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探冯府

作者:卢本五十五 |字数:2325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缘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我败了!”荣浩然有些沮丧地说。很显然,他错估帝羽的实力,这一招若没有几位长老相助,尤其是自己父亲替自己挡住长枪,自己即便不死也是重伤。心里很郁闷,一场试探怎么成了生死对决。

    孟缘在小黑屋里看着眼前的局面,称赞帝羽说:“兄弟,干得漂亮。”

    帝羽听到赞美竟然有些愣住了,这可是孟缘第一次夸奖自己,显得有些举足无措。孟缘接着说:“接下来要玩嘴皮子了,交给我吧。”

    被蛇姬穿肩而过的元婴高手是荣浩然的父亲荣天泽,看着帝羽,拔出刺入他肩部的蛇姬,问道:“这是什么招式?”

    “雀羽!”孟缘一副高手模样说道。

    “你师承何人?”与孟缘对了一掌的长老问道。

    “无可奉告。”孟缘说。

    那长老听后感觉自己被轻视,冷笑道:“元某愿再次领教阁下高招。”

    荣浩然见局面有些失控,站到孟缘身前说:“元叔误会了,这位孟兄弟情况有些特殊,并非有意隐瞒。两位长老请先回房休息,晚些时候我再向两位说明原委。”

    荣天泽将蛇姬扔给孟缘,孟缘收回长戟,掏出两颗丹药递给荣天泽,说:“前辈方才手下留情,小子不知轻重误伤了前辈,献上活络丹、益气丹各一枚,请前辈笑纳。”说着还看了一眼那位元长老。他与帝羽的寒冰绵掌对了一掌,虽然表面装作安然无恙的样子,可寒气入体的滋味显然不好受。至于帝羽同样中了那老者的火之灵气,可孟缘只需要运转功法便可化解这股灵气为己所用。

    元长老见状,冷哼一声,甩袖离去。第三位长老很有意思,假意咳了一声对孟缘说:“小兄弟,我刚也受伤很重,不知可否送我一枚益气丹?”

    孟缘皱着眉,一副犹豫不决的神情。看了一眼荣浩然,咬咬牙掏出一枚益气丹给那长老。那长老接过丹药大笑离去。

    荣浩然虽然最后没有受到孟缘的攻击,可此时元婴灵气匮乏,显然也不好受。孟缘掏出三颗益气丹给他。荣浩然见状摇头道:“孟兄弟不必如此破费,我只需要调息几日即可。”

    孟缘佯装生气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做事扭扭捏捏,你的豪气呢?我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

    荣天泽捋须一笑,说:“浩儿,既然这位小兄弟如此馈赠,你又何必拒绝他的好意呢。”

    荣浩然接过丹药,询问孟缘伤势。孟缘笑道:“元长老下手可一点都不重,我伤势已无碍。”这话表达了两个意思,第一是说那元长老下了死手;第二则表达的是即使姓元的下了死手依旧奈何不了自己。

    荣浩然以为真是元长老没下重手,心里安定了几分,不然真要重伤了孟缘可就是自己的罪过了。

    荣天泽身为一族之长又怎么没听出弦外之音,打个哈哈,邀请孟缘去自己书房畅谈。荣天泽书房内,孟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提出事成之后自己仅拿收获的三分之一。

    荣天泽喝着茶,思虑着此间得失。荣浩然则开始劝诫父亲说:“父亲,与豺狼为伍,荣家早晚也会变成下一个冯家。”

    孟缘见荣天泽还在犹豫,心中骂道,真他娘是只老狐狸,不见兔子不撒鹰啊。也怪欧阳嫣然,将自己的计划提前这么多,不然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被动。咬咬牙,狠下心说:“我可以提前给你十颗黄色灵石,无论事情最终结果如何,灵石都归你荣家。”

    荣天泽一听,两眼射出精光,一拍桌子道:“老夫干了。”说完看见自己的儿子一副尴尬的神情,补充道,“这冯志诚欺压百姓,祸害苍城也就算了,如今竟然欺负到我兰城,如何能让他在嚣张下去。孟小友有何计划,我荣家一定全力支持。”

    孟缘看着荣天泽,心里鄙视不已,嘴上却称赞道:“荣前辈深明大义,实乃兰城百姓之福。对付冯家不能操之过急,且由我夜探冯府,再定计划。”

    三人商谈结束,荣天泽给孟缘一副兰城地图与冯府旧地图。因为他也不敢肯定,冯志诚在住进冯府之后有没有进行新的布局。

    荣浩然想一同前往,好有个照应,孟缘婉拒道:“荣大哥伤势未愈,请先休养。等我归来之时,就是我们为民除害之日。”

    孟缘拿到地图后开始思考馨儿会被安置在哪里。看了半天有些头疼,那么多房间,他也不清楚怎么住人的。不过他知道有一本名著叫《西厢记》,所以他猜测西厢房应该是住女人的,没准馨儿就被安置在那里面。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孟缘摸到一处高楼观察着冯府的布局,基本与地图一致,唯有后院一角建了一栋高楼,高约两三丈,地基四四方方,约有两丈三尺的样子。

    孟缘算了一下时间,此时应该是子时左右,也就是晚上12点。冯府其他几个院的屋子都已经熄灯,仅大门口有些许光亮。可这高楼内两层都点着蜡烛,倒有点彻夜通明的意思。

    孟缘也不理会高楼,悄悄摸进西厢房。可当进入西厢房小院后就有些懵逼了。西厢房一排四个房间,每个都一样,应该是哪个呢?摸着下巴,心想如果是自己肯定不会让馨儿住第一间,应该住最后一间,可这到底从左数还是从右数就是问题了。

    突然灵机一动,径直奔向右边第一间。按孟缘分析,古人以“左”为尊,右边肯定地位低。可当他靠近门口时听到了娇chuan声,声音入耳,一时间心神荡漾。帝羽在识界一听可急坏了,直接强行接管身体冲了进去,一副要杀人的姿态。

    帝羽冲进屋内,右手以灵气生出火焰,看见的竟然是冯俊远。心下恼怒,一记火拳打在冯俊远脸上。可怜的冯俊远直到晕倒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帝羽喘着大气,看见抖动的被子,一时间不敢揭开。孟缘催促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带人走吧!再拖下去,恐生事端。”

    帝羽哽咽着,缓缓掀起被子,却发现里面一个**的女子,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他。火光映在帝羽脸上,本就黝黑的脸庞显得更加凶神恶煞。帝羽看着女子愣住了,怎么不是馨儿呢。突然他感觉脚下什么东西流过,低头一看是黄色的液体。

    孟缘骂道:“你这憨货,看把人姑娘吓成什么样子了。”

    帝羽醒悟,一个劲地道歉。女子开始拉扯被子盖在遮掩身体。帝羽则转身离去被孟缘制止,说:“你忘了吕青瑶了。先打晕她,等明日让荣浩然他们处理。”

    帝羽有些尴尬,看着女子说:“姑娘你放心,我不是坏人。今晚你先委屈一下,明日自会有人救你的。”

    举起右手怎么都挥不下去。孟缘看得烦了,接管身体对女子说:“闭上眼睛。”可那女子还是眼睛睁得老大,一直盯着他。

    孟缘左手抓住女子肩膀,右手呈手刀击打女子后颈。叹道:“真是个蠢女人。要遇到别人,这么蠢早被人杀了。”

    出了西厢房,孟缘跳到房梁上,观察着冯府。看到那座灯火通明的高楼,总有一种闯进去的冲动。悄悄摸进高楼附近,跳到二楼,透过窗户看到一个景象,一个令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景象。

    孟缘身体颤抖,一腔怒火似要吞噬掉他。识界,帝羽神魂已经不是波动那么简单了,是喷发的火山,是汹涌的海浪,是崩塌的雪山…

    孟缘的神魂比帝羽好不到哪里去,可是他还是控制住了神魂波动,对帝羽说:“你先冷静下来,冲动救不了人。里面肯定有高手…”守护二字还没说出口,帝羽就接管身子冲下去了。

    阁楼内,帝羽看着自己的妹妹曦儿,那个三年前还是个稚嫩的小女孩,可如今的样子…帝羽的心好痛,如同被千刀万剐一般。

    整座高楼有两层,中间却空了出来。一楼中间建立一个大的炼丹炉,二楼没有房间,只有楼道,摆放着一排木桶。曦儿…曦儿…她被无数金丝穿体而过,金丝上方连着摆放的木桶,木桶里面装着药液。金丝下端连着炼丹炉,从馨儿身上穿出。金丝上布满泛着绿色光辉的血液,流进丹炉内。

    此时的曦儿已经不能说是小女孩了,她衰老、垂暮如死尸一般,毫无活力,毫无生机。似乎知道是帝羽来了,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了;想伸出手,却怎么也伸不了了;想张开嘴,却怎么也张不了了。

    看着曦儿,泪水从帝羽脸颊滑落。孟缘也很难受,看着馨儿的状态,很明显是被人拿来炼丹了。三年前被卖入冯府,这三年内到底经历了什么。看着她的生机一点点消逝,其中的痛苦又岂是她一个几岁的孩子能承受的。

    孟缘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父亲给自己灌输的法治理念。长舒一口气,阴沉道:“杀戮使人坠入深渊,可这肮脏的世界又何尝不是一个深渊。”

    突然,一个三十多岁的白衣剑客冲帝羽喊道:“你是谁?来此何事?”

    帝羽伸出右手,蛇姬握在手中。只听他握枪的关节发出“咯吱”的响声,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蛇姬如同真正的毒蛇,刺向剑客。

    剑客抽出长剑应敌,三招,仅仅三招,他就被一枪挑飞,手中长剑断成两截。剑客看着手中的断剑,竟然狂笑起来:“三十年入剑道,却连三招都接不住。长剑已断,我愧对剑宗,有何颜面在苟活。”说完引颈自刎。

    高楼内,一位身着道袍的长须老人惊恐地看着帝羽向他走来。求饶道:“你别过来,我是玉丹门的人,你不能杀我。求求你,我可以给你炼丹,我会炼很多丹的。”说着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

    正当帝羽准备杀掉丹师,就听得外面有人喊道:“何方贼人擅闯我冯府?”高楼内,孟缘听到叫喊声,一枪击晕了长须丹师,提枪冲了出去。

    高楼外,一共六个人,三人守着正门,其余三人分别驻守三个方位。孟缘一看,焦急不已。果然因为帝羽的鲁莽让自己身处险境,如今再想逃怕比登天还难了。

    正面三人中,一位身着华丽的中年人开口问道:“你是何人?为何闯我冯府。”

    帝羽看着中年人,冷冷道:“你是冯志诚?”

    中年人一旁老者呵斥道:“大胆贼子,敢直呼族长姓名。”

    帝羽没理会呵斥声,提枪向冯志诚冲杀过去。另外两老者想阻拦被冯志诚拦下,笑道:“好多年不出手,都以为我这残仙真得废了,殊不知虽是残仙可也带个仙字。”

    帝羽长枪刺到冯志诚身前三尺之时,却很难在前进一分,想抽出时却也难后退一分,仿佛整个枪身被定住一般。帝羽放弃蛇姬,双手酝酿一个火球,打向冯志诚。

    冯志诚向前一步,挥出一拳,蛇姬倒射而出,穿过火团直刺帝羽。帝羽双手结冰,想制住枪身,被枪身的力道击退数步。

    帝羽明白自己凭实力完全不是冯志诚对手,直接掏出五颗蹬腿丸,孟缘想阻止却被帝羽镇压。五颗蹬腿丸直接被帝羽当场引爆,一瞬间爆炸卷起的气浪吞没了众人。

    冯府外,荣浩然见到孟缘引起这么大的爆炸肯定危在旦夕,想要救援,却被其父拦下。

    荣天泽教训道:“如今情况未明,怎可如此莽撞行事。况且,那小子身份不简单,如果出事这冯家怕难逃灭族之祸。”

    荣浩然焦急道:“可父亲,您觉得孟兄弟的族人灭了冯氏家族后,我们就真能安然无恙吗?别忘了,那些大家族可从来不会跟咱们这种小人物讲道理。”

    荣天泽一听,心下一凉。自己谋算了半天,却把这点忘记了,想要招呼长老救人,却看见烟雾中帝羽的身影,虽然狼狈,但也活着。

    高楼在爆炸中被夷为平地,六名灵婴高手,仅三位还能站着。三人的样子比起帝羽也好不到哪里去。五颗蹬腿丸,一起爆炸的威力,足可媲美妖王一击。帝羽因为白鳞甲的缘故,虽然受伤也不足以致命。

    冯志诚此时的表情如同腐朽的茄子,难看至极。一字一句道:“你-很-好。”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5569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5569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