开始出现在码头上时,也没引起太多的注意。

    “伊泽跑哪去了呢?”菲兹低着脑袋走在屠宰码头的街道上,因为他是被伊泽带着第一次来到大陆上,一切都很新奇和陌生。伊泽是它在大陆上第一个认识,也是唯一认识的一个人。在原先生活的海底世界,凡是可以看到的生物都可以去追逐,用手里的叉子去抓捕,但在这里,显然不行。并且菲兹还是个孩子。

    在菲兹身后的角落里,已经有几双暗中盯着它的眼睛。

    “那个,拖着叉子的就是传说中的水生种族鱼人一族。”

    “你确定。。。”

    “不是很确定,毕竟谁也没有见过,而且最近比尔吉沃特港突然涌现出了太多的海洋怪兽,说不定也只是一条变种的鱼类。”

    “先抓了剖开看看。”

    角落里的几双眼睛一阵窃窃私语后,从阴影里走出来,跟着菲兹身后。有三个人,穿着满是油污的灰黄色短袖,脚上都套着一双尖头皮鞋,脏兮兮的长发掩盖着半个面孔,跟流浪汉一样,不是海盗,应该是屠宰场的工人。手里都提着跟腕粗的长棍,悄悄的尾随着菲兹。

    菲兹丝毫没有察觉身后这三个鬼鬼祟祟的人,还在自顾自的走着,想着在哪才能找到伊泽。

    “咻!”

    没有丝毫前奏,一根木棒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菲兹身后,带着重重的破空声猝不及防冲着菲兹脑袋砸下去。

    “嗯?”虽然不是在水里,但陆地上菲兹身手灵活程度也更在伊泽之上,木棒落下的一霎那菲兹拿着三叉戟在地面上大力的一撑瞬间跃了起来。。木棒擦身而过,击空打在地面上,“嘭”的一声断为两截,可见用了多大的力。

    “吼。”菲兹喉咙里发出一声声野兽般的低吼,挺着三叉戟盯着眼前的三人。

    “嘿嘿嘿,这小东西动作真快。”先前动手的那个人扔掉手里只剩半截的木棒,从腰间摸出一把铮亮的匕首,似笑非笑的菲兹走去。

    “吼。。”菲兹龇着牙,看着包过来的三人。在它眼里,这三个人跟自己在海洋里猎杀的那些海兽并没有多大区别,在伊泽还没教会他更多东西之前。

    “你这小东西,就是今天中午的下酒菜。”拿着刀的那个人咧着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

    “我还没吃过这么稀奇古怪的海兽呢。”令一个拿着木棍的眼里露着凶光,挥舞着木棍逼近菲兹。

    “我也没吃过你们这样的生物。”估计这是菲兹的心里独白。就是这样,人看其他的物种是动物,动物看人也是动物。不同的是人有思维,智慧。

    “乖点。”拿匕首的那人笑嘻嘻的逼近菲兹,“小东西!”这句是吼出来的,与此同时,两根木棍一把匕首齐齐的招呼上菲兹。

    “嘭,嘭,嘭。”

    菲兹举着三叉戟,跟三人手里的武器一触碰,木棍和匕首应声而断。就像三叉戟碰到是的豆腐,没有一丝阻力。菲兹明显感觉到,自己手里小时候随便捡的鱼叉,在和伊泽从阿纳波斯出来,伊泽给它起完名字后,拿在手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浑身充满了力量,即使前面是座山,凭手里的三叉戟也能刺穿一般。

    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人,菲兹龇了龇牙,露出两颗鲨鱼般尖尖的牙齿,作出咀嚼的动作。

    “啊!不要吃我们。。。。”三人连滚带爬的仓皇而逃。

    看着越跑越远的三个人,菲兹又恢复到无精打采的样子,“你们真无聊。”

    菲兹抬头看了看正午的眼光,打算不在这么漫无目的寻找下去。“我就去港口吧,伊泽知道我喜欢水,一定会去港口找到我的。”说着一溜小跑向港口跑去。

    而伊泽,还在青港的拍卖馆里和杰斯兴致勃勃的参加拍卖会。

    “嗯,有些鱼腥味。。。”来到港口的菲兹就像回到了老家,两只大眼睛闪着光。因为是正午时分,出海捕捞的船队刚好回到港口,带着一上午劳动的成果。一网一网的海洋生物从渔船上卸下,港口的地面上闪着一簇簇耀眼的银光,那是鱼鳞的反光。刚捕捞的鱼在地面上活蹦乱跳的欢腾着。

    “嗖。”菲兹趁渔民们一个不注意,叉起一条鱼丢入口中。然后,菲兹大眼睛一转,又想到一个好办法。。。

    菲兹非常干脆的躺在码头的地面上的鱼堆中,闭着眼睛,张着大嘴。因为自己海蓝色的身体,跟鱼群混在一起天衣无缝。在船上的渔民们也分辨不出,还在一网一网的通过起重装置往港口上运输。菲兹张着大嘴,看着从天而降的鱼群,为自己的聪明洋洋得意起来。。。

    “喂。”在船上的水手拉了拉旁边正在劳作的渔民,“我刚刚,好像看到一条鱼。。。”

    “看到一条鱼?”渔民看着满地的鱼没搞明白水手在说什么。

    “恩,看到一条鱼,跳起来跑了。。。”水手揉了揉眼睛。

    “看到,一条鱼,还跳起来跑了?”渔民已经不搭理那名水手了,转头忙着自己手头上的事,“让你上船少喝点酒,下午放工以后不准再去酒馆%¥¥#¥。。。”

    水手:“额,可能是我看花了眼。。。”

    而我们的菲兹,已经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找了个地晒着太阳打起了盹。菲兹却不知道自己只是打个盹的功夫,上帝就在云间眨了下眼,把它留在了比尔吉沃特,让伊泽一人踏上了旅程。当然,那是后话了。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的菲兹,被好像突出爆发出的一阵鼎沸的人群呼喊声吵醒,揉了揉大眼睛竖着耳朵听到一阵阵的呼喊声好像从港口方向传来。

    “难道。。。捕鱼船又回来了!”菲兹一脸惊喜,在它第一次听到港口人群呼喊时正是看到捕鱼船回来的时候,所以现在听到声音它又以为是捕鱼船回来了。

    “嘿嘿,我好像又有点饿了呢。”菲兹拖着三叉戟喜滋滋的像港口跑去。

    还不等菲兹跑到港口的泊船口,就看到一批一批的人惊慌失措的从港口向外跑去。当然,菲兹不知道惊慌失措是个什么样子,它只是看着莫名其妙仿佛受到了惊吓的人群,心里想着:港口上到底有没有鱼。

    “哗啦。”

    一阵大浪从海面拍打向港口,泊口堤坝就像一堵泥墙的没起到任何作用轰然倒塌,四散的船只被冲的七零八落。

    菲兹还掕着三叉戟在往海边跑,而从它身边跑过的人群脸上也露出它看不懂的表情,只能听到嘴里大声呼喊的:“海怪,海啸”几个词语。菲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从身边经过的一脸惊恐人群,“突然感觉他们的长得好像啊。不过跟伊泽不像。”大概是伊泽在危机时刻最多是皱皱眉,没有露出过那么惊慌失措的表情吧。

    转眼间菲兹就已经来到了海港。在那拍打着港口的海浪中,它发现了一只鱼,至少在菲兹眼里看来。

    在起伏的浪涛中,一道深蓝色的背鳍若隐若现。“哗啦!”一艘不小心飘到那只背鳍附近的船眨眼间就只能看到变成一堆碎木板飘在海面上。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袭击海港的一头龙鲨。龙鲨:蓝焰岛海域特有的海兽,体型不是特别的巨大,但是破坏力惊人,一张鲨齿可以咬断军舰。就像陆地上的猛虎,人间的强盗一样,专门以吞食弱者为生,也是海域里不低于前三的存在。

    “唔,踩在浪花上。”菲兹挺着三叉戟一跃,纵身跳到海里。如果说在陆地上菲兹的战斗指数是十的话,那么在海水里,菲兹的战斗指数就是一百。

    在海浪里的菲兹发现了露着水面一点的龙鲨的踪迹,挺着三叉戟冲过去。

    而龙鲨,也发现了小不点一样的菲兹。张着大嘴迎上了菲兹的三叉戟。两者的速度都快的惊人。

    龙鲨的身躯虽然也不大,但比菲兹大出了几倍不止。在水面下发不出一点声音,只看到菲兹挺着小小的三叉戟对碰上龙鲨的尖利的牙齿后。一碰之下,龙鲨身体像枚鱼雷一样掉头就跑。

    “嘿嘿嘿。一跳就到你前面去啦。”在水中的菲兹,想不出用什么能形容它的速度。三叉戟好像划开了水面一样,一跃就立在了仓皇逃命中龙鲨的头顶上。

    “到上面去。”菲兹用手中的三叉戟下了命令。

    港口外的海面渐渐的平静下了,船只也不在随波逐流。而港口上的人们惊愕的看着那头龙鲨露出半个脑袋在水面上,脑袋上还顶着一个怪异的海洋生物,手里拿着一把叉子状的武器,正是菲兹。

    “刚好我今天吃的好饱。。。”菲兹眨巴着大眼睛调皮的在龙鲨头顶跳来跳去。

    “呜呜。。。”龙鲨一阵哀鸣。

    “哦,你说你想回家。”菲兹看着脚下龙鲨的一对大眼睛,顿了顿,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突然从龙鲨的头顶上一跃而下,浮在海面上:“那你就回家吧。不过,以后你要经常出来陪我玩。”

    “呜呜。”龙鲨发出的声音只有菲兹才能听得懂,在海水里晃动了下身体后转身朝蓝焰岛深处海域游去。

    “唔,它走了。”菲兹看着龙鲨露在水面上的背鳍越来越远,回头看了一下岸边站着的满满人群,依旧没有伊泽的身影。想起了跟着伊泽来到这个陌生岛屿上后,一些无意的举动影响到了当地人的正常生活,还有那些时刻对自己不怀好意的人,眼里流露出一丝悲伤。望向保卫者之海的方向,“其实,我也想回家。。。”

    看到浮在水面上的菲兹赶跑了袭击港口的龙鲨,港口上的人群暴出一阵猛烈的掌声。虽然他们不知道菲兹是什么种族,却也不妨碍人们尊敬它,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比尔吉沃特港。

    “咦?”浮在水面上的菲兹愣愣的看着港口上对自己报以热烈的掌声的人群,和他们脸上浮现的真诚笑容。这一刻,不管是渔民,海盗,亦或是先前对菲兹不还好意的不法之徒,都打心眼里认可了它。谁又能想到,这个刚到比尔吉沃特港没两天,就惹怒了不少比尔吉沃特人,甚至有人提出要悬赏它脑袋的菲兹,日后会成为比尔吉沃特普朗克船长和厄运小姐那样的存在呢。

    “咻。”菲兹踩着浪花一翻身跳到岸边,看着呼啦一声围上来的人群。

    “鱼。。。”一位水手搓着手,脸上带着尴尬的笑意,看着不知道该怎样称呼的菲兹。

    “叫我菲兹。”

    “额,菲。。。菲兹大人。谢谢您赶跑了那只海兽。保卫了我们大家的财产。”那名水手说着指了指泊口的一列列船队。也不管菲兹看不看得懂,上来就行水手们之间的大礼。

    菲兹是明显感觉到了人们对它态度的变化,不再用凶狠的眼光厌恶的看着它。相反,可以看出打心底的感恩和尊敬。

    “额,恩。。。。”不善言辞的菲兹不知道要说什么,它也没觉得赶跑那只龙鲨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长这么大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和赞美着,菲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扭捏的把玩着手里的三叉戟。

    “原来那是菲兹大人。”今天正午时分时看到“会跑的鱼”的那名水手终于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恍然大悟道。看着在人们热烈谈论下不知所措的菲兹,急忙喊道:“拿鱼去,菲兹大人喜欢吃鱼。”

    “快点,快点。先别看了,去给菲兹大人拿鱼,要刚捕捞的,黄白斑。”人群中一阵催促声。黄白斑:蓝焰岛水域特有的深水食用鱼,肉质鲜美,供不应求,在瓦洛兰大陆都享有一定的盛名。

    “让一让,让一让。”人群后方有三个人抬着一木框挤到菲兹面前,里面满满当当都是还在活蹦乱跳的黄白斑。

    “啪。”木筐被小心的放到菲兹面前,而抬着鱼的那三个人一脸愧疚的垂着头站在菲兹面前,“菲兹大人,我们。。。我们今天上午。。。”

    没错,那三个人就是上午意图对菲兹不轨的那三名码头工人。如果把今天上午他们说的把菲兹当下酒菜那几句话说出来,保不准会被港口上愤怒的人群给打死。菲兹当然还记得这几个人,却没有理会他们。“谁管他们呢,吃鱼最重要~”

    “额,唔。。”菲兹拼命的扼住喉咙。

    哈哈哈,人群中暴出一阵响亮的笑声:“原来鱼吃鱼,也会被鱼刺噎住。哈哈哈哈~”

    就这样,人群在一阵阵欢笑中渐渐散去。而菲兹,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躺在港口上晒着太阳。不管人群怎么散去,留在他们心里对菲兹的感恩之情却永远不会消散。以至于后来的菲兹留在了比尔吉沃特港,伊泽又独自一人踏上了行程。也许伊泽早知道会这样,就不会去参加什么交易会。当然,身在拍卖馆的伊泽并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

    “哎,虽然拍卖的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但好像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啊。”伊泽盯着现在台上拍卖的第六件物品,一块湛蓝的石头,和卖力鼓吹的中年绅士,约尔森。已经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

    “好的,恭喜我们的第六件拍卖品以两千海妖币的价格成交。下面,就是我们的第七件拍卖品。”约尔森看向下方说到。

    一名妙龄女郎托着一个精致的木盒放到台上。约尔森打开木盒,露出了里面的物品的真容,一件坠饰。

    看到那件坠饰,伊泽瞬间来了兴致,拍了拍杰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那件坠饰就想到了凯瑟琳。”

    杰斯鄙夷的看了伊泽一眼,“难得你还想到要给凯瑟琳的毕业典礼准备礼物啊。那就拍下那件坠饰吧,反正一件坠饰又不可能贵到哪里去。”

    伊泽懒得解释,他已经打算把中娅戒指给凯瑟琳作毕业礼物,但一看到那个坠饰,他就莫名的第一时间想到了凯瑟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中年绅士约尔森站在台上开口道:“首先说句惭愧,这件坠饰,具体出自哪位大师的手笔,我们拍卖会没有调查清楚。具体有哪些功效,我们探测过也没有得出确切的结果。送这件坠饰来的人只告诉了我们,它名为再生坠饰。”

    台下一片起哄声,“这算是什么?”

    约尔森挥了挥手维持了一下秩序,“好,闲话也不多说了。现在拍卖开始吧。底价一万海妖币,最低每次加价一千,上不封顶。”

    “哄。”这下拍卖馆真的炸锅了,一件莫名其妙有什么用途也不知道的东西要一万,还是底价?要知道那条海蛟也不过拍卖出了一万多一点的海妖币,底价才一千。

    “安静,安静。”约尔森敲了敲小木槌,“对于这个价格,我们跟在坐的所有人一样表示不理解。但送这件坠饰来的人,是我们相当尊敬一名客人。他的名字,恕我我们不便提起。而这个价格,同样也是那位亲自给的,他明确的告诉我们哪怕流拍,也不能更改价格。”熟悉这个拍卖馆人都知道,这个拍卖馆在瓦洛兰大陆各处都有遍及,做着全大陆的生意,其身后的势力可想而知。

    而台下的观众们一片沉寂,仿佛被震住了,迟迟没有出价的声音。想想也对,一万海妖币,那是一个普通家庭一辈子也挣不来的数字,去买一个不知所谓的物件。

    伊泽也怔怔的听着台上的报价,喃喃出声:“一万?要一万。。。”忽的转身抓着杰斯的手臂,“你那里有多少钱?”

    “我靠,你疯了吧。先说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就算有那么多钱。”杰斯顿了顿,示意伊泽看看寂静的全场,“谁会去买那东西。”

    可伊泽还是没打消心里的念头,他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感觉,他不能错过那件坠饰!

    “杰斯,我必须要那件坠饰。”

    杰斯转过头看着眉头紧锁的伊泽不像是在开玩笑,收回了嘴边要奚落他的话语。在杰斯的印象中伊泽在有些小事上虽然有点不着调,但在大事上都有着超乎常人的理智。认真的问道:“为什么?”

    “不知道,我只有一种感觉。那个坠饰,我必须要带回去给凯瑟琳。”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是必须!”“带给凯瑟琳。。。”杰斯瞬间否认了自己刚刚的想法,原来还是为了给凯瑟琳带礼物。杰斯扶着自己受惊的小心脏:“靠,我刚刚差点以为你是认真的。”

    “你看我,哪点不像是认真的?”伊泽的话语平静的让人害怕。“我知道你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一定要拍下那件坠饰,说实话,我自己也想不通那件坠饰跟凯瑟琳会有什么关系。但是我从看到它的第一眼到现在,心里念头就强烈的可怕。好像。。”伊泽顿了顿,眉头皱得更甚,“就好像我错过了那件坠饰,就会失去凯瑟琳一样。”

    “什么叫失去凯瑟琳,你俩。。。”杰斯话还没说完,就被拍卖台上的约尔森打断了,“出现这种情况,在我们的预料之内,对此我们表示非常遗憾,毕竟谁也不可能花一万海妖币去购买一件不知道用途的物品。那么,我们进行下一件拍卖品,请出我们的第八件。。。”

    “请等一等。”

    是伊泽!

    伊泽毫不理会全场瞬间投来的目光,站起身对着台上的拍卖师约尔森说道:“我身上只有六千海妖币,再加上。。。”说着转身从包裹里掏出一件物品,正是海克斯科技探测器,“再加上这个。你可以鉴定一下,价格决对在四千海妖币以上。”

    “哗。”这是拍卖再生坠饰期间人群的第三次炸锅。

    拍卖馆所有的人,包括台上的拍卖师约尔森在内,都在思考。。。这个人是白痴吗,毕竟再有钱,也要用的有价值。

    说话间台上一名女郎就把伊泽举着的海克斯科技探测器拿到后台去鉴定价值。拍卖馆内的人群对着伊泽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小子,什么来头。。。”

    “管他什么来头,就一傻x。那可是一万海妖币啊。”

    “我看这小子不是傻,是想着撞大运呢。”

    “。。。。”

    拍卖师约尔森挥舞着手中的小木追止住了大家的猜测,“大家先静一静,在物品鉴定期间,我们不如问一下这位小兄弟,为什么会想要拍下这件莫名其妙的坠饰呢。”说着看向伊泽。

    伊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买下那件坠饰,只是凭着一种感觉,当然不能这样说出来。

    “嗯。。。”伊泽想了想,顿时整个拍卖馆都安静了下来。

    “从我第一眼看到那件坠饰,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了它。简单来说,就是有钱,任性!”

    “哄。”拍卖馆的第四次炸锅。

    拍卖馆二层的包厢中,普朗克:“这家伙。。。”同样是二层的包厢,一头红发的厄运小姐,“这个小子,我对他有点兴趣了。”

    杰斯痛苦的捂着胸口,在自己全身的财产被伊泽硬夺走的时候,就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

    “哈哈哈,这位小兄弟给出的理由也足够让人吃惊的了。”约尔森哈哈一笑,挥了挥手示意场下安静,“刚刚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这位小兄弟的东西值五千海妖币。”顿了顿,“也就是说,你只需要在支付五千海妖币,就可以拍走这件坠饰了。我想,应该没有人竞争吧。”

    那件海克斯科技探测器在拍卖馆估价五千,看来实际价格应该在六千以上,不过也没所谓了,伊泽暗暗想到。接着数出五千海妖币,安慰了一下杰斯:“这不是还剩下一千海妖币,还可以用来寻找新型能源啊。”

    杰斯:“别说话,我不想理你。”

    伊泽:“。。。”

    “好,那么恭喜我们的这位小兄弟用一万的底价拍下了这件。。。。”

    “一万零一百!”

    “哗。”拍卖馆的第五次炸锅,因为在二层包厢里又有人出价了,而且是恶作剧般的只加了一百海妖币。

    “嗤!”伊泽一口气没喘上来。

    会场上又响起了嘈杂的声音,因为隔着那层特殊的玻璃看不到包厢里面的人,大家都在纷纷猜测是哪位出的价。

    “额,这。。。”台上的约尔森明显也愣住了,虽然只加价了一百,但也不违反规定,忙不迭的宣布:“虽然我跟大家也一样好奇,但是现在再生坠饰有有人出价了,一万零一百海妖币!”说着偷瞄了一眼伊泽。

    “一万零两百海妖币。”出价的是伊泽。喊完后恶狠狠的盯着二楼那个包厢,虽然他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人。

    杰斯看着剩下的一千海妖币自己还没来得及拿住,就被伊泽恶狠狠的夺走了,感觉自己这下真的已经神志不清。

    二楼包厢里的普朗克也饶有兴趣的朝右边包厢看了一下,仿佛要隔着墙壁看清那位出价人的样子。搓了搓手,这么有意思的事怎么能少了我呢,伊泽,我也给你捧捧:“一万零五百海妖币。”

    “一万零一千。”普朗克出价之后还没等拍卖师约尔森做出反应,伊泽头也不抬的喊道。伊泽当然知道是有人在故意搞鬼,盛怒之下的他却平静的可怕。

    而最出价一万零一百海妖币的那间包厢里,一道苍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能做到这个份上,你也可以成为它的主人了。那件再生坠饰,就送你了。”如果伊泽能看到,一眼就能认出,赫然是卖给他探索者护臂的那个约德尔老头。听他的话语,把再生坠饰寄存给拍卖馆的,应该也是他。不过让拍卖馆拍卖,自己却又出来阻拦伊泽,横掺一脚的原因,却是谁都不知道了。

    在伊泽出价一万零一千海妖币后,普朗克看看了右边的包厢,却是再没有声音响起,于是也放弃了出价的想法。

    “3,2。。。。1,砰!”

    拍卖师约尔森敲响了小锤,兴奋地大声喊了起来:“恭喜黄毛小兄弟以一万零一千海妖币的价格拍得这件再生坠饰。”

    整个拍卖馆顿时喧闹了起来,热烈的掌声也跟着响起来,“恭喜,恭喜。哈哈哈,恭喜。。。”只不过话语里全是怪怪的语调。

    “呼。”伊泽松了一口气,看了眼没动静的二层包厢,转身拍了拍杰斯的肩膀:“那些钱,我会还你的。再说,找新型能源也不一定要用到钱啊。”

    “你还个屁,你一个月才三十金币的探险经费,一年也就三百。。。#¥@……&”这边杰斯已经歇斯底里了。。。

    而从此以后,每年的比尔吉沃特拍卖会,大家总会想起一个顶着一头黄毛探险家,和他一万海妖币的故事。。。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5569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5569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