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的人

作者:东江十九匪 |字数:1880

人气小说:都市奇缘沈浪苏若雪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佝偻男子察觉到顺七目光,当即一双眼睛瞪得能喷出火来,“狗杂碎,你敢?!我可是听雨轩的主事,你岂敢动我?!”

    顺七被喝,身子突然一滞,随着眼角那滴泪落下,他呆愣愣道:“可,我是轩主……我是轩主……”

    像是在给自己打气,顺七一边重复着,一边两手握着弯刀往佝偻男子身边走去。

    佝偻男子当即察觉到事情不妙,扯着嗓子对罗仔珍喊道:

    “大人!这贱人不过是个娼妓之子,在听雨轩里是人尽可夫的贱货。他没用的,他担不起事的。大人!你该选我,我是主事,我在听雨轩扎根数十载,扶持我当轩主,我为您鞍前马后做牛做马啊大人!”

    顺七当即身子一抖,与佝偻男子一同看向罗仔珍。

    罗仔珍对佝偻男子的话置若罔闻,却也没看顺七,只转头看向偌大室内唯一的那方小窗。

    佝偻男子见状,便只能将目光转回到顺七身上,他强自绷着一层镇定,“顺七,你不过是个无名无分的小杂种,你可想过你今日要是杀不了我,你以后日子会怎么过?千人骑?万人踏!”

    闻言,顺七的脚步彻底停下,握着宽刀的双手握紧又松开。

    他不确定了。

    他有些害怕。

    佝偻男子的眼睛紧紧锁在顺七手中宽刀上,看到顺七手上动作,他知晓自己的话有了效果,便冷笑道:

    “你真的以为你能担任轩主之位吗?你不过是贱,是豁得出去能背叛罢了!上一个主子刚刚就死在你面前,你却就现在就对杀了他的人俯首称臣!你就算是狗,也是条贱狗,毫无立场……呃!”

    只听得“噗呲”一道利器入肉声响起。

    佝偻男子不敢置信地看着正正好插在他心口的宽刀,又无力地抬头看向站在他身前的两人——

    一脸惊慌失措的顺七。

    冷漠无情的罗仔珍。

    顺七沿着覆在自己手上的小手,颤颤巍巍地往后看去——

    “这种人,以后都杀。”罗仔珍冷声吩咐着,黑暗中,她的脸面如表情到冰冷。

    但。

    顺七却感觉一阵温暖从手背,传到了心房。

    隐约觉得自己做了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顺七咬着唇,低声应道:“是。”

    总算将这个喋喋不休的长舌男杀了,罗仔珍松开顺七的手,侧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风雨雷电四人,冷声道:

    “各位都是腥风血雨里走过来的杀手,该明白有些事情改变不了,就要尽快接受。我不希望再有什么人给新轩主找麻烦,明白了吗?”

    风雨雷电四人对视一番,最后还是雨出来答话,说了声,“是。”

    不过,罗仔珍倒是并不在意有多少人出来应和她。只淡淡扫了一眼紧握拳头的风,她淡声吩咐道:“这里不适合继续谈事,出去找个干净的屋子说话。”

    说完,罗仔珍便一马当先往外走去。

    待与罗仔珍一并前来的众人都陆续出门去,顺七才迈开步子欲跟上。

    然。

    变故却在一瞬发生。

    只见那握着拳头的风突然发难,腰间缠绕的长鞭猛地甩出,携着火辣辣的风便往顺七身上袭来。

    察觉到这方异动,顺七错愕侧身,猛地往后退了一步,却没有丝毫躲避的能力,一双狐狸眼中明晃晃倒映着那携风带电的长鞭。

    但,如他意料的疼痛并未来袭。

    听得空中传来一声鞭响,自己身上却没有痛意,顺七迷茫地睁开眼睛。

    便见在他身前,站着一道纤细却坚韧的身影。

    瘦弱却不脆弱,冷酷却透着一丝暖。

    在他身前,罗仔珍握着那道长鞭,眼神冰冷地可怕,“风主事,你是真的疯啊。胆敢在我眼皮底下动我的人,你很不错。”

    我……我的人?

    听到这三个字,顺七瞳孔猛地一震,一阵浓浓的不可思议过去,眼眶便噙上了水雾。

    而那边雨雷电三人听了罗仔珍这话,却是被那“你很不错”四字给惊到了。

    佝偻男子刀口的血还没止住呢,这会罗仔珍这意思,岂不是要对风下手?

    几人心中一惊,慌忙出来要为风求情:

    “大人,风只是……”

    “大人……”

    “您……”

    却不想,他们刚张嘴,罗仔珍便猛地扯过风的长鞭,使劲一震。

    长鞭鞭笞空气,发出刺耳响声,直让三人瞬间住嘴。

    罗仔珍冷哼一声,幼态的大眼不善地看向风,“旁人求情都无用,得你自己认错。”

    “认错?”自知今日之事不能善了,风所幸也就破罐子破摔,大笑几声道:“我有什么错?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我就是不想让他当轩主。你要让他当,那我就让他没命当!!”

    说完,没了武器的风便眼神一凛,手成鹰爪直往顺七面门扑来。

    有罗仔珍在,当然不可能让他得逞。

    手中长鞭倏地往上一抛,鞭尾绕过房梁,往另一头坠去。

    与此同时,罗仔珍一个错步挡在顺七面前,一个横踢逼退风的鹰爪攻击,复又接着一击直踢,稳稳踹上他的心口,直将风踹地往后退了三步。

    待他脚步方方稳定,便见罗仔珍鬼魅般缠来。

    先是用一块破布塞住嘴,再是直接用手捏碎风的手腕脚踝四处筋骨。

    而后伴着风的痛嚎,罗仔珍将他双手提起,用长鞭绑着。

    “呜呜呜!!!呜!!”风看着罗仔珍直往长鞭另一头走去,心下升起不好的预感,想要说许多话,却都因为嘴里塞的破布吱不出囫囵个的声音来。

    一旁的雨雷电三人见状,更是着急心慌,电猛地一步上前,张口道:“大人,求您……”

    “嘘。”一手握住了绕过房梁,尾端垂在另一头的长鞭柄,罗仔珍抬眼扫了一眼电,“谁敢求饶,就一起吊着。”

    “说到……”罗仔珍拽着长鞭往下拉,强悍如石佛的风便瞬间如纸风筝般被拽了上去,“做到。”

    瘦弱而娇小的黑衣少女,睁着一双幼态大眼,无辜纯洁。手中长鞭的另一端,却坠着一个被捏断手脚筋的壮汉。

    昏黄光线闪烁,尘嚣翩翩。

    她从黑暗中来,带着众生光辉,却比恶鬼更可怖。

    这一幕通过在场众人的眼睛,被牢牢刻在了他们的骨血上。

    反观风,他痛到麻木的双腿不断踢动着,却半分不能阻止罗仔珍的动作。

    待将他吊到了一个罗仔珍喜欢的高度,罗仔珍才停下手头动作,将长鞭牢牢绑在石桌腿上。

    这下,是任风怎么挣扎都不可能撼动半分了。

    从柳小六手上拿过匕首,罗仔珍利落地在风的脚踝上划了两道深可见骨的口子。

    大片鲜血顿时滴答答从他足尖低落。

    罗仔珍的目光扫过雨雷电三人,猛地将手上匕首往石桌一扎,随着一声刺耳声响,两寸长的匕首当即齐根没入石桌之中。

    “我不知道你们看着这一幕是何感想,但我可以讲一下我处罚风的理由。第一,对新轩主不敬,以下犯上,该死。第二,破罐子破摔,行刺被拦后变本加厉,该死。第三,在我强调后,依旧动我的人,知而故犯,该死。”

    “当然了。”罗仔珍的指尖划过石桌上的匕首尾端,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众人,说道:

    “这只是我形式上的一个解释,你们也可以选择不接受不认同。因为……我并不在乎你们的意见。如你们所见,我不仅心狠手辣还多的是手段。识相的就乖乖听话,想死就现在说出来!”

    随着罗仔珍最后一个话音落地,室内众人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偌大室内,只有风的血液大颗砸在地面,发出清脆又冰冷的声音——

    “滴答。”

    “滴答。”

    雨雷电三人惶惶几刻,纵使颤颤巍巍上前,齐声道:“……是,但听大人吩咐……”

    原三人心中还揣着秋后算账,为死去的兄弟报仇的想法,可这会见识了罗仔珍真正动怒的样子。

    什么兄弟手足,什么道义忠诚,都去他妈的吧。

    谁爱要那道义忠诚,谁便拿走。

    他们三个可都只想好好活着。

    唯有活着,才是王道。

    罗仔珍的目光扫过众人,心下便知雨雷电三人短时间内绝不敢有小动作。

    她平日又并不喜欢管人这种琐事,当下便当了甩手掌柜,将皇城听雨轩的善后事宜以及那两草一水的搜寻任务,全权交给顺七、施率两人,自己换了身干净衣裳,带着施莽、柳小六两人往听雨轩后门去了。

    带着柳小六嘛,是因为一来两人是好友,而来柳小六穿越的这原主是个无父无母的,她自身也没出去。

    而带着施莽,则是……

    瞧着三人方才走到门口,施莽便脸色白到身子摇摇欲坠。

    柳小六察觉出他的不对劲,刚想过去扶他一把,却被施莽拍开了手。

    柳小六一脸迷茫,正想说什么,却看施莽小子风一样得撞出门去,扶在墙角根就开始大声干呕。

    声音惨烈地像是要将五脏六腑都吐出来。

    “这小子……”柳小六挠挠后脑勺,闻着身后飘来的血腥味,眼神逐渐清明,嘴角带笑,她乐道:“没见过这种场面?”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92375/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92375/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