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倒台

作者:快餐店 |字数:2493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家有庶夫套路深伏天氏仙道长青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罗导师,我背后没有什么主事者。”

    林菲紧咬牙关,否认道。

    此时,她又收到郑导师传音的嘱咐,慌乱的情绪勉强稳定。

    “我不知道自己身上为什么会检测到‘蓝豚香’的成份,但我真没有出手谋害学生!如果我是凶手,不会那么傻,在天冥楼的监控里留下明显痕迹。请大家相信我!”

    林菲情真意切的道。

    这番言论还算恳切,有逻辑道理,让在场部分围观者产生动摇。

    罗亮目光一闪,发现林菲情绪不再失控,且自辩的话有条理,知道是郑导师暗中传音授意了。

    郑导师修为境界远高于他,私下传音,罗亮不好阻止,也没法窥探。

    “罗导师,就目前的证据链来说,林菲确实有一定嫌疑,但不能百分百确认她是凶手。”

    郑导师面容平定,笑着开口。

    “‘蓝豚香’并非毒药,受害者学生和她,都有可能在天冥楼之外接触到。这次的安全事故,依然可能是一次偶然事件。我们不能妄下定论,冤枉任何一个无辜者。”

    杜导师也道:“林菲就算真是凶手,可以交给‘仲裁庭’审查处置。具体的定罪,幕后是否有主使者,‘仲裁庭’自有判断。这方面,罗导师并无审查权,可不要逾越。”

    听到这番辩驳,罗亮暗道厉害。

    如果罗亮想以林菲为跳板,将郑导师扳倒,首先要把林菲完全定死。

    其次,要找到进一步依据,最好有林菲的作证。

    而郑导师二人,不完全否认林菲的嫌疑,又提出合理的漏洞,给林菲的罪行留下辩驳空间。

    郑导师二人准备将林菲转交给仲裁庭,不给罗亮继续攻讦郑导师的机会。

    等林菲到了仲裁庭,郑导师借用背后的关系能量,一番操作,即便不能完全保下林菲,自己能脱身世外。

    罗亮神情闲逸,唇角泛起淡笑。

    不管郑导师的辩驳应对多么高明,不可否认一个事实。

    他们此时,在疲于应付罗亮的攻势,是完全被动、劣势的一方。

    伊导师和在场的一些天冥楼员工,心中颇为震动。

    郑导师可是天冥楼掌控实权的大管家,向来说一不二,权威不可挑战。

    当初,罗亮来入职报道时,郑导师都不屑见面,高高在上,很是冷落。

    但今日,郑导师在罗亮的攻势下落入下风,疲于应付,显出狼狈之态。

    “郑导师,你不否认林菲有嫌疑,但认为她可能在外界被动接触的‘蓝豚香’,存在疑点?”

    罗亮追问道。

    “不排除这个偶然性。”郑导师言语水滴不漏。

    “林菲助教,你确认自己没有主动接触‘蓝豚香’,也不曾收藏拥有此物?”

    罗亮又看向林菲。

    “确认!我完全不知情,甚至没听说过‘蓝豚香’,只可能是偶然接触,怎么会拥有此物?”

    林菲恢复淡定,语气变得自信。

    她得到郑导师的传音安抚,统一好口径。林菲只要死咬否认,不牵连到郑导师,等这件事交由“仲裁庭”处置,郑导师才能保下她。

    并且,郑导师刚才给她透露了北辰学院一位顶级大佬。

    林菲听闻这位的名讳,顿时放下心来。

    杜导师冷声道:“罗导师,你问完了没有?我建议即刻将林菲送往仲裁庭,不要浪费大家时间。”

    “别急!林菲作为天冥楼的助教,大家不否认她有嫌疑,而她又是郑导师的人。这件事,无论如何,我们要向天冥楼的最高主事人‘黄老’只会一声。”

    罗亮不紧不慢的道。

    闻言,郑导师、杜导师一愣。

    在场其余师生员工,这才意识到,天冥楼出现这种乱子,两位导师争锋博弈。最高主事人黄鹤云,一直没有露面。

    黄老平日里基本不插手日常事务,有点挂职养老的意味。

    以至于,大家都忽略了天冥楼这位名义上最高的主事人。

    郑导师目中寒芒隐现。

    他明白,罗亮这个时候抬出“黄老”,是不打算放手,一定要拉自己下水。

    黄老看似和气,大方的放权下去,但不代表他说话没份量,没有实际权力。

    黄老不属于实修系,是学院行政厅派来坐镇天冥楼的监督者,身份超然。

    在当前局势下,一旦他倾向于某方,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无论是学校高层,还是仲裁庭,都会参考他的意见。

    “黄老,我知道您在关注此事,能否移步下来,做一个见证。”

    罗亮忽然对着楼上发话。

    黄老办公休息的地方,就在天冥楼的四层。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精力旺盛。黄某一把老骨头,在天冥楼养老都不得安宁。”

    醇厚沧桑的苦叹声传来。

    话音刚落,众人眼前一花。

    一位脸型圆润的花甲老人,出现在休息室内。

    “黄老!”

    “见过黄老。”

    天冥楼在场的师生员工,都客气的行礼。

    黄老一双绿豆眼掠过罗亮和郑导师,圆脸上露出无奈。

    他本来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无论罗亮,还是郑导师,在学院背后都有强大的背景关系。

    黄老委实不想趟这滩浑水。

    可罗亮开口了,他没法回避。

    此事关及天冥楼的安全事故,嫌疑人是一名助教,其背后还有天冥楼实权大管家郑导师,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黄老,前面发生的事您大概清楚。林菲助教身上确有嫌疑,但要定下死罪,尚有漏洞,证据不够充足。我准备将她交由‘仲裁庭’公正处置。这样我本人也可以避嫌。”

    郑导师语气尊敬,汇报道。

    黄老赞同道:“你这般处置,倒也没有问题。”

    “罗导师,你有什么异议?”

    他又望向罗亮。

    “黄老,我请您下来,是因为有进一步追查的线索。”

    “哦?你还有什么线索?”黄老略显诧异。

    郑导师和林菲面色微变,可仔细琢磨,他们并没有留下什么罪证。

    “我不反对送林菲去仲裁庭。可大家既然都承认林菲有嫌疑,不应该去她在天冥楼的住处查一查?否则一些遗漏的证据赃物,就可能被有心人毁去。”

    罗亮若有笑意的道。

    “言之有理。来人!封锁林菲的住处。”

    黄老略带深意的目光打量罗亮。

    罗亮请他下来,不可能无的放矢。

    林菲嗤之以鼻,她根本不是凶手,住处怎会有赃物。

    郑导师心头一沉,有种不妙的感觉。不仅是联想刚才的栽赃,还有罗亮第一次见面时,女助理给自己采耳时诡异发生的意外。

    “黄老,发现可疑物品!”

    下面很快有人传讯。林菲的休息间在二层,天冥楼的安保人员,在她的桌子上找到一个盛有蓝色液体的瓶子。

    整个搜查过程,在监控画面下公开,不存在作假。

    “这……怎么可能!我的房间里没有这个瓶子!”

    林菲心里“咯噔”一下,娇躯震动,惊恐失声道。

    “黄老,请您杜绝现场有人向嫌疑人传音,以免出现主使者与凶手串供的情况。”

    罗亮忽然开口道。

    “好。有我在,除非是准7级以上超能者,否则没人不惊动我的情况下传音。”

    黄老面色古怪,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郑导师。

    郑导师面庞隐隐抽动,脸色发青,内心怒火迸涌。

    有黄老在,他不敢再贸然与林菲传音,安抚串通对方。

    “可恶的小子!不择手段的栽赃!他这是要把林菲罪行定死,再牵带出我!”

    郑导师暗自咬牙,怒骂。

    可明知道罗亮栽赃,郑导师毫无办法。这种事无凭无证,以他的身份层面,不能随意污蔑罗亮一名导师。

    正如罗亮先前被栽赃陷害,知道是郑导师的手段,也不会明面上说出来,没有任何意义。

    罗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简单粗暴的痛击郑导师。

    “嗯,确实是‘蓝豚香’,这一瓶珍稀香料的份量,在自由联邦很难弄到手啊。”

    那瓶蓝色液体的瓶子,经过黄老、伊导师等人的验证,确认无误。

    “黄老!视频的辅证,嫌疑人身上的蓝豚香成份,现在加上嫌疑人房间内的‘蓝豚香’赃物。这一系列证据链,算不算是证据充分?”

    罗亮言辞犀利,铿锵有力。

    “郑导师,铁证如山,你还觉得嫌疑人是被动偶然的接触‘蓝豚香’?”

    郑导师哑口无言,文雅的面孔有些僵硬发黑。

    在这一套完善的证据链下,如果他还强辩、维护,那就是将“幕后主使者”五个字写在脸上了。

    这一刻,郑导师和杜导师都明白,林菲保不住了!

    除非揪出罗亮栽赃的手段。

    但郑导师知道,罗亮的那个未知手段,上次能瞒过他这位5级超能者,是不可能轻易找到把柄痕迹。

    “不!这瓶蓝豚香不是我的!我从来没见过。这肯定是罗亮的栽赃……”

    林菲面色惨淡,惊慌失措。

    然而,在完整的证据链下,她的话显得苍白无力,又迎来袁兰馨的一耳光教训。

    “林菲谋害学生的罪行和证据,基本成立。相关事宜,移交仲裁庭处置。”

    黄老面无表情的宣布。

    他这位天冥楼最高主事人的论调,算是给林菲判下了死刑。

    郑导师面色沉重,心头无力。

    还好,黄老的定调中,没有提及他。

    罗亮略显失望,黄老还是想置身事外,不想去得罪、追究郑导师。

    正常来说,林菲罪行确凿,郑导师这个亲近的上司,多少要受到牵连。

    明眼人看得出,林菲一个小助教,冒风险去谋害学生,构陷罗亮,动机有些不足。

    “郑导师,救救我!我是被冤枉的,你很清楚……”

    林菲面色绝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哀求道。

    闻言,郑导师暗骂,恨不得将此女杀人灭口。

    他没有理会林菲,面带悲哀,长叹一声:“林菲虽然不是我的直属助教,但作为上司管教监督不严,我愿意写一份检讨,自我反省。”

    郑导师知道大势已去,放低姿态,主动承认自己的工作失误。

    写检讨?

    附近的围观者,惊疑不定,唏嘘不已。

    何曾时,天冥楼威风八面的实权大管家,会沦落到低头写检讨的地步?

    罗亮眼中含有嘲弄笑意。郑导师姿态放的很低,但避重就轻,是想牺牲林菲,把自己拎出去。

    罗亮岂会放过他?

    早在入职天冥楼一天,郑导师就跟他过不去,双方起了冲突,互不相让。

    二人之间,注定要一个人出局。

    还不待罗亮发难。

    “郑导师!明明是你设局陷害栽赃导师,不惜拿学生性命开玩笑,现在想牺牲我这颗棋子?我被冤枉,也不会让你好过。”

    林菲面色癫狂,惨然大笑。

    郑导师拿她当牺牲品,林菲何等心寒?何况,她本就不是凶手,是被冤枉的。

    林菲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罗亮咧嘴笑道:“黄老,在场诸位可听着呢。嫌疑人咬出了幕后主事人。”

    “我建议,免掉郑导师的职务,将其一起送到仲裁庭审判处置。”

    郑导师心头一寒,眼底掠过阴戾之色。

    在林菲泼出这口脏水后,他很难洗清,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

    杜导师和伊导师面色凛然,心头掀起骇浪。

    此时此刻。

    在场许多人有种预感,郑导师只怕要倒台。闹出这种影响,最差也要调离天冥楼,一个处分少不了。

    黄老暗自惊叹,没想到罗亮一个少年导师,竟将郑导师这样老资历的实权领导,给逼到这种境地。

    无论郑导师再怎么挣扎,这一局是败阵了。

    “郑导师,你有什么话说?”

    黄老看向面色阴郁、低沉不语的郑导师。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7339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7339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