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进化危机 三

作者:忧愁青菜 |字数:2902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缘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苏皇道:“姜爱卿无需烦恼,朕也是大仙师,会去找超阶仙师讨教。若想知道是妖兽亦或仙师所为,却也不难。只要知道事发当时附近的意场波动状况。即可判断。假如是超阶仙师施展仙术,意场波动会极其强烈,而仙师本人犹如日月一般,定然会被清晰感应的到。

    说起了当时在场的仙师,众人把视线转向苏美。看了一眼,三位大人物却面面相觑起来。

    苏美并不知道有其他探子在侧。 只以为是自已图个心里快活,不小心把秘密泄露了出来。眼看着这么多大人物在场,恐怕心中所图已然落空。刚铺好的发财之路被自己生生掘开,只觉得心如刀绞,更是愧对苏文所托。皇帝面前,又不好放声大哭失了礼仪,只能暗自垂泪。双手依礼垂下,默默的看着大颗泪珠划过长长的睫毛,落到地上摔成几瓣。哪里有心思去管别人的目光,对说话声更是充耳不闻。

    众人见她莫名其妙,无声无息,哭的梨花带雨,也动了恻隐之心,不好贸然去打断她....

    方文青刚才听她说过心里所图,以自己对她的了解,认为她一旦明白竹篮打水一场空,早晚都会大哭一场。却没注意到她已经开始抽泣。心中倒也不慌,在座的都是大人物,想必看不上这点小钱,且帮她去搏一搏。

    便朗声道:“请陛下恕罪,请陛下容我劝一劝师妹。”

    苏皇点头默许...

    方文青对苏美道:“苏师妹,无需忧心。探查遗迹并无律法禁止,不算违规。按江湖规矩,从遗迹里带出的财物才算做探宝成功。这没带出的部分,自然不需分他钱财,也不算你辜负了朋友的托付。”

    苏美听了这话,心里更加后悔,我怎么就没想到先带几把刀剑出来呢?更加的委屈凄苦。由默默垂泪变成抽泣起来。

    三位大员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仙师地位极高,即便不是鸿衣羽裳、餐葩饮露、吞食百花、吸饮露水。也该草衣木食轻诸侯,不沾红尘之气。可眼前这位妙龄仙姑却是鸿衣羽裳,财迷心窍,美的是脱凡出尘,俗的让人心生怜爱。 三人努力憋住笑,脸色极为古怪。

    姜韫忙宽慰她道:“妹妹安心,你在苏仙城找到的兵器铠甲都是你的,谁都不会抢。你若信不过,我回去把钱付给你,让你跟朋友有个交代。”说完却发现是自己占了便宜,心中自然乐滋滋。

    苏皇和乐将军这才品过味来,感情你姜韫这就把一堆神器的所有权给定下来啦?心里不甘,却不好拉下面子再议。

    苏美听了姜韫的话,抬头看看皇帝和乐将军。见二人并不反对,红着眼睛,脸上还带着泪,却噗呲笑出声来,慌忙对姜韫做个万福,嘴里甜甜说句:“谢谢姜姐姐。”

    一场闹剧收场,郎中令赵章也回了殿内。苏美听说是在讨论超阶仙术一事,心里也有了私心,生怕有人偷偷过去盗宝。便道:“仙术不知何人所发,当时意场波动过于强烈确。我不敢去仔细探查。深恐泄露了踪迹。我们只有两人,无论是人是兽都不是对手。”

    见众人讨论如何去安排探查,便去把妖兽的实力添油加醋描绘一番。直到苏皇决定只封锁外围,暂不安排探查这才满意。

    计议一定,苏皇对姜韫道:“大司马的属下果然能人异士颇多,这两位想必是闻名遐迩的边城三侠中的人物吧?”

    姜韫连忙道,“陛下谬赞,妾身一介妇人,又无野心,哪来心思去搜罗能人异士。这三位皆是偶然结识,大家脾性相投,这才一起共事。”

    “今日一见,苏侠士果然智计多端。那名铁锤大侠的骑士我也见过,是员万中无一的勇将。我听说...还有一位蒲公英少侠?不知来了新苏没有?”苏皇不动声色问道。

    苏美听了这话,抢着回答:“他就是与我同去苏仙城的少侠。也不知道谁起了个蒲公英大侠的绰号。这人行踪飘忽,居无定所,到处探索遗迹,想必不会到城里来。”

    乐将军叹道:“侠之大者,当为国为民。不知这位侠士探索遗迹,是为钱财还是寻求解民之倒悬之策?若是为民,却是让人心往之。”

    郎中令赵章却意兴阑珊,道:“自古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些个少侠最近可把我折腾的够呛。前一个还没线索,这却又冒出一个....唉...”

    苏美却知道他说的是同一个人,暗自憋笑...

    无事即可退朝,待众人退下,苏皇坐回了书案后的椅子上。书架后转出一位妇人,素衣学者装束,走到书案边,径直坐下,眼睛却看着众人退去的大门。眼角充满笑意,带着怜爱之意自言自语道:“唉...女儿长大了,自己有了事业,也有心事了。”

    苏皇听了这话,笑道:我竟然没想到你会把她藏到了化外之地!可惜枉费了你一番苦心,兜兜转转,她又回了庙堂之中。造化弄人啊...

    妇人白了他一眼,道:“这事情你就别管了,看她自己的造化吧。我印象中并无妖兽使用仙术的记录。史前的遗迹里却有妖兽使用兵器蛛丝马迹。我回去稷下学宫便安排此事。”

    苏皇道:“苏美的事情,自然按你的意思去办。妖兽的事情就辛苦你了,唉...如此多的异常出现,想必国战之期真不远矣。于人类又是一场浩劫...”

    沉默片刻,妇人道:“我看这姜韫果然聪慧,行事狠辣,又知兵事,的确是个人物。听说尚未嫁娶,模样也算狐媚。不妨考虑收入宫里,国战时必为强援。”

    苏皇被说道痛处,叹息道:“且不提联姻一事,此女子我见犹怜,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

    妇人道:“最近找到些古方,正在加紧试验。你也要让几位贵妃多多出力,或是再纳几位美人,这子嗣的事情已经刻不容缓了。”

    苏皇再度叹息,“唉...几年前按照《广嗣纪要》所载:“苦男情已至,而女情未动,真精不固,谓之孤阳。”如此尚可辛勤耕作。奈何如今却是龙阳不兴,便服用道家丹汞也是无用,一日不如一日。”

    妇人道:“这宋国本是医家,不知这姜韫有无什么秘法。如今苏美做她处供奉,需得好生结交一番。”

    ***

    见苏文平安回到家中,苏妈妈高兴的手足无措,聊了一会。就急着去张罗酒菜,准备待苏文父亲下班后,一家人好好喝上几杯。

    苏文得了空闲,兴冲冲打个电话给朱玟,想着分别多日,怎么也得情真意切的跟她互诉相思之苦。

    电话接通的时候,朱玟正在上班,听到是苏文的声音,说了句稍等,去换了个没人的地方才冷冷说了句:“喂”。

    隔着很远的距离,苏文都能感受到她的冰冷。

    “嗯...你居然又出现了?不关机了?”

    “我刚回来...之前的手机坏了。刚找到个手机,插上卡就给你打电话了呀。宝贝!别生气啊,我不是让我妈给你打电话了么?”

    “我收到了...你妈说你出差了...我见到王栋了,他也说你出差了...我还给Jenny打了电话,你就是为她打架进去的吧?...她也说你出差了...你告诉身边所有人你出差了,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你把我当你什么人?现在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嘟.......电话挂了,苏文满腔的热血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

    苏文赶紧再打过去,等了一会...朱玟又接听了电话,显然人还在原地,却不说话。

    苏文赶紧解释“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有事出差。我.....”

    朱玟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解释?你去哪里出差,不能打卫星电话?跟谁出差?做了什么?骗谁?谁信?我们都是成年人,不要那么幼稚好不好?...前几天我有多难受,你不会知道,也不会过问,更不会关心。我刚刚平静下来你又打电话过来做什么?....说话啊”

    苏文在两个人之间弱势惯了,这时更加不敢辩驳。深恐辩驳会引来更大的怒火,又担心裂痕会因为误会加深。左右为难之际干脆就准备把整件事合盘托出。

    “宝贝先别生气,这事还得说回去无人区那次....”

    “ 又说什么无人区?难道你这次也是去了无人区?我不想跟你争辩,我们需要冷静冷静。就算没有这事发生,我们也有必要谈谈了。我来S市,是为了更好的机会,为了以后的生活。你呢?你不来S市陪我,不去找工作。口口声声去创业,跑回家里做什么?我就问问你?你有想过我们俩的未来么?”朱玟口里说着要冷静,声音却越来越大。

    未来?人生? 这种话题对苏文来说有些沉重,并没有刻意的思考过,无从谈起提前准备。突然间严肃的面对这些问题,让他有点发懵。

    “呃...我当然想过啊,不是得多挣钱才能解决咱俩的事么?我真的做了家公司,据说...还不错。我身上的钱都投公司里了,天天在忙公司的事啊!”苏文说的话自己都不信,对朱玟来说,说服力也不足。

    “呵...呵... 你身上的钱?...就是Kristin发的五万吧?我们说好了一起攒钱买房子,你倒好,拿了钱跑的没影了?一个房子的事情我们说了两年了吧? 三万一平说到了五万一平,我也是醉了。你不愿意给家里添负担,这我理解。我就不能理解....为什么不能先借钱付了首付?好.....就算不借,我也愿意跟你一起攒,你倒是把钱拿回来啊?”

    “我哪里有不攒钱?每个月工资不是都给你了么?”

    ......

    房子的问题是苏文心里的痛,朱玟家是普通农村家庭,还要给弟弟妹妹寄钱,不可能得的到家里帮助。 自己家境一般,不愿让父亲更劳累,不想向家里开口。

    说到这个话题,朱玟的情绪反而没那么激烈了,虽然没有和好如初,但朱玟总算平静了下来,苏文甚至感觉她过于平静了。两个人又说了些闲话,朱玟说她还在上班,就挂了电话。

    依照苏文对她的了解,这是开始冷战了,苏文一边计算有没有时间过去一趟,一边把电话拨给了胖子。没想到胖子、Jenny和普日布巴特尔三个人居然在一起。简单说了两句,胖子就喊道:“电话说话不方便,我和普大叔这就订票,晚上聊。”说完挂了电话。

    苏文的父亲下班回来,见苏文在家,显然非常高兴。拉着苏文问东问西。他父亲是个健壮开朗的中年汉子,收入虽然一般,却甘愿扛着家庭平稳前行。一家三口难得团聚,晚饭的时候母亲拿出两瓶酒来,说是苏文带给老爸的。

    苏文有些小尴尬。跟父亲聊了几句,却发现父亲人到中年,情感好像不再如以前丰富和外露,甚至有些纳于表达。莫名其妙的心情很好,一直乐呵呵的看着苏文,却总是不能表达。苏文甚至在想,父亲会不会给自己一个拥抱?父亲却只是说几句话便端起酒杯。苏文一贯敬重父亲,爷俩的感情,都闷在了酒杯里。

    苏文母亲把最后一盘硬菜端上来,自己也坐了下来,饭桌上才真正温暖起来。通过苏妈妈的叙述,苏文这才知道自己的公司突然就有了名气。华夏政府给公司批了一笔巨额的高科技无息贷款。Jenny的研究也获得了大笔的课题经费。甚至普日布巴特尔也被政府返聘,专门负责这个项目。地方政府也有耳闻,已经找了苏文父亲几次,要他动员儿子回家乡创业。 甚至承诺,厂房土地无偿提供,税收减免。

    苏文老爸插了一句:“这政府是找过我,可是你这事我也不懂,我寻思儿子出息了,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吧,我就没问你。”

    苏妈妈又说这些事情还没办呢,都在等着苏文回来签字。苏文总算明白了老妈为什么留言“ 公司大发展”。也知道老爸为什么说话吞吞吐吐了,看到父母骄傲之情溢于言表,苏文原本有些沮丧,这会心情也大好了起来。

    苏妈妈一边说着话,一边笑盈盈看着苏文。苏文的父亲,听一条就到上一杯。,苏文听着老妈把好消息逐个报来,也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的晕晕乎乎,便跟着父亲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约莫一斤白酒下肚,苏家的两个男人都趴在了饭桌上。苏妈妈无奈骂道:“爷俩都是混蛋,这就不管我啦?让我跟谁高兴去?”

    ***

    普日布巴特尔和胖子赶到的时候,苏文父亲已经醉的不省人事,鼾声如雷。苏妈妈又加了些饭菜,普日布巴特尔和胖子围坐在餐桌边,边吃边聊。这俩人最近混的烂熟,酒量也大,酒喝的更加热闹。

    胖子去院子里的洗手间,正好见到苏文从洗手间出来。苏文喝了点醒酒的药物,勉强爬了起来。

    胖子赶紧给苏文道贺,苏文有些头疼,咧着嘴问道:“到底咋回事?才半个月时间怎么就变富豪了呢?”

    胖子打趣道:“拉倒吧,现在名副其实的负豪,公司一分钱都没有了不说,估计还得背上不少债务。你当这无息贷款不用还啊?”

    苏文一见胖子就来劲,抬杠道:“你这脑子里全是油吧?存银行吃利息不能挣钱啊?”

    胖子到不跟他生气,笑笑拍拍苏文肩膀道:“兄弟...我得好好谢谢你,你让我看到了希望。”

    “你酸不酸啊?兄弟两个,说这话干嘛?快说到底咋回事?”

    “这事应该让Jenny说,她明天有个研讨会,可惜来不了。我先跟你说个大概意思吧,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Jenny把玉佩摸清楚了,写了篇论文,名字我和老普帮她起的 --《论手机装核电站的的可行性》”

    “拉倒吧,这中二名字肯定你起的。”

    “嘿,就说你了解我吧。不管怎么说,这事成了。JENNY算过,一颗玉佩里储存的电能约等于随身带个反应堆。原本没人相信,JENNY又跟她老板闹了点矛盾,论文也发表不出去。你猜后来怎么着?”

    苏文想着JENNY那段日子肯定不太好过,有些内疚和担心,就没搭理胖子,等他自己说下去。

    胖子见他情绪不高,没卖成关子,只能自己说下去:“后来是老普帮了忙,他找个了学生,跟他说你先来看看,看我是不是赌科学声誉?他学生跑来看看,二话没说就给发了。我说你真神啊,喝个酒认识个老普。这老普真是个传奇人物。”

    “嗯?他不是神棍么?怎么能帮上忙?噢,他是物理教授。没准认识几个人。”苏文有些懵。

    胖子愣住了,嘴角抽搐一下,道:“你不知道?唉?他的事你不知道?”见苏文继续懵圈,胖子又道“看来你真不知道。老普可是物理学界的大拿。师从我们华夏最牛的第一代物理学家。你不看书可以,怎么不去网上查查呢?他不光学风严谨,还是出了名的正直善良。也就是传说中为了科学、为了人类奉献一生的人!”

    “你咋知道不是沽名钓誉?”苏文杠瘾上来了。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64827/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6482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