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战斗在一线

作者:红菩提子 |字数:1225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家有庶夫套路深都市奇缘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和胡一刀商量了下,第二天清晨,聂峰将外婆送到了诊所,有胡老头的悉心照顾,聂峰自是放心。

    快到中午的时候,胖子和文小兵居然来到宁安巷。

    远远地,胖子就哔哔直嚷:“聂峰,我们来为你保驾护航!”

    文小兵带来了几根棒球棍,这东西木质坚韧不易折断,用起来又顺手,可是单兵作战的好工具。

    “这东西打在人身上,不容易见伤口,造成的多是内伤。”文小兵塞给聂峰一根木棍。

    聂峰看这木棍一头大,一头小,大的那端用胶皮包好,打在人身上,大部分造成震荡伤害,不易落下外伤,不觉大为叹服,平日这家伙沉默寡言,想不到如此阴险狡诈。

    本来聂峰想带根铁尺去的,他善于耍刀,到时将铁尺当作刀用很顺手,但想想对方说的也有道理。

    胖子居然还带来一个摩托车头盔,但看那尺寸大小,就知道是给他自己量身准备的。

    这个中午当然要聚一下,待会儿就得拼死拼活,也得搞个动员会践行会鼓舞士气是吧。

    聂峰破天荒拿出几瓶啤酒,三人就在屋里嗨起来。

    酒壮怂人胆,胖子道,“情义值千金,为兄弟插刀,虽刀山火海吾往也!”

    酒意上头,居然哼起了“朋友”这首老歌,聂峰估计当时如果有话筒,胖子约摸要把誓师动员大会变成演唱会了。

    午后,三人就提着棍棒向巷口走去,聂峰仗着受了伤可回家迅速治疗,如此“外挂”加持,自然走在队伍最前面。

    俗话说,家有一宝,打架不跑,怕啥?

    巷口的小地痞看见三人,逐渐围拢过来。

    胖子高呼冲啊,三人便向地痞们冲去,眼看两军汇合,大战即将爆发时,三人身子一转,却朝人多的街上跑去。

    一时间,两方人马在大街上上蹿下跳,那些卖水果的,摆摊的,经营小吃的,还有各色行人全部乱了套。

    三人紧紧坚守“敌疲我打,敌进我退”的策略,将敌人分而割之,歼灭之。

    一时间、打斗声、叫骂声、车子鸣笛声,摊子被掀翻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时间,聂峰最为凶悍,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他热情奔放的身影,一根棒球棍舞得密不透风,基本上是佛挡杀佛,遇神杀神,打得一众地痞抱头鼠窜。

    而文小兵则不主动出击,只是将挑衅之敌拒之于自己周身之外,而且,出招守招招招严密,一见对方有破绽,便痛下杀手,其出手狠毒,常令敌人防不胜防。

    至于胖子,仗一开打基本上就见不着他的人影,估计躲在旁边专门找软柿子单挑或者观察敌情去了。

    一众打斗很快就招来了防暴警察,而且一来就是几十人,带着头盔和盾牌,把两边人马全都缴了械,统统带到了警察局。

    这就显示出文小兵的狡猾来了,对方除了枪,什么都有,其中不乏管制刀具,而我方只是几根普通木棍。

    这十几个地痞流氓不少在局里有前科,平日里欺行霸市的事没少做,自然引来了街坊邻里吃瓜群众的大力声讨。

    三个中学生一脸稚气,除了胖子有点虚胖,个个如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舆论自然向我方猛烈倾斜。

    一会儿,代副校长和班主任赶来了,别看平时代副校长严厉,但在对外场合对本校学生偏袒之极。

    说三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临近高考,还要受到黑社会的骚扰,校园的安定和谐局面何以维持,人民警察如不严肃处理,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一时间,满口仁义道德的代副校长正义凛然,高大伟岸的形象闪亮了大家的双眼。

    很快,三人录了下口供,便被放了出来。

    走时,代副校长一一和警察们握手告别,“同志们辛苦了,同志们辛苦了。”

    也没忘记拍拍聂峰三人的肩膀安慰道,“同学们受惊了,同学们受惊了。”

    不过当时有点小激动,代校长口齿不清,将惊说成了精,将旁边的女老师弄得面红耳赤。

    ......

    案子很快就有了新进展,警察局经过深入调查,发现大金链子一伙不仅欺行霸市,还经营声色场所,开赌场,在校园放高利贷等,恶名昭著,天理难容,前前后后被抓了十几人。

    大金链子得到内部消息,连夜潜逃,不知去向。

    万仙儿和聂峰也可安安全全到学校上课了。

    外婆也被胡一刀送到了京都某医院,胡一刀说那里有熟人,治疗效果不错,而且信誓旦旦保证大部分用药可走医保,聂峰也就信了。

    聂峰、刘胖子和文小兵三人被授予见义勇为光荣称号,由此还发了一笔奖金,胖子鬼迷心窍自告奋勇去找代副校长要奖金,被骂了个狗血喷头。

    整个树德中学,大约有二十多人借了大金链子的高利贷,自然全部一笔勾销。

    胖子贪小便宜的嘴脸又暴露无遗,“早晓得,我也去借笔钱了。”

    日子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悄悄地溜走了。

    转眼,便到了仲夏。

    唐代大家杜甫在《夏夜叹》中有诗云:

    永日不可暮,炎蒸毒我肠。安得万里风,飘飖吹我裳。

    昊天出华月,茂林延疏光。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

    短短几句诗词,正道出了南方夏夜的闷热。

    聂峰在后院里纳了会凉,此时,院子的银杏树已不像原来生气勃勃枝繁叶茂,仿佛受了重伤似的,竟一副衰败模样。

    原先满枝头的花已经凋零了许多,落得地上到处都是。

    也许,用不了多久,这棵树就会死吧,聂峰想道。

    自从上次院子里出现怪异的陌生人后,这颗银杏树便失去了神秘的能力。

    后来聂峰将划破的手放在树上,再也没有那冰凉的感觉,那冰凉如暖春之雪的东西像凭空消失了似的,再也不来,再也不见。

    “先前那东西去了哪儿呢?”

    聂峰不觉胡思乱想起来,这东西自带治疗能力,可以说对自己相当重要,现在却消失不见,不得不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73730/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7373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