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道心入魔

作者:尘梦雨 |字数:2981

人气小说:沈浪苏若雪都市奇缘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校花的贴身高手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李玄看到秦杏儿这番模样,眼神略起涟漪,不过表情仍是淡然道:“在城外对唐菲雨下手的人也是你吧?!”

    秦杏儿在王晨用力的抚弄下,有些羞耻又有些疼痛地呻吟出声。

    听到李玄的这番质问,强自调节语气,愤怒道:“是我!又如何?早就知道你倾心于那唐菲雨,哈哈哈哈,可惜她已经被我毁了容貌,不知道你看到后还满意否!”

    榻中的王晨更是冷笑着看着二人,手上力道愈加强劲,抚上秦杏儿的大腿,嘲讽着看向李玄道:“本公子还可以最后给居士一次机会,若居士愿臣服,本公子可以取消跟秦杏儿的亲事,今日亦改成居士与秦杏儿的亲事,另金银财富只要我王府能承担得起的,随居士开口!”

    李玄神色微变,眉宇之间已皱成川字形透着一股凉意,沉声道:“贫道早就说过,道不同不相为谋!”

    “哈哈哈,好!好得很!”王晨狞笑到,放在秦杏儿腿上的右手用力一抓,五道红色的指痕显现在这雪白的大腿上。

    秦杏儿根本感觉不到腿上的疼痛,因为他听到李玄再次决绝的拒绝,而且是目前这种境况下的拒绝,心已经更是痛到无以复加!索性任由着王晨撕开了那身上的薄纱,暴露出来内里的亵衣。

    场下众人齐刷刷地目光都往榻中瞧去,这秦杏儿无论样貌身段,可皆是高出左右这些女子不少,见得王晨这番动作,虽然是隔着薄纱亦看得血脉喷张!

    王晨继续狞笑道:“既然居士拒绝了那本公子就接纳了这秦姑娘做我的小妾吧!我就于此时此榻,与秦杏儿行了这洞房之事,也好让各位都做个见证!哈哈!”

    王晨说完,双手便在秦杏儿身上动作了起来。

    哀莫大于心死,秦杏儿呆滞着亦没表情亦没泪水,空洞的眼神仿似傀儡般任由王晨摆布着。

    李玄咬了咬牙道:“小米粒何在?!先交于贫道带走!”

    王晨停手戏谑地看向李玄:“居士莫不是不知道小米粒是陪嫁丫鬟?居士想要带走小米粒便只有臣服本公子,接受与秦杏儿的亲事这唯一选择!可是居士刚刚已经拒绝了,哈哈!”

    李玄眼光一寒,抬步往台前走去。

    “这位公子莫不是真当此处无人乎?”四道身影闪现,挡在了李玄面前,正是那江南四友。

    此四人成名数十年,各人皆因机缘学有一身不错的本事,尤其是四人间的合击之术甚是了得,无人敢小觑!只是因为没有宗门相辅,因而并未排入一些大势力范畴,可各派宗门都多少会给其一些面子,便是如那赵庸一般的大宗门弟子,在此四人面前亦是毕恭毕敬。

    李玄漠视四人道:“让开!贫道不欲伤人!”

    江南四友并未听李玄之言,而是迅速地分四处方位依四象之阵围绕住李玄站定下来。

    四人对阵李玄自然不敢大意,一上手就拿出了各自的看家本领,并没有一一对战的打算,直接成合围之势发挥其最大的能耐!不得不说这四人对于自己的定位还是挺准确的。

    李玄微微打量了一下,见四人均无兵刃,而是各自手上成拳、掌、指、爪之势,便也打消了拔剑的打算。

    只见四人身姿站定、气劲通融,周边罡风顿起。这手上功夫虽未就比兵刃功夫厉害,可必比之更需苦练才有成就,且基础定更牢靠扎实。

    四声暴喝合一、四道身影汇集,江南四友在同一瞬间自四处方位,或拳或掌或指或爪,猛地攻向李玄。

    李玄身形化影,行云流水而又迅疾无比地对上四方袭来的四人。

    拳脚相撞、气劲相冲,罡风吹得站在近处的人不自控地往后退去。

    “砰砰…”,几道碰撞之声后,五人各自分开退回原位。

    粗看似是势均力敌,可如细细看去便能发现,江南四友的脚下鞋子已陷入地下半寸余,而李玄脚下却无异常。

    江南四友此时心间不由大骇,这李玄仿佛分成了四人一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接下了四人攻自不同方位的招式,而且气劲浑厚无比。

    李玄心中也是讶异,不想这四人合力之下竟然有此等效果,这四人仿似能劲气互通互借一般,在这四象之阵中,每个人的内劲几乎都相当于四人相加!暗道这四人属实有些门道,联手起来已快能与那幽冥鬼使相当了!

    “哈哈,难得有这么精彩的表演助兴,本公子感觉越来越兴奋了啊!有点意思!哈哈哈!”榻中的王晨见江南四友暂时抵挡住了李玄,也不由得心中一松。

    二公子王晨借的是父兄之势,他自己嘛,倒也是有些本事的,不然再如何借势也是无法笼络如此多身手非凡的高手的。只可惜他对于修炼一途自小便没有兴趣,故自己顶多也只能算得上与赵庸一般的身手。

    此番看到江南四友便将李玄挡住了,甚是心喜,双手已忙碌地将秦杏儿除亵衣外的所有衣物均已除掉,将秦杏儿按于榻上,自身已欲欺然而上!

    李玄见此双目瞪圆,本已强自按住表现平静的情绪终于不忍!

    人瞬间如闪电一般出现在江南四友正对着自己的使拳之人面前,不遗余力的一拳正中那人慌乱中格挡而来的拳头。

    “砰!”的一声与“咯咯”作响的骨头碎裂之声夹杂,迎面那江南四友之一被李玄这一拳击

    得倒飞出去,落于台上那榻前,使拳的右手一片血肉模糊,人也已昏迷不醒。

    “咚!”李玄一步踏前,地面瓷砖粉裂,足下入土三寸!一个大坑随着他这一脚踏下而显现!

    场中众人只觉地动山摇一般,惊骇地看向李玄,这得何等充盈的真气内劲啊!

    余下的江南四友其三,亦是面面相觑,不敢妄动。

    “咚!咚!”又是两步,李玄朝台上榻中的二公子王晨而去。

    王晨见此大惊,急爬了起来大喊道:“王子杰何在?!”

    “二公子勿忧!居士请止步,看看此是何人!”一道声音自内堂方向传来。

    李玄寻声望去,只见王子杰从内堂走了出来,其身后跟着幽兰、诗涵、花意寒、赵庸等人,最后还有一道娇小而又熟悉的身影,正是小米粒!

    小米粒此时衣着破烂,身上鲜血淋漓。

    几条刺进小米粒身体,抵于其各处心脉的细小钢刺正握于幽兰、诗涵、花意寒、赵庸手中!只待几人手上微微用力,钢刺便直穿小米粒心脉,届时便是神仙也无力回天!

    李玄看着这般模样的小米粒,再也忍受不住,脸色愤怒到极致,在他身上从未有过的杀气随着他不在抑制的情绪而澎湃涌现!

    “居士必是明白之人,这小女孩可经不起折腾!当然,我也相信居士有瞬间杀死我等的本事,可即便杀了我等,只要他们几人在临死前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轻轻动动握刺的手,想必居士也能料想到结局!”王子杰嘴角微扬地狡黠说到。

    “大哥哥,不用管我,我不疼!”见着李玄,本已被摧残得眼皮都抬不起来了的小米粒强打起精神,脸上牵强地挤出一丝笑容说到。

    “米粒儿别怕!大哥哥一定救你出去!”李玄只感心间酸楚,那种酸楚涌上鼻头,竟然有些呛得眼睛湿润。

    他想不通为什么有人竟然能如此对待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姑娘,他们与她有何仇怨?!人,真有如此狠心恶毒之类吗?这种人与毒蛇猛兽何异?!他们还能称得上人之一字吗?!

    李玄又看着那幽兰旁边的诗涵,说道:“我记起来了,你是明月城失踪未找回的那三个姑娘之一,我听过你的名字!你是被人虏来的,竟然也与之同流合污了!”

    诗涵有些被李玄道破,有些怯然,而后又坚定道:“可是我得到了我以前没有的!我学到了功法,得到了金银与富贵!而且也没人限制我的自由,是我自己愿意留下来的!以前的我也许根本就不算是真正意义地活着!”

    “哈哈哈!李玄,你听到了吗,你总以为你是好人!我真替明月城那些被你救出去的姑娘感到不值,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她们说不定心里都恨透你了,哈哈哈!”王晨大声笑到。

    花剑门本就是王晨的一个傀儡势力,负责从各处虏夺黄花闺女,后挑资质好的予以调教、传授功法,赐予其荣华富贵,成为如幽兰一般的得力助手。至于其他的,便如场中那十数个妖娆女子一般,经过调教与洗脑最终只能成为王晨笼络人心的工具。

    李玄漠然!他看不透这人性!

    王晨顿了顿又道:“你不是很狂吗?胆敢拒绝本公子,还仗着自己有几分修为藐视本府!你不是看我不顺眼,说与我道不同不相为谋吗?!哈哈哈,又能如何,我现在骑着你深爱过的女子、刺着你心中宠溺无比的小妹妹,你又能奈我何?!”榻中王晨狂笑着,他等今天等了太久了,他想如此羞辱李玄已经等得太久!

    前番本来在端木云回天云阁之时便欲对李玄动手的,可好巧不巧秦杏儿居然上天云阁拜至了端木云门下,而后听得消息的王子杰便策划了这一起羞辱打击以及惩罚处决李玄的戏码!

    王晨本早就急不可待,不过听得王子杰说完这计划后又觉得与自己变态的本性相符,极其喜欢王子杰的这番策划,便硬是生生等了这一年多!

    李玄双眼气急冒火,抬步又欲向前。

    “李公子最好还是不要动,不然奴家可保不准这可爱的小丫头会如何哦!”幽兰见着此时束手无策的李玄,不禁心中一阵爽快,似乎报了前几番被李玄羞辱之恨。

    李玄咬了咬牙,又放下抬起了的脚,气急攻心的愤怒,让他心血翻涌,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二公子,你不是答应过我好生对待我妹妹的吗?!”秦杏儿看见小米粒这般模样,一下也疯狂起来,推开王晨,欲跑过去小米粒那处。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声,王晨一巴掌打得秦杏儿左脸瞬间就肿了起来,脸上指痕处已是淤青渗血。

    “就知道你这贱人也是靠不住的!幸好我还是有先见之明给你服了软骨散,让你使不上一点力气!哈哈哈哈!你就给本公子乖乖趴在这吧!如果再挣扎,本公子就把你赏赐给府上所有男丁,那就太可惜了啊,哈哈!”王晨狰狞兴奋地把秦杏儿又按于榻上,他亦欺身而上,伴随着秦杏儿的哀鸣与呻吟粗暴地动作了起来。

    “啊…!李玄…!我恨你永世!”秦杏儿红肿的眼睛早已流不出泪水,被王晨压于身下,愤恨地大吼到。

    她始终认为这一切都是李玄的原因导致的,哪怕是前一刻,李玄也有机会迎娶自己、带回小米粒,可是李玄并没有这么做!

    他宁愿为了唐菲雨而得罪天云阁与这辅国公王府,而却不肯为了自己与之和睦而处!她想不通,所以她恨!

    “你们几个还站着干嘛呀,刚才李公子不是还找你们切磋吗,你们再陪李公子玩玩,给本公子助助兴呗!哈哈!”半裸着的王晨边于榻上似癫狂般施着暴行,边向着江南四友剩下的三人喊到。

    三人听令,更加之四人本就亲如手足,此时却被李玄废了一人,心中正是有怨,于是一哄而上,各种指、掌、爪劲道落于那被要挟着一动不能动的李玄身上。

    须臾,李玄身上到处布满创伤,口中更是鲜血直溢!

    所幸他的道门功法玄奥无穷,他又潜心修炼了几十载,身体强度早已不是常人能比!因而这几人均未能伤到他的要害之处,大多只是些外伤,可这外伤亦是流血,如不及时止之,血流过多亦危及生命。

    内堂门口的花意寒,看着此刻任人宰割的李玄,嘴角阴森地扬起。

    江南四友的每一下攻击,就仿佛他自己打在李玄身上一般,为花剑门、花英杰而报仇所打!想着,花意寒握刺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往前突了突…!

    小米粒身上轻“呲”的一声,譬如一声霹雳响起在时刻注视着的李玄耳中!那一声“呲”,便几乎已经宣告那聪明可爱的小姑娘,已经在这世界消失了!

    幽兰与赵庸以及榻中忙碌着的王晨与场中众人,尽皆愕然地看着依然一丝阴森笑容挂在嘴角,对手上无意识动作还未察觉的花意寒。

    李玄双目圆瞪欲裂,气血攻心翻涌,一口心血终于直喷射而出,迎面落于正在以掌劲攻击过来的江南四友之一。

    来人不及闪躲,被这口心血喷个正着,脸上犹如岩浆灼烫!在惊恐的喊叫之中,一张脸已破得再无完肤。

    李玄茫然地看了看台上榻中,又茫然地看了看生机正疾速消散的小米粒,一幕幕画面顿时布满脑海,一声声言语仿佛还在昨日!

    初到皇城碰到哭着鼻子拉扯着自己衣角哀求着救救爷爷的小米粒;自己第一次觉得好姑娘就该如此的秦杏儿!

    “…李公子,你留胡须显得老成,还是不留的好看!”

    “大哥哥,我以后可以叫你师父吗…大哥哥,你都忙碌着没有时间陪我玩的…”

    “李大哥,你们道门中人能成家的吗?…”

    “李大哥,你一定要等杏儿回来!”

    “啊啊啊啊啊啊!”

    李玄仰头大吼,头上束发的逍遥巾竟诡异地自动粉碎消失,似乎感觉到它的这主人或许再不能被束住,哪怕是这相对宽松如逍遥巾也是不能。

    此时李玄一头长发飘摇、双目眼白成赤、双瞳深黑化紫!

    极致的道心在此刻被自己质疑了,完美无暇的东西,往往更容易沾染污点!被质疑的道心,一念便能成魔!

    手中青铭剑嗡嗡直抖,仿似在提醒李玄,却又感觉无力!

    抬手执剑,青铭出鞘!

    李玄人悬于空中,看着场中众人,喃喃自语:“贫道五十六载从未杀人,而汝等或不能称之为人!无论如何,即便成魔,贫道今日亦要屠尽尔等!”

    一抹蓝光,出鞘的青铭剑从李玄手中飞出,如收割庄稼的镰刀,抹过刚刚察觉到自己手上异常的花意寒咽喉。

    染血的青铭剑轻颤着似想逃离,可终究还是又回到了李玄手中。

    场中众人被李玄这般飞剑杀人之术惊呆了,恐惧紧随着蔓延开来!飞剑啊!那可是至少超凡脱俗境才能使出之秘术!而如今整个王晨府邸,并没有一个超凡脱俗境的人存在!

    李玄愤怒地看着众人,他一直都是恪守本心,不争斗、不杀戮,没想到却换来这等结果!

    “啊!”又是一吼,青铭剑再次飞出,蓝光一闪即回,那处的幽兰、诗涵与赵庸三人咽喉却多了一道红色剑痕。

    他们都是杀死小米粒的凶手之一!虽然直接害死小米粒的是花意寒,可是他们都握着刺在小米粒体内的钢刺啊!!

    场中众人见到李玄这般杀人的手段,都慌乱了起来,不少人已开始偷偷准备溜走。

    李玄紫瞳幽寒,冷漠道:“贫道说过要屠尽尔等,那便一个都别想脱身!”

    此时的李玄突然感觉一阵莫名的快感!说杀就杀,任性而为,凭心而动,好不快意!再也没有束缚,因为他的道心已散!

    初次的杀戮、已成赤红的眼白、已化紫色的眼瞳,让李玄内心躁动不已,好似已变得极其嗜血嗜杀!

txt下载地址:http://www.77dushu.com/down/94243/
手机阅读:http://m.77dushu.com/novel/9424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