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日撞上加班 二、岭上凉亭巧遇

作者:凌空一笑天 |字数:2260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都市奇缘怪医圣手叶皓轩

    缘来有点心动

    一、生日撞上加班

    29岁的林音今天生日,可她一点也激动不起来。已经晚上9点了,可办公室还是灯火通明,一派忙碌的景象。全员上阵,攻克难关,确保完成年度目标任务!墙上贴着的大红标语看上去分别的刺眼,映衬出站在标语下的老板也一脸的狰狞。此刻,他正在一旁虎视耽耽地督战。没完没了的表格,让林音有些疲惫,有点烦心更有点失落。没有一个人记得自己的生日,除了自己的家人。最好的同事姚姚正愁眉苦脸地对着面前的电脑,她估计也忘了之前两人一起吃大餐的决约定。手机不停地亮起来又暗下去,不用看,肯定是家里人催着她回家过生日。

    昏昏沉沉,林音感觉脑子已经锈豆了,可手头的活却一点没敢停。这些复杂的表格汇总出来才能知道上半年的市场销售情况,市场部评估、财务部预算后才能明确下半年的生产和销售任务。所以她们行政部的同仁们才不敢有一点的懈怠。

    “嗨,伙计们,我的任务完成了,已传到部门邮箱,我先打道回府了。各位,继续加油!”李丽红看老板刚出办公室,她立马从办公桌起来,长长吁了一口气,一扭一扭地走了。

    “德性,每次的表格做的都是丢三拉四,那次不是咱们给她擦屁股,丽红,丽红干脆叫立哄算了,立马给哄走!”姚姚转过头悄悄地对林音说。

    “老板的亲戚你也敢哄走,胆子不小啊,小心我报告,让老板明天给你穿小鞋。”林音给姚姚丢了一个白眼,姚姚伸了伸舌头,做了一个剪刀手的动作。两人相视一笑。

    加班持续到了11点。林音走出公司大门,华灯初上,城市一片绚烂,街上三三两两的人群相拥走过。有一刻,林音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城市。林音打了一辆出租车,快速向家中奔去。

    开门,打开灯。沙发里蜷缩着的人立马弹了起来。“音音,怎么又回来这么晚?全家人等你吃蛋糕呢,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生日啊,打电话不接也不回,让我们担心呢!诺桌上是给你留的蛋糕”妈妈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话。桌上放着自己最爱的草莓蛋糕,可偌大的蛋糕只剩下一丁点,一颗草莓独立,看上去孤独又有些滑稽。

    “妈,不是给我过生日嘛!蛋糕怎么只剩这一点?”林音带点埋怨的口气。“谁知道你几点到家?如果又像上次加班到凌晨3点多到家,不是白瞎我这蛋糕嘛。我让你姐把多余的都拿走了,回家给牛牛吃。”老妈笑着说。“对了,忘了祝贺你,生日快乐,再过半个小时,你就30了。我也累了,先去睡了。”老妈打了个呵欠去卧室了。

    30岁,林音心中一惊,送到嘴边的草莓一骨碌地蹦到了地上。她心里有一种鱼刺卡喉的感觉,吐不出,吞不下,难受的很。感谢老妈,今天没在耳边唠叨,作为全家婚事的老大难,每次一听亲朋好友说什么年龄大了,得赶紧找一个了就头大。她何尝不想找到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可骑马的王子在哪儿?林音也不知该问谁去。这个生日过得真叫人憋屈。

    翻身上床,身体的疲倦让她想快速入眠。可思绪却翻江捣海,搅得她怎么也难以入眠。往事如烟,让她不由得回想起从前,埋在记忆深处的他更加的鲜活起来。想起两人想处时的点点滴滴,林音心里一下子涌上了许多甜蜜和感慨。

    二、岭上凉亭巧遇

    22岁青葱般的年龄,刚刚走出大学校门,林音怀揣着满腔的青春激情,一心想应聘到大公司去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从豪情万丈到只求裹腹,她只用了二个月的时间。她认识到了社会的残酷,找工作的艰辛,对自己重新定了位。只要是正当的工作,她就愿意去尝试。最终她去了一家叫思达的公司。这个公司规模也不小,唯一让人添堵的是远离市区,遥远而偏僻,通常从这里到市区需乘车两个半小时。

    得知林音要去工作的地方离市区两个半小时。爸妈死活不同意:“音音,爸妈能养活你,就算你一辈子不工作,也不能去那个地方啊,那可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啊。”一贯儒雅文弱的老爸叹道。

    “鸟不拉屎,老爸你真能想得出来,你闺女是去工作挣大钱,你整得好像我要去慷慨就义一样”林音大笑道。与父母斗争了足足两天,林音终于说服了父母。打点行装奔赴了新的工作岗位。现在想起来,老爸老妈挥手再见的时候眼里还隐隐含着泪。林音哪里知道,父母担心她去那个地方,并不是怕她适应不了那里的生活,而是担心她在那里辜负了自己的青春。父母做梦也想不到,她的宝贝女儿林音在那里迎来了自己的心动一刻。

    林音所在的单位最大的特点是四面环山,连绵不断,当地人另辟蹊径开山凿壁,在山的凹陷处雕出了一幢幢的楼宇供人们闲暇居住,被外界人誉为“效外别墅、天然氧吧”。老板就是看中了这里了风水,才在这里开疆辟土,打造属于自己的事业版图,建起了现在的思达公司。虽有满眼绿色和清新的空气,林音仍然不喜欢这里,因为那份挥之不去的寂寞时时缠绕着自己。四年了,她无时无刻不想赶快逃离这里。唯一值得留恋的是那道岭,岭上有浮桥,无数的松柏和许多不知名的野花。夏季午后,林音会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到岭上,顺着台阶拾级而上,看雨后长虹,望月牙飞瀑,听松涛阵阵,闻撩人花香,甚或找个干净的地方一屁股坐下来,任思绪天马行空。林音很享受这样的时刻。那时的人们都是忙碌的,根本无暇顾及这里,此时此刻,山只属于自己一个人,她是唯一的主人。

    林音从未想到在岭上凉亭会巧遇另外一个人。他是公司新招录的经理,个子不高,长相一般,年纪也已经35岁。之所以对他的年龄如此清楚,是因为在公司经理的竞聘中两人是对手。林音仔细研究过他的相关资料,做了充分的应考准备,却终不敌对手,败下阵来。而他则成为最终的胜利者。一想到这里,林音就恨得牙痒痒,对他根本没有什么好印象。现在看到他入侵自己的领区,林音心里对他又多了一丝怨恨。两人迎面的时候,对方欣喜的哎了一声,林音头一转,装做没看见,迅速地擦身而过。接下来的登山之旅就显得不那么愉快,林音总觉得心里有石头子碾来碾去,硌得慌。

    三、相处情愫暗生

    再见面时,林音是和自个部门几个同事去饭店吃饭,凑巧碰到了几个同事,他也在其中。于是大家拼桌,在一起就餐。席间,他电话响起,他接电话时温柔如水,嘘寒问暖,笑逐颜开,那份开心和专注让大家一时都停下碗筷看着他。有人开玩笑说给那个小蜜打电话呢,那么甜蜜!他笑笑说家里那个小蜜有电话指示。那人笑着说:都一把年纪了,还腻味什么呢?!他一摊双手说:没办法,谁让咱已经习惯了呢。大家被他的一席话都逗得哈哈大笑起来。一个男人,结婚多年和妻子感情仍一如既往,林音的心里不由得对他有了些许好感。

    两人生活轨迹并没有因此交集,他们像两条平行线在各自的圈子里忙碌。真正让两人熟稔起来的是乒乓球。为活跃文化生活,公司新置了几台乒乓球案,一个就在林音她们办公室隔壁,钥匙由林音保管。乒乓室一时成了热闹之地,大家都会在茶余饭后挥上几拍子。甚至碰到上班时间经理不在、工作也不忙时,林音也会应大家的要求去开门。单位里的人都是乒乓高手,尤其是他,常常把球挥舞的行云流水,非常飘逸,高手对打,观者无数,真正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而林音正好相反,对乒乓球始终有一种陌生感,从小到大,那基本上都是男孩子的地盘,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到台前,现在依然是初级水平。对方刚把球发过来,林音的拍还没触到,球就直接跌落到地宣告比赛结束。不适逢对手,对方自然就没有那份酣畅淋漓的快感,林音也就知趣而退。大家通常都没有耐心去手把手教林音打球。只有两个例外,一个是老邱,快退休的老好人。一个就是他。不同的是,他从来不在上班的时候打球,几乎每天都在午后练上几拍子。和林音打球时,他极有耐心,把球打得极平淡,林音接起来就顺手得多,水平也日渐见长,再和别人对栾时,间或能赢上一两盘。林音逐渐喜欢上了乒乓球这项运动,爱屋及乌,对他也有一种暗暗的喜欢。

    因为沉迷于乒乓球,林音有一段时间没到山上去走了。领导出差了,办公区一片难得清静,人也比平日少见了许多。林音又动了爬岭观景的心思。刚爬十几级台阶,林音就有点气喘吁吁了:真是的,才一个多月没有锻炼,倒退就这么快。正巧边上有个小亭子,干脆去休息一下。走近亭子,林音发现还有一个人。他正斜坐在那里,手捧一本书静读。将近40岁的男人,居然还有读书的闲情雅致?林音自从大学毕业到参加工作之后,从来没有正经地买上一本书认认真真地读上一回,想到这里,林音觉得有点惭愧。这次她没有像上次一样转身离去。她走上前去,大声叫了一声“王经理”,沉浸在书本里的他一下子被惊得一格陵,待回过神来,他笑着说;你这丫头,把人的魂都吓出来了!丫头,似乎没有人这样叫过自己,可这个称呼却让林音的心里暖暖的,她一下子就乖了起来,像个听话的孩子。那天他们结伴登山,途中他讲了许多生活小趣事,说自己这一辈子和青山打交道最多,工作换了好几种,可最终都是围着山转,算是和山有缘吧……林音静静地听着,不时地插上几句,谷里有小鸟在啾啾叫着,林音感觉自己一下子进入了世外桃源。走得累了,两人就席地而座,两人的距离很近,近的林音能清晰闻到他头上的发香,看到他少许的白头发。阳光映在身上,那一刻,林音有点眩晕,不自觉的把头放到他肩上,感觉中他身体抖了一下,但他小心而又局促地伸出手别过了肩。林音识趣地抬起了头。一瞬间,她感觉又回到了懵懵懂懂的青涩少年年代。两人一直那样坐着,谁也不再说话,直到夕阳落山。

    再会面时,两人相视而笑。林音也会时不时和他通个电话,开个玩笑,聚在一起吃顿饭,话题也越来越稠,大到天南海北,小到公司的一些趣事。甚至会在不是周末的晚上通上二、三十分钟电话,林音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话和他倾诉。不过,有一点,林音很清楚,那就是打电话时,自己的心情是愉悦的、期待的。有时,到市区,他也会叫上他妻子、女儿,以及林音和另外一名男同事一起到夜市摊上吃烧烤。他妻子说不上漂亮,但脸上有一种甜静,女儿很乖巧,对爸爸很依恋,吃饭时一直对爸爸撒娇,好脾气的他一律笑呤呤地全盘照收。一家三口坐在一起的画面温馨而迷人。林音看在眼里,心里有一丝感动。在她内心深处,她一直觉得这样才是美满的婚姻状态,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爱情。

    只有一次,他打电话给林音,邀请到市区的咖啡店小坐。咖啡店里音乐流淌,藤木的摇椅两边装饰着绿色的叶子和小花,三三两两的情侣或含笑而对或依偎一起,林音觉得自己和他来这个地方有些不合事宜,但心里却有着隐隐的欢喜。他叫上两份西餐,边吃边打趣道:吃吧,丫头,特别为你点的!想吃什么尽管说,尽饱吃啊!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说着一些公司的趣事,林音的不安感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时,夜里躺到床上,林音也会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想他会不会要求和她处男女朋友,和他约会是什么样子,甚至想被他抱时会不会有触电的感觉,想他的怀抱会不会温暖?想想林音会笑自己。她知道,永远不会这样。因为内心深处有声音告诉自己他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港湾,也不是自己想要的结婚对象。只是,这场柏拉图的感情,让人有一种岁月静好,温暖如怀的感觉。其实这样就挺好,蓝粉知己,温暖而知足。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6039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6039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