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大热天的,烤火不热吗?

作者:萌家冉滢 |字数:1326

人气小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缘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何小草到底只是个九岁的娃,心思不够深沉,脸皮也没修炼成铜墙铁壁,一而碰钉子,哪里还忍得住。

    “三丫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别忘了我可是你堂姐!”

    “没忘了啊,”何晓婷淡定的回应,“我觉得我态度已经很不错了。”

    要不是看在她们是堂姐妹的关系上,早一拳头过去了。

    唉,讲道理太麻烦了,碰上胡搅蛮缠的都要把自己气死。

    何小草是嘤嘤哭着跑出林子的。

    “三丫,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何晓山有点担忧,“到底是二伯家的闺女。”

    血缘亲近的堂姐妹闹僵,传出去可是会坏了名声。

    何晓婷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传呗,我性子彪,改不了。”

    “哈,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何晓谷忍不住开嘲讽,“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没关系啊,”何晓婷笑了,“我本来就不想嫁人。”

    在一夫一妻的现代社会,婚姻还跟坟墓似的,更别说在封建王朝了。

    咦,有兔子。

    追追追!

    白莲花堂姐只是存在感低下的炮灰,不用太在意,还是吃肉比较重要。

    何晓婷忙着抓兔子,却不知道两位兄长都愁坏了。

    尤其是何晓山,他是长兄,有着爱护弟妹的天然责任感,见幺妹没意思到事情的严重性,只能认命的思考起应对之法。

    “算了,大哥快别担心了,”何晓谷转身继续拾柴,“就冲爹娘疼三丫的那股劲儿,哪里舍得责怪她。”

    就是二伯不高兴又怎样,谁在乎?

    这话没毛病,何晓山竟无言以对。

    或许是附近人烟稀少,行人罕有停留的缘故,林子里的野物还真不少,何晓婷很快打到了三只野兔和五只野鸡,又见两位哥哥捡了不少干柴,便决定罢手。

    兄妹三一出野林子,瞬间成了焦点。

    村里人纷纷惊叹,“大树家的孩子厉害啊,才这么点时间就抓到猎物了。”

    就是村子里最厉害的猎户,怕是也比不上。

    有爱贪小便宜的眼珠子都黏在猎物上了,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从眼前的三个小孩手里把肉给骗过来。

    何晓婷拧眉,出门在外就是各种不方便,想吃肉还得抗住压力。

    肉就这么多,同行的人却多是沾亲带故的,其中有半数是馋嘴的熊孩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吃独食貌似有点难。

    果然,收拾好猎物后,何大树就与媳妇商量,让几个大点的孩子去送肉。

    “我们的锅太小,还要贴饼子,直接把肉分出去好了。”

    李春兰有点心疼,可又不能反对,只温柔的笑笑,“都听你的。”

    两只野兔、四只野鸡被分成了十来份,拿洗干净的大树叶包裹着,就这么送出去了。

    剩下的兔子斩块红烧,野鸡煮成一小锅汤,一家八口顶着众人垂涎的目光吃得一干二净。

    吃饱喝足,李春兰与何大丫摊苞谷面饼子,做接下来几天的干粮,何大树带着其他人去洗漱,准备晚上休息的‘床’。

    虽说天气热,露宿也不用担心着凉,可直接躺地上,或者靠着树干睡也不舒服。

    找个平坦的地方,铺上厚厚一层草,简易的床就做好了。

    “要是干草就更好了,”何二丫抱怨,“每天早上起来衣服上都染上绿草汁。”

    “二姐,你应该高兴才对,”何晓谷嬉笑道,“绿衣服可比灰衣服好看。”

    何二丫瞪眼,“胡扯,明明是更难看了。”

    没什么见识的乡下丫头自然不知道灰色和草绿色混合后是什么颜色,只是不喜欢而已。

    何晓婷倒是知道,可她并不在意这些,苦大仇深的看着野林子。

    如果是在家,有这么好的夜猎机会肯定不能放过。

    “三丫,你还想吃肉吗?”何晓江小小声的问。

    “想啊,”何晓婷不假思索的反问,“难道你不想?”

    何晓江当然是想的,不过,“还是别去抓兔兔了,等回家了再去。”

    “为啥?”

    何晓婷震惊了,她有着成熟的灵魂,自然知道风头太过容易招人眼红,可小哥哥才几岁呀,竟然懂得要低调。

    心里不是不骄傲的,不愧是她的双胞胎哥哥,跟她一样机智。

    然而何晓江想说的是,“小草堂姐太讨厌了,她刚才吃到了鸡腿,你要是再抓到,她又能吃上了。”

    送给二伯家的是半边野鸡,作为小家里最年幼的那个,何小草能吃到鸡腿并不奇怪。

    何晓江很不喜欢酷爱装乖巧的小草堂姐,哪怕自己吃不上肉,也不愿意让妹妹再去打猎。

    为此,何晓婷只想说,“你高兴就好。”

    反正她也察觉到不妥,准备苟着了。

    何大树无意间听到幺儿幺女的对话,反手就给了幺儿一个爆栗子,“你小草堂姐怎么着你了,竟然背后说她坏话。”

    何晓江抱头鼠窜,“爹,住手,君子动口不动手……”

    “呵,”何大树嗤笑,“我不是君子,只是个老农民,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

    别以为跟村里的童生偷学了几句酸话就了不起了。

    如是想着,硬是敲了幺儿满头包。

    何晓婷叹为观止,这可真是亲爹啊~

    “三丫,该休息了,”何二丫肃着脸过来拽幺妹,“再等会就看不清了。”

    四周林子多,安全起见,晚上休息时不可能留太多火堆,只会给守夜人留个一两堆。

    何大树是成年人,何晓山年满十四,都有守夜任务,今晚上恰好轮到他们,父子俩已经商量好一个守上半夜,一个守下半夜。

    眼见着大哥独坐在两个火堆中间位置,满头大汗警戒着,何晓婷忍不住发出灵魂问句,“大热天的,烤火不热吗?”

    为什么不远离火堆?

    众人,“……”大家不都是这样守夜嘛!

    “锁大爷说,他年轻时候跟商队去北方,每天晚上都是坐在火堆边守夜的,”何二丫解释,“有光才能看得清四周的动静不是。”

    要是遇上狼或者大虫等猛兽,火还能协助退敌。

    何晓婷转了转眼珠子,“那锁大爷有没说过他是几月份到北方去的?”

    何二丫,“有,就是八九月的时候,不超过十月。”

    何晓婷黑线,北方天冷得早,八九月的天露宿,烤火很正常。

    可现在夜晚温度不低于三十,烤火守夜无异于受罪呀。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68395/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68395/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