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作者:后花 |字数:3382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都市奇缘校花的贴身高手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一)

    审讯室里,王凯刚刚交代完案发时和案发后的一切。

    他沉沉地叹了口气。

    然后,双手抱头,将头深深埋了下去。

    “所以,按照你的说法,你并没有杀死小美?”赵刚问。

    “是的。我一直以为,小美在撞到头的那个时候,已经死了。”赵刚看了一眼赵刚,“如果不是你们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小美是被人捂住口鼻窒息而亡的。”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安妮就是杀死小美的凶手。唯一的解释,就是在你借车回来之前,小美苏醒了,而安妮杀死了她。”

    “我不知道。”王凯双手紧紧抱着头。

    “可是你说,你们已经更换了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所以,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小美不是在你运尸途中苏醒,然后被你捂死的。”赵刚又说。

    “我知道我没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证明。”王凯说。

    “小美的脑袋里,插进了一颗钉子,你真的不知道?”赵刚又问。

    “我真的不知道钉子的事。”面对赵刚一次又一次的询问,王凯开始急躁起来。

    “安妮真的什么也没告诉你吗?”

    “没有。她只是和我对了一下口供,以免我们被抓的时候露出破绽。但是,钉子的事情,还有小美苏醒过的事情,她真的一个字也没有告诉我。”

    “刚才你说,楼上那个叫叶琴的女孩,也是被安妮捂死的?”赵刚又问。

    “嗯。”王凯应了一声。

    “而你当时,就站在旁边,全程目睹?”赵刚问。

    “是。”王凯的声音很小。

    “你居然都没有阻止一下?就看着那个女孩,活生生被捂死?”赵刚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八度。

    “我当时已经懵了,脑子里特别乱。我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死。”王凯的声音开始哽咽。

    “那个女孩那么娇小,安妮的身高体重都超过了她。她怎么可能反抗得过?如果,你当时能有一点反应,也许,那个女孩也不会死。”赵刚盯着王凯,眼神里充满了愤怒。

    “我现在特别后悔……”王凯哽咽着说,“直到看到那个女孩慢慢倒下去,我才反应过来。可是,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你他妈真不是个人,简直是畜生!”赵刚气急败坏地大声骂道。

    秦天赶紧拉了拉赵刚,让他冷静一点。

    接着,赵刚又问:“安妮这样的人,你之前居然还想替她顶罪?你怎么想的?”

    “我也不知道。”王凯没有抬头,他害怕看到赵刚的眼睛。

    “不知道?你没有脑子吗?”赵刚又开始骂起来。

    “我只是觉得,我愧对于她。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也不可能那么冲动,也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一切都怪我。”

    “你当然有责任。可是,安妮杀死的,是两条鲜活的生命。”

    “我当时以为,小美是因为在和安妮冲突的过程中,头撞到了墙上,从而导致的死亡。可是,这不能算是故意杀人,应该算误杀。加上,安妮因为我的原因,失去了那么多,我始终觉得,自己是愧对她的。所以,我们才商量好了,如果最后这件事情瞒不下去了的话,小美的命,算她头上。而那个女孩的命,算我头上。”

    “你觉得,这就是你对她的……补偿?”

    “算是吧!其实,我的脑子一直很乱。我有想过,到底要不要替她顶罪。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纠结,每天都处在不安之中。我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会来。”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逃不掉的。”

    “是啊。其实……根本就无处可逃。”

    “只是,你没有想到,最后,却是安妮故意杀死了小美。而且,还试图推脱到你的身上。”赵刚说。

    “是啊,想想真是可笑。”王凯苦笑了一下。

    (二)

    审讯室里,安妮显得特别淡定。

    “所以,你除了承认,自己在和小美争执的途中将她的头撞到了墙上,其他的,都不承认,是吗?”赵刚问。

    “不是我将她的头撞到了墙上。是在推搡中,她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墙上。”

    “其他的事情呢?”

    “什么其他的事?”

    “小美苏醒后又被捂死。还有叶琴,同样被人捂死。”

    “小美苏醒的事我不知道。我一直以为,她撞到头后,就已经死了。至于那个叶琴,我已经说过了,是王凯从背后抱住了她,捂住了她的口鼻。”

    “可是,王凯说过,他在运送尸体的过程中并没有见小美醒来,更不可能捂死她。”

    “运送尸体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他有没有说谎,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王凯在说谎。实际上,是他杀了小美?”

    “我没有这么说过。”

    “可是你表达的意思就是这样的。”

    “王凯有没有说实话,你们警察可以去查。你们问我有什么用呢?”

    “我们当然会去查的。可是,唯一能证明王凯清白的东西,就是行车记录仪。可是,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已经被你毁掉了。”

    “你是说,我故意销毁证据咯?”

    “先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的确是毁了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

    “我是怕王凯暴露了他的行踪,所以才这么做的。和小美是否苏醒这件事情无关。”

    “所以,你还是认为,是王凯杀了小美?”

    “我没有这么说过。我只是说,我不知道小美苏醒的事,更不可能捂死她。”

    “那叶琴呢?你还是不承认吗?”

    “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是王凯杀死了她。”

    “那分尸呢?是谁将她的头颅砍了下来?”

    “你觉得,我一个弱女子,能有这个胆量做这件事吗?”

    “所以,分尸也是王凯干的?”

    “是的。”

    “是你提出来的分尸,然后他去做的?”

    “不,不是我提的。我当时很害怕,是王凯,他提出来分尸。”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说,是为了不让人发现她的身份。”

    “具体是怎么说的?”

    “我已经记不清了。当时我特别害怕,脑子特别乱,他说了什么我根本没有听进去。他只是叫我不要慌,在一边呆着就行,一切就交给他。”

    “所以,你什么都没干,就在旁边看着?”

    “我哪敢去看啊!我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直等着。直到王凯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

    “那王凯开车离开之后,你还一个人去后院把也叶琴的头埋了,你就不害怕吗?”

    “我没有去埋她的头。王凯把她的头和小美的尸体一起带走了,我并不知道他把头埋到了哪里。”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除了不小心将小美的头撞到了墙上,其他的你什么也没干?”

    “是的。”

    “那打扮成小美的样子出小区呢?不是你的主意吗?”

    “我怎么可能想到这些,我当时吓都吓死了。是王凯,他交代我这么做的,说是这样,可以嫁祸给小美。”

    “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口啊,把责任都推到王凯身上,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是吧?”

    “警官,你这样说话是不对的。什么叫我把责任都推给王凯撇清自己?我说的都是事实。难道,说事实也有错了吗?”

    “说事实没有错,但是撒谎,就有错。”

    “我有没有撒谎,你们去查不就知道了吗?”

    “你觉得,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不了你们的话是不是?”

    “我没有这么觉得。你们是警察,你们可以去查,一切以证据说话。”

    “你要证据是吧?好,我们一定让你心服口服。”

    “好啊,那样,正好可以洗清我的嫌疑了。”

    “是洗清嫌疑还是坐实罪名,到时候就知道了。”

    “你们要是有证据,就直接拿出来吧,要是没有证据,就不要再在这里套我的话了,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小美房间墙壁上的那枚挂钩,你怎么解释?上面有你的指纹。”

    “我已经说过了,那是小美还没有来之前,我在清理房间的时候,发现那里掉了一颗钉子,所以才粘了一个挂钩上去。”

    “那掉落的钉子,去哪了?”

    “我怎么知道钉子去哪儿了。我看到的时候就没有了,早就掉了。”

    “那颗钉子,是在小美的脑袋里吧?”

    安妮的脸色突然一下子就变了,她抬起头,问:“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用我告诉你吗?那颗钉子在小美的脑袋里,”

    “你们找到了?”安妮疑惑地问。

    “如果没有找到,我们敢这样和你说吗?”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安妮,你是聪明人,不会连这点也不明白吧?我们找到尸体之后,进行了尸检。在尸检的时候,发现了这颗钉子。可是,这颗钉子,只导致了她的昏迷,并不是她的致命伤。她真正的死因,是窒息而亡,是被人捂住口鼻窒息而亡的。”

    “那也不能说明,是我杀了她啊?”

    “可是,你为什么要说谎呢?你刚才还说,挂钩是你在小美住进来之前就粘上去的。可是,我们比对过,小美后脑勺取出来的钉子,就是墙上掉落的那一颗。”

    “没错,我是说了谎。王凯走了之后,我发现墙上钉子少了一颗,明白过来钉子可能在小美的脑袋里,所以,才找了一个挂钩粘了上去。但是,我只是因为害怕被发现,所以才这么做的。这并不能说明就是我杀了她。”

    “所以,你承认自己说谎了?你还有多少话是谎言,都承认了吧!”

    “没有了。”

    “没有了?”

    “对。”

    “看来,你是不掉棺材不落泪啊?”

    “什么意思?有什么话就直说。”

    “我再问你一次,小美和叶琴,究竟是谁杀死的?”

    “我说过很多遍了,不想再回答这个问题了。”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回答,那我们就帮你回答。”

    说完,赵刚“啪”一声,将一叠尸检报告拍在了安妮面前的桌上。

    “你自己好好看看吧!”赵刚对安妮说。

    “这是什么?”安妮看着眼前的报告。

    “小美和叶琴的尸检报告。”

    “我看不懂。”安妮将头扭向了一边。

    “你看不懂没关系,我告诉你。尸检报告的结果刚刚出来了,根据两名死者面部的手掌压迫痕迹来看,是一个女人的手。也就是说,她们俩均是被一个女人的手捂死的。”赵刚说。

    安妮抬头看了一眼赵刚:“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安妮陷入了沉默,没有再说话。

    “还不承认?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啊!这一次,我就让你心服口服。”说完,赵刚从面前的尸检报告里翻出了一页放在最上面。

    安妮瞥了一眼,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将头扭向了一边。

    接着,赵刚说道:“看看吧,我们在叶琴的鼻孔里,发现了一小块断裂的指甲。我们曾在咖啡馆的杯子上提取到了你的指纹和DNA。经过DNA比对,这块指甲是属于你的。”

    显然,赵刚的话让安妮心里为之一惊。

    “你不开口也没关系,证据摆在这里,你开不开口已经不重要了。有了这些证据,已经足够定你的罪了,你赖也赖不掉了。”赵刚说。

    过了半晌,安妮开口了,说:“就算是我杀了她们又怎么样,那是她们罪有应得。”

    “所以,你是承认你故意杀了她们咯?”

    “我并不是故意要杀她们的。小美的死纯粹是个意外。”

    “意外?”

    “如果,她不在那个时候醒来,说不定她还有一线生机。可是,她偏偏在那个时候醒来,还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尸体,我是没有办法才杀了她的。”

    “所以,小美确实是在王凯离开的时候醒来的,之后被你杀死了,王凯对这件事情并不知情,对吗?”

    “所以我说,要怪只能怪她醒来的不是时候。如果当时王凯在现场,也许他也不会让她死的。”安妮停了一下,继续说,“不过,死了也好,一了百了。如果她要是真的没死,说不定还更麻烦呢!”

    “所以,你为了避免麻烦,干脆快刀斩乱麻,直接将她杀死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王凯知道了,他会怎么样?”

    “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呢?我既然做了,就没打算让他知道。”

    “可是,楼上那个女孩呢?她也是该死吗?”

    “这个,要怪,只能怪小美了。要不是小美晕了过去让我们都误以为她已经死了,我们也不至于杀了楼上那个女孩灭口。”

    “当时王凯阻止过你,你为什么还要杀死她?”

    “不杀死她,难道让她去报警吗?再说了,王凯那哪里算是阻止,不过是嘴上劝了两句而已。他要是真心想阻止我,我还能拗过他吗?”

    “你的意思是,王凯并不是真心想阻止你的?”

    “他要是真想阻止我,我不可能杀死那个女孩。他不过是在旁边傻傻地站着看着而已。虽说没有亲自动手,但是,他也没有来救那个女孩。所以,我觉得他是默认我的行为的。从他内心来说,他也怕那个女孩报警,他也是希望她死的。所以,他也是帮凶。”

    “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你怎么下得去手?”

    “如果我不对她下手,你们就会对我下手。我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如果当时,你们没有杀死那个女孩,而是将小美送到了医院,那后面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如果?如果有如果的话,小美就不应该晕过去。要不是我们误以为她死了,又怎么会做后面这些事?要怪,就怪她自己命不好吧!”

    “但是她晕过去,也是因为你把她的头撞到了墙上的钉子上。”

    “我已经说过了,我并不是故意要将她的头撞到墙上的,我也没注意到墙上的钉子。我承认我们当时确实有相互推搡的动作。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头就撞到了墙上,然后,她就倒在了地上。”

    “如果这个时候,你们及时把她送医,也是来得及的。”

    “当时,王凯拿手在她鼻子下面试了一下,说她没气了。我们当时都吓坏了,以为她死了。正在这个时候,楼上的女孩下来了,在外面使劲敲门。我们当时手忙脚乱,根本来不及多想,只想赶快把这个女孩打发走再说。可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她发现了小美的事。我们当时怕事情败露,没有办法,只能杀死她。谁能知道,小美竟然没有死呢?要怪,就怪大家命不好吧,一步错,步步错。”

    “那你之前直接承认是你杀了她们不就是了?你为什么还要撒谎,把所有事情都推到王凯的身上呢?”

    “这是我们之前商量好的,这是他欠我的。”

    “可是,小美的事呢?你并没有告诉他是你故意杀死了小美。”

    “这还有说的必要吗?反正他也不知道小美醒来的事情。”

    “在我们得知小美醒过来的事情之后,你依然没有承认。你是故意要把责任推给王凯的。而且,你毁掉了行车记录仪,知道我们没有了证据。”

    “既然没有了证据,那,推给谁,不是一样呢?我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他却这样对我。他替我顶罪,不应该吗?”

    “如果王凯听到这些,不知道他心里会怎么想。”

    “怎么想,已经不重要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安妮说完,将头转向了一边。

    空气陷入了安静。

    “既然你已经承认自己的罪行了。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赵刚站起来,开始整理资料,准备离开。

    “那要恭喜赵警官,破案了。”安妮冷笑了一声。

    “那还要谢谢你的配合。”赵刚看了一眼安妮。

    赵刚和秦天整理好了资料以后,起身离开,向门口走去。

    (三)

    就在赵刚和秦天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赵刚停了下来。

    他举了举手里的尸检报告,对安妮说:“对了,忘了告诉你,尸检报告上并没有所谓的什么死者脸部的手掌压迫痕迹,死者的脸已经腐烂了,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还有,鼻孔里的指甲,也是没有的。所以,刚才那句‘谢谢你的配合’是真的!”

    说完,赵刚和秦天打开房门,扬长而去。

    (全书完)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89466/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89466/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