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舅舅生气了

作者:Mirror |字数:1737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缘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两盆蝴蝶兰的钱最后还是记在叶靖脩的账上。季思綦很不乐意,但是没明说,送钟妍羽回家的路上也不主动开口说话,免得再惹到钟妍羽得不偿失。

    车里放着电台广播,声音不算大,让氛围不那么沉闷。

    季思綦趁红灯停车的间隙侧脸看一眼钟妍羽,觉得跟做梦似的。钟妍羽上回坐他的车要追溯到一年前。那时他们还是铁哥们,虽时常有矛盾,但不至于闹到不说话的地步。这都要怪他突如其来的表白让钟妍羽感到莫名其妙和尴尬,钟妍羽拒绝后再不主动联系他,在公司也是能不见面就不见。他并不想就此放弃,找过钟妍羽两回,结果关系搞得更僵,他再不敢提这事。

    铁哥们想当情侣,这搁在谁身上都不好消化,更何况钟妍羽对季思綦仅是单纯的发小感情,自是难以接受,冷处理了。叶靖脩将这两人的关系看得很清楚,气得季思綦不轻。

    季思綦认为叶靖脩这个人有问题。

    钟妍羽盘算要不要买点儿童玩具之类的礼物回赠给叶靖脩,想了半路,扭头问:“你说送孩子什么礼物好。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你给他那两个外甥买?”季思綦当即沉了声,想都不想地回:“等下次他来公司,我出面送他点东西,你不用管了。”

    “那哪儿行。”钟妍羽不同意,“花不是送给你的,你出面回赠算怎么回事。”

    “咱俩用分得这么清?”季思綦蹙起眉特不舒心,钟妍羽好似要和他泾渭分明。

    钟妍羽解释:“你给的东西,他能觉得是我还人情?再说你现在不是单身,咱俩还是分得清楚点好,别让郁梦佳误会。”

    季思綦一听这话压根张不开口,挪眼回去默声开车。

    郁梦佳是星航主任乘务长,常飞国际航班。季思綦告白失败后,渐渐意识到自己和钟妍羽的关系僵化,见面也尬,正巧郁梦佳追他,一来二去他就同意了。这段关系开始的动机不怎好,季思綦也没处理好和钟妍羽的矛盾,经常导致郁梦佳吃飞醋。

    在星航内部,谁都清楚季思綦和钟妍羽的渊源,郁梦佳也不例外。季思綦向来照顾钟妍羽,打小养成的习惯,尤其他惹毛钟妍羽以后更是小心对待着,就怕和钟妍羽闹掰。其实钟妍羽希望能和他正常相处,还像哥们般互相帮衬,奈何他掰不过弯来,钟妍羽就躲着他了。郁梦佳却还是觉得季思綦和钟妍羽走得太近,有一回在基地停车场当面讽刺钟妍羽是绿茶行为,惹恼了季思綦,闹得不欢而散。钟妍羽单方面与季思綦冷战,多半是避嫌。

    今天是大年三十,钟妈妈照旧叫季思綦一起吃饭。钟妍羽不好再对季思綦不搭不理,而且大过年的,她不想惹钟妈妈不高兴。不过她没说初四要和叶靖脩一起去滑雪,因为这事和季思綦没关系,她也搞不明白季思綦干嘛把叶靖脩当成假想敌。她和叶靖脩不过是见过两面的合作方,都算不上熟悉,季思綦是那根筋搭错了?

    车往回小区的路上拐,钟妍羽看了眼腕表,让季思綦开去家附近的超市。她打算直接去超市买上年货,不来回跑了。

    季思綦拐弯去了另一条路,忍了五分钟没忍住,开口道:“你小心点,别着了他的套。”

    “什么?”钟妍羽侧脸疑问,“你是说叶靖脩?”

    “可不就是他。”季思綦踩一脚油门开进超市停车场,提醒钟妍羽:“不管今天你和他是不是偶遇。他给你付的花钱,依你的脾气非要还回去点什么才算完。这样一来二去不就接触多了?他给你下套,你还看不出来?”

    钟妍羽越听越迷糊,指了指右前方的停车位,回眸说:“我就一开飞机的。他给我下套干嘛,想有免费机票?不如找领导好用。”

    季思綦将车开过去停好,熄了火侧身,一本正经道:“男人的思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要是想撩你,才管你做什么工作,能撩到手就行。你没接触过他那种人,小心为妙。”

    “至于么。”钟妍羽轻啧一声,扭身开车门,落下句:“我又不傻,能看不出他有别的心思?”

    季思綦瞧着她下车关上门,解开安全带不满自语:“说得你好像经验很丰富似的。我那点心思,你不就没看出来?”

    这话要让钟妍羽听见,他今天甭想和钟妈妈吃饭,钟妍羽能冷战到明年的年三十。当然他不好当面对钟妍羽说这些,暗自过过嘴瘾而已。

    大年三十外出采购的人不少,超市里推车都困难。钟妍羽正好逮住季思綦当苦力,买了一大堆年货,将他的车塞得满满当当才离开。

    家里的快递都已归完类,钟妍羽换完衣服从快递里挑了几样礼物装进牛皮纸袋里下楼。季思綦在楼下等着,见她拎三大包纸袋走出楼道,过去接过两袋,不解道:“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疗养院什么都不缺,钟姨在那儿买就行。”

    “我平常在外面时间长,多亏其他住户照顾我妈,我买点东西送人家。”钟妍羽走到停车位又将纸袋拿回来放进车的后备箱,关上后车门说:“那盆大的蝴蝶兰送给唐阿姨,摆在疗养院前台正好。你别跟我妈提今天买花的事,省得她问些有的没的。”

    季思綦心道:我才不会说,那不是找事儿么。倒是钟妍羽买这么多东西送人,绝对和他想的没差别。钟妍羽得别人恩惠必定会还回去,有时还会加倍地还。他更担心了,钟妍羽别真和叶靖脩扯上关系。

    叶靖脩这会儿正在市中心滑板俱乐部的停车场里等外甥沈斯博下课,回身望向后座专注看绘本的沈知熙,说道:“熙熙,我们初四去滑雪。但是郑奶奶刚才打电话说有事不能回来带你。舅舅邀请了给你桃子糖的阿姨一起去。你愿不愿意让阿姨带你一天?”

    郑奶奶是叶靖脩当年为亲姐叶薇请的月嫂,由于人好又细心,被留在叶家照顾孩子,有十个年头了,叶靖脩称呼她一声郑姨。孩子们平常外出时,由郑姨来带沈知熙。叶靖脩到底是男人,处理沈知熙去卫生间之类的事不方便。尤其沈知熙慢慢长大,要有性别意识,叶靖脩对这方面很注意。不过叶靖脩并不是一开始想麻烦钟妍羽帮忙带沈知熙,是临时有变。

    沈知熙抬头想了想钟妍羽的样子,心里不愿意,回道:“那舅舅只管哥哥,不管熙熙了吗?我不要和阿姨待在一起。”

    这孩子特别敏感,也没安全感,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叶靖脩耐心回她:“舅舅只是想拜托阿姨在你想去卫生间洗手或者上厕所的时候带你一会儿,因为舅舅不能进女厕所。如果你不同意的话,就只能穿纸尿裤或者在家待着了。纸尿裤很不舒服。”

    “我不要穿纸尿裤!”沈知熙立马拒绝,嘟起嘴来一想,勉为其难同意:“那好吧。那个阿姨的糖很好吃。她还能给我一块就好了。”

    叶靖脩没料着她居然惦记钟妍羽的糖,笑着摇了摇头,说:“你吃那么多糖,也不怕牙坏掉。”

    “我有听舅舅的话,每天好好刷牙。”沈知熙咧嘴笑起来,露出一口挺洁白整齐的小乳牙,很是骄傲。

    叶靖脩笑意更深,可想到昨晚那一幕又没了笑容,坐回去略显深沉。

    沈斯博抱着滑板从俱乐部出来,比同龄人高出半个头,长得眉眼秀气,在进进出出的孩子们中挺扎眼。叶靖脩打沈斯博的电话手表,沈斯博上车后扫了一圈没看到亲妈叶薇,抿抿唇说:“我妈又不过年了?”

    “你妈有二十年没过年了。”叶靖脩让他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又说:“明后天你和熙熙住爷爷奶奶家,初三我再接你们回来。”

    “我要和哥哥住舅舅家。”沈知熙不高兴地说。

    沈斯博扭头道:“你忘了昨天晚上妈妈打翻你的蛋糕啦?妈妈这几天都会住在舅舅家,你想挨骂?”

    沈知熙不说话了,鼓起两腮像小金鱼。

    “妈妈是喝醉了。你别吓唬妹妹。”叶靖脩朝右侧看了眼沈斯博,打转向驶离停车位。

    沈斯博心知他舅舅又帮他亲妈说话,轻哼一声:“难怪爸爸说舅舅把妈妈惯坏了,我看爸爸说得没错。”

    前面有一辆车抢先过杆,叶靖脩点住刹车,转头问:“你爸说我把你妈惯坏了?”

    “是啊。”沈斯博点头,没意识到这句话哪儿不对,还说:“妈妈每次发脾气都是舅舅纵容她,所以她越来越厉害。”他不懂纵容这词的含义,从他爸那儿听来的,反正知道那不是好的形容词。

    叶靖脩面色一沉,“这都是你爸说的?”

    沈斯博又点头,没发觉叶靖脩的神情变化,还重复几句他爸说叶薇的话,听得叶靖脩愈发神色不佳。

    后面有车按喇叭催促,叶靖脩开车过杆,过了一个街口才出声说:“我从你这个年纪开始,是你妈把我养大的。你爸不清楚么?和你说这些做什么。”

    沈斯博扭头看向驾驶位,抱住滑板没敢再吱声,可算察觉到舅舅生气了。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87637/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8763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