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天生之物,轮回坤

作者:深巷海灵 |字数:2654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缘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晚风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他对两人郑重的施了一礼,“师弟师妹,你们能陪我至此,师兄我心中感激;但再往下,纯粹是个人意愿,我却不想二位继续跟着我冒险,逆轩城也需要回去个报信的,故此,接下来师兄我想单独行动,还请师弟师妹见谅。”“你要去哪儿?”风耀瞪大了眼睛。风夙却把小嘴一撇,“还能去哪儿?师兄脸上都写着呢;无非是混进悟道福地,山门肯定是进不去的,却可以去眉山转转,师兄,小妹说的对也不对?”晚风被人说破,尴尬的点点头。风耀却精神大振,“同去,同去,这么好玩的事怎可让你一人独享?”

    一贯冷静的风夙也说道:“我看可行,一人混进去容易惹人怀疑,拜礼么,怎么也需几个人人的,不如我们干脆买些贺礼挑上,就以风家的名义,大大方方的进去?”而在另一方面的欧阳和丰收拾好随身穿戴,推开房门。像他这样追求古风的剑魂者,真没多少可以携带的,剑心殿中有二只剑心,储魂戒中五把长剑就是全部了;至多再有些疗伤灵丹,也不是打斗过程中能用上的,倒也清爽。身体已经恢复到最佳状态,无论精神,魂力,经脉……于是御剑向南,悟道山福地距此千里,御剑不过一个时辰而已。

    悟道山福地是片数百平里的小福地,能养活的,也就万本武宗,日辉圣教这样的小门派。整个福地大约有两层法阵,第一层笼罩整个福地,却没有防御功能,是个警报之类和感知为一体的综合法阵,主要作用是防止凡人误进,当然,对心怀不轨的魂行者来说,也有个提醒的作用。

    第二层法阵才是宗门法阵,防御的是山门核心处的建筑群,是需要费大力气才能攻下来的地方,就像几年前的武宗法阵,也是坚持了很多天的。欧阳和丰并不知道日辉圣教这几日正好要开开山会,其实就算知道了也跟他没什么关系,做为个人,日辉圣教不可能邀请他,他也不会冒用神耀的名义,真以神耀弟子身份进去,就相当于被放在放大镜下,什么隐密事都做不成。所以,还是得潜进去。备工作早已做好,那是一枚在无极巅购买的法图,专破各种禁制,能帮助魂行者潜进很多防范严密的地方。当初买的时候伙计和他说的很清楚:此符为金丹魂行者所制,但以你筑基修为施展效果会有所下降,若布阵上仙在金丹以下,那便绝无被发现之虞,若布阵上仙是金丹修为,则有被发现的可能,视对方修为,法阵本领而定。

    欧阳和丰并不认为日辉圣教会在福地法阵上花多大的力气,花费大不说,还完全没必要。这也是每个门派的做法,首重宗门法阵,福地法阵便差了许多。他这样想是很有道理的,至于宝物,要么日辉圣教不知情,要么早拿到手了,现在进去很安全。

    无忌教主知情,却历时好多年都未找到,这种情况欧阳和丰完全没考虑过。在他看来,屁大点儿的地方,还有金丹魂行者找不到的东西?而且还历时好几年?满门数百人的力量?从一开始,欧阳和丰就犯了个巨大的错误。

    无忌教主和所有的门派做的正好相反,他把主要的精力和资源都用在了福地法阵上,而对保护山门的宗门法阵却不管不顾。唯一的目的便在那个宝物上,其他的都无所谓,山门安不安全不重要,就算是丢了,不还有以前的雷鸣峰福地么?但是,每一只企图潜进悟道福地的余孽一定要捉到,说不定其中就有知道宝物藏处的武宗余孽。无忌教主的布置,简单,准确,有效……不愧是金丹中的枭雄人物。

    欧阳和丰当然没有所谓趁夜色潜入福地的想法,这种思想很傻,对魂行者来说夜晚和白天基本没有区别。

    所以他在非五城用过一顿丰盛的午餐后,便去悟道福地外找到一处凡人难至的地方,取出法图,小心翼翼的贴在法阵上,默运魂力激活破禁符……一阵虚无的魂力扭曲,法阵如羊油般的被融化,没有激起任何其他的反应……欧阳和丰点点头,暗想那五块极品魂石花的不怨,左右观察似乎也很安全,便一低头,钻了进去……而晚风三人如愿以偿的走进悟道山福地,几乎没有任何留难,盘诘,只不过是花费十几个极品魂石的贺礼,事情比他们想像的容易的多。“会不会咱们以前想的太复杂了?都那么多年了,说不定日辉圣教早就把咱们这些人给忘了呢?”三人都有类似的想法,只不过嘴快的风耀最先喊了出来。几个人压制住内心的兴奋,毫不停留的向眉山走去;好在他们还知道自家的本事,没有往山门上闯。他们没看到的是,在他们身后,守何福地法阵门户的日辉圣教魂行者皱皱眉头,招手唤来一个低阶弟子,吩咐道:“把这几人的相貌特点整理出来,给师叔送去,后续便由他派人盯着,咱们这里实在是抽不出人也。”那弟子拱拱手问了句,“需要往法通天阁掌教上仙处送一份么?”

    领头魂行者稍显疲惫的抚抚额,“算了,晚上再一起送去便是,我就奇怪了,这王国地区贼子何其多也,这才半天不到,竟然有四,五个想蒙混过去的,掌教上仙也不知怎么想的,像这些人直接拦在福地外就好,放进去还要派人盯着,累人累己,何苦?”

    这些坑蒙拐骗,这是升龙大陆最古老的职业,其悠久的历史渊源甚至可以和魂行者这个职业比肩,而且还是仙凡通吃,完全无视了出身等级,长幼境界……像开山会这样的,大批魂行者聚集,可以混水摸鱼的场合,怎么可能少得了这几个职业的掺合,故此守门的魂行者才烦不胜烦。

    其实莫说是想从门口这蒙骗过去的,就是如欧阳和丰一般靠手段翻阵墙进去的,也是很有几个的,真正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也正因为如此,同样翻阵墙进去的欧阳和丰才没马上遭到日辉圣教的重视,但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日辉圣教山门内,蜂拥而至的魂行者们被准备充分的日辉弟子安排的井井有条,房间,汤水,食物流水介的送出;开山会明日才正式开始,绝大部分客人都会在今日赶到,只有极少数会在明日清晨前到达。如果再晚?那会显的非常不礼貌,还不如不来呢。无忌教主负手走进一间隐蔽的殿室,这里是整个悟道山福地的法阵枢杻,日天恒正坐镇其中。“如何?”无忌教主略一扫视。“师兄,通过福地门户蒙混进来的,共计六批十四人,日天霸师弟正安排弟子跟踪监视……只是,只是如果人若再多些,我怕咱们没有足够的人手。”日天恒恭敬道。“哼”无忌教主冷哼一声,对今日这个情况他是要负一部分责任的。日辉圣教弟子本来人数就不算很多,在老家雷鸣峰要留守一部分,接带来往宾客又需一大部分,真轮到跟踪监视的,可就没几个人了,而对这些,他无忌教主有些准备不足。修魂世界骗子,小偷众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一心想要修炼的。尤其是像日辉圣教这样的中小门派,不像大派那样禁制森严,人手充足;每当这样的中小门派举行仪式,对这些修魂世界异类来说就是一场狂欢盛宴。“另外,企图强行打通法阵潜入的,也有五人,其中有一个是筑基魂行者,我已派日天狂师弟带队追捕,现下捉到一人,还有三人不见踪迹,不过想来也快了。”“重点搜寻那个筑基魂行者,嗯?不是五人么?还有一个呢?”无忌教主疑惑道。日天恒无奈的笑笑,”还有一个,捣腾半天也没破了法阵,等我派人过去时,却是跑掉了。师兄,有句话,师弟我一直闷在心中,也不知当讲不当讲?“日天恒犹豫片刻,看殿堂内也无他人,终于下定了决心。无忌教主神色复杂的看了这个师弟一眼,这件事的真相瞒了这么久,教中高层慢慢产生疑问也是人之常情,终不能永远靠修为压着,时间长了免不了离心离德。他终究不可能做个孤家寡人,更不可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总需要得力的手下去做事。事因不明,似是而非,说一半藏一半,你让下面办事的如何能尽心,如何能效率?日天恒与他几乎同年入门,同一个师傅,这百十年下来,互相了解甚深,情份不浅;罢了,有些事也该让他知道了,无忌教主主意已定,遂开口道:“师弟你不必问,师兄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物件,竟让我如此不顾一切的寻找?甚至放弃了门派发展,放弃了宗门法阵?正是,师兄,如果,如果真的不便说,师兄也不必太过勉强……“

    日天恒看无忌教主主动张嘴,他反倒心中不安,有退缩之意;他们的师傅走的早,无忌教主对他来说,便是半师半兄的角色,心中还是有些畏惧的。”无妨,也是时候告诉你们了,知道的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既然决定开诚布公,无忌教主也不再犹豫。“此物名为轮回坤,为诞生了灵智的天生之物。”无忌教主露出向往的神色,“天生之物啊,这样的宝物,不算那些未知的,整个升龙大陆加起来,可有双掌之数?而且尽数掌握在顶级大派手中。”

    “天生之物?师兄,这,这不会搞错吧?”日天恒一向古井不波的心境终于激动不已,不是他修为不高心境不够,而是天生之物这四个字代表的意义太大;怪不得师兄这些年行为如此怪诞,真要能得到此物,便是舍了门派又如何?“当然不假,若非为了此物,师傅当时修为了得,宗门也正值发展壮大之时,如此风华正茂的师傅又怎会英年早逝?无忌教主脸上露出一丝恨意。“师傅回转山门后已知大限将至,遂把其中隐情私下告知于我。”看了日天恒一眼,“之所以瞒着你们,实在是当时外部环境复杂,你等修为不高见识不够,这种事知道的人多了,对门派对你们自身,都没好处。“

    日天恒点点头表示理解,师傅仙去时他还未筑基,还是个行事令牌无章法的行者,确实担不起这样的秘密。”这么些年,我诸般隐忍筹谋,终于等到了攻下武宗的这一天,只可惜,蹉跎七载,那先天灵宝竟然毫无音讯,真正可恨之极也。“你是够隐忍的,数十年下来,教中上上下下也瞒的铜墙铁壁似的,日天恒心有微辞,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于是问道:“”那轮回坤竟与万本武宗有关?“正是如此,仇人之事师傅并未多说,想来为争夺异宝,也谈不上什么对错。不过以我后来推测,当与万本武宗开派祖师有关,师傅走后不久,那万本武宗开山祖师也弃世而去,想来这其中必有些牵扯因果……“师兄,师弟我还是有些不明白,那轮回坤究竟有何功用?得了转生镜的万本武宗又为何如此不堪一击?“日天恒感觉一时信息量太大,脑子有些转不过来。无忌教主皱眉道:”太仔细的也说不清楚,师傅当时怕也未曾看得通透,不过是个大概罢了……魂行者持此物,可与腹中胎儿传递自己前世传承记忆,一点点的给予对方。这,这不和夺舍一样?非也,修魂世界常见的夺舍之术,不说过程无比危险,便是成功率也十不一二,而且还面临后续原主的不断反噬,最重要的是,所有魂力境界都要从头再来,一丝便宜都借用不得……

    这轮回坤便不同,避开了胎中之秘,神魂本来便是一人,也无有冲突之虞,修为进境更是在轮回坤帮助下每三年便上一大台阶,几十岁便能达到别人上百岁的境界,省下来的时间就可冲击下一个境界,这对那些因年纪老迈而最终至步金丹,元婴的魂行者提供了又一次宝贵的机会,师弟你说,此物可值得豁出一切来夺取?“日天恒激动不已,“师兄,你是说师弟我如若不能成得金丹,也能通过此宝再多一次机会?而且还是一次上百年的机会?”无忌教主一笑,“正是如此,凡教内忠心的高层,每人皆有这样的机会,便是师兄我,若不成元婴,也能凭此再获一次数百年的机会,师弟你说,为此物付出些许代价,值不值得?”“值,当然值,太值了……”“至于为何武宗不堪一击?这个原因,也得着落在这异宝上。”

    无忌教主自负的一笑,“我自师傅仙去后,便一直密切关注万本武宗,如此隐忍多年,终于发现那那开山始祖后代,也便是现在他们称之为太上长老的,修练功法出了问题。”日天恒似有所悟,“可是那个被称为万本武宗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郝镜子?”“正是此女,老鬼郝不坏儿女子孙不少,但真正成材的,也就只这郝镜子一个;十九筑基,三十摄灵,五十汇元,不到九十成丹,嘿,细数漠北大陆,连神耀狼啸弟子都算上,这样的修魂速度又能有几个?”过快未必心境跟得上……”日天恒插了一句。

    无忌教主赞赏的看了这个师弟一眼,点头道:“师弟说的是,郝镜子此人天生敏于道,拙于行,对魂修往往能举一反三,天份极高,却如天上仙子般的不食人间烟火,不历凡尘是非;这样的性格,修炼快是快矣,一遇碍难,却也极易一撅不振。修魂中出现问题,这在我魂行者而言再寻常不过,想办法解决就是;偏这郝镜子不知抽的什么疯,竟然就冒然使用轮回坤,寻求来生之机;偏偏转生前还不安排好门内事宜,这才让我等寻得攻伐良机啊。”“以那郝镜子性子,不通人情世故,这些年不过居太上长老之位独修;恐怕也是知道宗门日常有没有自己无甚区别,只要悄悄修得转生,又谁能知道?不过弹指数十年而已;她却哪里知道师兄在一直盯着她呢?”无忌教主长出一口气,“这么多年了,自师傅走后,我就无时无刻不在等待这一日;天可怜见,让我抓到了这个机会,现在只差那轮回坤,一切便完美了……”

    在翻越阵墙强行潜入悟道福地的四人中,其实有两个筑基魂行者。之所以日天恒只发现了一个,是因为欧阳和丰在靠近福地后随时随地都在运转的敛息术;此术得自锁魂魂行者,很是不凡,虽然未必能在金丹当面隐藏自己的修为,但隔着一层法阵的远距离感应,还是轻松骗过了日天恒的感知。这又给他增加了不少安全活动的时间,要知道,另一个筑基魂行者被当成重要目标,现在正被日天狂追的满福地乱跑呢……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毕竟这里也曾是他本以为要逗留一辈子的地方。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87646/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87646/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