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作者:彳戌 |字数:4343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缘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原本只为缉私查盗的两淮盐警团,在民族危亡时刻也能爆发出钢铁般的意志。

    此次乡板梯二郎命令海军陆战队全力拿下连云港,只用了半晌不到的时间便攻陷了孙家山阵地,可谓顺风顺水。岂料登岸后往东、西方向推进时都被守军阻击,不得前进,只能强攻丫鬟山,但也都被第一大队李浩麾下的二中队打退了。到了第二天,战斗打得不温不火,日军并没有组织强有力的进攻,守军在老百姓的帮忙下也坚守住了阵地。可到了第三天,进攻丫鬟山的日军仿佛换了一批人似的。

    这天一早,还是同昨天一样,日军黎明时分便开始了进攻,甚至说是展开了疯狂的进攻:飞机、大炮、迫击炮轮番上阵,就连在大炮还未停歇之时,日军就已经开始了冲锋。在中队长田友祚看来,这是非常少见的情况,看来鬼子对丫鬟山阵地是势在必得,这将会是一场非常惨烈的战斗。于是,田友祚命令士兵们坚守阵地,狠狠地打。

    日本兵虽受到了守军的猛烈阻击,但是和昨天所见的完全不一样,丝毫看不出他们有任何后退的迹象,反倒是冒着守军的枪林弹雨,以火力交叉掩护推进,逐步向前进攻,逼近守军阵地。

    “这帮日本人真是疯了!”田友祚心里想着。

    其实日本人不是疯了,而是有点急了:就在昨天夜里,乡板梯二郎接到报告,北面皇协军已经被一一二师的两个团彻底打垮。

    原来,六六七团和六六八团利用这股海匪急于求胜的心态,在六六七团团长万毅的统一指挥下,摆了一个“八”字形阵,待匪军钻进去后,两个团一起开火,打得匪军措手不及、溃不成军。到了夜里,两个团又对残余的匪军发起了突然袭击,把这股匪军彻底击垮了,死的死、伤的伤、降的降,只有极少部分残匪侥幸跳上小船,逃到了海里。

    乡板梯二郎接到皇协军战败的报告后,便命令久保宫一“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在中午前拿下丫鬟山阵地”,否则一旦一一二师的两个团回防,他们不要说沿陇海线继续推进了,就连能不能在岸上站稳脚跟都是个问题。乡板认为国军的两个团目前离连云港有近五十公里路程,至少要到下午时分才能赶来,在中午前拿下丫鬟山,他们尚可稳定住局势。因此,今天一大早开始,日军便疯了似的往丫鬟山猛扑。

    而六六七、六六八团在夜里歼灭匪军后,万毅和崔喜璋便接到师长霍守义的命令,要求他们即刻回防连云港。随后,两人立马聚到一起商议具体事宜。

    六六八团团长崔喜璋首先说:“我们得尽快赶回去支援港口,第八军本来就是盐警团组编的,我看那些士兵战斗力不行,恐怕支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打垮的。”

    万毅说:“是啊,得尽快回防。不过,”他看了看眼面前匪军丢弃的十几门迫击炮、满地的步机枪等武器,继续说道:“眼前这些好宝贝扔了可惜,咱不能不要!崔团长,你看这样行不行,这里战斗刚刚结束,你们六六八团先打扫战场,把能带走的都带走,我先率六六七团轻装前进,火速回防连云港。”

    两个团长商议完毕后,万毅便带着六六七团的士兵,连夜急行军,奔连云港方向而去。

    在丫鬟山阵地面前,日军气势高涨,越打越猛,眼看就要冲到守军阵地上了。这时,只见战壕之中站出一位身材中等的战士,高呼着:“盐警总团的老弟兄们,咱们去年在淞沪战场上打得窝囊,这口气一直憋在心里,今天可算是逮着出这口恶气的机会了,不怕死的跟我上去扔手榴弹!”

    说罢,战壕里又跳出了一帮士兵,这些都是原先在淞沪战场上败退下来的盐警总团士兵,那次他们打得真是窝囊,很多人甚至都还没放一枪,就被命令撤退了,这次他们一定要好好出这口恶气。于是跳出来的一众士兵兜着一捆捆手榴弹,不顾危险,边半蹲着往前冲,边齐刷刷往日军队伍中扔手榴弹,瞬时间阵地前方一片火海,嘶喊声一片,这才把日军的前锋部队给压了下去。

    战斗打得如此激烈,连曾锡珪和李世军都亲自上了前线督战。曾锡珪对将士们说,一一二师六六七团正在回防的路上,很快就能到达丫鬟山,还让士兵们坚守阵地。随后,他又命令李浩亲率三中队加入战斗。即便如此,日军还是没有后退的迹象,以稳打稳扎、步步为营的战术,又缓慢推进到了守军阵地前沿。

    “来人,护送曾司令、李队长离开。弟兄们,上刺刀!”情况万分紧急之下,李浩对大家高喊着。

    大队长李浩一边带领二中队和三中队的将士与日军展开肉搏战,一边派人通知正在休整的第一中队准备前来增援,他此时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誓死战斗到最后一刻。

    守军虽英勇无畏,但在跟日本人拼刺刀方面,他们还是明显占了下风。日军虽死伤了不少,但李浩的第一大队损失更加惨重,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而山下日本人还在继续往上冲锋,眼看丫鬟山阵地就要不保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交战双方忽然听到丫鬟山西侧响起了军号,六六七团的军旗高高飘扬,原来是万毅率领麾下的一营率先到达了丫鬟山,一时间杀声震地。

    日本人见一一二师已经到防,瞬间丧失了斗志,而且万毅的六六七团,在整个一一二师当中战斗力是最强的-就算在五十七军中,战斗力也是首屈一指,不仅守阵地守得好,进攻也打得有声有色,对付眼前的这些日本兵根本就不在话下。

    万毅一边带领一营支援李浩的第一大队同敌人前锋拼刺刀,一边组织火力射击日军的后续增援部队,把进攻丫鬟山的日军打得落荒而逃、彻底退回了山下。继而,待二营、三营全部到位后,六六七团又一鼓作气,把第八军前天丢失的孙家山阵地都给夺了回来,并把日军在港口一带的部队彻底赶下了海,使日军一时间不敢再进攻。

    乡板梯二郎没想到六六七团能如此快就赶到战场,有点不知所措,一时也不敢再贸然组织进攻,便命令退回海上的士兵先行休整,并命令在黄窝北侧登岸、驻扎在旗台山的日军做好防御准备,等待进一步指示。

    待六六七、六六八团全部回防后,曾锡珪便命令第八军撤出阵地,到云台山后方休整,并把港口一带的一线防务暂时全部交给了一一二师。一一二师的几个兵团也因忙于接防、布防事宜,没有急于攻打旗台山一带尚在岸上的日军。

    就这样,双方军队维持了十天左右的对峙时期,都没有采取进攻。

    游击第八军刚改编不到一年,对于这样一支原本为税警武装的部队而言,能在实力强大的日本军队面前取得如此大的战绩,实属难能可贵。在丫鬟山的这次战斗中,曾锡珪的第八军损失惨重,撤出防线后即在云台山后方休整。这次的胜利消息也迅速传遍了港城的大街小巷,老百姓们纷纷出门庆祝,就连海州、新浦,甚至是东海的一些土豪、地主、乡绅们也都出钱出力慰问,那一盛况,好不热闹!

    祝广连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一盛况,他借着守军的这次胜利,领着大掌柜沈从汧和石柱,带了大批的慰问物资,一起到国军营地前慰问士兵。

    在六六八团回防连云港后不久,石柱便迫不及待地打听特战排的驻地,找到了赵一水。这次打海匪回来,赵一水原本白皙的皮肤,明显变得稍黝黑起来。石柱说:“赵排长,你们去北边打海匪走了两个多月时间,够辛苦的,我天天盼着你们回来,现在你回来了,我也就放心啦!”

    赵一水说:“是啊,我也时常惦记石柱兄弟!只是,我们是回来了,可惜不少弟兄死在了战场上!”

    说完,赵一水脸上便露出了悲切之神态。转而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继续对石柱说:“石柱兄弟,我也正要找你呢,只是回来后驻地有所调整,不便离开,只能等你过来了。剿匪前你跟我说的刘伏龙的事情,我打听到了些消息。”

    “不瞒你说,我来正是为了这件事!”听了赵一水的话后,石柱眼睛突然一亮,连说话的语气中都带着兴奋与喜悦。

    赵一水也猜到了石柱的来意,他拉着石柱坐下来,细细说:“一开始我知道要打的是海匪刘黑七、张宗元,还有刘佩忱,并没有听说你提到的土匪刘伏龙。后来在一次侦查任务中,我们抓了几个小喽啰来搜集情报,在审问时,无意间得知他们以前都跟过刘伏龙。我就继续追问了下,他们确定刘伏龙在被官军围剿后,几年前已经从蓬莱渡海去了东北,投靠了日本人,但是不知道现在具体在什么地方。据那几个小喽啰说,刘伏龙现在多半是在黑龙江。石柱兄弟,我打听到的就这些了......”

    听到了这里,石柱既兴奋又咬牙切齿地说:“总算是知道这个畜生在哪里了,就算是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他,了结这段恩怨!不管怎样,赵排长,真是要谢谢你!”

    赵一水说:“石柱兄弟,你客气了!不过要想在日本人的地盘上抓到刘伏龙,谈何容易!一定得做好十足的准备,不能贸然前往,更不能意气用事。”

    石柱说:“嗯,赵排长说的是。眼下国军和日本人正在激战,现在咱们虽然胜了一筹,但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在周遭皆已沦陷的局势下,我感觉海州这一方净土迟早会被日本人占领的。到那个时候,我再考虑考虑去找刘伏龙之事。”

    “唉!国力如此,我们又能怎样呢,只能能撑多久是多久吧!咱们现在算是保住了港口,不过日本人虽然吃到了苦头,但是不会甘心失败的,战斗很快就将继续,还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个夏天了......”赵一水望着眼前一片绿油油的云台山,也略有所思的说。

    的确,日军不甘心失败,尤其是作为其陆战队总指挥官的久保宫一,在再次进攻失利、受到乡板梯二郎的训斥之后,咬牙切齿,誓要拿下连云港。十天之后,日军从青岛向连云港增派了士兵,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整,日军认为自身兵力充沛、火力充足,再次攻打孙家山的时机已经成熟,并不把万毅的六六七团放在眼里。

    在守军一侧,六六七团接手了港口防务后,团长万毅也进行了分析:孙家山正对面即是狭长的东西连岛,离海岸不甚远,而且在此前的战斗中已经被日军占领,是日军登陆进攻的天然跳板。在眼下,若日军再次进攻,定然还是会选择利用这一跳板,以孙家山为突破口。于是万毅便命令士兵加固工事、把守孙家山制高点,严阵以待。

    果不其然,这天刚到拂晓,海面上的雾气尚未散去,日军便对孙家山发起了炮击。待雾气略散后,几架飞机又飞到了阵地上空俯射、轰炸,其登陆部队也在飞机的掩护下,肆无忌惮地向岸上发起了冲锋。

    万毅命令守军开火,与日军展开了厮杀。但在守军士气正旺、并将日军冲锋部队多次打退之际,万毅却突然命令第一道防线的士兵全线后撤。

    “团长,我们打得这么好,为什么要撤退?”一营长廖常青不解地问。

    “廖营长,你就瞧好吧!”万毅推了推眼镜,自信地说。

    日军先头登陆部队占领了守军一营第一道防线后,便派出更多的部队登陆,在炮火、飞机的掩护下继续进攻。这时万毅又命令撤回来的士兵狠狠出击,瞬间歼灭了一大片日军,将登陆部队又赶了回去。守军和日军就这样往往复复,展开了争夺战。

    此时,万毅方对廖营长说:“你看,咱第一道防线不易守,而且在那里阻击的话,日军不会派大部队登岸,我们根本打不到多少日军,只是白白浪费了子弹,反而我们自己在日本人飞机、大炮轮番轰炸下伤亡很大,连预备队都不得不用上来增加战斗力量。我们后撤的话,日军必定骄狂,会派出更多部队上岸,正好被我们引过来打,这样才打得过瘾。”

    听闻此番讲述后,一营士兵无不佩服万团长的谋略。

    战斗就这样在双方的反复交火中一直持续到了黄昏时分,这时万毅发现日军不再进攻,而是采取守势,扎好营地,全部団缩在海边沙滩上。万毅忽然想到了个好主意-发动夜袭!

    在清点伤亡情况后,一营在白天的战斗中伤亡较大;另外,二营长樊鸿盛在此前与海匪的战斗中负了重伤,目前还在康复中,恐怕战斗力有所下降,因此万毅决定派三营执行这次夜袭任务,并嘱咐一营长廖常青守好阵地,防止敌人反扑。

    收到作战命令及作战计划后,三营长黄洋便命令士兵即刻休息,养足精神。到了午夜过后,在黄洋带领下,三营所有人嘴里都衔着一根小木棍,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无声息地摸进了日本人的营地里,抹了岗哨的脖子,在暗中看到日本士兵,便一起扔出了手榴弹,而后插上刺刀,在一片厮杀声中向敌人冲去。

    日本士兵在失去防备之下,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不知所措,一些士兵被手榴弹炸得血肉横飞,一些则被刺刀挑死在地。日军有些慌乱起来,等组织起零零散散的战斗队形后,已经损失了不少兵力,他们虽凭借小钢炮负隅顽抗,但是终究敌不过三营将士的冲锋。待东方略透出一丝丝光亮后,日军才在海上炮火的掩护下仓惶逃上汽艇,沙滩上留下了一把把三八大盖还有横七竖八的尸体,缺胳膊少腿的比比皆是,肠子淌落满地,鲜血染红了沙滩。

    这一仗三营也牺牲了一些士兵,大家来不及悲伤,将日本人打退回海上后,他们便迅速打扫战场、加固防守工事。

    从剿匪回来后,短短十几天时间,万毅便带领六六七团在丫鬟山和孙家山打了两个漂亮的反击战,一时间名声大噪,连带五十七军的威望也急剧上升。消息传出后,百姓又是欢欣鼓舞,在他们心中,东北军不抗日的印象瞬间烟消云散,对抗战也越来越有信心。

    听到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后,石柱对万团长及其麾下的六六七团也愈发感起了兴趣。他此前听说章狗剩和部分新兵补充到了六六七团,所以他打算先去找章狗剩的同村戴大眼,多了解些情况。借着往老君堂送物资的机会,石柱去找了戴大眼,他还在领着新兵练习射击。戴大眼看见石柱来找他,心里非常高兴。两人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寒暄了一番后方才进入正题。

    石柱首先问道:“我听说章狗剩分到了六六七团了,现在怎么样了啊?”

    听到石柱这么一问,戴大眼原本堆着欢笑的脸瞬间沉了下来,犹如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被乌云遮盖了一般。石柱也察觉到了戴大眼表情的变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一直等着戴大眼自己来说。

    “狗剩他,他,他牺牲了!”戴大眼终于说话了,眼泪不停地在眼里打转,最后还是掉了下来。

    “啊?怎么牺牲的?”石柱有些不敢相信。

    抽了下鼻子后,戴大眼说:“狗剩和一些新兵分到了六六七团三营,前几天在孙家山,夜里袭击鬼子时候牺牲了!不过他没有㞞,听战士们讲,狗剩是在和日本兵对刺的时候牺牲的,那个日本兵倒下了,但是狗剩他的手还撑在刺刀上,眼睛闭上了都没有倒下,真是好样的!”

    戴大眼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牌子和一封信,继续说:“这是狗剩留下的。俺俩是同村,出来时就说好的,谁要是先倒下了,活着的人一定要将遗物带到老家父母那里。我一直把这几件东西带在身上,看到它们就想起了狗剩,我心里难受......现在就剩俺一人了,马上也要补充分配到六七二团守大桅尖,要是哪天我也倒下了,不知道谁会把东西带回去!”

    石柱见戴大眼如此伤心,只得安慰着说:“大眼兄弟,狗剩兄弟是为民族大义而牺牲的,死得其所,咱们老百姓会记住他的。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戴大眼用手轻轻擦拭了下眼睛,继而问石柱说:“哦,对了,石柱兄弟,光顾着说话了,我还没问你今天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了。”

    石柱说:“本来是想问你打听下六六七团和万毅团长的情况的,听说狗剩兄弟牺牲了,我也没好再继续问下去。”

    “不打紧。不过我知道的情况也不多,只知道万团长以前跟过张少帅,在“西安事件”中得罪过蒋介石,他麾下的六六七团骁勇善战,在五十七军当中名气那是响当当的!”

    石柱听完后,见戴大眼仍在为章狗剩的事情伤心,便匆匆作别离开。

    其实不仅仅是石柱好奇万毅是个什么样的人,在战舰上的日本海军司令乡板梯二郎也同样有这样的疑问。在日军攻打孙家山连番失利后,乡板便嘟囔着问:“万毅,万毅,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相比戴大眼,乡板手底下的情报官知道的消息要多得多,他说:“司令阁下,据我们了解,万毅,大连人,三十一岁,现任东北军五十七军六六七团上校团长。大正十四年入东北军陆军军士教导队步兵科学习,其时队长为张学良;翌年起任张学良副官处少尉副官、沈阳北大营军械官;昭和四年入东北陆军讲武堂学习,成绩优异。大日本帝国拿下东北后,他随张学良前往南京,历任少校团副、少校营长、中校团副。在西安事件中追随张学良,因此被扣押并被捕入狱。昭和十二年十月获释,十二月参加南京战役,被我军击溃。另据侦查,万毅可能秘密加入了共产党!”

    听完汇报后,乡板梯二郎不禁说道:“东北军中居然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如若他是共产党,那就更难对付了!传令下去,今后再进攻连云港,务必小心万毅!”

    当然,乡板手底下的情报官所汇报的消息,石柱是断然不会晓得的,他只能带着好奇心,主动去和六六七团接触,才能知道更多。

    此次日军再次进攻孙家山失利后,乡板梯二郎打心眼里不敢再从孙家山一线正面登岸,只好命令海军和海上航空兵时不时对孙家山阵地进行轰炸,这对驻守孙家山的军队并不能造成太大的损失,孙家山一线算是又牢牢掌握在守军的手里。

    孙家山即已安全,一一二师师部便派人通知祝广连继续往孙家山运送物资,这正好给了石柱接触六六七团的机会。这天正赶上给孙家山运送物资,石柱一行人还没到卸货地点,便远远地听见了国军营地中传来的慷慨激昂、雄壮嘹亮的歌声:

    神圣的自卫战争是民族的生路,大家向前!

    倭奴逞强权夺我东北,又无餍踏进长城关。

    寇已深,国将亡,家已破,我们要誓死收复旧山河。

    石柱此前在学校和市民组织的爱国游行中常听到爱国学生或是青年们唱一些抗日歌曲,但是在部队上听到如此激昂而又振奋人心,旋律也优美的战歌,他还是头一回。

    “六六七团确实不一样,光听这歌声就能让人浑身充满力量”石柱不禁在心里如是想着。

    几番下来之后,石柱和团里的战士逐渐熟悉了起来,其中里面有几十个貌似知识分子的人,引起了石柱的极大兴趣。这些人看上去不像是能上前线拼刺刀的人,但在做士兵思想工作方面却很出色,而且对士兵非常关心,不像其他国军各级军官那般跋扈。

    这几十个人原本为山东高密一带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由于彼时游击队遭到反动分子所排斥,抗日根据地又被日军破坏,迫于形势的需要,中共长江分局遂将这批人撤出,经与霍守义接洽,安排到万毅的六六七团,并在团里开展工作,以期将这支旧东北军改造成人民的军队。这些人在团里不仅开展各项抗日爱国运动,更是秘密宣传共产党的革命主张,甚至还在团部创办了《火线下》小报,这在当时甚至比共产党领导的部队做得还好。

    石柱能够凭感觉看出这几十个人有所不同,说明他的洞察力很是不一般。与这些人熟悉之后,石柱不仅对共产党有了更深的了解,逐渐开始赞同、支持共产党的主张。

    这些人里面有几个会讲外国话的人,石柱虽然只念完了初中,但是对外国话十分感兴趣。石柱本没有外国话基础,但是凭借个人的勤奋好学的天赋,在很短的时间内,靠着死记硬背,他倒也学会了不少对话。学会的话虽然不算多,但在此后也算起到了一些作用。

    日军在孙家山两次败北后,便不敢再从此地登岸,对万毅的六六七团也有所顾忌,但乡板梯二郎并未死心。经过考虑后,他决定派一个联队的兵力从孙家山和墟沟之间的庙岭一带秘密登岸,这里海岸边并无中国军队把守,上岸后,日军可沿着铁路西进,绕过云台山屏障,而且到墟沟以后,上岸的联队可以与海军前后夹击,消灭墟沟的守军。

    乡板梯二郎的如意算盘打得咔咔直响,殊不知守军已经侦查到了日军的意图。

    这天,石柱正在借送物资的机会跟六六七团里的文化人讨教些知识,只见团部命令部队紧急集合,石柱虽不知何事,但他知道肯定是部队要有所行动,自己不便再叨扰,也就作别离开。

    到了第二天上午,石柱一行人便听到庙岭方向传来了激烈的交战声。又过了一天,石柱再次往孙家山运送物资时,他便听部队上的人讲起了这次行动:一一二师在探知日军意图后,师部便命令从六六七团和六六八团分别抽调两个营和一个营,共计三个营的兵力,由万毅指挥,在庙岭阻击日军登岸。果然,日军天没亮就借着暮色与浓雾悄悄从庙岭摸上了岸。探知日军上岸后,万毅并没有急于命令部队开打,而是让士兵在各个伏击点隐蔽好,只等日军往里钻。日军上岸后,在黎明时刻便沿铁路向西推进,等进入伏击圈后,万毅命令部队全线开火。日军原以为自己的行动神不知鬼不觉,不料遭此突然袭击,一时乱了分寸,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只能被动招架。最终,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后,上岸的日军还是被赶了回去。这一仗打得过瘾,日军差不多一千人的联队,被打死打伤的就多达三百多人。

    六六七团的人在跟石柱讲述战斗时,脸上无不洋溢着自豪的表情。。

    得知连云港守军又取得一次伟大胜利后,曾锡珪司令特地到宿城万寿山摩崖石上写下了“殷忧启圣多难兴邦”八个血红大字,激励将士忠勇抗日、保卫祖国河山。

    那天,石柱和众多的海州老百姓以及将士们一起聆听了曾锡珪的慷慨陈词,在曾司令的话语中,“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一句,令石柱久久铭记于心,它就像一盏明灯,让石柱在想从戎报国却不得不放弃的遗憾中看到了希望-庶民百姓也能为国家、为这座古城贡献出一份力量!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6482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6482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