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番外 – 内篇

作者:水草二十三 |字数:1896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都市奇缘怪医圣手叶皓轩

    s地,四时皆夏,不见严冬。

    “为何移居此地?”一女娇立,插手入袋,其着白色半袖宽大t恤,衣尾及股,“一架单车,耗不过一日,吾便可绕岛一周,弹丸之地,煞是无趣。”

    此一位,牢骚满腹,若非无忧,又是何人?

    无忧杏目微张,撇嘴踱步,近了身前沙发,见一人,着白色修身衬衫,西裤裤线挺括直顺,仰身向后,支肘阅卷,其形其貌,自是知日宫主无疑。

    “无忧不喜此地?”弄无悯见无忧稍近,只得两指一捏,轻将目前金丝眼镜取了,阖目压颞。

    “不喜。”

    弄无悯浅笑,目睑稍开,抿唇接道:“原想此地湿热,尤适蛇属……”

    无忧闻声,徐徐上前,两臂一勾弄无悯脖颈,膝立其腿侧,媚道:“无悯……”

    弄无悯心下一紧,自知恐非善事,惴惴之时,面上笑意却是未减反增。

    “如何?”

    “此地,倒也并非那般不堪。”无忧巧笑,目珠转个来回,又再接道,“许是无忧心下有疑,百思不解,故而何地不论,吾皆难安。”

    弄无悯面颊微摇,抿唇之际,笑意难掩:“问来。”

    无忧靥开,缓将面庞一低,侧颊左右,同弄无悯两鼻互摩,朱唇浅开,柔道:“那一日,究竟何人差使白开题往邢德宫报讯?吾尝试探弄无悲多回,视其反应,绝非知情;若是……”无忧一顿,单掌一收,食指立于身前,指尖上竖,低声支吾,“若是上尊……实是......不智。”

    弄无悯身子朝后一缩,侧目来回,一掌轻扶无忧腰身,一掌微开即收,直将其上立一指包于掌内。

    无忧见状,膺内了然;面上喜怒交现,另一掌稍收,掌侧先是徐摩弄无悯下颌,感其须尖,后则陡地抬手,两指轻捏无悯鼻翼。

    “弄宫主?夫君?”无忧娇声,拖拉长音,见弄无悯摇眉逃目,径自苦笑,便再接道,“sugar?seetie??“

    弄无悯不堪所扰,着实无法,探唇湿濡燥吻,柔声缓道:“吾之心下,亦是见疑,倒也不知当不当问。”

    无忧面颊一侧,抬眉示意,便闻弄无悯贴耳沉声:“无悲……可好?”

    无忧初闻,鼻头微皱,少待,立将另一掌收归身前,掌心贴于弄无悯掌背;两心相交,三掌共连,四目初汇,二人俱是吃吃笑出声来。

    兽炉麝烟,口樱须淀;然,弄无悯倒似恍惚,旖旎未赏,神思陡飞。

    知日宫,紫砥丹房内。

    褐次埋首膺前,尤显谦卑。

    “今日始炼碧梧桐,几日可成?”弄无悯单臂负后,沉声询道。

    “回禀宫主,速则三日,缓则五日。“

    ”三日后,将碧梧桐置于其内。“话音方落,弄无悯已是探掌,将一木匣托于褐次目前。

    褐次见状,立时抬掌,恭敬受纳,然细观木匣半刻,心下见疑:此一物,宫内丹房多见,却不稀奇,怎得宫主偏生命吾以此物承纳碧梧桐?

    弄无悯目睑稍低,已查褐次情状,踱步近前,掌扶其肩,一字一顿,沉声缓道:“此匣,非常。”

    褐次顿觉忐忑,身子轻颤,徐退半步,支吾接应:“宫主......弟子......愚钝。”

    弄无悯闻声,轻嗤笑道:“且将此匣置于一处,挽袖细观膊内。”

    褐次自感不妙,喏喏一应,立时动作,待将右臂肘上暴露面前,褐次腿脚一软,登时瘫坐地上。

    只见其右臂膊内,一道黑气如线,已有寸长,结眉细观,黑气蜿蜒,自往肩胛。

    “宫......宫主!”

    弄无悯见状,掩口胡卢,稍顿,径自上前,探身扶掖,待同褐次四目相对,这方轻咳,徐徐应道:“莫忧,不过洒了少许药末于那匣上。”

    褐次股栗,启口欲言,却是哑声,不得只字。

    弄无悯轻笑不迭,退得两步,背对自道:“此碧梧桐,亦非寻常;吾必得以毒匣存之;然,吾岂会罔顾知日子弟性命?丹成之日起两月后,汝携此物,直往主殿,奉于宫主同弄无忧。汝当谨记,必得于二人目前同时开启此匣,授之以碧梧桐。”

    褐次暗暗吞唾,疑窦丛生,心不及口快,已是抬声直道:“奉于宫主?宫主便是宫主,岂非于两月后携碧梧桐呈于您之眼下?”

    弄无悯闻声,纵眉苦笑:“尔仅需依言行践,面呈时日不可迟亦不可早,知情之人不可多亦不可少。“稍顿,弄无悯回身,目睑一紧,眼风轻扫褐次,缓声接道,”解药,分存四处——毒匣、碧梧桐、弄无忧、知日宫主,四缺其一,金丹不救!“

    褐次心惊,愁眉难展,右臂站颤不止,右掌微开,五指轻蜷,竟是连半分力气亦不敢使。

    弄无悯见状,浅笑上前,缓道:“此毒,三月内解之,性命无虞;事成之后,琼室居之,炼珍食之,汝仍是我知日子弟,紫砥掌事。”

    话毕,弄无悯眉飞入鬓,拂袖而外,却又接道:“然,即便有改,知日宫,终是弄氏天下。”弄无悯止步回身,目华如火,“望汝,谨记!”

    褐次闻声,立时解意,思忖前后,唯不过仆身膝跪,颤声接应:“弟子定不负所望!宫主心安。”

    待一日,两酉阁上。

    弄无悯取座桌前,一掌执卷,一掌濡翰,眇眡一刻,传音入密。

    “不日,往邢德宫。”

    阁外,白开题恭立,闻声垂眉,立时接应:“弟子领命。”

    弄无悯长纳口气,提笔向内,徐徐于掌上卷册圈一朱字,待毕,唇角勾抬,又再密音:”大局初定之时,汝当仔细无忧一举一动,待其身至两酉阁,便将吾之前说话一字不漏告于其知。“

    白开题嘬腮半刻,吞唾立眉,终是应道:“弟子必不辱命。只是......”

    弄无悯不待其言尽,冷哼一声,径自接道:“胭脂一事,吾既应允,自当偿汝心愿;其后肩山之上,亦有汝之一位。”

    白开题闻声,头若捣蒜,连声致谢,正待告退,扭身之际,却闻弄无悯密音又至:“无忧她......怕是届时,风波甫定,鳞沦再起,其心难堪......“

    白开题暗暗搓手,实不解弄无悯此言之意。

    “故,若是汝逢无忧于两酉阁,切记吞声忍气;其当憎汝,无可发泄,少不得略施薄惩,加以整治......”

    白开题闻声,眉梢挂愁,然又抿唇眯目,忍笑一时,待飞身离了两酉阁,这方拊膺,匿笑不禁。

    弄无悯颊上一红,垂眉就手,反复习练一字,半柱香后,搁笔细观,轻声喃喃:“且工且秀,唯稍显疏淡。”一语即落,又再埋头。

    三刻后。

    弄无悯展颜,见案上一字,不由自褒:“此一字,筋骨神韵,无一不似!”言罢,举袂之间,便见那纸素自起,悬于半空,距弄无悯半丈之外,陡见火起,眨眉功夫,仅余得半寸见方;弄无悯广袖一卷,明火乍止,那残片徐徐飘飞,倒似有灵,自行藏于案侧毡下,唯露一角在外。

    “恐生疑窦,啮指啮心。”弄无悯仰面向天,冷声自道,“人心蛇吞象,物情螳捕蝉;你我皆知,世味浓淡。既是如此,吾便多试一回,赌命赌胆!”话音未落,弄无悯眼目一阖,单掌浅抬,漫阁泼火。

    *******************************************************************************************************

    帮读分割线

    番外外篇已经点出,宫主大大自导自演,一步一步循循善诱令无忧复活他,在这里写的更加明白,按照时间顺序如下:

    1.给紫砥丹房弟子褐次下毒,命他在两月后将碧梧桐之事告知弄无悲同无忧(之前早有暗示,宫主大大乃炼丹圣手,之前害青丘所用的,也是自炼毒药);

    2.模仿秋裁字迹,写好遗书,看似是为了解开无忧心结,其实是为了让无忧为情所惑,好不惜一切复活他(这里,就要提到之前一个伏笔——大家还记得在忘归岛上,宫主大大同无忧品评字画,以及凭着字迹断定给疏弃小修留书的人是个女的嘛?\(^o^)/)

    3.令白开题先往邢德宫,诱无忧回宫;后则令其密切关注无忧动态,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再给无忧重温七易一应之法。

    4.然后就是在大战之时把被镜蛊控制的弄无悲放出来,自己顺势自尽。

    当然,按照本篇宫主大大自己的话说,这是他的第二场赌博,第一场是在大婚之日,赌无忧会不会害他;这一次就是赌无忧是不是真的爱他,是要被弄无悲宠着将就着过,还是愿意不惜代价费尽心思复活他。

    其实笔者在前面也有点过,无忧开始只是想着宫主大大会自己给自己留条后路,肯定早想好复活对策了,后来发现自己想错了的时候,也一度试着把弄无悲当作弄无悯,至少活得不那么累。

    宫主大大最后这一计,想来也是对自己不那么自信——毕竟弄无悲是自己同胞兄弟,自己能给无忧的,弄无悲也能给。

    最后无忧复活了宫主大大,时间已经来到现代——经历那么长的时间,无忧隐约已经猜到自己又被宫主大大坑了,然而还是被宫主大大一句怼了回去——所以,大家觉得,弄无悲现在是生是死,人在何处呢?o(n_n)o

    水草二十三说

    本书至此,全部完结。鞠躬致谢,鞠躬致谢!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6038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6038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