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垂钓再现

作者:快餐店 |字数:3491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家有庶夫套路深伏天氏夜的命名术仙道长青

    “这位钟公子,你当真被董家退婚过?”

    罗亮所问,亦是大家心中所想。

    在场的乾清宗弟子,对钟家仆从的一面之辞,持怀疑的态度。

    “钟某以大道发誓!董父曾私下来我家退婚。当时,钟某愤怒之下,撕毁了婚书,且不要那退返的礼金。”

    钟天秀面色悲愤,慷慨激昂。

    他取出一份撕成几片的婚书,向众人展示。

    “如今,钟某修行小有成就,来到乾清宗,只为讨一个公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莫欺少年穷!

    我秀山天阳一脉,不可受此辱!”

    以大道发誓,一番激扬愤慨之言,让在场众人略有震动,陷入短暂沉默。

    没人怀疑钟天秀撒谎。

    对于古修者而言,以大道立誓不是开玩笑,那是拿自己的前途做担保。

    “如此看来,那董家确实是理亏的一方。”

    “真没想到,那位高洁冰心的梦瑶仙子,也是背信忘义的的庸俗之人。”

    “难怪钟天秀上门讨伐!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里受得了这种歧视与侮辱。”

    “钟天秀如今有天骄之姿,秀山天阳一脉必然为他撑腰。乾清宗只怕抗不住这等压力……”

    山门前,汇聚了更多的观望者。

    有些是门内的弟子,有些是来往的客人。

    此时,不少观望者,反倒有些倾向于钟天秀。

    “敢问钟公子,要如何讨回公道?”

    山峰之上,几道遁光云霞破空而来,其中传来一名女子的冷斥声。

    “见过乔师叔(师姐)!”

    在场的乾清宗弟子,皆是恭敬的见礼。

    遁光云霞落下,展露数道宗门弟子的身影。

    除去三名宗门执法修士。

    其中两道倩丽身影,引人瞩目。

    其中一位女修,约莫二十七八岁,青白羽袍裹身,背负剑匣,五官精巧,眼眉凌厉,英姿飒爽。

    刚才的声音便来自这位女修。

    在她的身侧,还有一位杏袍少女,容貌清美,身段纤长,看上去是前者的晚辈。

    罗亮不由多看了杏袍少女一眼。

    如果没记错,在第一次意识降临,与董梦瑶沟通时,曾见到这个女孩,与梦瑶关系不错。

    据董梦瑶说,此女名叫“关巧芝”,是她二师姐的弟子。

    “阁下是何人,与董梦瑶是什么关系?否则本少爷与你说道,有何意义。”

    钟天秀没有正面回答,望向两位风格各异的女修,眼睛微微眯起。

    这二女论姿容气质,胜过他身边严格挑选的女侍。

    “我是梦瑶的二师姐,乔羽洛。不知有没有资格听钟少爷的说道。”

    那英气女修冷笑道。

    “原来是乔师姐!听闻在同门中,你与梦瑶仙子走得近。”

    钟天秀恍然道。

    “既如此,钟某就划下道!不求乔师姐主持公道,相信能让梦瑶仙子和乾清宗高层知晓。”

    钟天秀面色一正,笑容敛去。

    “哼!我倒想听听,你想怎样?”

    杏袍少女关巧芝,鼓着腮帮,冷哼道。

    那份婚约,关巧芝怀疑是董父的私下承诺,董梦瑶肯定不认同。董梦瑶只跟她说过,在主宇宙有男友,关系很不错,从未提过钟天秀这个人。

    “本公子上门讨伐,并不想见血,只需洗刷耻辱,平息秀山天阳一脉的怒火。”

    钟天秀面无表情的道。

    “因而,钟某给出两个和平解决的方案。”

    两个方案?

    罗亮等人目光闪烁,看来钟天秀这次是有备而来,计划周详。

    “其一,董梦瑶和其父亲,亲自去秀山钟家,在我父亲和爷爷面前下跪认错。这段悔婚之事,可就此揭过。”

    “其二,依据婚约,董梦瑶遵守承诺,但要降格成为钟某的妾。本少爷可以既往不咎,往后看董梦瑶的表现,或许能将她扶为正妻。”

    听完两个“和平解决”方案,在场乾清宗的弟子,眉头都不由皱起。

    “太过份了!欺人太甚!”

    杏袍少女关巧芝,气得跺脚,银牙紧咬。

    罗亮听的直摇头。

    钟天秀看似有理有据,实际上却强人所难,咄咄逼人。

    如果真要和平解决,让董父登门道歉,退去礼金,差不多就过去了。

    这里虽然是人族宗门界域,有些古人传统。

    但主宇宙的思潮,影响力是主流。结婚都可以离婚,何况只是一个订婚的承诺。

    让人家父女俩,去跪地认错?

    这会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和耻辱,还有什么脸面在人族界域混?

    将人逼迫到这种程度,于钟家而言又有什么实质好处?

    钟天秀的真实目的,恐怕是第二个方案。

    因为这个方案,才有利可图。

    董梦瑶降格为妾,能洗刷之前的羞辱,对外说得过去。

    钟天秀不仅收获一位青莲之体的绝美妻妾。

    且他以夫君的身份,可以正大光明借董梦瑶之手,图谋董老祖的千年资产。

    “钟公子,你不觉得这两个方案很过份?”

    乔羽洛面若寒霜,不满的道。

    “过份?哈哈……当日董父来我家退婚,何曾考虑过钟某的自尊心?那时,怎么没人觉得过份。”

    钟天秀大笑,满脸嘲讽。

    “你……”

    乔羽洛等人,不由语滞。

    确实,对于当时废物的钟天秀而言,董父过去退婚,很伤人自尊。

    见几人无以反驳。

    钟天秀面露得色,眼底掠过一丝狡诈。

    实际上。

    董父只是私下与他父亲有婚约承诺,收下一些好处,没有走正式的订婚流程。

    董家其他人,包括董梦瑶不知情。

    后来,董爷子得知此事,大为恼火,不承认这份婚约。

    董父无可奈何,在董爷子的喝令下,去秀山天阳一脉登门认错,退还好处。

    那个时候,钟天秀经历奇遇,早就修复身体,迎来了新生,心态完全不一样。

    面对当时的退婚,钟天秀不屑一顾。

    “爱退就退!本少爷还怕找不到佳人?”

    他自忖以如今的资质和身份,将来后悔的肯定是董梦瑶。

    直至他看到董梦瑶的影像记录,怦然心动。

    尤其得知对方拥有青莲之体,有望继承千年老祖的资产,钟天秀果断改变了主意。

    他撕毁婚书,留下一句莫欺少年穷,拒绝董父退回的“礼金”。

    “钟公子,关于上门讨伐之事,罗某有一点疑惑。”

    罗亮突兀的开口。

    “哦,这位兄台有何见解?”

    钟天秀不敢忽视罗亮。

    对方与他可能是一类人,身怀大气运,否则怎能安然无恙的横穿灰烬荒漠。

    罗亮淡笑的问道:

    “我听闻钟公子以前病残,修炼困难,应当不到筑基期(3级)修为。

    今日一看,钟公子却有金丹期(4级)修为。哪怕有很大的奇遇,也难有这等神速突破。

    想来,钟公子的病弱之身,应当早就恢复了吧?”

    “是有一段时日了。”

    钟天秀不太自然的道。

    早在董父初次过来约定婚事时。

    他就获得了机遇,只是那时修为尚弱,担心遭人觊觎,连父亲都隐瞒着。

    在病弱之身时,他的修为卡在筑基期许久,终身无望。

    如果说在近期恢复根基,短期间从炼气期跳到金丹期,那确实不可能。

    “我又听闻,董梦瑶的师尊临近大限,回天乏术。公子明明有足够的时间,为何偏偏在这个时间点过来,上门讨伐?”

    罗亮似笑非笑的道。

    此言一出,在场知道内情的宗门弟子,若有意味的看向钟天秀。

    钟天秀上门讨伐的时机,确实巧合。

    虽说他有理,却难免有趁火打劫的嫌疑。

    “哼!趁人之危的伪君子。”

    杏袍女孩关巧芝,嗤之以鼻。

    感受到周围众人耐人寻味的目光。

    钟天秀不禁有些恼火。

    “这只是巧合!钟某之前说了,在修为小有成后,才过来讨伐。否则,一介炼气、筑基期的修真者,自身难保,人微言轻,怎敢上门讨伐。”他怒声辩解道。

    罗亮愕然,原来这货早就打好了“补丁”。

    尽管钟天秀的话,依旧有些漏洞(修为低时,可以带长辈过来帮忙讨伐),但逻辑上能说得过去。

    毕竟君子报仇,十年都不嫌晚。

    “乔师姐,我不想多费口舌。”

    钟天秀面色不悦,冷哼一声。

    “请把我的来意,告知梦瑶姑娘和董家。最好让本少爷与梦瑶姑娘见一面,如此才有更多和平化解的机会……”

    他言语暗示道。

    “我会帮忙转述。但你这等威逼之势,梦瑶只怕没心情见。”

    乔羽洛面露厌恶,没再说什么。

    她准备带着女徒关巧芝离开,去山中与董梦瑶商量。

    “这位乔师姐,请稍等。”

    罗亮走前几步,轻声开口。

    乔羽洛和关巧芝脚步一顿,两双美目投向罗亮,露出诧异之色。

    现场除了钟天秀,还有罗亮这位镇国级的天骄人物。

    见罗亮出声喊住二女。

    钟天秀眉头皱起,不快的道:

    “少管闲事,与你无关。”

    话语中有警告的意味。

    刚才罗亮尖锐的提问,已经让不满,心生厌恶。

    罗亮没有理会钟天秀的警告,笑容温和的冲乔羽洛抱拳:

    “劳烦乔师姐帮忙联络一下梦瑶,就说有一位‘罗同学’要见她。”

    “你也要见梦瑶?”

    杏袍女孩关巧芝,秀眸眨动,讶异道。

    看情形,罗亮与钟天秀不是一路人。

    这二人同为绝世天才,修为大致相当,却都要见董梦瑶。

    关巧芝暗自感慨,自己这位闺中好友的师叔,真是魅力无穷啊。

    “你跟梦瑶是什么关系?”

    乔羽洛没有好脸色。

    在她看来,罗亮可能与钟天秀一般,贪图董梦瑶的美色,青莲之体,师尊的千年资产。

    “我是梦瑶的男朋友,特意过来见她。”

    罗亮轻描淡写的道。

    “你……梦瑶的男友?”

    乔羽洛二女美目瞪大,不可思议的盯着罗亮。

    周围的宗门弟子,一片哗然议论。

    “这人是董梦瑶的男友?”

    “有意思了!一个是与梦瑶仙子曾有婚约的少年,另一个是梦瑶仙子的现男友?”

    吃瓜观众的八卦心理被调动。

    同时,有种说不出的狗血味道。

    “怎么可能!她是董梦瑶的男友?”

    钟天秀面色大变,心头一突。

    联想到,罗亮之前与他们方向一致,同时抵达乾清宗,或许真有这个可能。

    “不行吗?”

    罗亮含笑看向二女。

    “如果属实,自然没问题。”

    乔羽洛和关巧芝,怔怔的看着罗亮,反应过来。

    “梦瑶师叔说,让我们带你过去。”

    杏袍女孩手握一枚通讯玉佩,很快有所回应。

    “看来,你真是梦瑶的男友。”

    关巧芝一双亮澈灵动的眸子,兴致盎然的打量罗亮。

    “你随我们来。”

    乔羽洛神色恢复镇定,带着罗亮进入山门,通过守门的严查。

    “钟公子请止步!”

    钟天秀想蒙混过去,跟随一起进山,却被镇守的宗门高手阻拦。

    他只好悻悻的转身,回到迎客松下的亭子。

    “这小子,竟然真是董梦瑶的男友。”

    钟天秀面色不甘,微微咬牙。

    他望着山门上方,罗亮踏空而去的背影,脸色不好看,眼中寒光闪烁。

    罗亮与他一般,身怀气运,不是等闲之辈。

    “若不除去此子,我的计划恐怕会有诸多变数。

    那位老祖的传承倒也罢了,最多是锦上添花的嫁妆。但董梦瑶的青莲之体,是我所修《天阳龙凤颠倒诀》的绝配对象。”

    钟天秀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对付这个意外出现的情敌阻力。

    豁然,他心灵涌来一丝惊悸。

    身体僵硬,全身冰凉不安。

    冥冥中,他好似成为一条水下的鱼儿,沦为被人主宰命运的对象。

    这种感觉一闪而逝。

    “唔……”

    钟天秀面色苍白如纸,身形站不稳,一屁股坐在石凳上。

    “少爷,你怎么了?”

    古铜力士和狐尾女仆慌张的扶住钟天秀。

    钟天秀的气色很不对,看上去无比虚弱,好像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坐立不稳。

    更惊悚的是。

    钟天秀原本风华正茂的青春面孔,隐隐间苍老了几分,皮肤上的皱纹,尤其是法令纹,加深了几分。

    那黑亮的头发间,更是多了些华发。

    “少爷,你怎么变……”

    狐尾女仆惊骇,捂着嘴,花容失色。

    钟天秀的身高、容貌、修为、气息,这些皆没有变化。

    唯一的变化,好像变老了些。

    力士和女仆欲言而止,不好说出口。

    “安祖爷爷,刚才怎么回事!我好像凭空丧失了一些寿命。”

    钟天秀深吸一口气,闭目调息,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询问见多识广的安祖。

    “方才的变化太快,以我虚弱的魂力,没来得及探查清楚。”

    安祖语气凝重,又推测道:

    “你身上的异常情况,有点像传说中的‘垂钓世界’力量。还好,那垂钓之力只是勾走你几十年寿命,对你金丹期几百年的寿命来说,并无大碍。”

    钟天秀听完很不是滋味。

    听安祖的口气,怎么自己失去几十年寿命,还算是一件庆幸之事?

    “垂钓之力?有没有神通和法宝去抵挡?”

    钟天秀阴冷的目光,盯视远方飞行的罗亮,后者的身形化作小黑点。

    他不禁感到疑惑。

    罗亮并没有出手的痕迹,背对他飞行而去。

    “这种力量无解,堪称诸天十三禁之一。”安祖苦笑道。

    “无解?那岂不是无敌……”

    钟天秀感到头皮发麻。

    “你不必担心,无解的垂钓之力,也有许多限制,在历史长河中罕有出现。它每一次出现,具有偶然性,且没有连续出现的记录。可能是你身上气运隆厚,容易被垂钓之力眷顾。”

    安祖细致的分析,并安抚钟天秀。

    其实,即便是安祖曾经的高度,只是听过传闻垂钓之力,对其了解限于典籍记载,从未亲身经历过。

    “偶然性吗?”

    钟天秀心头稍安,服下丹药恢复虚弱的身体。

    “对,按照历史记录,这种力量不会再在你身上降临。而且,当它降临时,你的灵魂会有感应,如果做出防范躲避的动作,能增加抵抗力,降低损失。”

    “那个姓罗的小子!他身上也有大气运,恐怕是他与我一起,气运太强,引来垂钓之力,最终遭殃的却是我。”

    钟天秀心中不忿,对罗亮的憎恶杀意更盛几分。

    ……

    另一边。

    罗亮跟随二女踏空飞行,途径某个山峰,耳边隐隐传来“吱”得一声。

    维度的间隙间,浮现一层透明窗纱。

    一只可爱的小松鼠,抱着一根黄金钓竿。

    那金色的鱼钩上,钓着一团血青色的透明光晕,散发纯净浓郁的生命本源气息。

    “三十年寿元吗?”

    罗亮撇撇嘴,略有些失望。

    他让松鼠在暗处出手,是瞄准钟天秀身上的气运。

    这种气运之子身上的气运,若是能剥夺过来,可有助罗亮未来晋升宇宙至尊。

    罗亮有两次道祖级的机缘感悟,对大道领悟超过一般的星空大能。

    他成为星空大能,只需要按部就班修炼和时间的沉淀。

    甚至成就10级宇宙级,罗亮都有极大把握。

    唯有宇宙至尊,任何人都不敢说有把握。

    多少惊才艳艳的宇宙大能,在这一步失败。

    需要大气运加身,才有可能突破这方宇宙的极限。

    如果没有,那就是注定失败。

    罗亮如此年轻,修为达到6级行星级,寿命估计两三千年,还未满二十岁。

    他最不缺的就是寿命。

    所以,这钓到的三十年寿命,对他没有任何卵用,十分鸡肋。

    “可惜,浪费了一次出手机会。”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73391/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7339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