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青云之上 第3章:废还是不废?(求票,求收)

作者:白芲 |字数:2434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缘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从前有坐山名叫青云山,从前有个大仙门名叫青云门。然而那是三千年前的事情了,三千年前,青云山被一分为二,有了中间这一条狭长的峡谷,而如今的青云门也从九门之首落于末尾,谁也不知道若是这一代的青云上人道陨后,青云门还能不能出一名金丹延续道统。

    甚至江湖上曾有言,这位青云上人只是一名伪丹,当然伪丹虽伪,那也是丹,外加上数万年来留下的底蕴,青云门终究死皮赖脸的扒拉着那九门之末的位置。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对于修真者来说,采集日出时第一缕青紫之气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故修真者多居于高山之地。紫气东来之时,乃是修炼的绝佳之际,此时,青云山五峰之一的青云峰顶,一青衣老道正盘膝而坐,头顶上悬着一颗半透明绿豆大小的金丹。此人正是青云门第一人,青云上人。

    而在青云上人打坐的地方,有一座小道观,道观中除了三清象与一些香气烟火外,只有三个蒲团,一张靠墙木床。很显然这就是这青云第一人的居所了,而在木床上,此时正有一人悠悠地醒来。

    方世玉从床上爬起来,缓步走出道观,映入眼帘的却是茫茫云海中升腾起的一轮红日,前世的方世玉哪里见过这等震撼的仙家景象,纵然此世化身纨绔时也不曾来过山上峰顶,比起日出天地盛景,他更喜欢在这个时候拱在侍女的被窝中。

    但此一时,彼一时,两世记忆相合,有些东西终究发生了一些变化。方世玉并没有发现盘坐在地的老道,他虚眯着眼,享受着清新的空气,和那云海升腾带来的震撼,一股豪迈之情油然而生。

    “你醒了?”

    但是一个声音却把方世玉的豪情打断,他宛如炸毛的猫一般往后跳了一步,方世玉仔细一看,却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弟子拜见掌门!”

    且不管昨日他如何来到此处,也不管内心深处有何种忧虑,方世玉还是老老实实的行了一个礼。

    老道却轻声笑道:“这可不是老道所知的方世玉,你以前不都叫老道‘那老头儿’的吗?怎的如今却是懂起礼来了?”

    方世玉擦了擦冷汗,暗骂一句“小气老头儿”,却是把头低得更低以显恭敬。

    “以前是以前,今时是今时,还请掌门念在弟子年幼,不懂世事,饶恕弟子。”

    老道轻噫一声,却是自说自道:“莫非是开窍了?”老道满意的捋了捋胡子,却又摇了摇头。

    “孩子,纵然你开窍也无用,有人要杀你!”

    方世玉不语,他怔怔的看向眼前的老道,心中暗叹一句:“终于要图强见匕首了吗!”

    老道顺手一排,只见两个信封从其袖中平稳的飞出,两封信都有被打开的迹象,林峰接过其中一封读了起来。

    老道的声音也继续传来。

    “这有两封信,一封从北边来,是你那倔驴父亲写的。还有一封从京城而来,是你姑母写的。你带着这两封信,下山去吧!”

    接过,打开,第一封信约莫千言,方世玉囫囵吞枣般读完,信是武侯写来,字迹潦草,话里话外无非就只有两个意思。

    “第一,老子死了你得活着,为我方家传宗接代,家传物件别丢”

    “第二,有人要杀你,老子帮你杀了一大半,剩下的你自己解决。”

    第二封信是从宫中寄来的,那是自己的姑母,当朝太后寄来的。信中让方世玉回白玉京,她已经帮他安排好了一门亲事,以后就做一个富家翁,修真练武之事就不要想了。

    读完两封信,方世玉却是云里雾里。谁要杀他?为何要杀他?自己那便宜老爹信中所言为自己杀了一半又是什么意思?

    “看完了?”

    青云上人眯着眼笑问道。

    方世玉先是愣了愣,接着又点了点头。

    “既然明白,那就过来断经脉吧!”

    方世玉下意识地退了两步,开什么玩笑,果然这老头儿就是断他经脉的罪魁祸首,昨夜那枚金色的药丸好不容易让他重塑经脉,虽然丹田是废了,但是好歹能修炼武法不是吗?可是眼前这眯眯眼老头儿二话不说又要断他经脉,当他方世玉是泥捏的吗?

    “咳咳..”

    好吧,还真是泥捏的,那青云上人虚空握抓随手一吸,轻描淡写地捏住了方世玉的脖子。

    方世玉挣扎:“能打个商量不?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青云上人单手甩了甩佛尘,把方世玉放在地上,拿捏语气道:“你这是和我谈条件,还是在求我?你要知道,断你经脉,才能保你一命。那些人绝对不会放过一个能修炼的武侯世子!”

    方世玉心中鄙夷,你害我还是为我好?我去你大爷,这要是搁在前世,老子一个火箭筒送你去见真主。但事到如今形势如此,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但是方世玉很好奇究竟是谁想要杀他。

    “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青云上人道:“他们是你惹不起的人?”

    方世玉又问:“我从小到大几乎就生活在这青云门,是,以前确实调皮捣蛋了些,但自问从未逾越底线,我那不是希望你们烦我了,送我下山找我老爹去吗?总不会因为我小时候揪了你几根胡子,偷了几颗大萝卜,看了几次小师姐洗澡就将我赶尽杀绝吧!”

    “如果是这样我方世玉诚挚地向青云门诸位门人道歉,我保证以后好好做人,争取为青云门的蓬勃发展做出卓越贡献。”

    青云上人眯眼笑道:“几日不见,你这油腔滑调了许多。但并非如此,十年前你本就该死的,你父为你搏命十年。”

    “搏命十年?”

    方世玉微微一愣,本来他对前身的那便宜父亲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听到这几个字时心中却有种莫名的悸动。前世的他也有一个老父亲,为了他甘愿牺牲自己,方世玉本以为历经七年血雨风霜能够忘却,但是此刻他不禁想起了那老迈的身影。

    当前世父亲和今生的那个伟岸身影重合时,方世玉眼眶微润,他说得不错,前身之所以装出纨绔惹事儿的样子,就是希望父亲能接他下山。但是谁也没想到,他等了十年,等来的却是方父的噩耗,等来的是修为被废的结果。

    凭什么他十年前就该死?是谁要杀他?方父这十年间又做了什么?

    疑惑,茫然,悲愤,方世玉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潦草字迹,也许他该做点儿什么,无论是以哪个方世玉的身份去做点儿什么。

    方世玉冷冷地问道:“是谁?”

    这一刻的方世玉周身溢出一股本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气息,青云上人微眯双眼,那是杀意,而且是久经战场上磨砺出来的杀意。可是方世玉七岁上山,这十年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生活,又怎么可能去磨炼此等杀意?

    “难不成,那个传说是真的?”青云上人想到了青云殿中的那副祖师流传下来的画像,想到了太上道流传的传说,想到了三千年前师祖留下来的预言。

    “他能行吗?”

    青云上人不知道,但是他想赌一睹。

    青云上人没有正面回答方世玉的问题,而是给他看了一幅地图,一幅青云大陆的地图。

    “天下分四域五国,楚国居于核心中原,北燕,南赵,西魏,东齐,中楚。其外又有妖蛮环嗣,这天下乃是三万年来形成的格局。天下九门包括青云门在内,是维护安定的首要力量,无论世俗还是修行界均是如此。可是三千年前,却发生了变化!”

    “什么变化?”

    “世间修炼之法,本只有仙法。仙道法门,练气,筑基,金丹,元婴,以及元婴之上。三万年前本界最后一名元婴飞升上界后布下了绝地天通法阵,至此青云大陆灵气顿失,元婴不存。最高战力唯有金丹,而在三千年前,我青云门出现了一人,此人乃是你方家的先祖方行。”

    “他传承武法,后天,先天,抱丹。后天十二转,血气沸腾,先天九转真气御空,抱丹屠金丹如屠狗,元婴之下无敌手!”

    说到抱丹之时青云上人须发随风横飞,气势十足。

    方世玉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心生疑惑,既然三千年前青云门已经出了一名抱丹无敌,那为何青云门会沦落至此,那为何方家会沦落至此?

    “老夫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时也命也,你家先祖方行,当年横行天下,将青云门推到修行界的巅峰。彼时天下有十门,而你家先祖硬生生打爆一门。从而形成了天下九门的格局。”

    “但是就在你方家先祖最强盛的时候,他不见了,他带着青云门的传承丹法消失在世间。他甚至都未能留下抱丹境的法门。青云门从此失去丹法,一蹶不振,并因为你先祖的缘故备受修行界打压....”

    “那与我何干?”

    方世玉疑惑的问道。方家存在了这么多年,方家甚至有人成为楚国的太皇太后,这么多年都不见得有人对他方家赶尽杀绝,为什么一到他这一代就有人要干掉他,难不成是因为他长得帅的缘故?方世玉摸了摸脸庞,天下间自然没有这般道理。

    青云上人顿了顿,最后无奈地叹息道:“因为你的体质非凡,修道有道体,练武大概也有武体,你与你先祖有着一样的体质。”

    方世玉却是一愣,按理说不应该啊!前身废物了十年,修炼个青云卷都磕磕绊绊,耗费了数万灵石强行堆叠起来,他若有什么绝世体质早就突飞猛进了,何必优哉游哉在练气中期摸爬滚打。

    青云上人貌似看穿了方世玉所想。

    “你没有修炼过武法!”

    方世玉一拍脑门儿,也是!自己从小拜入山门,从未修炼过武法,人有长短,他以短补长那是脑袋有毛病。听青云上人这样一说,方世玉恨不得立马回去修炼武法。但是接下来问题来了,眼前这老头和他叨叨这么多,归根结底还不是要废了他。这他娘的是有病吧?

    青云上人眯着双眼看向方世玉。

    “如此你该知道谁要杀你了吧?你若不修炼还好,一修炼,天下九门都要置你于死地,谁也不想再看到一名抱丹无敌。”

    方世玉紧皱眉头,他前世混迹佣兵界,佣兵与佣兵之间有时候其实也互相抵触,你强一分别人自然弱一分。方世玉知道九门为何要杀他,但是他还有一个疑惑,九门是怎么知道他的体质的,难不成是那种一出生就霞光万丈祥云朵朵?

    很显然这不科学,七岁上山,七岁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方世玉努力回想着前身的记忆,他好像隐约记得自己遗忘了什么,但是在他的记忆洪流冲刷下又好像记起来了。对!是他老娘,他总不能是方烈一个人生出来的吧!

    方世玉笃定这老头儿一定还知道些什么。

    “掌门,我想问你个问题,我娘呢?”

    青云上人见此却是眉眼一横,他心中暗道:“这小子果真开窍了!罢了罢了,且让他去折腾吧。我这老骨头还在一天,就庇护他一天好了!”

    青云上人却是大袖一挥,只见一道清风将方世玉卷起,等方世玉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来到了他的小屋前,空中稀里哗啦的掉下一些东西,那是昨晚神秘女子留给他的,里面有一些书籍,还有一些银票,最后还有一面古朴的铜镜。那铜镜,却砸在方世玉的脑门儿上,瞬时一个大包鼓了起来。

    方世玉不知道,那个青云老头儿如何想,但是对方既然将他送回来,那想必不再废他经脉了。至于原因,可能和他老娘有关,被风卷起前方世玉捕捉到老头儿的一丝神态的变化。察言观色,对于精研战术心理的方世玉来说只不过是家常便饭罢了。

    落地之后方世玉将物品收拾妥当,抱在怀里,一脚踢开自己小木屋破门,此时方大牛依然在呼呼大睡。方世玉气不过给了他一脚,却未将他叫醒。

    “睡你大爷,少爷我差一点儿被那老棒子给废了!”

    方世玉看了看天时,将怀中的东西往桌上一丢,他拿着那面铜镜研究了一下,并没有发现端倪,信中老爹曾特别提醒他这铜镜乃是他方家的家传宝物,方世玉又敲又打,甚至狠心咬破手指,将血液滴在上面,发现这破镜子不为所动。最后方世玉气恼之下将镜子塞在枕头底下,蒙头睡去。

    什么?修炼?修炼当然得睡饱了才能修,生物老师说过,睡眠不足哪有精力做事情,所以就这样方世玉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83114/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8311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