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州九大学院

作者:卢本五十五 |字数:2387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缘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孟缘揪住小熊猫耳朵教训道:“你这憨货,就知道瞎跑,怎么被人抓住的。”

    小熊猫这才看见孟缘,一双熊掌挠着孟缘,似乎怪罪他又把自己丢了,不过这次小发一下脾气就好,毕竟很好玩呢。与小熊猫打闹完,转而看向徐诚,笑道:“好久不见啊!”

    徐诚跟李文静看见孟缘如同看见鬼一样,跪地求饶。孟缘一脚踢在徐诚脸上,又追过去一顿狠揍。眼看徐诚被打得不成人样,又看向李文静。李文静慌乱之下扑向欧阳嫣然,却被小熊猫一爪子拍到额头,直接拍死了。

    孟缘气得指责小熊猫:“谁叫你打死他的?”

    小熊猫委屈地躲在欧阳嫣然身后。欧阳嫣然看着孟缘一副妻子指责丈夫的模样吼道:“你凶什么,它想保护我不行吗?”

    孟缘一下子被吼懵逼了,回应道:“我教训自己的宠物,跟你有啥关系?”

    欧阳嫣然揪住孟缘耳朵,边哭边说:“你个负心人,还没过门就吼我,我命怎么这么苦啊。”

    小熊猫躲在身后,冲孟缘做着鬼脸,觉得还不过瘾,转过身撅起屁股就扭了起来。

    荣天泽咳嗽一声,放下一枚刻着梦缘商行的玉牌,带着众人走了。

    欧阳嫣然房间内,几根蜡烛的火苗闪动着。孟缘躺在床上,欧阳嫣然脸色羞红坐在床边。良久,欧阳嫣然似乎忍不住了,问道:“你接下来怎么办?”

    “拜师学艺。”

    “然后呢?”欧阳嫣然面无表情问。

    “去精灵族,救我妹妹。”

    “然后呢?”欧阳嫣然阴沉着脸问。

    “不知道啊,游历世界吧!”

    欧阳嫣然掐住孟缘脖子,质问道:“做这做那,你什么时候娶我?”

    孟缘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所谓的雪州第一美人,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子了。欧阳嫣然看着孟缘的反应,怒斥道:“你根本就没想过娶我是不是?你跟那些臭男人一样,就想玩过之后拍屁股走人对不对?我告诉你,你若不娶我休想碰我一下。”

    孟缘苦着脸说:“你怎么跟个小女生似得,没完没了是吧?”心里却开始佩服五绝天尊,埋怨他怎么没把如何在女人间周旋的本事教给自己呢。

    欧阳嫣然听孟缘这么说,哭得梨花带雨:“我才十六岁,不是小女子是什么?你若不娶我,我明天就去找人嫁了。”

    孟缘因为馨儿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虽然表面跟没事人一样,可内心一直责怪自己。骂自己是个蠢货,自认为是天选之人,身边人都不会有事,都会安然无恙的等着自己去救。就因为自己的愚蠢才让馨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如果自己能早一点去救她,没准馨儿就不会有事。

    可惜,孟缘忘记了一点,如果没有三年多的历练,没有五绝天尊的传授,没有那件白鳞甲,他又拿什么救人呢?

    帝羽似乎明白了孟缘的心思,说:“你既然喜欢她就娶她吧!”

    “我娶个屁。我娶了她算你老婆还是我老婆?”

    “当然算你的!”

    “那不行,我老婆怎么能让你碰呢。虽然咱们是过命的兄弟,但是亲兄弟明算账,老婆要另说。”

    帝羽不解道:“可我不会碰她啊?”

    孟缘有些无语道:“等救了馨儿,就给我找个好身体,我要跟你分家…”第二日清晨,欧阳嫣然坐在梳妆台上,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开始化妆。施粉、画眉、涂唇,最后开始梳理头发。拿起木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对孟缘喊道:“过来,帮我梳理头发。”

    孟缘伸了个懒腰,嘟囔道:“这么大人了,还要别人梳头发,羞不羞。”吐槽归吐槽,事还是要做的。接过木梳子,抓住欧阳嫣然长发,跟薅羊毛一样,气得欧阳嫣然直磨牙。随便薅了几下,就放下木梳子,接着补回笼觉了。

    欧阳嫣然看着木梳子,嘴角一丝狡黠的微笑。将木梳子收回怀里,开始盘弄头发。以前这些活都是贴身丫鬟做的,可这次有孟缘这头猪就只能自己做了。

    日上三竿,孟缘有些睡不住了,准备去找荣浩然询问一下哪家学院比较厉害,自己再去拜师学艺。刚出门就碰见欧阳嫣然端着酒菜回来,问道:“去哪?”

    “找荣浩然。”

    “先吃饭。”

    “荣家占了这么大便宜,我去吃穷他们。”孟缘露出一口大白牙笑道。

    “你是嫌弃我做的饭不好吃吗?”欧阳嫣然盯着孟缘说。

    孟缘突然有个疑问,难道每个世界的女人都一样吗?怎么自己还要处处受她管教。决定要做一个真正的爷们,不能屈服于淫威之下。抬头挺胸,昂首阔步,路过欧阳嫣然时还瞪了一眼。刚走没两步就听见欧阳嫣然悠悠道:“寻兰居欧阳嫣今晚然择夫了。”

    声音很小,可引发的动静很大。甚至有些还在办事的客人衣衫不整地冲了出来,喊道:“谁说的?敢骗老子,打断你狗腿。”

    孟缘看着那人,冲过去就是一脚,骂道:“你奶奶个熊的,想给我戴绿帽是吧?信不信老子阉了你。”

    孟缘一人杀掉七个灵婴高手的凶名早就传开了,那人看着孟缘,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惹得房间内的姑娘骂声连天。

    房间内,孟缘含着眼泪吃着能齁死人的饭菜,还要称赞人家做得好吃,心里别提多委屈了。他昨晚跟欧阳嫣然达成协议,因为自己目前真的不想娶妻,叫她先缓缓,并保证自己在娶她之前绝不碰她。

    欧阳嫣然倒是答应的很爽快,孟缘听后很高兴,可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你要敢在我之前碰别的女人,别怪我让你头上成森林。”见自己小算盘被识破,只能哭丧着脸应承。

    荣府内,众人忙成一片,开始重新布置府内景物。孟缘则找到荣浩然询问江州比较厉害的门派,他要去拜师学艺。

    荣浩然一听就兴奋了,说:“江州十二郡,虽然面积大,但一流学院不多,叫上名的有九个,分别是北川学院、玉丹门、剑宗、沧海宗、天照楼、天蚕阁、白凤谷、玄武殿、北冥皇室。”

    孟缘听到前四个有些耳熟,心想,北川学院是王弘济那老东西的学院。玉丹门与剑宗的弟子折磨馨儿,这笔账先记下。沧海宗是沈青鸾所在门派,当初说不去,肯定是不能去了。问荣浩然:“前四个我不去,你介绍一下剩余五个。”

    “天照楼在平阳郡,门人主要修行火系与金系。天蚕阁在江绍郡,修行木系与医道。白凤谷在白凤郡,修行阵法。玄武殿比较神秘,在玄武郡,好像是修行水系,具体不太清楚。

    北冥皇室字面意思,就是咱们江州的皇室建立的学院,三个州都有一个学院,总部在古州。它跟北川学院一样,什么都教,不同的是北川学院是平民学院,北冥则是贵族学院。”

    孟缘一听,对这些门派都不是很感兴趣。问道:“你去哪个学院?”

    荣浩然神情尴尬,他最想去的自然是天照楼了,可惜他这种小人物,连候选的资格都没有。孟缘看着荣浩然的样子也明白了什么,问:“天照楼选徒很严吗?”

    荣浩然叹气道:“是啊!他要江州大选的前一百名。”

    “江州大选是选最厉害的弟子吗?”孟缘疑惑地问。

    “不是,江州问道会才是,大选相当于问道会的门槛。选出的前一百名才有资格参加问道会,前二十名才能面见皇室。”荣浩然解释道。

    “江州大选的前一百名很难吗?”

    “很难,都是各家族的修行天才,实力最起码是散人境以上,而且他们的实力明显比普通修士要厉害很多。”

    “你什么时候出发?”

    “就这几日了,虽然离大选还有一年多,但是早点到阜阳郡也能了解一些情况。”看着孟缘思索的样子问,“你要跟我一起出发吗?”

    “我不知道要进哪个学院。”孟缘摸着下巴说。

    突然,荣浩然笑了起来:“孟兄弟果然有大气魄。我还在犹豫怎么进天照楼,你都已经选哪个合适了。有兄弟你同行,我非得拿下天照阁的名额不可。”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内丹被冯志诚吞了,真得没事吗?”

    孟缘嘴角上扬,笑道:“我既然知道他吸取修行者内丹,又怎么会没有防备。他吸取的不是我的内丹,而是被我参杂剧毒的培婴丹。”

    荣浩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难怪冯志诚好端端的会突然暴毙,孟兄弟果然足智多谋。”

    “足智多谋什么,要不是你及时出手,那老东西早就毁掉我根基了。”孟缘感谢道。说完看着孟浩然拿出三颗问道丹。荣浩然一看,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

    孟缘笑着说:“你嘴巴在张大一点都能塞下一颗苹果了。这是问道丹,能帮助你晋升真人境。我听别人说这东西能提高破阶的几率,那吃三颗总会更高一点。”

    荣浩然看着孟缘手里的三颗问道丹,犹豫了很久还是拒绝了。说:“兄弟好意我心领了,这问道丹太珍贵了。想来是你花了很大代价争取来的,我不能收。”

    孟缘心里得意,有个屁的珍贵,我兄弟炼制这东西跟玩一样,就他娘的蕴神丹最恶心了。表面说:“荣大哥说这话就见外了,虽然这问道丹确实很珍贵,可再珍贵的东西也比不上人珍贵,以后我还要多仰仗大哥抬我一手呢。”

    荣浩然本就性情中人,听到孟缘这番话,心里感动不已。也正因为这番话,在往后的闯荡中救了孟缘一命。

    孟缘见荣浩然泪盈于睫,笑道:“荣大哥尽管修炼,到时候咱们兄弟齐心,一定能各得所愿。等你出发的时候去寻兰居找我就行。”

    “欧阳妹子也去吗?”荣浩然问。

    孟缘心里吐槽道,废话,我留下那妖精指不定给我戴多少顶绿帽子呢。表面苦恼道:“唉!非要死乞白赖跟着我,没办法啊…”兰城最近半月以来都是大晴天,今日却阴云密布,渐渐下起雨来。

    孟缘从荣府出来一直心神不宁,走在大街上,任由雨水淋湿自己。路边行人见状,很不理解,讨论着什么。

    一位好心的老妇人对孟缘喊道:“小伙子,下雨了,小心淋坏身子。”

    孟缘看向老妇人,微微一笑,走过她身边时留下一锭大元宝,依旧在雨中前行。

    从荣府出来,孟缘没有回寻兰居,而是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来到一处小湖边,坐了下来。看着雨水击打在湖面上,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惧怕感。

    帝羽同样有这样的感觉,没有出声,一直枯坐着。

    这场雨下了很久,直到傍晚,孟缘仍然没有回寻兰居。欧阳嫣然等得焦急,去荣府寻找,没见不到人,路过街边一处茶楼时,听到有人诉说今日的趣事。

    有一个傻子,在雨中淋了很久,最后还给老妇人一锭金元宝,可惜反而害了那位老妇人。

    欧阳嫣然一听,猜想是孟缘,一路问过去,最后来到一处小湖,看见他枯坐在湖边。欧阳嫣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什么话也没说,陪在孟缘身边,依偎在他怀里。

    时间流逝,月上枝头,并没有皎洁的月光,被阴云遮住了光辉。第二日,太阳东升,孟缘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我腿麻了。”

    欧阳嫣然本来都睡着了,听到这话苏醒过来,一双清眸有些睁不开,问:“你在说什么?”

    “我腿麻了,你能不能先起来?”

    欧阳嫣然还以为孟缘在悟道,听到这话嘴角一抽,半天说不出话来。坐起身子,来到湖边清洗。

    孟缘看着欧阳嫣然戏水的模样,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从身边捡起一颗石头,扔在湖中,湖水四溅,搞得欧阳嫣然一脸狼狈。缓缓转身,一双眸子冷冷盯着孟缘,吼道:“你想死啊!”

    孟缘看着欧阳嫣然狼狈的样子,大笑起来。欧阳嫣然气得直跺脚,指着孟缘说:“你给我过来。”

    孟缘摇晃着脑袋,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

    “你别后悔哦。”欧阳嫣然开始扯着腰间的丝带,孟缘无奈只能走过去。

    “转身,撅起屁股。”欧阳嫣然指挥道。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5569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5569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