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玄天遗秘 第七章 天邪

作者:逆龙鳞 |字数:1308

人气小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缘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玉碑中的老者表情痛苦但是却让人生不起一丝怜悯,秦墨沉声道:“快说吧,不然没有机会了。”

    “年轻人凡事不可做的太绝,不然纵使你拥有神的传承也难以善终。”

    秦墨冷笑道:“我能不能善终用不着你操心,反正你是没法儿善终不了。”

    过了一会儿老者虚弱的声音才再次响起:“罢了罢了,想当年老夫纵横天下,整片大陆无人不敬,没想到现在却落到如此田地,真是沧海桑田哪!”

    秦墨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英雄迟暮的老者,老者缓了一口气接着道:“当年老夫执掌天邪宗时,天邪宗盛极天下,乃是天下大派之首,派内实力远超其他门派。其他的门派不愿见到我天邪宗一家独大,找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群起攻打我天邪宗。天邪宗虽然实力强大但奈何他们人太多,最后也只能饮恨收场。天邪山庄也被那群小人所毁,派众四散,数千年基业毁于一旦。老夫也被人暗算自封于此以图苟活。”

    秦墨道:“据我所知,天邪宗当行事年似乎不是很光彩吧,你却血口喷人,你不愿说实话我也没必要陪你耗下去了。”秦墨说完就要动手。

    老者用那虚弱不堪的声音叹了一口气道:“谁是谁非又有谁能说的清呢,老夫的肉身早以枯败如今寄身的玉碑已被你震碎就算你不动手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秦墨冷哼一声道:“你说派众四散,那玄天门与天邪宗又是什么关系呢?玉碑虽然被震碎但你真的没有办法弥补吗?”

    玉碑中的老者虽然越来越模糊,但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他脸上神色一滞,老者缓缓地道:“玄天门只不过是天邪宗的部分残众而已,根本成不了大气候。玉碑被毁老夫确实伤了根基,时日无多。”

    “玄天门向各大门派发送消息说此地有重宝,然后又冒充真龙天墓,你如此坑杀同道到底为何?”

    玉碑中人面色微变然后淡淡的道:“老夫所剩时日不多,想借众人之力帮我冲破封印脱离此地。许多人因此丧命真是罪过呀。”

    玉碑中的老者虽然言语煽情,但秦墨却不会因此而手软,这是他的原则永远也不会改变。秦墨淡淡的道:“无论你说的是真是假都不重要了,你得为你所做的一切偿命,上路吧。”老者听到秦墨的话后闭上了眼睛,秦墨手中逆天剑一晃,一丝寒光闪过,长剑再次斩向玉碑。

    这一次逆天剑虽不像上次那么霸道,却也是杀气十足锋芒凌厉。

    就在长剑将要接触到玉碑的一瞬间玉碑中的老者突然睁开双眼,眸中紫芒闪烁。紧接着玉碑中闪出一道灰影,灰影速度极快根本无法看清,瞬间就冲进了不远处的小散修身体中。秦墨心中大叫不好,但木已成舟根本来不及阻拦。

    秦墨在心中自语道:“我怎么把这里的强大的波动给忘了,波动肯定不是他身上传出来的否则进来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的,波动的源头一定是一件秘宝,他定是借此逃生的。”

    秦墨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小散修,转眼间对方的气质大变样了,原本清澈的眼眸已经变得深邃无比,像是历经了无尽的岁月一般。

    秦墨暗叫不好,方才老者定然是施展了夺舍的的邪术,老者虽然夺舍成功但之前因为逆天剑的攻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秦墨没有任何迟疑大喝一声冲了上去举剑就劈,被夺舍后的小散修不敢应战,转身飞逃,秦墨展开身法追了下去,但对方的身法太诡异了,秦墨展开鲲鹏变也无法拉近距离。

    两人冲出黑洞,随即又冲进水中,这时秦墨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身后一群剧毒的水蛇正向他袭来,水蛇速度极快且在水中又占据了极大地优势,秦墨不敢再冒险继续追敢小散修,不然肯定会被毒蛇从身后咬中。

    他只能快速的退回到了水下方的草原上,静静的调息了一个时辰,这才再次进入水中。手持逆天剑冲天而上,途中秦墨又遇到了几波毒蛇,虽然用长剑斩断了无数的水蛇但还是被几条刁钻的蛇咬中,秦墨只觉得头脑渐渐地发晕,但他还是凭借着顽强的意志最终冲出了水面。

    被夺舍的小散修也早已消失不见,此时湖边已经没有一个人到处都是尸体,水潭都被血水染红了。除此之外水潭中还漂浮着大量被斩成数段的毒水蛇的碎尸。原本美若仙境的飞瀑深潭此刻却变成了修罗地狱,场面惨不忍睹。

    秦墨没有多做停留,他知道这定是玄天门的精英弟子再次埋伏各派高手所造成的,周围的山林中定然还有人在大战但他却不想参与进去,他现在只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养伤。蛇毒虽然不足以致命但如果时间长了却也说不定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秦墨冲进树林中在树林中不断穿行向大山深处冲去。最后在一座低矮的小山谷中停了下来,准备在这里疗伤恢复。

    这一次秦墨面临的对手虽然很强大但他却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这完全是由于逆天剑的功劳和他强横的肉身。

    之前的毒蛇并没有什么剧毒,秦墨很快就完全恢复了,但他并没有立刻离开,有一些事情他必须现在想清楚才能更好地走接下去的路。

    现在他以经完全明白了,此次的夺宝只是玄天门的一场阴谋,想借众人之力和鲜血的献祭来帮封印在玉碑中的老者破印而出,这样啊的老妖怪的处世了今后整片修炼界必然风起云涌。

    玄天门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修炼界的平静似乎已经难以为继了,修炼大派互相征伐的日子料想也不会太远了,战火将重新在整片大陆上再次燃烧。

    想到这里秦墨已经可以猜到,玄天门不可能放过这些人,必然留有强大的后手,玄天门虽然不可能将所有的修士都留下,但是必定会让绝大多数的修士永远的沉眠于这片山林,否则他们将再次面临举世皆敌的局面,这不是现在的玄天门能够承受的,至少他们明面上的实力是无法承受修炼大派的联手攻伐。

    想到这些秦墨也想到了他自己的处境,他知道他今后的路将越来越难走,他先是与妖族中的狼族这一脉结下了梁子,现在又惹上了一个实力雄厚的玄天门,今后的路必定是由无数的白骨和鲜血铺就。

    他自出道以来几次生死关头都得益于逆天剑救命,逆天剑虽然是一件举世难求的神兵但秦墨却不敢过度的依赖它,逆天剑霸道无比,但如果没有相应的实力,神兵极有可能会展断自己的前路成为他迈向武道巅峰的绊脚石。他决定将逆天剑封印在这片无名的小山谷中,待他日修为与之相匹配时再回来取剑。

    秦墨运转夺天诀同时以自身鲜血为引施展九天劫禁之法将逆天剑封印进小山谷中的一面隐蔽的石壁中,清除了这里的痕迹后才离开。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68396/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68396/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